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白】杯酒如梦·三

“他们是为了大悲赋。”

公孙剑从院外走进来,面色苍白,透露着疲惫,却还要强装出不曾动摇的尖锐。

独孤若虚深深地看着他,半晌,才道:“师兄从何而知?”

公孙剑立定在旁,双手抱臂道:“那青龙会霜堂精英亲口所言,询问我大悲赋所在何处,我说我不知道,他们说我装蒜。”

“大悲赋在太白?”

“青龙会如此认定,看样子是有可靠情报。否则不会如此大张旗鼓,几乎不惜代价的进攻秦川。”

独孤若虚点头,而后对沈霁月道:“若是为了大悲赋,那事态将更加难以预料。师弟,你先回门派向掌门禀告此事。”继而对公孙剑说:“师兄休憩过后,明日随我往药王谷一探,可否?”

在大事调度上,公孙剑一向听从独孤若虚的安排,自然没有异议。沈霁月和唐修对视一眼,唐修说:“药王谷有慕容英坐镇,两位独自前去恐寡不敌众。”

公孙剑哼道:“我还会怕他?”

独孤若虚却道:“我们只是潜行进入,并非大举攻打。”

唐修摇摇头,看了眼公孙剑,说:“之前在蛟龙岭时,公孙兄曾遭遇暗杀,目前尚未得知是何人所为。杀手行踪难测,神出鬼没,届时若有意外,恐两位深入敌营,难以全身而退。”

独孤若虚讶道:“竟有此事……”

唐修拱手道:“那杀手是五毒弟子,而我早年曾游历云滇,对五毒弟子的功法略有了解。就让我随两位前往,也好有个照应。”

“如此也好。”独孤若虚应允。

 

风雪已止,没有大雪阻碍,青龙会的动作只会更快。沈霁月同唐修等人告别,唐修送他到了鹦鸽镇外。

沈霁月道:“青龙会残暴不仁,一旦落入他手,生不如死。唐兄千万珍重。”

“我自然会千万珍重,你可放心。八荒同气连枝,此次太白有难,我唐门弟子也不会袖手旁观,日前已经有不少人前来相助,青龙会必败无疑。”

沈霁月对他一笑,而后又垂下眼忧虑道:“只是公孙师兄……”

唐修伸手轻抚他的肩膀,缓缓道:“一入江湖,生死为疆。公孙兄是江湖儿女,性情洒脱,一时神伤过后,都会好起来的。”

沈霁月看着唐修,忽而想到,若死的不是江婉儿,而是唐修,他会怎样?

念及此处,沈霁月才恍然发觉,他和唐修已经亲密如斯。

他生于秦川,长于苦寒之地,虽有同门师兄关照,又有长辈怜爱,然内心仍是孤独的。直到在江南遇到了唐修,两人并肩作战,志气相投,甚至所喜所爱都相差无几。如此知音,世间难求。他头一次对一个人推心置腹,甘愿为他死为他生。这种强烈的感情如同洪流般淹没一切,他无法也不愿阻止。

故此他才能在察觉到唐修盗取紫刃流萤之后不言不语,担下了所有罪责。他相信唐修,相信他有自己的苦衷,也相信他绝不会背弃自己。

“怎么?突然露出这般表情。”唐修忽的开口,伸手在他脸上一揉。

沈霁月慌忙收敛情绪,往日他绝不会如此多愁善感,只是今日一别,不知来日会有何种变故,便无端生出了些忧虑不安。一时心思五味陈杂,不知如何是好。

唐修却是一笑,不等他开口,就凑近他耳边,温声道:“不用担心,你赶回师门再回来,最多也就一天半日,到时我定然在这里等你。”

过近的距离使得呼吸都洒在了耳畔,沈霁月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心如擂鼓,莫名的尴尬了起来。

他隐约意识到不对,却又说不出一二。匆忙翻身上马,对唐修道:“好,等我回来。”

唐修挥了挥手,面上笑容不褪。

“保重。”

沈霁月扬鞭而去,马蹄踏碎一地落雪。风声在耳边刮过,模糊了唐修的声音,他忍不住回头看去,唐修茕茕孑立于天地冰雪之间,身形修长,风流无双,眉目盈盈,含笑望着他。

像是烈火落入了冰池,飞花触碰了静水。无名的种子潜入了心底,生于冰雪,饮烈火而长,根植心上。

谁人也不会知道,这种子将会何时发芽,何时绽放。

沈霁月猛然收回目光,不敢去看。

 

赶回太白山门时,已是薄暮夕照。守山的弟子远远瞧见沈霁月,连忙让道通报,说掌门在沉剑池候着。

沈霁月心中疑惑为何会在沉剑池,却也没空细问,纵马过泼墨岭,赶到了沉剑池处。

等候在此的除了风无痕、唐林、郑五爷和于青外还有另外两人。一人姿容风雅,形貌清俊,手持一扇,扇上绘着红叶图样,着水龙吟服饰。另一人眉眼冷厉,神色深沉,腰佩长剑,着帝王州服饰,气势慑人。

这两人沈霁月都见过,乃是水龙吟盟主唐青枫与帝王州盟主叶知秋。

沈霁月上前抱拳行礼道:“弟子拜见掌门,拜见诸位前辈。”

唐青枫性格跳脱,不拘常理,开口就和沈霁月打招呼道:“多日不见,少侠怎么孤身一人?你那位唐门朋友呢?”

沈霁月笑道:“前线情况复杂,唐兄去协助两位师兄御敌了。唐盟主要是想他,等此战过后,我们一起再去喝酒。”

唐青枫哈哈一笑,略过此话。风无痕招招手让沈霁月上前,于青、唐林和郑五爷先行一步,说是去追击青龙余孽,留下的几人进了剑阁落座,斟上热茶,风无痕开口道:“快说说,你那边如何?”

沈霁月一一汇报,讲到江婉儿之死,众人皆是一声长叹。

“八荒一向不涉足江湖事物,此次太白危难,皆由叶某而起,叶某实在惭愧。”叶知秋开口道歉。

唐青枫放下茶杯,展开折扇道:“叶盟主无须自责,若真要揽罪,一切源头还当由我唐门而起。然人世百态,变幻无常,谁都无法预料今日之决定,于日后会演变出何种结果。”

沈霁月一脸茫然,不禁问道:“这是为何?”

唐青枫叹道:“此次攻打太白由青龙会二龙首明月心领头,而明月心,本名唐蓝,出身唐门,按辈分来算,我还该叫她一声姑姑。”

“竟有此事……”

“明月心叛出唐门多年,对唐门更是恨之入骨,当年之事我不太明了,但她变成这样,多少也和唐门门规森严,不容她的缘故在……”

沈霁月默然。

叶知秋轻轻一笑,道:“多谢唐盟主宽慰,江湖之事,多少难以分清是非黑白。也罢,如今我们既然得知明月心为大悲赋而来,而大悲赋就在太白,既得先机,我们便可一反往日对战青龙会时的战略,转守为攻,先下手为强。”

“好一个先下手为强。”风无痕抚着胡须道:“太白地势险峻,青龙会对此地不熟,若能先发制人,倒不失为一个好法子。”

唐青枫赞道:“以往四盟多是以守为主,此番变换战略,想来也能打得对方措手不及。不过……”他倏尔收起扇子,道:“我们还得先行取出大悲赋为上。”

早先唐青枫和叶知秋驰援太白,一入山门就遇到了明月心进攻,鏖战多时,尚未来得及坐下交谈,后来明月心身份暴露,兵败离开时放话不得大悲赋就要血洗太白。他们也只得先行布防,直至此刻,才有空取出大悲赋。

叶知秋点头起身,几人离开剑阁走向沉剑池边。

沈霁月疑惑道:“叶盟主究竟把这大悲赋藏在了何处?”

唐青枫摇着扇子,笑道:“叶盟主当年出入天山,收复天山一脉,得钟舒文献魔教至宝紫刃流萤——”

沈霁月闻言脸色微变,叶知秋那已经自池水中取出了紫刃流萤。

“难道……”沈霁月上前一步,不敢置信。

“没错,大悲赋就藏在这紫刃流萤之中,一起被沉入了沉剑池里。”

叶知秋拧开紫刃流萤剑柄,将机关打开,三人同时看向里面。

剑柄之内,大悲赋静静的躺在里面,丝毫不知自己掀起了多少腥风血雨。

见大悲赋完好无损,沈霁月长舒口气,安下了心。

唐青枫笑他:“沈少侠,怎么如此紧张?此处又没有敌人,无需慌乱。”

沈霁月摇摇头,不知如何解释。郑五爷未曾禀报风无痕紫刃流萤失窃之事,这里三人都不知道紫刃流萤曾被唐修拿去过,自然也不会明白沈霁月心中历经了怎样的复杂情绪。

幸好,幸好大悲赋完好无损。

 

事毕,沈霁月告辞掌门,再度前去药王谷支援。

路上风驰电掣,快马加鞭,比来时还要匆忙。

沈霁月心中总有些忧虑躁动,却不知从何而来。他想起唐修临别时候的话,不安愈发加深。唐修一行入药王谷也有一日之多,不知道状况如何,众人是否安好,青龙会又是何动向。

沈霁月一夜未眠,赶回鹦鸽镇时候,已是夤夜星火。

守在镇中的寒江城温景梵见他回来,匆匆迎上,担忧道:“少侠可回来了。”

“温姑娘为何如此表情,发生了什么事?”

“独孤公子等人已经入药王谷多时,音讯全无。我派了数名寒江城弟子进去查探,全都被青龙会的人杀了回来。我担心……担心……”

温景梵话未说完,沈霁月已重新翻身上马,道:“我去看看!”

 

独孤若虚和公孙剑并称太白双秀,两人均是年纪轻轻就名扬江湖,武功不凡。而唐修善用傀儡机巧,扇中暗器更是神鬼莫测,沈霁月至今都未能看透他武功高低。以他们的实力,除非遭遇不测,否则绝无可能半点消息都没有。

沈霁月心急如焚,好在没有失去理智,行至药王谷外,远远瞧见一众巡逻的青龙会弟子后,便下马疾行,身如飞燕,融于夜色,借助山林阴影,悄无声息的潜入了谷中。

走了百里,都没见有什么端倪,只是偶尔能看到一些青龙会弟子尸体,怕是公孙剑他们路上斩杀。见此状,沈霁月略微放心,至少确定了他们性命无忧。

天上月色正浓,星月相依,溅在雪上,折射出亮白一片。沈霁月的潜行之术练得不算最好,深入敌营,敌人功力见长,几乎寸步难行。

就在此时,沈霁月听到了湖边有声音传来,他俯身藏于树后,就听到一句:“哼,放他们回去,正好血洗了那镇子,给我练剑。”

沈霁月脸色一变。那镇子?难不成是说鹦鸽镇?他们又指的是谁,独孤和公孙师兄?唐修又可好?

一时心神震动,气息外露。

“是谁?!”

一道阴邪剑气直扑面门而来,沈霁月迅速以燕回朝阳躲开压制,同时凌空跃起,飞身踩上树梢,抽剑出鞘。

“太白弟子沈霁月!贼人,你将我师兄如何了?”

沈霁月居高临下,神色冷厉,宛如手中之剑般寒气逼人。

那人听到他的话,哈哈一笑,饶有兴味的说:“你就是那个前阵子频频阻碍我青龙会的小子?”

“你又是谁,报上名来。”

那人冷哼一声,颔首傲然道:“慕容英。”语毕,又是一道剑气凌空割来,径直劈开了沈霁月脚下三人合抱的树。

“小辈也敢站在高处同我讲话,下来!”

沈霁月翻身而下,同时一式苍龙出水猛然扑向慕容英。

太白剑法轻灵飘逸,剑如游龙,快而狠,瞬息之间已然近身慕容英眼前。慕容英眯眼格挡,哼道:“有点水平。”

 

两人一来二去,过了十招。慕容英内力深厚,远高于沈霁月。沈霁月自知一人之力无法击败对方,只在交战间隙寻找出路,他忧心唐修等人,恨不得立刻回去一探究竟。

慕容英瞧出了他心急如焚,哈哈笑道:“小子,你是在担心那两个太白小子?告诉你,就算现在回去也已经迟了。”

沈霁月咬牙回身一招飞燕逐月,这是太白剑法中最为迅捷一式,出招时如飞燕掠空,速度快到只剩下残影在地。慕容英一时被阻,沈霁月趁机以山壁借力一踢,运气轻功飞身向远处,眨眼间就融入了夜色里不见踪迹。

慕容英收剑望着他离开的方向,冷冷一笑:“根骨不错,可惜顾虑太多,不成气候。”

 

沈霁月当然听不到慕容英的评价,与慕容英一战耗损了不少体力,他本就日夜兼程,没有休息,此番更是雪上加霜,疾行途中胸中都是绞痛。

但担忧鹦鸽镇中安危,沈霁月不敢停留,出谷后找到坐骑,飞驰回镇。

天边已经有了亮色,远远地就能看到鹦鸽镇中升起的浓烟,沈霁月想到唐修曾说在这里等他回来,眼中就是一片湿润。

“你可千万要无事。”

他咬住下唇,俯身压在马上,撞开镇口一队青龙会弟子,一骑杀入镇中。

 

几日之前,这里还是一个与世无争的安宁小镇,短短几日,就成了人间炼狱。镇中四盟八荒弟子死伤无数,无辜百姓更是难逃火海。想来沈霁月前脚进了药王谷,青龙会后脚就攻入了镇中,此时已经是战斗结束后,青龙会正在清剿还在垂死挣扎的人。

沈霁月忽然杀入,打的青龙会措手不及,竟被乱了阵型。他长剑出鞘,如冰雪降世,呼啸如龙,令人胆寒。

“这里还有漏网之鱼!杀了他!!”

沈霁月双目通红,以一敌十,几乎完全舍弃了防御,剑招开阖丝毫不顾自身,快如风雷,瞬息就夺下数人性命。

青龙会一时被他气势所震慑,不敢上前,一霜堂精英连忙大喊:“快去喊——”

话音未落,人就被沈霁月一剑封喉,血溅当场。

周围瞬间空出了一个大圈,青龙会围着浑身染血的沈霁月,目露惊恐。

“太白沈霁月在此,还有谁敢上前?”

这哪里是人,简直就是个鬼。

因战斗结束,留在这里清理战场的都是些无名之辈,见沈霁月这般凶猛,个个怕的不行,哪还敢迎战。

沈霁月以袖擦去剑上血迹,剑锋一转,正要大开杀戒,身后就察觉到一股森然凉意。他本能的回身格挡,手臂却忽的被不知从何而来的精铁荆棘缠住,眨眼就叫荆棘捆了个结实,半点也动弹不得。

沈霁月瞠目看去,一个栩栩如生的少女傀儡就在他咫尺之外,黑曜石嵌成的双目直勾勾的对着他,映出他不可置信的面容。


评论(14)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