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岩】夜尽天明-2

“你做了什么……”包妮璐无力的看着面前面无表情的神荼,觉得自己在非工作时间接这个电话是此生最大的错误。

神荼无视了她语气之下的哀怨,指了指躺在床上的安岩,“出了点问题。”

“一点问题就把人搞昏迷了?”

神荼无言以对,准确的说是羞于启齿。他一直是一个自律省心的哨兵,他很少去进行精神梳理,也很很少注射向导素。没有人知道原因,他一直都是THA里近乎传说的存在。

毕竟一个没有向导进行精神梳理的哨兵?那就是一场噩梦。

神荼打破这个噩梦,从未有人见过他陷入感官神游,不是因为能力过弱而不需要,他并非一个弱小的哨兵,他的强大让所有人都战栗。

他的精神世界外有着壁垒般的高墙,阻断了探向他的触稍,也隔绝了内部的喧嚣和崩坏。

所以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有人打破了他的精神屏障,放肆的进入了他的精神图景,毫无顾忌的将触稍四散铺陈,席卷一切,让毁灭的崩坏的残破的所有瞬间焕发新生,欢欣鼓舞的邀请着他一同在废墟之上创建新的世界。

没有人能抵挡这样的诱惑,他们就像天生就该融为一体般,水乳交融的契合在了一起。

于是神荼回应了呼喊,放纵自己追随本能,充满掠夺和占有欲的征服了他的向导。

然而他没料到对方居然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等到反应过来时,已经太迟了。

“我……链接了他。”

神荼斟酌着词语,要知道在THA里未经授权的结合是完全违法的,更何况还是同一个刚刚觉醒懵懂不知的向导结合。如果对方乐意,他可能会为此上军事法庭,罪名是诱奸未成年向导之类。

包妮璐自然也想到了这些,她看了看神荼,又看了看还昏睡中的安岩,脸色非常难看。

 “那你现在最好祈祷他没有陷入和你的共鸣之中!以及,立刻中断和他的链接,把屏障给我竖起来!”

神荼点头应诺,望着包妮璐一连打了三四个电话,跟着对他招手示意。

“先带他离开这,我们得做点预防措施。”

神荼嗯了一声,走到床边抱起安岩。

 

安岩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在交谈,那些话他听得清楚明白,却短暂的无法理解内容。很快他感到有人抱起了他,手臂温热的贴着他的肩膀和腿根,然后便是更深沉的昏昏欲睡,他再度被拖入了无边深渊。

过了有那么一会,安岩反应过来这不是什么深渊,而是他的精神图景。

一个他初次触碰且完全陌生的地方。

在向导力量觉醒的那一刻,他有看到过这里,那时候精神图景的世界只是一片混沌,无边云雾中参杂着无数漂浮流萤,像镜子的碎片洒在天空,每一片都反射着他看到听到的所有。

现在,一切都变了,他的面前是一座恢弘挺拔的巨大城堡,城堡的外墙绵延千里望不到边际,它坐落在广袤幽绿的森林间,身畔是一汪澄澈的湖水。

安岩懵懵懂懂的自湖畔走过,一路来到城堡门前。那门几乎高的入云,两头昂首阔步的雄狮守在两边,门上雕着一只展翅欲飞的鹰。

安岩小心翼翼的碰了碰门,石制的巨门无声的开启,欢迎着他的进入。

一股冷厉幽暗的味道扑鼻而来,夹杂着雷暴后雨露的芬芳。向导的直觉告诉安岩这是信息素的味道,是属于一个哨兵的味道。这味道里还带着压抑的征服欲和隐藏的躁动。

他在渴求着他,渴求着更深层次的接触,更深的结合。

他在渴求完整的链接。

安岩恍惚的走进城堡,毫无防备的在这侵袭之中敞开了一切。他才刚刚觉醒,根本不明白精神链接意味着什么,更不知道他现在所经历的无异于一场诱杀。就像一只初生的雏鹰,堪堪睁开双眼看到蓝天,便被那深邃广阔的世界所诱惑,一心要展翅高飞,无视了自己尚未长出来的羽根。

信息素的味道更加浓郁了,城堡中聚集着自穹顶和落窗照耀而进的光斑,安岩踩着那光斑,沐浴在温暖的日光下,任由周围逐渐实质化的精神触稍将他包裹。

安岩恍惚而沉醉,分不清现实与梦境,只觉得这日光舒适安详,周身尽是温暖、轻柔、美妙的触摸。他忘记了一切,只想彻底沉浸在这之中,让自己被灭顶的温柔淹没。

在缠绕着他的精神触稍将他变成一个茧之前,安岩再次看到了那头惊人美丽的雪豹。

雪豹冰蓝的双瞳凝视着他,前肢踩地,利齿间泄露着嘶吼,猛地发力向他扑来。

 

安岩在尖叫中惊醒,浑身淌水般潮湿粘腻。他花了一会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正躺在床上,身上全是凉汗。

“发、发生了什么?”他咽了口唾沫,环顾四周,看到了包妮璐卸了妆的脸。

包妮璐双手抱臂上上下下的把他打量了一番,然后松了口气,拍拍手转头对外面喊道:“成了,救回来了。”

“救回来了?什么救回来了?”安岩茫然的询问。

包妮璐回过头白了他一眼,伸手毫不客气的拧着他的耳朵说:“你这小家伙胆子也真肥,才觉醒就敢玩这么大的!要不是神荼那小子机灵,你就彻底完蛋了!”

安岩被拧的嗷嗷直叫,眼泪都疼出来了,虽然没听懂半句也连忙告饶:“我错了,我错了!”

包妮璐这才消气收回手,站起身“砰”的将一叠资料摔到安岩腿上:“好好看,一个字也不许漏掉。都是关乎你身家性命和精神肉体双重节操的事!”

安岩点头如捣蒜,心中却委屈至极,他到现在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让包妮璐如此这般,想来肯定都是昨晚上楼下那人的错,害他被骂貌似还差点丢了性命?

说起来那人究竟是谁?

“神荼,你过来。”

安岩闻声望去,包妮璐对着打开门的黑衣少年吩咐道:“浅层链接已经无意识结合,你俩算是绑一起了,安全起见在安岩学会构筑精神屏障之前都由你来看好他。”

“知道了。”神荼点点头,仿佛刚刚听到的不是什么大事般冷静的应诺了下来。

但安岩就不怎么淡定了,这次他听懂了包妮璐的话。她刚说的每个字都意味着他安岩,已经和这叫神荼的家伙精神结合了?!

“包包包包姐!!”安岩刷的从床上弹起来,结结巴巴的吼出了声:“我和这家伙结合了?!”

包妮璐和神荼一起看着他病号服下光溜溜的两条腿,安岩一个哆嗦拉起被子。

神荼移开视线,看向包妮璐,包妮璐叹了口气,扶额道:“没错。”

“可是怎么会?!我们根本都没见过!”安岩绝望的呐喊。虽然神荼看着长的不错,但他完全不想这么快就把自己的人生绑到一个才第一次见面的家伙身上啊!!

包妮璐像是听到了安岩内心的哀嚎,怜悯的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长的说道:“那你们就是天生一对,毕竟匹配率高达90%以上的couple我也是第一次见到。”

安岩目瞪口呆的看着包妮璐甩手离去,脑海里还回荡着方才爆炸的信息量。


【荼岩】夜尽天明-1

安岩在十三岁觉醒了向导的能力。

那时候他还不明白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只记得爸妈打完电话回来后脸色很难看,盯着他的目光非常复杂。

那一年也是安岩父母协商离婚的时候,安岩记得父母背着他吵了很多次架,最后父亲摔门而去,再也没回来。

第二天安岩就被送走了。看着母亲逐渐消失的身影,安岩心想他们应该很高兴没有自己这个负担了。

车子开了起码三个小时,最终天都黑了,他们才停在了一栋大楼前。

这里远离城市,地处海边,夜晚里空气中飘散的全是咸湿的海味。

安岩跟着人走到了大厅,里面接待他的人是一位非常漂亮的美女,浓妆艳抹,正两手插在风衣口袋里笑眯眯的看着他。

安岩低着头有些不知所措,过了一会就感到头上一阵压力,美女揉着他的脑袋,温声说:“安岩是不是?我是介绍人包妮璐,欢迎来到THA。”

安岩躲开了对方乱来的手,捂着脑袋撅了撅嘴,不怎么开心的回了一句:“哦。”

之后安岩就被包妮璐带到了宿舍里,一间朴实无华的小房子,里面只有一张床,一个衣柜,一个小书桌,以及洗手台。

包妮璐拍拍安岩的肩膀说:“洗手间在走廊,必要的资料手续都放在书桌柜子里,你记得看。”

安岩问:“什么资料?”

包妮璐对他笑了笑,推着他走进房间,“哨兵向导的资料,你认字的吧?”

安岩愤愤的反驳:“废话,我都十三了好吗!”

包妮璐呵呵一笑,走到门口挥了挥手:“那就好,有不懂的明天再说。我先走了。”

“喂!这就走了?”

“时候不早了啊,我下班了。拜拜。”

门砰的一声关上,房间里瞬间落针可闻。安岩呆呆的站了一会,环顾四周,压抑的恐惧突然爆发。

熟悉的人,熟悉的世界,熟悉的一切都离他而去。身处陌生的环境里,安岩唯一能做的只有告诉自己,没事的,不要怕。

十三岁的安岩咬了咬牙,甩甩头仿佛要将那令人窒息的不安从脑海里移除般,几分钟后,走到书桌旁拿出了资料开始阅览。

 

哨兵和向导,是五十年前才逐渐为普通人所知的存在。

他们拥有超越普通人的强大力量,这种力量在THA成立后被运用在各个方面,如今已经成为了当下社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在普通人眼里,他们就像雇佣兵一般,独立于各国政府,却又渗透于各个政权之中,人们依赖于他们超凡的能力,却又畏惧他们的失控,互相忌惮又互相利用。

安岩的父母都是普通人,所以安岩从未想过自己居然也是拥有这种力量的人。

不过,如果能够拥有这种力量,他也许就不再是一个不被需要的多余者了。

他这么想着,脸上不由自主露出了一点笑容。但很快,笑容就消失了。又有什么用呢?

无论他成为怎样的人,都没有人会在意了。

 

“字好多……为什么不能直接告诉我啊。”安岩抱怨的扔下手中厚厚的一叠纸,终于不耐继续看那堆资料。

他转身走到窗口,推开窗户,潮气扑面而来。

外面是漆黑的夜,天空乌压压的盖住了视线,他住在二楼,往下看就是亮着几盏路灯的街道,街道再往外,则是一片无垠的海。

深沉的海在夜色中浪花跌宕,传来一阵阵规律的涛声。

安岩出神的凝视着黑暗的大海远处,想着自己变成了向导,或许某一天他会和一个哨兵一起到海的另一边,抵达被恶魔占据的旧大陆。

那是小时候母亲为他讲过的故事:传说中魔鬼驱逐了人类,在原本属于人类的家园上游走肆虐,人类不得不长途跋涉,迁徙到远离家乡的世界另一侧,所以人类终其一生都在寻找归路,寻找消灭魔鬼,洗涤罪恶,重回家园的方法。

那真的存在吗?

十三岁的安岩已经不再是懵懂无知的幼童,他知道世界上并不存在魔鬼,是哨兵和向导的出现改写了人类的命运。但安岩并不在乎这些真与假,他只想有一个地方待着,有人需要自己。

现在他是一个向导了,那么一定有哪个哨兵需要自己,需要安岩这个存在,他为此感到高兴。即使没有人在意,有人需要总是好的。

 

晚风很冷,安岩打了个寒颤,摇摇头收回视线。

他准备关上窗户睡觉,今天耗费了太多的精力,他已经疲惫不堪。

但在转身的刹那,安岩停了下来。

像是寂静的世界响起的第一声,空白的画布落下的第一笔,觉醒的力量不受控制的蓬勃而出,伸展四肢,欢欣鼓舞的触碰着新世界。

在眩晕和酸麻中,安岩看到了一个人从远处的黑暗中逐渐走来。

那是一名比他大了一些的少年,身形挺拔,劲瘦有力,一身黑衣几乎融入夜色。

对方走了几步,停在了楼下,抬头望向安岩。

仿佛心脏被人骤然攥紧,精神世界犹如雷暴降临,大雨滂破而至,巨浪席卷,顷刻将安岩刚刚构成的精神图景彻底淹没。

安岩浑身震颤,惊愕而茫然的望着那个人。

他们长久的对视,宛如世界只剩下了彼此。

浪声涛涛,温柔缱绻的由远而近,安岩听到了海的声音,听到了悠远的呼啸,那是夹杂在一片杂音中唯一清晰的呐喊。

朦胧的视线中出现了一头苍蓝的雪豹,背肌拱起,双眸冷厉,对着安岩嘶声长鸣。

一瞬间安岩沉进了精神图景的世界里。苍茫荒芜的图景仿若被唤醒一般,晦暗浓稠的天空逐渐明朗,那雪豹一步步的踏进他的世界,脚踩过的地方,黑暗褪去,新绿冒出,枯萎的大地迅速而欣悦的重生。

安岩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迷茫的看着这一切发生,像看着上帝创造世界,看着他空无一物的精神图景一点点被雕琢成了精致而瑰丽的模样。

那是一座巨大的城堡,有高耸入云的塔楼,精美繁华的雕花窗棱,无数蒸腾的流云自他身边飘过,那雪豹优雅的在初生的繁茂森林中踱步而至。

安岩终于看清了他的样子。

他有一双和天空一样湛蓝而透彻的双眼。

安岩想起刚才匆匆看过的关于哨兵向导的资料,在第一张里描述的精神共鸣。

以浪漫的说法来讲,那是类似命运的初次触碰,哨兵走向他的向导,在他的精神图景里种下种子,用彼此的记忆与灵魂构筑一个崭新完美的,属于彼此的世界。

而安岩可以确定,他刚刚所看到的一切,就是命运。

 



一个血族AU

荼哥带着岩仔一边谈恋爱一边逃亡的故事。

p3荼哥初登场,p4是荼哥说到身世的时候,岩仔问他的话【但是荼哥十动然拒了!原因待我慢慢道来……
p5开启撩岩模式的荼
p6变短发是两人一起逃亡的时候荼哥给岩仔剪得头发 

p7岩仔初登场

【荼岩】不明就里-1

很久前想写的一篇


1


安岩低头翻着手里的杂志,假装只有自己一个人在的样子。

今天比较清闲,没有什么重要任务,神荼难得不玩失踪,乖乖的坐在古玩店的沙发上小憩。

瑞秋也在,正喋喋不休的跟神荼讲话,眼神晶亮,表情雀跃。

瑞秋:“神荼哥哥,你尝尝哪个好喝嘛!”

神荼睁开眼,目光在桌上的几瓶饮料中扫了扫,随手拿了一瓶。

安岩将脸埋在杂志间,心想怎么不噎死你。

神荼仿若有所察觉,冷不丁的瞪了眼安岩。安岩咽了口口水,尴尬的扯开笑容。

“怎么了?”

安岩话音刚落,神荼直接把手里的饮料抛了过来。

哎呦喂——一砸砸了个准。

神荼:“你喝。”

安岩气愤的揉着脑袋,咬牙切齿的拧开瓶盖咕噜噜的灌了一嘴。

瑞秋却不高兴了,直起身嘟囔着:“安岩你这么闲吗?任务都做完了?”

安岩抹把嘴,哼道:“当然了,也不看看我是谁!”

瑞秋呵呵一声,随手拿起终端,手指飞舞,几秒后面向安岩灿烂一笑:“不是还有锁龙井例行检查的探索任务吗,还不快去?”

安岩张嘴就想说我现在还是做C级探索任务的级别吗?不小心看到了神荼,到嘴的话就变成了:“知道了,我去就是了……”

瑞秋温柔的将终端递给他。

索性没事做,就当锻炼筋骨了。安岩安慰着自己,简单收拾了一下行装,走到门口回头看了眼,瑞秋对他挥了挥手,神荼双手抱臂淡淡说了句:“路上小心。”

安岩“哦”了一声,瞧着又闭上眼静静听瑞秋废话的神荼,心里很不是滋味的迈着步子离开了。

 

轻车熟路的坐地铁到了锁龙井门口,安岩一边往里面走一边腹诽,经历了那么多,他还以为自己和神荼的关系早已今非昔比,谁知道一安定下来,那家伙就恢复了面瘫本色,整个人从头到脚都散发着零下三十度的冷气,仿佛硬要跟空调制冷争个高下。

安岩叹了口气,又想起刚才那幕,非常懊悔当初没有留下罗平的联系方式。

要是罗平在,至少会跟神荼找找茬,总好过自己一个人在那如坐针毡,呼吸着空气中的尴尬只想消失。

哪怕是胖子在也好啊。

安岩又叹了口气。

 

扫完锁龙井的二维码,安岩就往回走,这会已经下午六点多,肚子开始叫。

坐在地铁上安岩端着手机发呆,手指在界面上扫来扫去。屏幕上是神荼的背影。

安岩突然就想起第一次见到神荼的时候,那人无视周围的一切,目光灼灼,径直走向他的模样。

后来好像很少再见到神荼露出那种表情了。

如众人所知,神荼的表情本就少得可怜,年龄越长,表情越少,如今更是不动如山。安岩敢打包票神荼已经三个多月没笑过了。

上次聚餐胖子和老张讲笑话,其他人都笑得群魔乱舞,神荼还在那冷静的喝啤酒,视线不知瞅着哪,面无表情的可怕。

安岩就记得自己一边笑一边看着神荼,看着看着就笑不动了,心里有股说不出的难过。

 

地铁广播到站,安岩收起手机下车,出了地铁站天已经快黑了。

初春太阳落得快,天边只剩下了一线金光,古玩城笼罩在暮色之中,没有了人流,显得格外清冷安静。

安岩本来打算直接回家吃饭,但走了两步,又没忍住折了回去。

神荼一直神出鬼没,都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固定住所。也许他没事的时候就直接在店里休息了。

今天就没什么事,他可能还在店里。

安岩快步往店的方向走,转过街角,立马就看到了门口停着的车。

天彻底黑了下来,街角的路灯昏黄,安岩视力不好,更看不清被黑暗浸泡的店门是否还开着。

没开灯,估计是走了吧。

安岩慢下脚步,还是不死心的走到了门口。

店门关着,里面毫无动静。

安岩抓了抓下巴,自嘲的咕哝:“真是饿死了。”

转身就往回走,步子还没迈开,身后的门唰的被拉开了。

“我去吓死胖爷了!!”王胖子缩着脑袋,一脸惊魂未定。

安岩回头就骂:“我也吓死了好吗!你人在怎么不开灯啊!”

王胖子立刻委屈的解释:“我也想开啊,这不是停电了吗。”说完就拉开大门,对着里面怪道:“神荼,你这感觉也太敏锐了吧,不会是跟安岩合伙坑胖爷我吧?”

安岩“啊”了一声,这才看清里面还有一人。

电突然来了,屋内敞亮,神荼一身黑衣,就站在窗前不远。

突如其来的光刺激了泪腺,安岩眨了半天才缓过劲,眼神迷蒙的看着神荼,冷不丁冒出一句:“一起去吃饭?”话音刚落眼泪就下来了。

胖子在一旁大呼小叫,十足揶揄道:“不就约个饭吗,你就激动哭了啊。”

神荼说:“好。”

安岩顿觉尴尬,舔了舔有点干的嘴巴,一拳锤向胖子:“就说你去不去!”

胖子呵呵一笑:“去去去,走,撸串?”

安岩想到神荼撸串的样子,立刻点头,“行,那就以前那家!”

神荼瞥了安岩一眼,忽然说:“没欠账?”

胖子和安岩都是一呆,直到神荼越过他们出了门,安岩才反应过来,脸红嚷道:“都多久前的事了!!”

胖子:“啥事啥事?你俩有啥小秘密居然不告诉我?”

那等丢脸的事岂能广而告之,安岩假装没有听见,飞速转移话题问:“你刚才那话什么意思啊?什么我跟神荼合伙坑你?”

胖子顿时垮下脸,哀怨的说:“要不是神荼没手机,我都怀疑是你提前跟他说了。”

安岩一脸茫然。

胖子:“刚我都要关店了,神荼说你在门口,我还不信呢。结果你真在!我们还打了赌来着……哎这波真是亏了。”

安岩听着这话,脸上忍不住露出了笑容,胖子一瞧,立即嚷道:“你们不会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小秘密吧?难不成神荼郁垒之间还有心电感应?”

安岩噗出了声,“你也太能想了吧!”

胖子还是满脸怀疑的瞪着他,咕哝着:“你俩真是越来越奇怪了。”

安岩装作没听见,追着神荼跑了。

 

前些天才发了工资,安岩自觉钱包充裕,大手一挥豪气的说:“今个我买单,想吃什么随便点。”

胖子毫不客气的点了一桌肉,安岩脸上的表情立马垮了。

安岩:“胖哥……您吃的完吗?”

胖子露齿一笑,拍了拍肚子:“你放心,绝不浪费!”

安岩后悔刚才夸下海口了。

三人落座,没多久饭菜都端了上来。

神荼点了啤酒,安岩瞅着也想喝,但自己酒量太差,怕一会喝高了得麻烦人,思量半天又放弃了。

胖子已经开始大快朵颐,安岩也不甘示弱,两人风卷残云似得,丝毫没有保留。

一轮下来,安岩抹了抹嘴巴,转头一看,旁边的神荼都喝了四五瓶了,再一看,身前桌上居然还是空的。

胖子显然也瞧见了,说:“神荼,你也吃点啊,别光喝酒。”

安岩咽下到嘴边的话,跟着点点头。看桌上剩的不多,又赶紧加叫了点肉。

神荼突然伸手按住了他,摇了摇头。

安岩问:“真不要了啊?”

胖子也问:“这点够吃了?”

神荼回道:“不饿。”

安岩嘴巴一歪,心想你不饿干嘛还答应来吃饭?

胖子倒没想那么多,反而喜笑颜开:“哎呦,这是吃过了?跟谁啊?”一脸八卦的样子。

神荼喝着酒,没回答。

胖子习惯了他那样子,也没继续追问,挥手嚎叫:“老板,上酒!上肉!”

安岩却在意了起来,挣扎了一会,还是没忍住低声说:“跟谁吃的都不讲,这么神秘啊?”

神荼放下酒杯,说:“一个人。”

安岩:“啊?”

神荼终于伸手拿了一串肉,这次清晰地回答道:“一个人吃的,没跟谁。”

安岩嘶了一口气,扔掉了手里吃到一半的肉串。

神荼立刻抓住了他的手腕,翻过来一看,指尖已经冒出了一片血珠。

安岩骂骂咧咧道:“老板!你这竹签都不削干净啊,上面的倒刺也太多了吧?”

老板娘闻声而至,连连道歉,态度诚恳的赔礼说今天的单打八折。胖子趁火打劫的嚷嚷这不是该免单吗!才八折也太小气了吧!

老板娘一脸为难,哀怨的看着安岩。

神荼不知何时放开了安岩的手,抽了张餐纸给他,安岩道了声谢接过,擦干净手上的血珠,对胖子说:“算了算了,也不是多大的伤,大家做生意都不容易。”

老板娘感激涕零,连道三声好兄弟。又给他们加了几盘肉。

胖子担心的问:“倒刺卡进肉里了没啊?”

安岩搓了搓手指,肉里是有点隐隐作痛,不过他一个大男人,什么伤没受过,这点再纠结也太矫情,于是说:“没事,继续吃继续吃,不过要小心点。”

 

两个小时后,酒足饭饱,胖子喝的微醺,神荼看不出来醉没醉,安岩后半场也喝了点,这会上了脸,脸上一片艳红。

胖子问:“安岩你回哪啊?”

看来是喝高了,问的都是废话。安岩摸索着拿手机,说:“回我屋啊,还能哪?”

胖子又说:“那神荼呢,回哪啊?”

安岩找手机的动作停了下来,惊讶的看着神荼:“你不住胖子那啊?”

胖子怪叫:“我那小地方,睡我一个人都够呛,哪还挤得下第二个人。”

安岩心中一跳,终于找到了手机。

神荼仿佛没喝酒一般,稳稳的站在一旁,顺手扶了一把头重脚轻的安岩。

胖子已经眼皮打架,有气无力的挥手说:“胖爷我不管啦,先回去了,你俩看着办吧。”

恰好路过一辆出租车,胖子伸手一拦,跌跌撞撞的钻进去,瞬间就没了人影。

就剩下神荼和安岩两人,站在街边,看着对方相对无言。

早春夜风还是冷的,一阵刮过,冻的安岩浑身一紧。他瞧着神荼,身外是冷的,脑子却热了,脑子一热就脱口而出:“要不去我那?”

神荼背光而立,湛蓝的眼却很逼人。

安岩舔了舔嘴,想补充说明点什么。神荼就点了点头,回道:“好。”

安岩松了口气,连忙挥手拦车。

 


一个勇者恶龙au,恶龙荼哥和人类岩。小时候无意中唤醒了荼哥后就跑路的岩仔,害荼哥醒来后满世界找了十几年……顺便还脑了恩爱纠葛的前世今生


前几天生病躺床上开的脑洞……结果病好开始画就只记得十分之一的梗了

叫勇者大冒险怎么能不来一发勇者paro呢!!!【挖完坑就跑

最近的荼岩!!终于有时间画了……

抽空来填下坑,第一话《再会》。
星际机甲au,具体见→设定

近期的摸的一些大头 P1是学paro

昨天脑补的学院paro,难以取舍师生和同校干脆一起搞了,其实脑内还设定了荼哥从小练剑安岩大学时候加入过射击俱乐部之类的纯装逼梗

以及安岩为了追上神荼跳级念了大学,神荼为了安岩放弃了留在法国的机会选择回国当老师

1/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