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憎恶编年·4

“雷狮,不要总是试图挑战‘塔’。那对你没有好处。”丹尼尔仍是微笑着,轻描淡写的将话题略过。

如此意义明确的警告显然让雷狮很不爽,但他终究不是当年的孩子了,只冷哼了一声,转头离开了房间。

安迷修从来不是个喜欢幸灾乐祸的人,但他得承认在看到雷狮不爽的时候他由衷的感到了高兴。这无法无天的家伙是该有人治一治了。

丹尼尔挑眉道:“你和他怎么了?”

安迷修左思右想,觉得和雷狮这几档子事终究还是私人恩怨,不好开口,好歹也是男子汉大丈夫,若是被人调戏几句就放在心上,岂不是让人笑话。于是只对丹尼尔说:“一些小事罢了,不说这个了。还有其他任务吗?”

丹尼尔道:“没有了。”又道:“刚才雷狮在,我没有说另外一件事。”

“什么事?”

“关于你师父的行踪。”

安迷修露出激动的表情,“是找到他了吗?!”

丹尼尔默然不语,半晌,才说:“算是找到了,只是……他现在的处境恐怕不太好。”

“什么意思?”

“他是在五天前‘布伦达’袭击四区基地的时候泄露行踪的,协助叛党破坏基地属实。消息封锁了,我也是才知道。”

听到这话,安迷修彻底愣住了。

丹尼尔盯着他,说:“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吧。”

安迷修咬了咬唇,垂下头良久,才说:“我明白。”

丹尼尔叹道:“这对你而言确实有些难以接受,可如果你师父加入了叛党,和‘布伦达’一起危害‘塔’建立的和平秩序……你需要清楚自己的立场。”

安迷修没吭声,只冷静的问:“确定是‘布伦达’吗?他已经消失一年多了,所有人都认为他死了,又无人知道他的真正样貌,是不是有模仿他的?”

丹尼尔摇了摇头,“具体不得而知,但不论是不是原来那个‘布伦达’,消失一年多的反抗势力确实再次死灰复燃了。”

安迷修捏紧拳陷入了沉思。丹尼尔体贴的给了他消化信息的时间。

几分钟后,在给安迷修传资料的过程中,丹尼尔问道:“舒缓剂乱吃的事就算了,其他药有好好吃吗?”

安迷修回过神来,尴尬地摸了摸后颈,诚实交代:“都按时吃着。”

丹尼尔点点头,“对你我还是放心的。”

这时候资料传完了,丹尼尔道:“好了,你可以去执行任务了。一路小心。”

安迷修应了一声,却在离开时犹豫了一会,又开口道:“我觉得我的精神状况已经恢复合格水平了,紫堂的定期检查也证明了各项数值都处于安全区内,丹尼尔大人,我什么时候能停药?”

丹尼尔脸上的笑容一淡,叹了口气,道:“安迷修,我知道持续这样的状态让你有些不舒服,但是你应该明白一点。”他神色严肃的看着安迷修,语重心长道:“黑洞事件造成的影响不可预知,也许你的运气好一点,还未有显现出异常,可你也不要忘了秋的前车之鉴。‘塔’不会拿你们的性命、拿整个世界的秩序开玩笑。”

安迷修沉默着听完,抿唇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会听从‘塔’的安排。”

 

安迷修离开之后,丹尼尔起身站到了落地窗前,望着宁静祥和的基地,内心却想着:快要变天了。

他们还能隐瞒多久?还能继续维持这样虚假的和平多久?

谁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丹尼尔勾起一个嘲讽的笑,漠然地望着远方天际处即将落下的太阳。

 

安迷修临行前去和紫堂拿了之后几天的药剂配给,虽然紫堂一再强调不能够再使用舒缓剂了,但在他的软磨硬泡下还是分了些微剂量给他。

实际上他们都很清楚,安迷修需要的不是舒缓剂,而是一个足够长的假期。可他们也都很清楚,以基地目前的情况,安迷修不可能获得真正意义上的休息。

雷狮当然也很清楚。他站在暗处瞧着安迷修离开医务室,手里把玩着一个小小的钥匙扣,钥匙扣上挂着一枚做工粗糙的塑料骑士剑,剑上多有磨损,有些地方已经磨掉了上面一层涂装,看起来十分可笑。这是先前和安迷修在房间里争执时候从对方身上掉下来的,而那个蠢货明显还没发现丢了东西。

 

安迷修花了三个小时到达了第六区,按照地址找到了艾比姐弟的家,她才刚刚觉醒力量,正处于惶恐和不安之中,这种混乱导致了她的精神屏障异常脆弱,根本毫无防备。在踏入对方领域的瞬间安迷修就意识到了艾比的情况不妙。

他加快步伐跑到目的地,发现这里并不是什么家,只是一座拱桥下的临时栖息地,桥下支着一个简陋的帐篷,帐篷临水,下半部分已经被湿气熏的发了霉,在旁边零散的放着一些生活用品,还有些没来得及清理的垃圾。

这里明显没有人在,安迷修皱起眉,闭上眼扩散感知去寻找艾比的痕迹。一连串的尖叫突然炸响在了耳边——

 

我才不要去什么塔!!

我要和埃米在一起!!!如果要带我走,必须也带走他!

我知道你们想做什么,你们只是想把我当做工具!走开——

走开——!!!

 

强大的精神力忽然如同利刃刺向安迷修,他立刻加固精神屏障,同时伸出精神触梢试图去安抚艾比狂乱的精神波动。

艾比一定是遇到了危险。

安迷修飞快拔出枪,奔向艾比的方向。他在脑中设想了很多种可能,但在他冲出拐角举起枪的时候,绝对没有想到面对的会是这样的情景。

对面的人竟然是“雷狮”。

准确的说,他和雷狮长得有八分相似,唯一不同的是他的发色更加灰暗,似乎也要更高一些,脸颊右边还有一道不太明显的伤疤,被头发半掩着。

艾比正挡在埃米的面前,神情惊恐,虽然浑身颤抖,却倔强的伸着手臂保护着身后的弟弟。他们的旁边还有几具气息全无的尸体,鲜血在地上积了一滩,还有些溅到了墙上。整个巷子里都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安迷修一时分不清是什么状况,脱口而出道:“你是谁?!”

那个男人慢慢转过头看向他,露出了一双和雷狮几乎如出一辙的紫色双瞳。

他轻轻地挑起眉,没有说话。

安迷修心跳如鼓,手心都是紧张的湿寒,正在他要伸出精神触梢去试探对方时,一道如同寒冰般冷厉的精神波动骤然插入了他们之间。这精神波动强大的可怕,宛如海上的风暴,以摧枯拉朽之势席卷而至,带着十足的杀意扑向了安迷修。

“蠢货,这里还有其他向导。”

一个更加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同时还有一头威风凛凛的雄狮跟着跃至安迷修身前。雄狮仰天嘶吼,张开精神屏障将攻势完全化解。

安迷修额角的冷汗方才落下,虽说他硬吃这一招也不至于不可,但终究还是被人救了。他吐出口气,转过头看向不知何时出现在这里的人,小声了说了句谢谢。

来的人正是雷狮。

雷狮压根没理会安迷修,他转着手里的枪,玩味地勾起嘴角,道:“既然一直都在,何必鬼鬼祟祟的藏着?”

气氛一时冷凝,灰头发的男人忽而笑了一声,眉宇间全是意味不明的讥嘲。

“他从来都没藏着,只是你旁边的这位向导一心想要救人,反倒疏忽大意了。说蠢,倒也真的蠢。”

这种刻薄的挑拨并没有让安迷修有所动摇,他凝神扩大感官搜索了一番,发现那股气息已经完全消失了。如果他没有走,只能证明对方在藏匿这一点上实在高出安迷修不止一星半点。

雷狮身为一个不需要向导的黑暗哨兵,自然也发觉了这点。他收起了玩世不恭的神色,眼神变得冷厉了起来。

“你是什么人?”像是终于注意到对方和自己的相似之处,雷狮开口质问。

对面的人却只垂头看向艾比,完全无视了安迷修和雷狮,对少女道:“你想带着弟弟是吗?”

艾比死死地抓着埃米的手,瞪着地上的尸体,用力地点头。

男人露出了笑容,对她伸手道:“我可以带你们走。”

不等艾比回答,雷狮“啧”了一声,没有任何预兆的消失在了原地,下一秒,他已出现在了艾比的面前,一手抓向她,一手举枪对着灰发男人毫不客气的连射三弹。

他的速度太快了,以至于在场没有任何一人能看清他的动作——安迷修是这么想的。可紧接着,那三道子弹全部穿透了灰发男人。

安迷修骤然色变,他感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冰冷气息再一次出现了,精神动物在应激反应之下嘶鸣着扑了出来,和雷狮的狮子一起冲向了艾比。

“你们想知道我是什么人?”灰发男人出现在了安迷修身前,安迷修立刻举枪对准,对方却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那你们又是谁?”

安迷修稳稳地举着枪,沉声道:“在下安迷修,‘塔’所属向导。礼尚往来,阁下也该报上自己的名字。”

“安迷修吗……”对方并没有回答安迷修,只是意味不明的说了一句:“是个好名字。”而后转向雷狮,又问:“你呢?你没有名字吗?”

雷狮挑起眉,怒极反笑,“如果你想知道我的名字,就要先报上自己的名字。我和那个好说话的蠢货可不一样。”

灰发男人讥嘲一笑,忽而觉得索然无味。

他并没有在乎两人的戒备和警惕,淡淡地说道:“布伦达。”

安迷修和雷狮同时脸色一变。

 


跑出去疯玩了三天,才刚到家,眼看来不及画点什么了x

是去年的《非典型告白》,小料,完售也很久了!就当作元旦礼物发了( •̀ ω •́ )y

新的一年还有好多想要搞得都没搞完,第三季预告终于出了!!!两个人都好帅啊!!!安安的小圆脸甚至更可爱了我疯辽!!!!迫不及待等播出了,我又要开始每周小论文了(???


瞎画下小情侣

【雷安】憎恶编年·3

三 入侵


安迷修当了14年的向导,当然知道什么是结合热。

自从踏进房间来压抑的愤怒瞬间在这一刻爆发了出来,势如破竹的击碎了安迷修的忍耐。

他终于无法继续容忍雷狮的越界。

 

有风忽然出现,围绕着安迷修席卷而上,冷厉如刀,仿佛拥有生命一般带着怒火冲向了雷狮。

雷狮反应迅速的后撤,精神屏障几乎是同一时间出现在了他的身前。透明的精神网将所有的狂风都挡在了另一侧,攻击被四散弹开,如刀的风刃轰鸣着将房间破坏了大半。

原本放在桌上的文件全都被搅成了碎屑,漫天飞舞着寻找落脚点。方才出现在精神世界里的那头麋鹿显现在了安迷修的身前,正警惕恼怒的瞪着雷狮。

强烈的、不容忽视的抗拒和愤怒从雷狮捉住的那截精神触梢上传递了过来,甚至让人闻到了鲜明的、名为厌恶的气味。

雷狮压低了眉宇,深刻的五官让阴影更加明显。他抬手抓过飘落到身边的外套,这可怜的帽衫已经破破烂烂的没法穿了。

“这么生气干什么。”雷狮笑了笑,玩味的瞧着安迷修。

安迷修只觉得这个人真是白费了一副好长相,没想到竟然是如此轻浮无礼的人。

“如果阁下不需要我的帮助了……”

“我有说过不需要吗?”

安迷修恼怒的瞪着雷狮,“你到底想干什么?”

雷狮收起笑容,扔掉了手里的破烂布料,往前一步又一次踏入了安迷修的警戒范围内。

“我可是好心好意的提醒你。”

安迷修绷紧了神经,身旁的麋鹿也跟着不安的刨着地,弓身做出了攻击的姿势。

雷狮丝毫没有理会安迷修竖立起来的防御,几步就走进了攻击范围,在安迷修的精神体控制不住袭击过来的同时,宛如实质的压力骤然爆发。

强大地精神力像扑面而来的巨浪,以摧毁一切的狂暴将安迷修淹没。

安迷修瞬间感受到了呼吸困难,眼前一阵发黑,而那段被雷狮抓住的精神触梢尖端则传递来了剧烈的疼痛。精神世界被铺天盖地的雷暴侵入肆虐,粗暴的挖掘着安迷修隐藏的核心。

他听到了精神动物的嘶吼,岌岌可危的处境让安迷修爆发了惊人的意志力。竟忍受住了精神世界的直接攻击,甚至在这之中建立起了微弱又不容忽视的精神屏障。

雷狮感兴趣的撤回了一点力量,看着安迷修那在雷暴摧残中倔强绽放出来的精神光芒。

 

从冲击中缓过来的安迷修咬紧了牙,刚恢复意识就看到了那头有着金色眼睛的狮子正咬着麋鹿的脖颈虎视眈眈的向他示威。

“你……”安迷修喘了口气,冷汗涔涔的往下落,浑身像是坠入了冰湖,彻骨的寒冷自内而外的冻结了他。

“你最近很忙啊。‘骑士’阁下,这么长久地处于共感之中,早都超过阈值了吧。”雷狮已经走到了安迷修身前。他低头盯着对方苍白的脸,伸手再一次摸上了那藏在后颈的隐秘腺体。

“看看你……”雷狮在安迷修耳边轻轻地笑了一声,“你还没意识到自己现在散发着什么味道吧?”

 

安迷修当然意识不到,向导是无法闻到自己的信息素的。除了哨兵,没有人能够分辨出这种独特的味道。但安迷修仍然从雷狮的语气中感受到了自己的糟糕。

他努力的撑着精神屏障,抵御着雷狮的压迫,然而连日以来的工作早已经严重透支了他的精神力,疲惫加剧了精神屏障的崩坏速度。安迷修后退着想要躲开雷狮,脚后跟却撞到了墙壁。他的四肢开始发软,头晕目眩,唯有雷狮触碰着他的地方,不容忽视的传递着强烈的热度。

安迷修摇摇头,抗拒着生理的依恋,一把推开了雷狮——

在这瞬间,被制服已久的麋鹿不惜被咬破喉咙发动了攻击,以几乎自灭的方式斩断了雷狮的掌控。

剧烈的疼痛之后安迷修终于收起了精神触梢。他扶着墙壁面色难看的瞪着雷狮,咬牙切齿的说:“你这个混蛋……”

雷狮则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砰砰砰——

激烈的敲门声打断了安迷修的话,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氛围霎时凝固。

“安哥?安哥你在这里吗!”

安迷修愣了愣,连忙回道:“我在,是金吗?”

话音刚落,门已经被打开。

雷狮挑了挑眉,瞧了眼金手里拿着的钥匙卡——是可以开启这个基地九成房间的主管卡。

“你还真的在这里啊!你来这里干什么……哇!你们是在房间里打架了吗?”金震惊的看着屋里的一片狼藉。

安迷修用力撤回自己的手,对金扯出笑容:“不是……”

“是啊。我们切磋了一下。”雷狮打断了安迷修,似笑非笑的表情怎么看都很暧昧。

若是换个人来恐怕能联想出一百个版本,可惜金向来单纯,只是眨了眨眼收起卡,好奇的瞧了眼雷狮,咕哝着:“安哥什么时候和雷狮关系这么好啦?”

“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安迷修辩解了一句,却也不愿继续纠缠这个问题,径直走到金的旁边,问:“找我有事吗?”

“啊啊对了,当然有事!是——”

“是丹尼尔找他吧,我一起过去。”雷狮懒洋洋的打断了金的话,两手插在口袋里,自然而然的率先走出了房间。

安迷修看着金,金挠了挠后脑,惊讶的说:“哇,你怎么知道!刚刚就是丹尼尔大人让我来这找安哥的!”

雷狮意义不明的哼笑一声,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是嘲讽还是什么,很快他就转过身,往丹尼尔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金拉了一把安迷修,“安哥,你没事吧?”

安迷修捏了捏眉心,拍着金的肩膀,温柔的笑道:“没事,我们走吧。”

 

 

 

基地大厅距离住处不远,一般多用于出任务的哨兵们回来签到。丹尼尔的办公室就在大厅六楼,在这里可以俯瞰整个基地,风光极好,也是整个基地的控制中心。

最初,这里是“塔”管辖下的一个实验所,直到后来发生了震惊世界的布伦达事件,丹尼尔向“塔”申请了设立AT基地的计划,才征用了这里作为基地。

所谓的AT,是以之前失败的AT计划命名,搜寻、收容、培养拥有天赋的哨兵向导的重要基地。这里独立于“塔”的管制体系,施行积分制度,鼓励人们开发自己的天分,去寻找变得更强的道路。

外界都明白,AT基地是“塔”的特殊军队,是“塔”威慑世人,巩固自身权利的重要武器。这里的人也都明白,自身如果不去寻找变强的方法,那么总有一天会成为别人脚下的垫脚石。不可否认即使在哨兵向导的世界里,仍旧有鲜明的阶级差别。人类自身的素质和天赋决定了他能够有多强的力量,而弱者无论在哪个世界都只能沦为底层。

如今AT基地已经建成将近二十年,丹尼尔作为基地主管,拥有不容动摇的绝对权力。即使强大如雷狮,也多少忌惮着这个神秘的男人。

没有什么事能够骗过丹尼尔,这个基地里的每个人,在他面前都没有秘密。

而雷狮厌恶这种宛如赤身裸体的暴露在他人眼中的感觉。

 

“真是难的,你居然主动来找我。”

丹尼尔从落地窗前移开目光,旋转座椅面向雷狮。他看起来非常年轻,眼神平和,说话的语调不急不缓,一点也不像是掌握着强权的、拥有改变世界格局力量的人。

雷狮双手插在兜中,懒懒地挑眉道:“最近太无聊了。”

丹尼尔莞尔一笑,“那可对不住了,我这里也没有什么有趣的事。”

“我又不是来找你乐子的。”

丹尼尔愣了下,接着目光一转。安迷修已经推门进来了。

“丹尼尔大人,找我什么事?”

丹尼尔没有立刻回复,看了眼雷狮,露出了了然的表情。

“是有个任务要派发给你。”

丹尼尔点开全息屏幕,将任务信息提取出来放给了安迷修。

安迷修上前去看,尽力无视了背后来自另一人的,如同实质的目光。

 

屏幕上显示着一个女孩的资料,看描述是最近才觉醒了力量的向导,目前正在第六区生活。

“是要我去带她回来吗?”安迷修有些惊讶。

“是的,她叫艾比。”

“可是这种不是一向由紫堂和金去做引导的吗?”

丹尼尔点点头,“是这样没错,不过她有点特别,我想你应该会希望由你去带她回来。”

一直旁听的雷狮眯起眼,视线挪到了屏幕上。

安迷修看起来还是很茫然。

丹尼尔伸手点开了另一份资料,对安迷修说:“她是十年前那对夫妇的孩子。除了她还有一个男孩叫埃米,是个普通人。”

安迷修瞬间瞪大了眼睛,几乎能够让人直观地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的惊愕和喜悦。

“他们的孩子还活着?!”

“是的,是一对可爱的姐弟呢。”

“我马上就去接他们来。”安迷修毫不犹豫的揽下任务,方才的不愉快都被抛在了脑后。毕竟眼前这件事情实在是太重要了。

他从没有想到自己还能够有机会履行当年的承诺。

丹尼尔并没有纠正安迷修应该带回来的只有艾比这件事,而是道:“你最近很累了,这也就当给你放个假。”他关掉屏幕,微笑着说:“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

丹尼尔瞥了眼雷狮,黑发的男人正百无聊赖的看着窗外,仿佛这里的事情都跟他没有关系一般。

“是关于你的私事的。”

安迷修哑然了一秒,下意识的也看向了雷狮。

可惜房间里另外两人的明示暗示都没有动摇这不该出现的第三人。

丹尼尔的眼神闪了闪,收回目光,在安迷修准备开口之前道:“紫堂跟我说你最近用了很多舒缓剂。你应该知道,长时间使用药剂对精神状况的压力非常大。要小心药物反噬,不要被刺激进入结合热了。”

“…………多谢提醒。”安迷修尴尬地瞪着地板。

他早该先一步阻止丹尼尔开口的。如此私密的事情在雷狮面前被公开讲出来的感觉实在太糟糕了。更何况那人之前才……

安迷修下意识的摸上了后颈,果然是被雷狮察觉到了吗?所以才会问那些轻浮的问题……

他看向雷狮,心中的怒火消退了大半。

联想到大家盛传的雷狮的为人,还真是符合他方式的“提醒”啊。

安迷修顿时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

 

“就这样,你可以回去休息了。”丹尼尔出声打断了安迷修的思绪。

这时候雷狮终于讲话了,“等一下。”

安迷修和丹尼尔都看向他。就见这位基地排行no.1的,一向无法无天为所欲为的黑暗哨兵理所当然地说:“我和安迷修一起去。”

 

几张很喜欢的。

怪盗x侦探

安哥生日快乐!!吐血肝完

想要表达的都在手书里了(这里就不多说了。

是安哥的视角,雷安only。

\B站戳这里/

**请不要在原曲下刷手书和cp**

感谢观看!


“我将自神的手中夺走你”


暗堕司祭与年幼教皇。

1/7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