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尉】非情·八

狄仁杰浑浑噩噩中感到有人抱紧了自己,彻骨的寒意便被驱散,有柔软潮湿的东西贴上了他的唇,带走了令人窒息的痛楚,渡来温热的气息。

这一次,那些往日在脑中模糊不清的场景忽然清晰了起来,狄仁杰看到了尉迟真金破开粼粼水波,赤发蓝眸,分水而来,将他从溺毙之中救出,将他紧紧抱在怀里。

他看到尉迟真金嘴唇微动,似乎是在说着什么。但他意识混沌,分辨不出,心里就无端惶恐迭起,想要伸手将那人拉住。可他实在太累了,四肢绵软无力,浑身像是沉在冰里,一会又浸在了火中,让他痛苦不堪,动弹不得,再生不出力气去抓住那人。

眼前倏尔出现了漫天火光,如同夜幕中点缀开来的璀璨烟火,漆黑的天幕压向了狄仁杰,压得他喘不过气,便开始挣扎。这时唇上又传来了温柔的轻触,他在血腥之中尝到了一丝香甜,迷迷糊糊的觉得熟悉,就张着嘴由那湿润柔软的事物闯了进来,将他从无边恐惧中解救而出。

于是黑暗中的炽火缠上了他,抱紧了他,他无力去捉住,那火就捉住了他,至死不放。

 

“尉迟!”

狄仁杰猝然惊醒,浑身冷汗淋漓,眼角湿润,神色间残留着刻骨惶惶。

守在一旁的太医松了口气,“狄大人!您终于醒了!”

狄仁杰后知后觉的听到了声音,迟滞的知觉恢复过来,瞬间被身上伤口痛的闷哼一声。

太医连忙道:“大人!您身受重伤,还需好好静养!”

狄仁杰撑着身体平复铺天盖地袭来的炙痛,咬着牙问:“尉迟呢?”

太医语塞,不知该说还是不该说。

狄仁杰瞪着他怒道:“本官问你话呢!”

“回大人,尉迟大人还……还在重伤昏迷中。”

狄仁杰当即掀开被子,翻身就要下床。

门口听到动静的霍耿冲了进来,看狄仁杰满头大汗扶着墙要出去,一时不知所措。

“狄大人!您这是干什么?”

狄仁杰唇色发白,冷静道:“带我去见尉迟。”

霍耿看向太医,太医对他摇摇头。于是只能硬着头皮说:“狄大人,您身上的伤势不轻,尉迟大人有太医署看着,不会有事的……”

狄仁杰置若罔闻,只说:“烦请霍大人带我去见尉迟大人。”

太医叹了口气,从药箱里拿出了些止痛药粉,劝慰道:“狄大人先喝点药吧,不然您恐怕走不出这道门就要被抬回来了。”

狄仁杰脸上的神色终于松了下来,对太医垂首道谢,一口喝了药,匆匆套了件外衫就跟着霍耿走了。

 

飞霜殿的火已经灭了,只剩下几缕细烟在一片断垣残壁中袅袅升起。今日天色不好,绵密的云层沉沉的压在山头,空气里飘荡着浓郁的湿闷,像是要下雨。

尉迟真金被安置在偏殿,身边围着三名太医,一人施针,一人处理外伤,还有一人翻遍医典,意图找到他身上的毒究竟来自何处。

屋里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狄仁杰进来的时候撞见了从里面走来的内侍,内侍怀里抱着的全是沾满血迹的绷带布帛,看到狄仁杰连忙要行礼。

狄仁杰摆了摆手,三两步跨进了内阁。

他看到了躺在床榻上的人,那人脸色惨白,唇紧紧地抿着,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还在渗着血,怎么也止不住。

一名太医看到了他,侧身让开了路。狄仁杰沉默地走到了榻边,半晌,才哑声问道:“尉迟大人如何了?”

太医叹了口气,回道:“行宫里没有多余药草,尉迟大人受伤过重,又身中奇毒,恐怕……恐怕很难熬过此劫。”

狄仁杰闭上眼,咽下喉间泛起的腥甜,低声说:“有劳诸位大人,务必救醒将军。”言罢拱手深深一礼。

如此大礼当前,三名太医均是一惊,其中一人忙回道:“狄大人无需如此,救人乃下官本职。下官必定竭尽全力,保尉迟大人平安无事。”另外两人纷纷应和。

狄仁杰勉强一笑,“多谢诸位。在下先行告退,就不搅扰了。”

他又看了尉迟真金一眼,才转身离去。

 

出了内阁,狄仁杰孤立殿中良久,方才喝下的药效似乎褪去了,他感到细密的疼痛渐渐扩散开来,忽而心如刀绞。他痛的弯下了腰,扶着廊柱,攥紧胸口急促喘息,冷汗涔涔。

那疼不仅仅是伤口所致,而是从心头迸发,先是绵如针扎,继而万箭穿心,势不可挡,痛彻心扉。

狄仁杰死死咬着下唇忍住疼痛,伸手点住身上穴道。

 

过了会,等在殿门前的霍耿看到狄仁杰脸色惨白的走了出来。

“狄大人……”

狄仁杰问道:“人抓住了吗?”

霍耿把到嘴的关切咽了回去,回道:“都抓住了,不过大都已经服毒自杀,只剩下两个,刑部正在审讯。”

狄仁杰点点头,道:“还请霍大人带路,引我去见见犯人。”

霍耿低头领命。

 

骊山行宫并没有设置牢狱,只辟了一室用来关押犯人。屋里门窗紧闭,燃着火把,热气惊人。

狄仁杰一进门就看到刑部的人正以酷刑沾着盐水鞭打人犯,当即怒道:“住手!”

一干人等被他一惊,顿时停了手。

狄仁杰几步走到犯人面前,劈手夺下刑具,骂道:“一群混账,这两人本就一心求死,你们还以酷刑相逼,岂不是如了他们的愿?!”

大理寺乃三司之首,狄仁杰身为大理寺卿,话中分量更非常人可比。刑部本来就是临时接管此案,被狄仁杰一顿痛骂,均是面露惶恐,不敢多言。

“侍郎大人何在?”狄仁杰扔掉刑鞭,沉声问询,一旁人忐忑回道:“王大人刚刚整理了案卷,去向二圣禀报详情了……”

狄仁杰冷哼一声,眼里浮现出了嘲讽,“王大人这么着急?这两人开口了?”

“启禀大人,还未有一人开口。”

狄仁杰挥手对他们说:“你们先出去,这两人由本官来审。”

刑部众人面面相觑,迟疑不决。狄仁杰脸色一沉,负手冷冷道:“如若王大人怪罪下来,大可让他来找本官。此案本就归属大理寺审查,本官既然在此,何须尔等动手?”

众人听到他话中冷厉,不敢再触其锋芒,纷纷行礼告退。

最后只有霍耿留了下来,带着几个金吾卫守在了门口。

 

狄仁杰方才强提着气训斥人,伤口已经裂开,这会身上全是火燎般的灼痛。他倒了杯冷茶给自己,喝完缓过气来,才去看那两人状况。

其中一个犯人已被酷刑折磨的昏迷过去,狄仁杰探了探他脉搏,脉象虚弱凝滞,几乎已是濒死之相。于是又去看另外一人,也是昨夜袭击他的领头卫官。

此犯被审问没有多久,还留着口气,他睁着血污粘连的眼,看清眼前的人后,抽着气怪笑出声。

“狄仁杰……哈……你还活着……”

狄仁杰面容平静,淡淡道:“多亏阁下疏于武功,剑法不精,没能一剑毙命。才让狄某有机会站在这里审问你。”

犯人喉咙里发出一声咕噜,脸上的表情变得狰狞。

狄仁杰找了把椅子坐下,开口道:“你就是当初在洛阳城外设伏的人。”

犯人目眦欲裂,咬牙切齿地瞪着他。

狄仁杰脸色不变,继续道:“你们是突厥奸细,本欲借二圣矛盾,离间我朝,妄图趁朝廷内乱,领兵入侵。但却被我阻碍,所以设下埋伏,想要在我回城时将我杀死,趁机抹消所有罪证。却不料我死里逃生,还失了记忆,你们不得不蛰伏数月,想看我会不会想起来。”

犯人眼神一闪,怪笑道:“是啊,你说的没错,你都想起来了?” 

“你们不杀我,本是想利用我。你们故技重施诬告那两名将领用来试探,被我当堂戳穿后,便动了杀心,所以这次你们的目标根本不是二圣,而是我。”

原来先前狄仁杰已查明那两名将领同样是被人诬告,且与诬告尉迟真金的手法如出一辙,就料定内贼定然在朝堂之上,为免打草惊蛇,于是向二圣禀报,以出游为借口,策划了此次引蛇出洞。

他们本以为对方最终的目标必然是二圣,所以事先以火燃飞霜殿为由,故意让二圣移驾到了守备薄弱的长生殿。却不料敌人的目标竟是狄仁杰,昨晚若不是尉迟真金及时赶到,狄仁杰必死无疑。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犯人神色狰狞,瞪了他一会,倏尔恍然道:“不、你没想起来,原来你没想起来!”他仰天大笑,看着狄仁杰的目光里充满了怨毒:“狄仁杰,你果真聪明盖世,即使没有记忆,也能推衍到这一步,设下圈套。我早该料到的,早该杀了你的。”

狄仁杰凛然不语,静了一会,才说:“尔等阴谋已经败露,允诺你突厥职位的王族得知我朝十万大军调拨边境,已命人八百里加急送来国书,撇清关系,愿以叛党之血,奉上百里国土,平复二圣雷霆之怒。”

犯人闻言一愣。

狄仁杰缓缓道:“本官不愿徒增杀戮,你若肯交代出其余同党,或许能留下一命。”

那犯人垂着头喘息,满面血污,看不清表情。

过了会,他眼里忽然迸发出狠戾冷光,刀一样刺在狄仁杰身上,讥嘲道:“狄仁杰,你以为你赢了吗?”

狄仁杰冷冷地看着他。

犯人桀桀大笑,道:“尉迟真金身中寒蚕毒,此毒乃当世奇毒,无人能解。现在只有我身上一份解药,你杀了我,他就会死!”

狄仁杰站了起来,死死的瞪着眼前之人,漆黑的眼里阴云密布。

那犯人反而笑得更开心了,顿时信心十足,觉得自己已然胜券在握。

“果然如此,果然如此!狄仁杰,原来你也有弱点!”

“你已死到临头,还敢和本官讨价还价?”

“有何不敢?你怕他死对不对?你怕得要死!我看的清清楚楚!”

狄仁杰咬紧牙关,将攥紧的拳背在身后,低声道:“只要是毒药,就有可解之法。”

犯人喘了口气,眼神恶毒,缓缓道:“是啊,你说的没错,确实曾有这么一个人可以解毒。但是……你忘了啊……”他一字一语,慢条斯理地说:“当初皇帝让你去查那案子,你抓捕了数名嫌犯,其中一个是太医署人,奉命给皇帝调理身体。那人为了保命,向你和盘托出一切,说自己受人指使,给皇帝下毒,毒药已经深入骨髓,如果他死了,将无人能解毒。”

狄仁杰脸色一白,眼前隐隐约约浮现出了模糊影像。

犯人的声音忽远忽近,犹如恶鬼,“可他若活着,尉迟真金的谋反罪就会落实,皇帝绝不会放过他!所以你杀了那人,狄仁杰,是你亲手杀了这个世上唯一能够解开寒蚕毒的人!”

狄仁杰捂着头倒退一步,脑中翻涌着彻骨痛楚。

犯人眼见他步步动摇,心中大为畅快,满含恶意的问道:“狄仁杰,现在你又有一次机会了,这次你要选谁?你要救谁?”

狄仁杰汗流浃背,头痛欲裂,费力整理着翻搅脑海的各种画面。过了许久,他才垂下头,平复呼吸,哑声道:“你说的没错,寒蚕毒确实无药可解。”

犯人脸上的表情瞬间僵住。

狄仁杰扶着椅子直起身,低低笑道:“你根本没有解药,世上也不存在寒蚕毒的解药了。因为唯一一份解药,已经被我带走,在我受到伏击之时彻底遗失了。”

“你……想起来了。”

狄仁杰不再理他,转过身离开了牢室。

 

霍耿看到狄仁杰从里面出来,脸色竟比方才还要难看数倍,他脚步虚浮,身形不稳,形容疲惫,全然已是强弩之末的样子。

霍耿怕他出事,上前道:“大人,先回去休息一下吧。”

狄仁杰摇摇头,“我还有要事要向皇上禀报,你看着这里,别让里面的人死了。”

霍耿无法,只能点头应诺。谁知狄仁杰走了没两步,忽然脚下一阵踉跄,竟吐出口血一头栽倒。

霍耿大惊失色,扑上去扶住狄仁杰,吼道:“来人!快去叫太医!!”


2018-10-14 #狄尉  

评论(15)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