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江照衣

流星白羽光出匣,一剑无痕雪漫山

【布鲁游】星之扉·6-7

Chapter.6

“游星——!!!!”

IFS决斗联盟总部,几乎整栋楼的人都要被这声震耳欲聋的喊叫惊到了。而声源的中心,真痛苦的抱着资料期期艾艾的看向同样一脸无奈的克罗·霍根。

“克罗先生……”

克罗一手拉住暴躁状态中的杰克·阿特拉斯,对真做了一个抱歉的表情,“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游星在里面吧?”

“是……”

“啊那不用管我们了,你去忙吧!”克罗赶紧拉着杰克往里走,以防止引来更多不忍直视的视线。

 

杰克和克罗并不隶属IFS,只不过因为和游星关系非常,大家也都习惯了他们时不时突然出现。

先前推特上杰克挑战IFS的安提诺米一事私下里早已传得沸沸扬扬,两人这个时候回国找游星,为了什么显而易见。

“游星!”克罗推开门,拽着杰克走了进去,细细碎碎的讨论声顿时被关在了外面。

这里是专属不动游星的休息室,通过巨大的落地窗可以清楚地看清半个新童实野的景色。

不动游星正站在窗前翻着什么东西,听到声音,回过头对克罗和杰克笑了笑,“你们来了啊。”

话音刚落,杰克已经气冲冲的冲上去吼:“游星,你到底什么意思!”

不动游星放下资料,叹了口气,视线越过杰克看向克罗,“你们吃饭了吗?”

“不要岔开话题!!”杰克头爆青筋的一拳捶在桌上。

克罗耸耸肩,走到跟前说:“游星,你还是好好解释下吧。那个安提诺米,你和他是怎么回事?”

不动游星摸了摸鼻尖,坐到桌后,两手撑在下颔严肃的说:“嘛……就是你们想的那样。我决定和安提诺米一起参加下半年的双人赛。”

克罗挑眉:“你决定进军团体战了?”

游星点了点头,“一个人能做到的事情,我已经做的差不多了。也是时候去挑战只有团队能够做到的事情了。”

“但为什么是那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无名小卒!”杰克愤愤的说。“他到底哪里好了?比我和克罗还厉害吗?!”

“不是这样的,杰克。”不动游星无奈的看着像小孩子一样开始闹脾气的杰克,“安提诺米他……很特别。”

克罗疑惑:“特别?”

游星:“是。”

克罗忽的想了起来:“因为他也会用加速同调吗?”

杰克怒道:“只是这种理由我绝不会承认!”

克罗被吵烦了,终于翻了个白眼反驳道:“游星有游星的决定,跟你承不承认有什么关系啊!你的意见不重要。”

杰克一把拉过克罗的衣领大声道:“游星是我唯一认可的对手!!而且我们都曾是5D’s的一员,我的意见当然重要!要是游星因为那种半吊子家伙在团体赛上蒙羞,我可不会答应!!”

“啊啊,你是在怀疑游星的眼光吗!我们认识这么久,他那么谨慎的人当然不可能轻率的做决定啊!”克罗毫不示弱的反击了回去,两个人就这么在游星面前争执了起来。

不动游星不得已敲了敲桌子,“你们两个,够了!”

“那个……”真小心翼翼的敲开门,“需要茶水吗?”

 

十分钟后,原5D’s成员之三,围坐在茶几前,端着清爽的凉茶开始了第二轮严肃的讨论。

“游星,团体赛不是个人赛,队友的实力水平以及个人素质都是非常重要的,你真的考虑好了?”作为打了好几年团体赛的人,克罗·霍根语重心长的发表了经验之谈。

不动游星笑了笑,抿了口茶说:“如果你们见过他的决斗,一定不会怀疑他的潜力。”

杰克挑眉道:“能让你这么说,看来是有点实力,但是,游星,你真的了解那个安提诺米吗?”

不动游星愣了下,杰克突然一扫刚才的暴躁,沉声继续说:“个人的强大并不代表真正的强大,这是你告诉过我的话。我见过那个安提诺米的决斗,犹如迅捷的箭矢,静而不发,一击必中,他和你的决斗风格并不搭。你们都过于依赖快速展开的速攻,一旦被人打断,后继乏力,弱点将暴露无遗。”

“不是这样哦,杰克。”游星却摇了摇头,“你才是,没有了解过他。”

杰克茫然,克罗则若有所思的沉吟了起来。

不动游星放下茶杯,无意识的抚上了右臂隐藏在手套下的龙印。

“布鲁诺……安提诺米,我知道他是怎样的人,更清楚的明白他的决斗。”再没有人比不动游星更深刻的体会过吧,那份在绝望中被对方引导而出的强大,那即使作为对手,也能够配合自己,让身为对手的自己迸发出卓绝的光芒的人……如果不是对彼此深刻的了解和信赖,怎么可能做到这一步?

“所以不用担心,杰克。”游星认真道:“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杰克和克罗对视一眼,摊开手不甘的说:“好吧。”

克罗拍了把杰克,对游星道:“话说,既然游星已经决定和安提诺米组队了,那今年的团体赛,我就和杰克一起打了。”

游星惊讶的看着两人:“你们……”

杰克扬起下巴傲然道:“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游星!”

克罗:“我当然也是。”

“……”游星失笑,接着坚定了神色,肯定的说:“我也一样。”

 

又聊了一会,天色将晚,游星送走了杰克和克罗,独自回去的路上,想着上午递给联盟的申请资料应该差不多审阅过了吧,虽然布鲁诺那边还没有得到确切的回复……

罢了,偶尔也就这样任性一次吧。

毕竟那个人是不同的,就算表现的太过急切也好,引人误解也好,那个时候没能传递出去的感情,失之交臂的手……不想再继续做这样的噩梦了。

他已经无法容忍自己再一次失去他了。

 

不动游星抬眸看向远处的地平线,薄暮的日光将环绕新童实野的海面映照的闪闪发光,半个天空都是璀璨而绚丽的金黄,像极了多年以前弧线摇篮消失后的那片夕阳。

然而所有人都不知道,在那消失的摇篮里,究竟带着令不动游星多么无法忘怀的遗憾和悔恨。

这或许是红龙的温柔,又或者是残酷的惩罚。

只有他记得那个人的一切。

关于布鲁诺的,安提诺米的一切。

 

Chapter.7

一夜之间,各大新闻媒体网站全都开始报道同一件事情。所有关注着职业决斗圈的人都疯狂了。

传奇的决斗者,不败的战神不动游星,在退出个人赛后决定进军的第一场团体赛——所选择的搭档竟然是名不经传的IFS新人决斗者安提诺米!

先前还仅仅是捕风捉影的推测,而当IFS官方推特发表了推文,以及各大正规网站的头条刊登证实了这一则消息后,不动游星的粉丝,以及安提诺米的粉丝,同一时刻陷入了难以言喻的心情复杂之中。

不动游星到底有多强?不需要任何答案,他本身就是强大的代名词。但是安提诺米是谁?为什么这样强大的不动游星,会选择一个之前根本没有任何交集的新人?

这其中到底有着怎样错综复杂的联系,顿时引起了无数人的发散思维,一时间各种说法层出不穷,在网络甚至现实都掀起了一场沸沸扬扬的狂热讨论。

 

“布鲁诺。”普拉西多冷静的叫了对面正努力控制自己兴奋表情装作淡定从容的家伙一声。

“嗯……”布鲁诺勉强收起裂开的嘴角,咳嗽了一声说:“普拉,这是联盟的安排……”

普拉西多凶狠的瞪着他,一把将手中的资料单甩到了桌上,“很好。托不动游星的福,联盟现在非常重视你了。”

布鲁诺摸了摸后脑,不好意思的说:“前辈人太好了……”

“……”普拉西多快吐血了,他再次确认,自己已经无法和这个不动游星重度脑残粉进行正常交流。

“好,是很好。”帕拉多克斯在一旁幸灾乐祸的强调了一遍,“这么好的前辈,真是百年难得一遇啊。布鲁诺,要好好珍惜。”

“那是当然!”布鲁诺突然一拍桌子气势昂扬的立誓:“我绝不会给前辈丢脸的!”

普拉西多按下额头的青筋,筋疲力竭的说:“总之……你自己最近多注意下,估计会有很多狗仔开始扒你,你不要乱讲话,平常低调点。”

布鲁诺还沉浸在即将和偶像一起打TAG的喜悦之中,普拉西多具体在说什么根本没有完全明白。

帕拉多克斯摇了摇头,直觉告诉他,普拉西多的担忧迟早要变成现实……

三人坐在一起,各想着各的事情,这时候,安静的小店里突然响起了不动游星冷峻而充满战意的声音。

 

“聚集的祈愿将成为新生的闪耀之星……”

 

帕拉多克斯和普拉西多同时嘴角一抽别过了脸。就算已经习惯了很久,两人也仍然无法适应布鲁诺的重度病症,每次听到这个手机铃声都不禁一阵恶寒袭来。

“啊!我的电话。”布鲁诺急忙掏出手机,蓝色的手机下面还吊着一个倒挂的不动游星Q版小挂件。

帕拉多克斯的目光立刻被吸引了过去,他记得没错的话,这应该是不久前不动游星世界大赛冠军优胜后,IFS官方才出的Q版纪念周边,全球限量一百个,而这之前官方从未出过任何其他周边。故此一出,挂件的价格几乎炒到了天价……

“普拉西多,你最近有没有查查自己的信用卡?”帕拉多克斯用手肘敲了下普拉西多,在布鲁诺走开一段距离接电话的时候低声询问。

普拉西多疑惑的皱眉,“怎么了?”

帕拉多克斯点了点桌面,指尖对准了布鲁诺手上拿着的手机,“那个挂件,你没看到吗?”

普拉西多顺着帕拉多克斯指的方向看去,十秒钟后,懂了。

“……他前几天问我借钱。”普拉西多咬牙切齿,“说是为了构筑新卡组……”

帕拉多克斯闷笑一声,笑着笑着,忍不住捂着肚子趴到了桌上。

普拉西多深呼吸,捏着眉心检讨自己还是太信任布鲁诺了。

 

一分钟后,布鲁诺打完电话回来,然后发现普拉西多比刚才的脸色更烂了,帕拉多克斯则一幅运动过度缺氧的样子。

“你们怎么了?”

“没什么。”普拉西多冷笑。

帕拉多克斯耸耸肩。

布鲁诺只好掠过话题,接着拎起自己的背包匆忙说道:“那个,我有点事!先走了。”

“哦,你去吧。”普拉西多冷淡的回道,话音刚落,忽的想起了什么,连忙追问:“你去干什么?”

布鲁诺噎了一下,支支吾吾的看向店外,然后说:“我回趟家……”

普拉西多狐疑的盯着他,正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却被一通电话打断,只得接起。

布鲁诺连忙趁机溜走。

 

回家倒是真的回家,只是回家之后,还要出去一趟。

布鲁诺在心里给普拉西多道了个歉,抑制不住兴奋的奔回家,洗了个澡,拉开衣柜,严肃的思考起自己该穿什么。

和偶像见面的话,是不是该穿的正式一点?但是对方又说不用太正式,随便点好……啊啊啊好烦恼。

布鲁诺光着身子就穿着一条内裤,蹲在衣柜前烦恼的翻着卡片来决定到底穿什么。

没错,刚才打来电话的,就是不动游星。

从听筒里听清前辈叫自己名字的那一刻,布鲁诺就一直处于一种做梦一样的状态里,而且前辈还温柔的说下午没事,要不要出来一起逛逛,还说既然就要作为搭档决斗了,多一起行动,互相了解也是必要的。

互相了解,天啊,放到几年前,布鲁诺连梦里都不敢想象这样的场面。那个传说中的人物,竟然会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

大夏天,开着空调光着身子,布鲁诺却热的发汗,想着想着脸上就红了起来。

“啊啊啊啊,怎么像个恋爱中的小屁孩一样啊我!!”布鲁诺一拳锤在了地板上,震得一地卡片纷纷位移。

叮铃——这时候又来了邮件,布鲁诺侧目看去,醒目的不动前辈四个字闪烁在光屏里。

 

我刚好在街心公园附近,就约在这里吧?你大概多久到。

 

布鲁诺颤抖着点开邮件,看了下时间,立刻回到:我马上就到!!十分钟。我家距离街心公园很近!

游星很快回道:好,我等你。

 

布鲁诺愣愣的盯着“我等你”三个字,忍不住用力掐了下自己的大腿。

“好痛!!!!”

 

十分钟,不长也不短。但对于现在的不动游星来说,这十分钟的等待,却被赋予了非同寻常的含义。

他有些久违的紧张,不是决斗时候被逼至死地的那种紧张,而是一种,带着忐忑不安,和无措的慌乱。

这是第一次吧,以个人名义,私下里约布鲁诺出来。

从第一次见到对方到现在,不到一个月,可为什么却觉得过了好久好久?

不动游星等过很多人,从19岁之后,他就一直呆在新童实野,这个宛如自己存在一般的城市里,沉默的等待着。是等待昔日的同伴,也是等待着某个奇迹。

他低下头握住了外套下的右臂,像矢薙所说的那样,被自己的愿望所束缚的神灵,留下了这个可能性,那他,也就可以真心实意的去祈祷一次吧?

布鲁诺……你是那个布鲁诺吧。

 

“前辈!”熟悉的声音从不远传来,打断了不动游星的深思,他抬头闻声看去,布鲁诺正踩着滑板一边挥手一边朝这边跑来。

不动游星的心脏猛地加快了跳动,他怔怔的看着布鲁诺灿烂的笑容,竟觉得双眼有些酸涩。

对方将刘海放了下来,柔软的盖住了额头,银灰色的双眸清澈干净,身上穿着随意的短外套,面容充满了活力和自信。

“布鲁诺……”游星伸出手拉住了布鲁诺伸向自己的手,可接下来要说什么,却戛然而止。

“前辈?”布鲁诺停下滑板,紧张的看着不动游星突然沉默下来的样子,“我我,我是不是太随便了……因为稍微耽搁了一下怕赶不上所以滑滑板来了……”他开始手忙脚乱的解释,不想说自己本来只是单纯的想耍耍帅……小时候不能骑D轮就只好用决斗滑板,为此修炼的一身技艺,这份想要在倾慕之人面前展示的心思……果然还是太幼稚了吧。

“不,并不是。”眼看着布鲁诺垂头丧气的垮下肩膀,游星忍不住伸手拍了拍他,“很帅哦。”

“哎?”

游星道:“滑滑板的样子。布鲁诺以前也经常用决斗滑板进行疾驰决斗吧?”

布鲁诺脸上的汗流了下来,这次是害羞的,“唔啊,是……前辈会更厉害吧。是我班门弄斧了……”

“哈哈哈。”谁知游星突然笑了起来,布鲁诺第一次见到游星这样开朗的笑容,一时失神的盯着没能移开目光。

不动游星就这样笑着摇摇头,“我不会啊,虽然以前给龙亚龙可他们做过,但是滑滑板和骑D轮,是两回事吧。”

“啊!!滑板很简单的!”布鲁诺忍不住兴奋的示范,单脚将滑板踩起,然后流畅敏捷的原地转了一圈,“看!前辈一定很快就能学会的!”

不动游星专注的看着他,说:“那布鲁诺来教我吗?”

“好啊!”布鲁诺想都没想的一口应诺,说完才后知后觉的涨红了脸,尴尬的放下滑板小声说:“前辈不介意的话。”

不动游星忍俊不禁,几次犹豫后,终究没忍住伸手揉了揉布鲁诺的发顶,“当然不会。”

布鲁诺半弯着腰,由着比自己低了一个头的前辈爱不释手的蹂躏自己的发顶,心里忽的荡开了说不出的温柔感。

不动前辈,很适合笑容啊。

布鲁诺认真的想着,前辈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看。


评论 ( 1 )
热度 ( 27 )

© 临江照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