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憎恶编年·4

“雷狮,不要总是试图挑战‘塔’。那对你没有好处。”丹尼尔仍是微笑着,轻描淡写的将话题略过。

如此意义明确的警告显然让雷狮很不爽,但他终究不是当年的孩子了,只冷哼了一声,转头离开了房间。

安迷修从来不是个喜欢幸灾乐祸的人,但他得承认在看到雷狮不爽的时候他由衷的感到了高兴。这无法无天的家伙是该有人治一治了。

丹尼尔挑眉道:“你和他怎么了?”

安迷修左思右想,觉得和雷狮这几档子事终究还是私人恩怨,不好开口,好歹也是男子汉大丈夫,若是被人调戏几句就放在心上,岂不是让人笑话。于是只对丹尼尔说:“一些小事罢了,不说这个了。还有其他任务吗?”

丹尼尔道:“没有了。”又道:“刚才雷狮在,我没有说另外一件事。”

“什么事?”

“关于你师父的行踪。”

安迷修露出激动的表情,“是找到他了吗?!”

丹尼尔默然不语,半晌,才说:“算是找到了,只是……他现在的处境恐怕不太好。”

“什么意思?”

“他是在五天前‘布伦达’袭击四区基地的时候泄露行踪的,协助叛党破坏基地属实。消息封锁了,我也是才知道。”

听到这话,安迷修彻底愣住了。

丹尼尔盯着他,说:“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吧。”

安迷修咬了咬唇,垂下头良久,才说:“我明白。”

丹尼尔叹道:“这对你而言确实有些难以接受,可如果你师父加入了叛党,和‘布伦达’一起危害‘塔’建立的和平秩序……你需要清楚自己的立场。”

安迷修没吭声,只冷静的问:“确定是‘布伦达’吗?他已经消失一年多了,所有人都认为他死了,又无人知道他的真正样貌,是不是有模仿他的?”

丹尼尔摇了摇头,“具体不得而知,但不论是不是原来那个‘布伦达’,消失一年多的反抗势力确实再次死灰复燃了。”

安迷修捏紧拳陷入了沉思。丹尼尔体贴的给了他消化信息的时间。

几分钟后,在给安迷修传资料的过程中,丹尼尔问道:“舒缓剂乱吃的事就算了,其他药有好好吃吗?”

安迷修回过神来,尴尬地摸了摸后颈,诚实交代:“都按时吃着。”

丹尼尔点点头,“对你我还是放心的。”

这时候资料传完了,丹尼尔道:“好了,你可以去执行任务了。一路小心。”

安迷修应了一声,却在离开时犹豫了一会,又开口道:“我觉得我的精神状况已经恢复合格水平了,紫堂的定期检查也证明了各项数值都处于安全区内,丹尼尔大人,我什么时候能停药?”

丹尼尔脸上的笑容一淡,叹了口气,道:“安迷修,我知道持续这样的状态让你有些不舒服,但是你应该明白一点。”他神色严肃的看着安迷修,语重心长道:“黑洞事件造成的影响不可预知,也许你的运气好一点,还未有显现出异常,可你也不要忘了秋的前车之鉴。‘塔’不会拿你们的性命、拿整个世界的秩序开玩笑。”

安迷修沉默着听完,抿唇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会听从‘塔’的安排。”

 

安迷修离开之后,丹尼尔起身站到了落地窗前,望着宁静祥和的基地,内心却想着:快要变天了。

他们还能隐瞒多久?还能继续维持这样虚假的和平多久?

谁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丹尼尔勾起一个嘲讽的笑,漠然地望着远方天际处即将落下的太阳。

 

安迷修临行前去和紫堂拿了之后几天的药剂配给,虽然紫堂一再强调不能够再使用舒缓剂了,但在他的软磨硬泡下还是分了些微剂量给他。

实际上他们都很清楚,安迷修需要的不是舒缓剂,而是一个足够长的假期。可他们也都很清楚,以基地目前的情况,安迷修不可能获得真正意义上的休息。

雷狮当然也很清楚。他站在暗处瞧着安迷修离开医务室,手里把玩着一个小小的钥匙扣,钥匙扣上挂着一枚做工粗糙的塑料骑士剑,剑上多有磨损,有些地方已经磨掉了上面一层涂装,看起来十分可笑。这是先前和安迷修在房间里争执时候从对方身上掉下来的,而那个蠢货明显还没发现丢了东西。

 

安迷修花了三个小时到达了第六区,按照地址找到了艾比姐弟的家,她才刚刚觉醒力量,正处于惶恐和不安之中,这种混乱导致了她的精神屏障异常脆弱,根本毫无防备。在踏入对方领域的瞬间安迷修就意识到了艾比的情况不妙。

他加快步伐跑到目的地,发现这里并不是什么家,只是一座拱桥下的临时栖息地,桥下支着一个简陋的帐篷,帐篷临水,下半部分已经被湿气熏的发了霉,在旁边零散的放着一些生活用品,还有些没来得及清理的垃圾。

这里明显没有人在,安迷修皱起眉,闭上眼扩散感知去寻找艾比的痕迹。一连串的尖叫突然炸响在了耳边——

 

我才不要去什么塔!!

我要和埃米在一起!!!如果要带我走,必须也带走他!

我知道你们想做什么,你们只是想把我当做工具!走开——

走开——!!!

 

强大的精神力忽然如同利刃刺向安迷修,他立刻加固精神屏障,同时伸出精神触梢试图去安抚艾比狂乱的精神波动。

艾比一定是遇到了危险。

安迷修飞快拔出枪,奔向艾比的方向。他在脑中设想了很多种可能,但在他冲出拐角举起枪的时候,绝对没有想到面对的会是这样的情景。

对面的人竟然是“雷狮”。

准确的说,他和雷狮长得有八分相似,唯一不同的是他的发色更加灰暗,似乎也要更高一些,脸颊右边还有一道不太明显的伤疤,被头发半掩着。

艾比正挡在埃米的面前,神情惊恐,虽然浑身颤抖,却倔强的伸着手臂保护着身后的弟弟。他们的旁边还有几具气息全无的尸体,鲜血在地上积了一滩,还有些溅到了墙上。整个巷子里都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安迷修一时分不清是什么状况,脱口而出道:“你是谁?!”

那个男人慢慢转过头看向他,露出了一双和雷狮几乎如出一辙的紫色双瞳。

他轻轻地挑起眉,没有说话。

安迷修心跳如鼓,手心都是紧张的湿寒,正在他要伸出精神触梢去试探对方时,一道如同寒冰般冷厉的精神波动骤然插入了他们之间。这精神波动强大的可怕,宛如海上的风暴,以摧枯拉朽之势席卷而至,带着十足的杀意扑向了安迷修。

“蠢货,这里还有其他向导。”

一个更加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同时还有一头威风凛凛的雄狮跟着跃至安迷修身前。雄狮仰天嘶吼,张开精神屏障将攻势完全化解。

安迷修额角的冷汗方才落下,虽说他硬吃这一招也不至于不可,但终究还是被人救了。他吐出口气,转过头看向不知何时出现在这里的人,小声了说了句谢谢。

来的人正是雷狮。

雷狮压根没理会安迷修,他转着手里的枪,玩味地勾起嘴角,道:“既然一直都在,何必鬼鬼祟祟的藏着?”

气氛一时冷凝,灰头发的男人忽而笑了一声,眉宇间全是意味不明的讥嘲。

“他从来都没藏着,只是你旁边的这位向导一心想要救人,反倒疏忽大意了。说蠢,倒也真的蠢。”

这种刻薄的挑拨并没有让安迷修有所动摇,他凝神扩大感官搜索了一番,发现那股气息已经完全消失了。如果他没有走,只能证明对方在藏匿这一点上实在高出安迷修不止一星半点。

雷狮身为一个不需要向导的黑暗哨兵,自然也发觉了这点。他收起了玩世不恭的神色,眼神变得冷厉了起来。

“你是什么人?”像是终于注意到对方和自己的相似之处,雷狮开口质问。

对面的人却只垂头看向艾比,完全无视了安迷修和雷狮,对少女道:“你想带着弟弟是吗?”

艾比死死地抓着埃米的手,瞪着地上的尸体,用力地点头。

男人露出了笑容,对她伸手道:“我可以带你们走。”

不等艾比回答,雷狮“啧”了一声,没有任何预兆的消失在了原地,下一秒,他已出现在了艾比的面前,一手抓向她,一手举枪对着灰发男人毫不客气的连射三弹。

他的速度太快了,以至于在场没有任何一人能看清他的动作——安迷修是这么想的。可紧接着,那三道子弹全部穿透了灰发男人。

安迷修骤然色变,他感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冰冷气息再一次出现了,精神动物在应激反应之下嘶鸣着扑了出来,和雷狮的狮子一起冲向了艾比。

“你们想知道我是什么人?”灰发男人出现在了安迷修身前,安迷修立刻举枪对准,对方却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那你们又是谁?”

安迷修稳稳地举着枪,沉声道:“在下安迷修,‘塔’所属向导。礼尚往来,阁下也该报上自己的名字。”

“安迷修吗……”对方并没有回答安迷修,只是意味不明的说了一句:“是个好名字。”而后转向雷狮,又问:“你呢?你没有名字吗?”

雷狮挑起眉,怒极反笑,“如果你想知道我的名字,就要先报上自己的名字。我和那个好说话的蠢货可不一样。”

灰发男人讥嘲一笑,忽而觉得索然无味。

他并没有在乎两人的戒备和警惕,淡淡地说道:“布伦达。”

安迷修和雷狮同时脸色一变。

 


评论(89)

热度(17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