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凛】醉太平·五

夏承凛工作室发表的声明迅速传遍了网络,声明里解释了那天晚上夏承凛是见义勇为,而非网络传言的约炮弄出伤。非但澄清了之前的“出柜”谣言,还郑重其事地控诉了不良媒体看图说话,拿钱造谣的恶劣行径。

一石激起千层浪,网上原本就激烈的骂战更加腥风血雨,在夏承凛工作室接连发了数道律师函后,星宙把控了几天的风向瞬间逆转。

云忘归作为舆论风波的另一个主角,之前各媒体掘地三尺都没能找到半点信息,而舆论逆转后,云忘归打了码的个人信息突然就被扒了出来,三百六十度的证明了两个人都是清清白白的。

网上的负面舆论偃旗息鼓,夏承凛工作室则趁机发表了新片预热,诚恳希望大家多多关注演员的作品,给演员一定的私人生活空间。

粉丝们纷纷转发心疼,夏承凛的合作过的人也发声力挺,过半热搜都与之相关,一时风头无二。

 

相比网上的沸沸扬扬,夏承凛本人这两天倒是十分清闲。

郊区某个练车场地中,云忘归端坐在驾驶位,一脸雀跃。

“才一天多,真的学会了?”夏承凛坐在副驾驶,颇为意外的看着云忘归。

云忘归心里一跳,暗暗捏紧方向盘,信誓旦旦地说:“真的,教练不都说了我完全ok的吗!”

自从学会上网后,他迅速学会了此世人说话的方式,如果不深入交流,几乎看不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夏承凛迟疑了一会,系好安全带,道:“那开一段试试吧。”

云忘归镇定道:“坐好了!”

言罢,车很顺利地行驶了起来。

夏承凛眼里闪过一丝诧异。云忘归当真如他所说,开得很稳,连一点问题都没有出,绕着练车场地圆满地转完了一圈。

十分钟后,云忘归得意洋洋的停好车,对夏承凛露齿一笑,“怎样?”

夏承凛沉默了很久,慢慢道:“法力驱动果然省事。”

云忘归笑容一僵。

夏承凛瞥了他一眼,眼中隐含笑意:“至少把车发动了再偷懒吧,云先生。”

被无情揭穿的云忘归脸上一红,咳嗽了一声,可怜巴巴道:“所以这样也是可以的吧?”

习惯了飞来飞去的人,看那样子是真的不喜欢学这东西。

夏承凛叹了口气,无奈道:“不要被人发现了。”

总之还能省下不少加油费,也不算坏事。

 

车学没学会不知道,但驾照是肯定能考上了。恐怕没有人能做到跟云忘归一样,精准到每一个零件地操控驾驶汽车了。

解决了一项大事,云忘归高高兴兴地载着夏承凛“开车”回了酒店。

正好是晚饭时间,助理送饭,顺便带来了一个袋子,里面都是夏承凛嘱咐小莫给云忘归置备的东西。

吃完饭,夏承凛拿出一个盒子放到桌上,取出里面的新手机道:“这是你的手机,里面存了我和小莫的号,工作室的电话也留着,有事情就打给我,联系不到了也可以打给小莫和工作室。”

云忘归点头应诺,接过手机熟练地点了开来。

夏承凛挑眉:“你会用?”

云忘归笑道:“看小莫他们用过,也不难。”

既然会用,也省去了教他,夏承凛又取出几件新定制的衣服,一些必备证件,和内衣睡衣等等,一一交代给云忘归,云忘归认真记下,翻着身份证,突然问:“英山是你的故乡?”

夏承凛“嗯”了一声,“我是父亲在英山旅游时候捡到的。”

云忘归惊讶道:“捡?”

夏承凛神色如常,淡然道:“我是孤儿,并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这点不算秘密,但夏承凛的养父母很爱他,一直将他当作亲生儿子对待,后来也没有要过孩子,是故外界并不知道夏家的独生子并非夏家的亲子。

云忘归似是想起了什么,微微皱起眉,犹豫道:“你当时在那个博物馆……”

夏承凛笑了笑,道:“你给我的令牌上有和遗迹出土的图腾一模一样的标志。想来也不是巧合,我便去看了看。”说完,他又补充了一句:“父亲发现我的地方就在英山遗迹不远处。”

云忘归一怔,眉头锁得更紧了。

难道夏承凛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不对,如果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那苦境的夏承凛又是怎么回事?这个夏承凛身上也确确实实有着这个世界的气息。

可惜他无法直接查看夏承凛的魂体,否则就可以确定这个夏承凛和他认识的夏承凛,是否是同一个人了。

 

“你有想过回去的方法吗?”夏承凛出声问询。

云忘归回过神来,挠了挠后脑,道:“有想过一个,不过需要你的配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空。”

夏承凛沉吟片刻,回道:“我的戏份差不多快拍完了,后期宣传不需要全跟,月底就有空。有什么要我准备的吗?”

云忘归高兴道:“不需要不需要,我来弄就行,也不麻烦。”

夏承凛看着他,点点头,“那就这样。”言罢,默了会,又问:“只要成功,你就能回去了吗?”声音莫名有些发紧。

云忘归摇头道:“只是试一试,不一定能成功。如果不行,我在另想他法吧。”

“……”夏承凛轻轻吐出口气,垂眸道:“我明白了。”

云忘归敏锐地察觉到了夏承凛情绪的变化,不由得多盯了他一会,想着:他好像有些失落。

夏承凛毫无失落的样子,起身道:“休息吧。”

 

云忘归带着夏承凛给他的一堆东西回了自己的房间,却无心入睡。

他调动神识悄悄摸索进了夏承凛的房间,看到他洗漱完毕后坐在窗前,拿着那枚德风古道的令牌出神,脸上是云忘归十分熟悉的沉郁。

云忘归几乎瞬间想起了很多年前——或许已有上百年,自己即将离开文风谷的时候。

那时他已决定云游四方,少说也有数十年不会回来。夏承凛刚刚继任掌门,得知云忘归的想法,便露出了这样的表情。

离别在即,难免伤感。夏承凛事务缠身,无法前来送别,只能在云忘归临行之际,写了一封信给他。

信中寥寥数语,说望君珍重,随之附了一枚玉环。

环与“还”同音,素有盼君归来的寓意,云忘归虽然从小顽劣跳脱,常惹得教书先生头痛心梗,可并非对此一窍不通,立刻就明白了夏承凛的意思。

笔墨难表,唯以此寄。

心蓦地一震,那是云忘归第一次有了“牵挂”的感觉。

而后哪怕天各一方,他也时常会写信寄回文风谷,从未忘记过这位少时好友。

 

不同的时空,却是相同的人,相同的情况。刹那时空交叠,云忘归竟也有了一种万般不舍的遗憾。

但他总要回去的,回到那个还需要他的苦境。

无论这个世界多么美好安逸,都不是属于他的归处。

 

云忘归收回了神识,盯着夏承凛送给他的手机,长长叹了口气。

手机还是默认的屏保,打开联系列表里,第一个就是夏承凛。

短短数日,不可否认他已经对这个世界的夏承凛产生了好感。

如果没有那么多的战祸,没有邪神,没有无止境的阴谋与野心,和必须要背负的责任,夏承凛是否就会成长成这样的人呢?

一样受人爱戴尊敬,一样万众瞩目,却更轻松,更坦率,不再需要过分压抑自己的情绪……

也只是一个美好的想像罢了。

云忘归默念了一遍屏幕上的数字,嚼出了一番涩然方才作罢。

 

床头的暖灯幽幽地亮着,云忘归放下手机,听从夏承凛的嘱咐,像这个世界的人一样,摸索着用了现代电器洗了澡,穿上了夏承凛买给他的睡衣,盘腿回床上打坐。

 

之后一段时间,云忘归就很少见到夏承凛了。虽然是名义上的贴身助理,夏承凛却并没有让他做什么,大部分工作上的事情还是原本的助理在做。

云忘归整日无所事事,又不愿打扰夏承凛工作,只能偷偷分出神识去片场“探班”,暗中关注着夏承凛的行程,也切实地感受到了对方究竟有多繁忙。

看来无论是哪个世界,夏承凛都不会让自己真的轻松下来。

 

自知帮不上忙,云忘归闲着无事,便研究起了这个世界的东西。

小莫贴心的把能用到的APP都下载了下来,云忘归一个个点进去,最后点开了微博。

他想起了上次看到夏承凛阅览这个东西的步骤,按照傻瓜式说明戳戳点点的注册了一个账号,首页弹出来的第一时间,就搜索了夏承凛。

网上舆论明显已经倒向了夏承凛,第一条热门微博就是趁着这个事件,顺势安利夏承凛以前作品的科普微博。

里面列出了夏承凛出道以来的大部分作品,又着重讲了几部获奖的经典成名作,云忘归一下就来了精神,立刻点开仔细看了起来。

 

夏承凛拍戏极具天分,所以也百无禁忌,什么题材都敢拍,什么角色都敢演,好似这世上不存在他驾驭不了的剧本。

事实证明,他确实能够将一切做到最好,获奖蝉联影帝的三部作品中,三个主角的性格截然不同,但他却能准确地演出每一个人的差别。

夏承凛夺得第一个影帝的电影名叫《守墓人》,出演的是一个全程带着斗篷遮住脸的角色,镜头大多时候对准的都是他的眼睛,却不妨碍观众从那双眼睛里看到一个苍凉孤独的灵魂。

很多人在一开始都会被夏承凛过分出色的外表迷惑,觉得他只能当个好看的花瓶,但这部作品拿下影帝后,再也没有人敢说“夏承凛只能当个花瓶”这样的话了。

 

云忘归翻完那条微博,记下了作品名字,一一搜索出来,补起了夏承凛拍过的电影。

连续好几天,云忘归没日没夜的看电影,很快就把夏承凛拍过的作品全都扫了一遍,只剩下最后一部名叫《睡在梦中的人》始终找不到资源。

网上竟然也什么都搜不到,仿佛刻意被清理过似的。

他没怎么多想地发了条信息给夏承凛,问他这部电影要在哪里看。过了几分钟夏承凛才回了一条:怎么突然要看这个?

云忘归诚实道:我在补看你的剧,只差这一部了。

夏承凛:……不看也没关系。

云忘归不知所云,但夏承凛明显不想让他继续追问,云忘归只好作罢,可过了一会,又觉得夏承凛的态度很奇怪,反而更想看了。如此挣扎了许久,云忘归点开了夏承凛的粉丝后援会官网。

小莫自然是不能去问的,她肯定和夏承凛一条阵线,那就只能自力更生了。

云忘归按开会员申请,花了一下午的时间,答完了整整三百道粉丝验证问题,成功入驻了后援会官网,成了夏承凛名正言顺的铁杆粉丝。

他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新头衔,跳到资源区,搜索了《睡在梦中的人》。



——————————————

找找感觉拾起来再写

云申请这个wb迟早要出事xd


每日磨洋工(。)

画不动直接发了

每日云凛

如今却忆江南乐,当时年少春衫薄。

是少年云凛

  @蔚蓝  我搞好了!

瞎涂涂现代人设(。


【云凛】错轨·下

*星际ABO,下克上,全架空。

*有生子暗示。

*都没问题再看。 


正文点我


————————————

又是一个写到后面开始圆设定的PWP

里面原理都是瞎掰的,主要还是为了让云更好的搞凛XD

ABO爽就是了。


【云凛】醉太平·四

手机里传来了云忘归的资料,证件齐全,完美的捏造出了一个新的身份。夏承凛发了条“多谢”过去,直接将资料打包转给了小莫。

手续很快就办齐,第二天小莫来酒店接云忘归,云忘归还没反应过来。

夏承凛耐心解释:“你先和小莫去工作室,住处我已经让人找好,等你适应了这边的生活,我再想办法把你安排到身边。”

云忘归点头道:“好。”

小莫不知道云忘归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听到夏承凛这一通话,脑子里瞬间闪过无数霸道总裁剧本,看着云忘归的眼神都变了。

夏承凛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已经被属下解读到了可怕的方向,又叮嘱了几句后,带着另一个助理去了片场。

云忘归的目光定格在夏承凛消失的方向,小莫伸出手戳了戳他,无奈道:“别看了,老板都走远了!”

云忘归摸了摸鼻尖,背在身后的手悄悄捏了个法决,流光一闪而逝,追着夏承凛去了。

他已经知道此世均是凡人,人人都脆弱的紧,想起夏承凛肉体凡胎,便莫名的不放心,总要时时刻刻看着才行。

“走啦。”小莫催促了一句,领着云忘归出了酒店。

 

工作室选址在临市,不算远。夏承凛早叮嘱过云忘归少用法术,以防止引起骚动,云忘归只好放弃化光,坐在车里跟着颠簸了两个多小时。

夏承凛的工作室成立不久,事务主要围绕着夏承凛,夏承凛人在片场,坐班的人自然就清闲。只是最近网上风风雨雨,舆论尚未平息,即使老板不在也没人敢偷闲摸鱼,差不多都是一刻不停的泡在网上跟星宙斗智斗勇。

小莫领着云忘归刷卡进门,就见公司里一片兵荒马乱,打电话的敲键盘的,和八卦小报狗仔对骂的,声震四野,活像一出混乱交响乐。

云忘归被这热闹震在原地,一时不知道该做什么。小莫赶紧开口挽回了一下公司形象:“平常不是这样的,就是最近事情多比较乱……” 

云忘归捕捉到了关键词,犹豫道:“是因为我吗?”

小莫咳嗽一声,想起夏承凛对云忘归的态度,到嘴边的吐槽就咽了回去。

“也不全是啦,这世道嘛,总有些见不得人顺风顺水的,老板和我们都习惯了。”

云忘归没吭声,也不知道听没听懂。

小莫叫来了人事,将云忘归交接给对方,云忘归茫然的站在会客厅里,看着手里一堆合同。

对面管理人事的是个年轻靓丽的美女,以为云忘归还在犹豫,便笑着说:“你放心,合同是老板亲自拟的,待遇比其他地方好了几倍,放心签名吧。”

这里的文字和苦境差不多,云忘归倒是没有出现看不懂的情况,可看得懂字不代表能理解内容。

签名他知道什么意思,但他找了一圈也没找到能签字的笔,只好偷偷用了个障眼法。

人事晃神了一瞬,手里的笔还没递出去,再看云忘归递来的合同,有点疑惑他拿什么签的字。

云忘归镇定自若的说:“还有什么要我做的吗?”

人事确认了合同没问题,忘记了刚才的困惑,摆出亲切的笑容道:“暂时没什么了,你的工作是由夏先生直接安排的,如果夏先生有需要,会直接联系你。”说完,起身引着云忘归到了夏承凛办公室隔壁,“这里是你的工作间。”

云忘归环顾着这处被分隔开的小房间,弯眼笑道:“谢谢。”

他本来就长得好看,一笑更是英俊逼人。人事不禁脸上一红,热情地给云忘归介绍了一下工作室情况,云忘归恰到好处的掩盖着自己对此世一窍不通,借着对方迅速了解了一番处境。

工作室里大半人都对突然出现的老板的朋友好奇不已,趁着快到午饭休息,不少人凑到跟前搭讪试探,一个多小时后,大半的女性都被哄得喜笑颜开,迅速接受了这个空降来的新同事。

某些人天赋魅力就是满值,即便跨了次元,也不妨碍这项技能发挥作用。

小莫中间回来了一次,见云忘归如鱼得水,并没有什么为难的样子,放心地发了个微信给夏承凛报告。

夏承凛正在补妆,翻开手机看到小莫发来的照片,唇边勾起一丝笑意。

一旁化妆师见他心情很好的样子,偷偷扫了一眼手机,却什么都没看到。

夏承凛侧过头问:“弄好了吗?”

化妆师连忙收回视线:“好了好了。”

夏承凛礼貌的对他点点头,起身离开了休息室。

网上的流言蜚语多多少少影响到了现实的人,片场里不少人都偷瞄着夏承凛窃窃私语,讨论的什么不言自明。导演是个正经拍戏的人,虽然烦这些鸡零狗碎的事,但只要不妨碍到拍摄进度,他也懒得分心管。还好夏承凛心理素质极佳,天塌了也不影响上戏,全程状态在线,导演十分满意。

 

各个机位准备妥当,镜头纷纷对准。霎时,夏承凛周身气质一变,整张脸给人的感觉都不一样了。

他持剑立于山壁下,一身玄衣华冠,衣袍迎风猎猎,眉峰压下,唇角轻撇,面容沉静如水。暴雨过去不久,天际一点流云都没,蓝的刺眼,风吹过草木,裹挟着浓郁湿气拂过,发出呜咽低吼。

一群人目光贪婪,狰狞地看着他手中的剑。

剑上的血滴落袍角,晕开一片猩红。夏承凛轻叹一声,往前踏了一步。

一声脆裂轻响悄然炸开,无人察觉,那群人一股脑的围了上来,喊着:“交出藏宝图,你已无路可退!”

夏承凛轻嘲:“为了一张虚无藏宝图,泱泱正道竟不惜使出邪魔手段,屠门灭宗,杀人夺命,诸位之厚颜无耻,真叫我叹为观止。”

众人脸色僵硬,却难平心中欲壑,不少人悄然提剑,又不敢第一个动手,生怕露出破绽反让旁人得利。

风更大了,细碎砂石翻滚着掉落崖壁,突然,夏承凛心中一悸,抬头看向山壁上方——

一阵刺耳响动猝不及防炸开,伴随着巨大黑影兜头扑下,外围工作人员悚然色变,失声尖叫:“小心——!!”

 

千里之外,工作室内,云忘归心有所感,猛地抬头看向窗外。

片场意外突生,所有人都吓傻了。场中烟尘弥漫,工作人员的惨叫、机器运转的嗡鸣、石块滚落的飒飒声,无数声音混在一起,炸的人头晕目眩。

“快来人,这里有人受伤了!120呢!!赶紧打电话啊!!”

“夏先生呢!夏先生!!谁见到他了!”

“快来帮忙把人抬出去!!别管机器了——”

一片兵荒马乱中,夏承凛的助理急得都快哭了,两眼含着泪疯狂寻找着夏承凛的身影。

谁也没想到前阵子的暴雨竟然会造成山体松动,泥石意外滑坡。好几个群演被坠下的石块擦伤,两个位置偏僻的机器直接被石块砸成了废铁,而谁都没看到夏承凛在哪,有没有受伤。

助理六神无主,哆嗦着正要打电话给经纪人。

这时,烟尘散尽,不远处有人惊呼:“夏先生!”

“夏先生!太好了,您没事!”

“这里危险,快去休息区那边——”

夏承凛从乱石后方毫发无损的走了出来,一一谢过众人,助理手忙脚乱的收起手机,擦去眼泪冲到夏承凛身边,哭着说:“老板、老板,吓死我了,真的吓死我了……”

夏承凛柔和一笑,安抚道:“我没事。”又说:“没有人重伤吧?”

助理按着一颗狂跳的心脏,终于找回了理智,回道:“没有,都是小伤,不过今天恐怕没法继续拍戏了。”

夏承凛“嗯”了一声,说:“先照顾伤员。”

 

十五分钟后,救护车风驰电掣的飞来,载着几个出了血的群演离开片场。导演欲哭无泪的看着报废的机器,怀疑自己这最近是不是命犯水逆,拍个片子频频出现状况。

万幸没有闹出人命来。

 

夏承凛安慰了导演几句,重新排了后面的戏份,告别回了住处。

等到一个人,他翻出手机拨了小莫电话:“云忘归还在公司?”

小莫道:“还在呢,刚教会他用电脑……老板,他究竟从哪个山沟沟里跑出来的啊,我还是头一次见到他这样的原始人!”

夏承凛笑了下,说:“学的怎样?”

小莫道:“还不错,虽然什么都不懂,但人挺聪明的,一点就通,很省事。”

“嗯,他初来乍到,没有手机,你一会让人去帮他办一下。”

小莫应诺,夏承凛又交待了一些事情,大多是云忘归生活方面的安排。小莫越听越是头皮发麻,迟疑道:“老板……您这是,包养?”

夏承凛失笑,也没否认,只说:“让他接下电话……”说到一半,又改了口:“算了,今天片场出了点问题,这两天的行程要调整,我刚好有空,你直接送他来我这边吧。”

小莫迟疑道:“那、那要不要工作室这边做点准备?”

夏承凛问:“什么准备?”

小莫心道:当然是被狗仔发现您包养了个人后的危机公关啊。但到底慑于夏承凛往日威严,不敢真的说出。

工作间里,云忘归装模做样的摆弄着电脑,实际上借助超凡耳力,已将小莫和夏承凛的对话一字不漏的听了个清楚。

他若有所思,打开搜索引擎,输入了包养两字。

 

没多久,云忘归按响了门铃。夏承凛刚洗完澡,打开门时候头发还在滴水。

云忘归一下看到了他暴露在衣领外的锁骨,想到不久前上网学习的成果,头一次在面对夏承凛时候生出了些不自在。

夏承凛后退一步放他进来,惊讶道:“小莫呢?”

云忘归关上门,努力压下心里泛起的古怪,解释道:“她临时有事,我就自己过来了。”

“怎么过来的?”

云忘归回道:“化光行路,坐你们那个车,太慢了。”

夏承凛语塞,难怪云忘归这么快就来了。他无奈地摇摇头,道:“不要轻易用这些法术,一旦引起人的注意,会很麻烦。”

云忘归“唔”了一声,想道:就算真的被发现,对付没有任何法力的凡人,只需要一个简单的障眼法就行了。不过夏承凛既然开口,他便点了点头算作明白。

夏承凛将半干的头发拢到脑后,坐下问:“今天是你帮了我吧?”

他说的自然是片场的事情。

云忘归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诚实道:“是我,我只是……不太放心你,离开时在你身上下了一道咒术,能让我看到你的情况,发生危险也可及时应对。”

夏承凛眼神微动,想起当时围绕在身上护他周全的金光,表情柔和了下来。

“多谢。”

云忘归看他并没有介意这点类似监视的僭越之举,松了口气,这才坐下问:“没给你造成麻烦吧?”

夏承凛摇摇头,沉吟片刻,忽然说:“明天开始跟在我身边吧,这样你也可放心。”

云忘归求之不得,立刻道:“好。”

夏承凛一笑:“不过你的工作会变多,要学的东西也会增加。”

云忘归跟着笑道:“我认为我还是很有天赋的。”

夏承凛点点头,道:“那就先去考个驾照吧。”

云忘归一头雾水:“驾照?”

“开车需要的证件,我行程多的时候,都是贴身助理负责接送。”

云忘归顿时苦了脸,他对那个颠簸逼仄的铁家伙实在没有好印象,垂死挣扎道:“我可以带着你御光,一小时飞遍全国都没问题……”

夏承凛:“不可以。”

 

被勒令不准擅自使用法术,暴露身份的云少侠,只好万般无奈的服从了夏老板的安排。



1/11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