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白】杯酒如梦·四

沈霁月不止一次见过这个傀儡,甚至多次在危急之时被她救过护过。却从未想过,有一日,这傀儡会成为攻击自己的武器。

这是唐修的傀儡。

天光初现,一男子白衣紫衫,摇着折扇,悠悠走到沈霁月面前。他黑发如墨,眉目俊朗,左侧眼角唇边各有一痣,神态恣意,语笑盈盈。

“一日不见而已,沈兄的脾气都变坏了啊。”

沈霁月被傀儡绞着手腕,腕上鲜血淋漓,终让长剑脱力坠地。他怔然望着这张熟悉的脸,却认不出他究竟是谁。

鲜血顺着铁铸的纤薄荆棘流了满地,沈霁月嘴中一片苦涩,眼眶胀热,克制不住颤抖的捏紧了拳。

“为什么?”

唐修没有回答,反而说道:“这招是唐门傀儡术中最难修习的一式,名为‘困百骸’。”

他本就比沈霁月高了半头,此时背着光,垂眸静静凝视,神色温柔如故,仿佛他还是那个唐修。

沈霁月抬眼看他,哑声道:“是你做的?”

唐修叹了口气,收起扇子,挥退了青龙会诸人。

“你放心,我不会杀你。”

“我师兄呢?”

“他们在药王谷中中伏受伤,之后带大部分四盟八荒弟子和镇民撤退,只留下一些人断后。”

“你是青龙会之人。”

唐修看着他,没有回答。

“你究竟是谁?”沈霁月目光冰冷,再无一点温情。

唐修伸手抹去他唇边的血迹,入手肌肤一片冰凉。

“一会你从小路离开,回师门去,不要再管四盟的事情了。”

沈霁月咬牙别开脸,合眼平复半晌气息,倏尔大笑:“你从一开始就在骗我。”

唐修道:“若我从未骗过你呢?”

沈霁月冷笑不语。

 

太白,弑剑阁。天色大亮,明亮的日光将昨夜的杀伐尽数掩埋在了秦川的皑皑白雪之下。

独孤若虚与公孙剑皆是一身的伤,站在风无痕前汇报战况。

“你说那唐修是青龙会之人?!”郑五爷突然大叫,气道:“这贼子,亏得那小子真心待他,还为他顶罪!”

风无痕讶然道:“顶罪?何罪?”

郑五爷这才向他说了盗剑一事。语毕,一旁的四盟盟主均是脸色一变。

叶知秋立刻拿出大悲赋检查,先前不知道此事,他们都未曾想过大悲赋是真是假。如今展开一看,里面显然已被掉包。

“没想到竟还是棋差一招,输在了这里……”离玉堂颇为恼恨。曲无忆则盯着叶知秋不语。

唐青枫问独孤若虚二人:“那两位可有见到沈少侠?”

公孙剑闻言一惊,“我们一路回来,都没有见过师弟。”

独孤若虚皱眉。唐青枫一拍扇骨,恼道:“坏了。”

叶知秋倏尔站起,沉声道:“慕容英麾下尚有我帝王州叛党,这清理门户的事我帝王州当仁不让,如今沈少侠身处险境,叶某自当鼎力相助,救人出来。”

原来大悲赋在太白一事最早就是由投入帝王州盟下的魔教弟子泄露,青龙会得到确切情报,遂不惜一切代价攻入太白。如今青龙会已然得逞,下一步会作何打算,四盟八荒一时无法预料。

“救人乃当务之急,沈少侠是我的朋友,我亦不会袖手旁观。”唐青枫沉吟道:“然青龙会步步紧逼,我们切不可自乱阵脚。”

“唐盟主所言极是。”曲无忆起身道:“不如兵分两路,帝王州与水龙吟攻入药王谷,破慕容英,救沈少侠。我与离盟主追击明月心,监视其动向,以防万一。”

此番安排众人皆无异议,公孙剑一定要回去救沈霁月,风无痕便随了他。独孤若虚则跟随寒江城追查明月心踪迹。

 

秦川酷寒多雪,终年如冬,但也并非没有锦色。鹦鸽镇中多梅,如今梅花染血,更显得艳丽非凡。

人间吹起了风,风带着梅花飞卷,染的漫天血红。

唐修合起折扇,叹道:“你不信我。”

沈霁月却道:“我如何信你?”

“我若要杀你,何日何时不可?”

沈霁月迟疑一瞬。

唐修又道:“罢了,此地不宜多谈。”他说完,左手轻挥,控制着沈霁月的傀儡瞬间松开禁制。沈霁月失去凭依,力竭而倒,唐修伸手将他揽过。

“我送你离开。”唐修塞了一枚九阳返魂丹进他嘴里,吹了声呼哨叫来坐骑。

沈霁月惊疑不定,沉默地跟着唐修翻身上马,借由唐修身份,两人畅通无阻的离开鹦鸽镇,直往醉白池的方向而去。

一路无言,等远离了青龙会部,唐修寻得一处安宁地,放下沈霁月,又取出纱布等物,借湖水为他洗去手上鲜血,清理伤口,妥帖包扎。最后道:“回师门去吧,青龙会不日就会撤离秦川,你无需担心。”

沈霁月盯着他,半晌,问:“那你呢?”

他已隐隐有了答案,但又不敢肯定。

唐修对他笑了笑,说:“我要回青龙会。”

“你真的是青龙会的人吗?”

“是与不是很重要吗?”

“……”

“你可信我?”

“如果你所言句句属实,我信你。”

唐修凝视着沈霁月咄咄逼人的目光,轻笑不语。

他站起来,居高临下的面向沈霁月,月色之中神情朦胧,语气温柔:“走吧。”

沈霁月翻身上马,扬鞭而去,百尺外忍不住回头看去,唐修已不在原地。不知为何眼眶一酸,竟差点落下了泪。

“你究竟是谁……”他喃喃自语,伸手按住绞痛的心口,忽而愣住。

沈霁月停下马,自怀中拿出一块硬物,在月光下一瞧,原是一块雪亮如冰的白玉双飞燕。玉上镂空雕着两只飞燕追月而去,流光溢彩,巧夺天工。

 

记忆瞬间回到了过去,那时他们刚刚离开江南,于东越万蝶坪共饮。日前沈霁月在客栈买酒,结识了桑楚山庄楚怜心,后助她与慕容锦和好,促成了一段佳缘。二人感谢沈霁月与唐修,硬要赠予一物,此物乃子桑不寿自东海带来的明玉,明玉美无瑕,内似蕴着天精地华,如冰晶而结,名贵非凡。沈霁月推谢不成,只得收下。

而后晚上喝酒,唐修问他:“沈兄打算如何处置这玉?”

沈霁月一愣,道:“我还未想过……”

“不如这样。”唐修拿过玉往沈霁月腰间比划,笑道:“我略懂珑铸之法,待我雕琢过后,再还予你做配饰,可否?”

沈霁月惊讶的看着他,道:“我都要觉得世间没有你不会的事了。”

“哈哈哈,沈兄说笑,我不会的可多了。”

沈霁月失笑。

那日他们畅饮整夜,不醉不休。身畔是万蝶飞舞,百花齐放。

时值夏夜,不消片刻就有萤火被逐一惊动,翩然而起,同星月争辉。

 

沈霁月满腔复杂,捏紧玉佩,伏在马上,一时情绪激荡,无法自制。

“为什么……究竟为什么……”

竟潸然泪下。

 

另一边,公孙剑星夜兼程,和两盟弟子在揽月台分舵合围慕容英部,慕容英不敌退败,也不纠缠,悄无声息的撤离了。

两盟弟子奉命寻找沈霁月踪迹期间,唐青枫疑道:“叶盟主不觉得有些蹊跷吗?”

他们难得独处,分立于分舵城外,望着远处山川,面上风平浪静,底下暗潮汹涌。

叶知秋淡淡道:“哦?”

唐青枫收敛了轻浮表情,肃道:“青龙会既然已派人卧底太白,且早已取得了大悲赋。那明月心为何还要佯攻太白,扬言血洗秦川,命人四处打听大悲赋下落?”

“也许是情报延后,未能知晓卧底得手。”

“唐修取大悲赋已有时日,且目标明确,显然知晓甚多。即使情报滞后,也不止于此。再者,慕容英的行迹也十分诡异,既有卧底在,青龙会何苦费心劳力,损兵折将?”

唐青枫步步紧逼,矛头直指叶知秋。叶知秋终于回视看向他,两人面面相觑半晌,叶知秋倏尔一笑:“唐盟主怀疑什么,大可直言。”

唐青枫别开视线,又恢复了那副吊儿郎当的姿态,笑道:“我只是想,叶盟主深谋远虑,兴许早已布下一棋,先发制人了。”

叶知秋还未答话,就听有人来报,说沈霁月找到了。

 

公孙剑远远就奔过来拍着沈霁月的背喊:“你这小子,可让人好找!”

沈霁月苦笑道歉:“抱歉,让师兄担心了。”

公孙剑摇摇头,“无事就好,你先随我去见两位盟主,想必你们之间有很多话要问。”

沈霁月心知肚明,抱拳应诺。

两人进了分舵大堂,唐青枫和叶知秋早已等候多时。

沈霁月身上带着伤,便没有让他多礼,坐下后诸人直奔正题。

“那唐修可是青龙会探子?”叶知秋开口询问。

沈霁月似有心事,迟疑半晌才说:“应当是。”

唐青枫若有所思,公孙剑已经忍不住怒道:“那小子真敢!”

叶知秋察觉到沈霁月的欲言又止,又道:“少侠有什么不解,但说无妨。”

沈霁月沉吟片刻,徐徐道:“不知二位是否感到青龙会的矛盾之处?”

唐青枫和叶知秋对视一眼。

沈霁月继续道:“我一路回来,想了许多,越想越觉得不对。青龙会既然已经派人卧底取得大悲赋,又为何要大动干戈,损兵折将的攻打太白?”

“少侠的不解之处,也正是我的不解之处。”唐青枫摸摸下巴,道:“这个我方才还请教过叶盟主呢……以我推断,唐修应是与明月心所属不合。”

沈霁月讶道:“此话怎讲?”

唐青枫笑说:“这简单,就像我们四盟——”他拉长语调,拿出桌上茶碗做例,分别放置四角,一一道:“青龙会内分数位龙首,白玉京失踪后,龙首更替不说,旗下各堂早已洗牌数次。四盟同为天下正道而战,尚且不能避免纷争,青龙会遍布天下,势力庞大,如此一个庞然大物,怎不会有龌龊隔阂?”

公孙剑道:“唐盟主是说青龙会内部已经分裂?”

唐青枫点头,而后又看向叶知秋,说:“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唐修根本不是青龙会探子。”

沈霁月猛地一震,直起身急道:“唐盟主是说……”

“没错。只是我水龙吟素来不擅长此类刺探之事,寒江城倒是擅长,可大悲赋一事仅有叶盟主麾下数人知晓具体……”唐青枫言下之意已经一目了然,叶知秋却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我倒想如此。”

唐青枫追问:“此话怎讲?”

叶知秋拿出那份假的大悲赋,放在桌上,道:“若唐修是我盟卧底,我大可捏造一份假的大悲赋由他交予青龙会,然我手中这份才是假的,真的大悲赋确实被他盗取了。”

唐青枫苦笑:“看来确实,希望落空喽。如果他真的是青龙会一员,我们且要好好的调查一番了。”

沈霁月捏紧拳,垂眸不语。公孙剑关切他,还当他疲惫乏累,便道:“这些还得交给盟中各位了,师弟方才死里逃生,就让他先去休息吧。”

随即告别两位盟主,带着沈霁月去找地方睡了。

 

等沈霁月离开,唐青枫才对叶知秋说:“你当真没骗我?”

叶知秋正在抿茶,闻言失笑,“我何苦骗你?兹事体大,叶某又不是不知轻重。”

唐青枫却还怀疑着他,展开红叶掩口深思。

“也罢,我先回唐门一趟,去问问这唐修是何来历。”

“有劳唐盟主。”

 

唐门乃世家大族,更是前朝贵戚,之后虽逐渐沦落为江湖门派,却也非寻常武林门派可比。如今明月心身份天下皆知,唐门难免受人责难,老太太一生刚烈,从不妥协任何事,震怒之余,命各房全力协助八荒四盟,非要将这明月心清理门户不可。

唐青枫回到家里,不敢直接去找王郅君,偷偷溜到追魂房去见了唐青容。

王郅君年事已高,大多数门内事物实际已交由唐青容处理,唐青容是唐青枫的胞姐,年龄相仿,性格却与他大不相同。

甫一见到唐青枫,唐青容就抱起双臂,双眉倒垂,冷哼道:“某些人还知道回来啊。”

唐青枫苦着脸,连连告饶:“这不是盟内事务繁忙……”

“哦?我怎么听说你盟内大小事务都撒手扔给了副盟主李红渠去做,自己成天在外逍遥自在,好不快活。”

唐青枫一时语塞,只得咳嗽一声,一本正经道:“青容姐,我这次回来是有要事相商,你就别挤兑我了……”

“你如今可是水龙吟盟主,侠名远扬,谁人不知?我哪里敢挤兑你呀,折煞我了。”

一旁侍女正在为两位上茶,唐青枫赶紧抢过茶壶,为唐青容斟茶赔笑:“姐姐,别气,以后我定会常来看看你的!”

唐青容只哼笑一声,不置可否。

“罢了,有什么事赶紧讲。”

见唐青容松口,唐青枫才舒了口气,放下茶壶收敛神情,严肃道:“事关青龙会。”

唐青容放下茶杯,正容倾听。

“姐姐应当知道,前几日青龙会为夺取大悲赋攻打太白。那期间,青龙会曾派过一名卧底,名为唐修。此人自称出身唐门,一身武学也都是唐门技艺,我离开唐门已久,不甚了解门内情况,不知道姐姐有没有印象?”

唐青容蹙眉沉思,道:“唐修这个名字我从未听过,至少近几年里,各房出彩的弟子里绝无此人。”

“那前几年可有谁曾叛出师门?或是因其他缘由离开过唐门?唐修兴许是个化名,他武功不俗,若在唐门待过,应当不会是无名之辈。姐姐可再想想。”

唐青容听到此处,灵光一闪,拍桌道:“难道是他?!”

 

————————

就,叶知秋x唐青枫,也了解一下?

评论(31)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