流星白羽光出匣,一剑无痕雪漫山

【荼岩】剑走偏锋-7

7



关于神荼的家人,他并没有说过太多。安岩为数不多的印象还是很久前在贝希摩斯那通过番尼之眼窥见到的部分幻境。

因此很多时候,安岩都是凭借猜测和推断来补完脑海里神荼家人的信息的。

他知道神荼有一对很温柔的父母,还有一个开朗活泼的弟弟,他的童年虽然经常四处颠簸却也算得上是和平美满。

直到噩梦般的那一天,他触碰了剑,失去了家人,平凡而普通的生活戛然而止,他被迫踏上了一条名为“宿命”的路,别无选择的在痛苦愤怒和仇恨之中拼命前进。

安岩有时候想,神荼小时候一定不是这个样子的,他清楚地记得对方在面对家人时展露过的柔和笑意,温暖而明亮,就像一个普通的人,嬉笑怒骂皆形于色,不够强大,却足够热诚。

是“神荼”的宿命改变了他。

 

安岩舔了舔有点干的嘴巴,掏出水壶喝了一口,然后递给神荼:“喝点水吧。”

神荼伸手接过,小口抿着水,眼神悠远而空茫,似乎是被安岩的话题带入了某个情绪里,还没能出来。

安岩有些忐忑,盯着神荼喝完水,犹豫了一会,才轻声安慰:“这次没有,还有下次,有些事情急不得,你别气馁。”

“气馁?”神荼放下水壶,微不可察的挑了挑眉,像是觉得好笑,“你说什么呢?”

“说你啊。”安岩理所当然的回答,拿过水壶放到背包里,老妈子一样开始絮絮叨叨:“我知道你一直在找家人,这么多年了还没找到,心里肯定着急。不过你换个方向思考下,虽然没找到,但是一直有他们的消息出现,就证明他们还好好的活在世界的某个地方,只要活着,总有一天就能重逢的对不对?”

“……”神荼没有吭声,默了会,起身说:“该走了。”

安岩整理了一下行装,重振精神道:“好,我们走!”

 

这一次安岩稍微冷静了些,没了焦躁,大脑也清晰了不少。

神荼刻下的记号很明显,安岩逐渐在这些记号中发现了一丝微妙的不同。

每次他们看到同样的记号时,都以为自己回到了原地,然而其实并不是完全的“一样”。

第四次回到“原地”的安岩若有所思的盯着树下一块青灰色的岩石,回头问神荼:“这里刚才并没有石头吧?”

“没有。”神荼回答得很肯定。

一个人的记忆可能会有偏差,但是两个人的可信度立刻增高了不少。安岩开始注意周围环境的细微变化,逐渐发现了这个林子最古怪的地方。

“它们一直在移动……”安岩有些惊愕于这个结论。

神荼没有否认,看他的表情,明显是早都察觉了。

安岩不禁抱怨:“你早都知道干嘛不告诉我啊!白费这么大工夫!”

神荼瞥了他一眼,平静道:“不是你说自己能走出去吗。”

安岩脚下一个踉跄,暗骂这家伙什么时候如此记仇了,这点事都要找时间报复回来!

心里骂着,嘴上却半个字都不敢说,只能狂翻白眼,继续找路。

 

有时候人的直觉反而比理智的思考更加有用,而安家走迷宫的天分依赖的就是这份难以言喻的直觉。不过这片森林并不是简单的迷宫,而是一座阵,既然是阵,就必定会有迷惑人心的作用,阵法玄妙并不是普通的科学原理能够解释的事,所以安岩发现他并不能只依靠自己的直觉去走。

约莫两三个小时,安岩疲累的停下了脚步。

太阳正沉沉的落入山峦之间,冬天的白天十分短暂,深山之中相较于城市更加短暂。快到六点的时候,阳光已经完全被吞噬进了群山里。

天黑了,那些消散了一些的迷雾,突然再次浓郁起来。

安岩闭上眼,再一次张开慧眼。

这次他打算试试别的方法,慧眼可以看到灵能流动,而阵法运转势必要依赖天地灵能,如果能以此为突破,说不定就能找到一些线索。

神荼靠在一边看着他,什么意见都没提。

直到安岩紧皱的眉毛忽的松开,睁开眼高兴地喊了他一声时,神荼面无表情的脸上才露出了一丝笑意。

“神荼!我知道了!我找到了!”安岩兴奋的举起手,指着太阳落山的方向说:“是这边!这里的灵力流动有猫腻。”

神荼不置可否,颔首道:“走。”

安岩率先走了过去。

一天的挫败感顿时烟消云散,安岩得意的等神荼跟上,脸上喜形于色,不言自明。

神荼本来目不斜视,这会却绷不住微微笑了出来。

“干得不错。”大爷张开金口,施舍了一句夸奖。

安岩登时连脚步都轻快了几分。

 

两人走了一段,周身的雾气逐渐开始遮挡视线,神荼警觉的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下意识的伸手拉住了安岩手腕,道:“慢着,有情况。”

安岩立刻缓下脚步,悄悄拔出枪,压低声音道:“怎么了?”

神荼“嘘”了一声,安岩紧张的闭上嘴四处张望。

经历多次冒险锻炼,安岩现在也有了不错的夜视能力,借着月光,勉强分辨着周围情况。

他们已经进入到了一片较为开阔的空地中,稀稀落落的参天古树间露出了大片空隙,地上野草疯长,足有小腿高,头顶枝桠之间尽是憧憧粗壮藤蔓的黑影,看起来仿佛挂满了数不清的巨蛇。

安岩听到神荼的呼吸逐渐变得几不可闻,知道他已然进入了高度戒备状态,随即跟着放轻了呼吸,略微后退几步靠近神荼,摆出了防御的姿势。

悉悉索索的响声出现在了黑夜里,这次是连安岩都能感觉到的,赤裸裸的危险的气息。

 

片刻后,神荼忽然发力,脚下一蹬,整个人就宛如离弦之箭般冲进了雾中,只见蓝光闪烁,仿若惊鸿掠影,顷刻便搅乱了原本平静的白雾。

安岩还在注意神荼动向,这时一阵狂风猛地吹起,凛冽如刀,卷着一团黑影扑面而来,安岩心中一凛,飞速一个翻滚躲开攻击,回身一枪射去。

“是我之前遇到过的东西,很难缠,速度太快,看不清动作,你小心。”神荼的声音里带上了焦虑,隔着雾气模糊的传进了安岩耳中。

安岩狼狈的又是一个翻滚躲开第二击,气急败坏的吼道:“靠,都不知道打声招呼就扑上来,太没教养了吧!”

神荼那边没了声,似乎是被别的东西绊住了,没法回来解救安岩。

好在安岩也不是初出茅庐的小子了,几招对峙下来,便没有一开始那般猝不及防了。

正如神荼所说,攻击他们的东西非常灵活,速度快如闪电,几乎无法用肉眼捕捉。神荼已经算是速度很快的人了,可是这家伙显然超越了生物的范畴,达到了一个无法令人企及的高度。

好在他速度虽快,但体型不大,偶尔打中人一下,就像是被篮球砸中,虽然疼得厉害,只要注意闪避开脆弱部位,倒也不算特别重的伤。

安岩和那东西纠缠了几分钟,还在思考怎么反击时,神荼忽的一道剑气劈过来,湛蓝的剑光瞬间划开白雾,擦着安岩而过,斩裂了他身后一棵巨木。

“我去,注意点啊!”安岩连退数步,吓得一身冷汗。

而那黑影像是被神荼激怒一般,一下子就放弃了攻击,径直冲天而起,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尖锐嘶鸣。安岩听出了这叫声和他在湖中遇到的那怪物叫声极度相似,正是惊魂未定,那黑影猛地一头栽下,直冲他的面门而来。

“安岩!”神荼劈手扔出了惊蛰,同时瞬移闪身飞快的冲向安岩,千钧一发之际,终于借惊蛰速度,赶在了黑影之前护住了身后之人。

黑影势如千钧的砸到了神荼身上,剧烈的灵能波动霎时炸开,以神荼为中心浪潮一般冲向四周。

安岩距离神荼最近,第一个被冲击波震到了十几米外,一时间气血翻涌,没忍住闷哼了一声。

蓝色的灵能洪流冲散了白雾,安岩费力的从地上爬起,一抬头慌忙向神荼喊道:“神荼,你没事吧!”

神荼没有回答。安岩看到他正单膝跪地,背对着自己,惊蛰插在地上,垂首似乎在喘气。

黑影已经不知所踪,安岩缓过了劲,连忙跑到神荼跟前一瞧,才发现对方脸色苍白如纸,冷汗涔涔,蓝眸中流光闪烁,唇边挂着血迹。

安岩还是第一次当面看到神荼如此狼狈的样子,一时顾不得震惊,扶着他的肩膀恐慌道:“你你你怎么样?”

神荼费劲的抬眼瞥了他一眼,像是看出了安岩的无措,沾血的唇艰难的动了动,哑声道:“无碍,那家伙跑了。”

安岩搭在神荼肩膀上的手心里全是湿汗,听了这话,眼里的慌张才慢慢平复。

他从背包里拿了点水递给神荼,喂着他喝了点,随即就看神荼盘腿坐下,抽出金针在自己身上几处气穴扎下,然后开始疗伤。

安岩微微松了口气,趁此时机找了干柴来点火,还逮到了一只兔子,顺势烤了。

 

十几分钟后,神荼睁开了眼,脸上已经恢复了血色,只是表情比先前还要凝重一些。

安岩递了烤好的兔肉给他,问:“你还好吧?”

“没事。”神荼接过来吃了点,眉头皱的很深。

安岩回想起方才惊险,忍不住说:“那家伙和我打的时候没见攻击力有多牛逼啊,怎么突然就能把你伤成这样?这不科学啊……”

神荼摇摇头,“之前确实如此,但刚才他变了。”

“变了?为什么?”

神荼沉默不语,回想着方才的异常之处,片刻后,忽然松开眉,脸上浮现出了了然神色。

他看向安岩,道:“因为你来了。”

“我?”安岩惊愕的指着自己,一脸迷惑,“为什么啊?”



——————

沉迷游戏,荒废两日,内心惶惶,赶紧更一章【

评论 ( 3 )
热度 ( 149 )

© 临江照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