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尉】天命风流·九

那日之后,尉迟真金再没有显露出任何异样,狄仁杰若有所觉,可往昔种种,若要一一道来岂是尉迟真金能够接受的?于是只能按下心中波澜,一切如常,就这样过去了数个月。

狄仁杰身为宰相,事务繁忙,案牍劳形,时常留宿宫中。尉迟真金心有郁结,索性避而不见,是故两人同住一府,实际却很少相处。

这一日狄仁杰下朝归来,尉迟真金正抱臂立在院子里赏花,那棵海棠过了花期,如今已有些凋零了。尉迟真金似是想着事情,过了会才听到狄仁杰回来的动静,转过头看他。

狄仁杰微微一笑,问:“怎么在外面吹冷风?”

尉迟真金眼神闪烁,别开视线道:“你最近很忙吧,天气逐渐转冷,我听下人说你昨夜有些咳嗽,就让人熬了参汤……”

狄仁杰弯起双眼,负手走到尉迟真金身边,悠悠道:“还好,他们说的夸张了。”

尉迟真金不自在的撇撇嘴角,又悄然打量着狄仁杰,见他神色难掩疲倦,便脱口而出道:“最近发生什么事了吗?”

最近确实有不大不小的几件事情发生,多是边关骚乱,暂时还没酿成战事。但狄仁杰连续批阅了好几个州府急奏,想到日前收到的情报,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现在契丹遭逢饥荒,内政不稳,已有反心,恐怕边疆不日将有战祸。”

尉迟真金愣了下,皱眉道:“契丹首领曾归顺唐朝,在唐多年,对中原局势十分了解,他要是反了,也许周边各国都会闻风而动。”

“这正是我担心的。”狄仁杰叹了口气,“我朝内乱刚平,仍有隐患,若再起征战,势必民不聊生,损害社稷。”

“那要怎么办?”

“如果契丹要反,魏州、营州、冀州首当其冲。我今天已经向陛下禀告利害,请奏前往魏州,再做打算。”

尉迟真金默了半晌,说:“你要离开洛阳?多久?”

狄仁杰看着他,忽而一笑:“短则几个月,多则数年。”

“你身为宰相,这么长时间离京不归,是否不妥?”

“我已举荐张柬之暂代宰相职务,以他的才能,打理朝政不在话下。”

尉迟真金再找不出别的话来,盯着狄仁杰良久,道:“看来你都安排好了。”

狄仁杰点点头。

尉迟真金吐出口气,闷声道:“几时走?”

“大概半月后,也许更早,视情况而定。”

尉迟真金“哦”了一声,眉目间难掩黯然。

狄仁杰见他心里难过,还要装作若无其事,只觉得分外可爱。好一会,才慢悠悠道:“忘了说,尉迟也要和我一起去。”

尉迟真金眼睛一亮,紧跟着收敛表情,严肃地咳嗽了一声,“陛下准了?”

“当然。”

尉迟真金松了口气,又看狄仁杰一脸笑盈盈的样子,后知后觉的恼羞成怒了起来。

“你是在笑话我吗!”

狄仁杰忽而伸出手来将他拉住,倾身在少年的唇边落下了一吻。一朵粉白花瓣恰好落在了两人唇间,于狄仁杰抽身而退时烙在了尉迟真金的唇角。

狄仁杰将那瓣胆大包天的花瓣捻起,含笑道:“是我心里高兴。”

尉迟真金瞪了他一眼,满面通红。

“快进去吃饭!”

“是是……遵命。”

 

次日,狄仁杰照例上朝,不料冀州连夜传来八百里加急战报,竟是契丹首领孙万荣联合松漠都督李尽忠共同起兵谋反,以迅雷之势攻陷了营州,俘虏数百,斩杀营州都督赵文翙于城头。目前正兵分两路,一路前往冀州,一路前往了魏州,已然是要大举入侵中原之势。

狄仁杰所料不虚,当即决定提前行程前往魏州。女帝为稳定局势,命狄仁杰携兵符前往,许以便宜行事之权,命他务必解决叛党。

三日后,狄仁杰轻装简行,先行带着五千轻骑抵达了魏州。

魏州刺史正焦头烂额,听闻狄仁杰抵达,喜形于色,出城十里相迎,尽显恭敬。

狄仁杰也不废话,过问了一番事态,当夜就召集守军相见。

魏州守军不多,仅有两千余众,多数还是临时招来的百姓。狄仁杰得知详情后,立刻写了封调令,加急送往幽州,命一个月前奉命前往幽州的左鹰扬卫将军曹仁师改道魏州前来支援。按照正常行军速度,曹仁师翌日就可抵达魏州,比调兵前来的主力部队要早上几日。

魏州刺史见他如此部署,不禁惊讶道:“敢问冀州之危如何解?”

狄仁杰回道:“契丹两路行兵,势必势单力薄,先前不过是出其不意夺取营州,如果真要拉开战线,他们比我们还着急。只要挫败一路,另一路自会士气受损,届时乘胜追击便可。”

魏州刺史随即噤了声。

当夜,加密调令就送出了城。不过数个时辰,天将明,曹仁师便率兵前来魏州汇合。

三万大军驻扎在城外四里。狄仁杰一夜未睡,清晨接到消息,得知契丹孙万荣部已经到了魏州境内。

 

天色尚早,仆从煮了粥食端往狄仁杰的官舍,尉迟真金恰好到了门口,顺势拿过碗碟,推门进了屋。

狄仁杰案前全是公文,密密麻麻的奏报铺满了一桌,桌子另一边是一张展开的地图,地图上以朱墨标明了数个据点。

尉迟真金瞧了一眼,道:“军中来报,曹仁师已经抵达了。”他端着粥放到狄仁杰手边,以眼神示意他先吃点东西。

狄仁杰抽手接过,眼里的冷峻淡去,露出了几丝笑意。

“怎么起来这么早,不多睡一会?”

尉迟真金道:“我又不累,倒是你,吃完了就去休息一会吧。”

狄仁杰摇摇头,只低头喝粥。

吃完饭,他起身道:“我要出城一趟,尉迟……”

“我也去。”

于是两人一道出了城。狄仁杰没有去曹仁师部,而是到了一处无人郊野,郊野里有一片柳林,狄仁杰自怀中掏出一枚鹰哨吹响,片刻后,就有一灰衣人戴着斗笠从林中出现,看到狄仁杰身后还有一人,神色略显警惕。

“这是谁?”

狄仁杰回道:“内子尉迟氏,不必担心。”

灰衣人上下打量了一番尉迟真金,露出了古怪的神色:“狄大人真是好口味……”

狄仁杰脸色一冷,沉声道:“家事勿用操劳,阁下先前与鄙人约定之事,可有办好?”

灰衣人撇撇嘴角,自袖中掏出一个铜管,“东西都写在上面了。”他将铜管扔向狄仁杰,而后道:“我已做了我该做的,狄大人切莫忘记你该做的。”

狄仁杰微微一笑,收起铜管道:“当然。”

灰衣人离开后,尉迟真金才开口说:“是契丹的细作?”

“此人曾是前契丹首领阿卜固麾下,契丹被唐讨伐后,阿卜固死于洛阳,旧部群龙无首,才让现任首领孙万荣趁虚而入,夺去了首领位置。阿卜固部下多数心怀不满,想要夺回大权。孙万荣这次联合李尽忠出兵,他们自然也坐不住了,暗中联系了我,想要里应外合,将孙万荣和李尽忠一网打尽。”

狄仁杰一边同尉迟真金交代,一边打开铜管阅读密报。

尉迟真金没有打扰他,只见他脸色逐渐严肃,心里起了一些担忧。

“怎么了?”

狄仁杰没有答话,沉吟片刻,忽然问他:“尉迟可想领兵上阵,征战沙场?”

尉迟真金神色一怔,道:“我可以?”

他们恰好途径曹仁师军营驻扎之处,狄仁杰望着远处漫天旌旗,微笑道:“只要你想,就可以。”

尉迟真金捏紧了缰绳,忆起了午夜梦回中无数次看到的场景。若有机会,谁不想驰骋疆场,扬名立万呢?

少年终究压抑不住冲动,道:“我想。”

于是狄仁杰拿出兵符,拉过尉迟真金的手,郑重其事的将兵符放到少年的掌心,道:“尉迟真金听令。”


2018-11-16 #狄尉  

评论(9)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