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江照衣

流星白羽光出匣,一剑无痕雪漫山

【荼岩】不明就里-1

很久前想写的一篇


1


安岩低头翻着手里的杂志,假装只有自己一个人在的样子。

今天比较清闲,没有什么重要任务,神荼难得不玩失踪,乖乖的坐在古玩店的沙发上小憩。

瑞秋也在,正喋喋不休的跟神荼讲话,眼神晶亮,表情雀跃。

瑞秋:“神荼哥哥,你尝尝哪个好喝嘛!”

神荼睁开眼,目光在桌上的几瓶饮料中扫了扫,随手拿了一瓶。

安岩将脸埋在杂志间,心想怎么不噎死你。

神荼仿若有所察觉,冷不丁的瞪了眼安岩。安岩咽了口口水,尴尬的扯开笑容。

“怎么了?”

安岩话音刚落,神荼直接把手里的饮料抛了过来。

哎呦喂——一砸砸了个准。

神荼:“你喝。”

安岩气愤的揉着脑袋,咬牙切齿的拧开瓶盖咕噜噜的灌了一嘴。

瑞秋却不高兴了,直起身嘟囔着:“安岩你这么闲吗?任务都做完了?”

安岩抹把嘴,哼道:“当然了,也不看看我是谁!”

瑞秋呵呵一声,随手拿起终端,手指飞舞,几秒后面向安岩灿烂一笑:“不是还有锁龙井例行检查的探索任务吗,还不快去?”

安岩张嘴就想说我现在还是做C级探索任务的级别吗?不小心看到了神荼,到嘴的话就变成了:“知道了,我去就是了……”

瑞秋温柔的将终端递给他。

索性没事做,就当锻炼筋骨了。安岩安慰着自己,简单收拾了一下行装,走到门口回头看了眼,瑞秋对他挥了挥手,神荼双手抱臂淡淡说了句:“路上小心。”

安岩“哦”了一声,瞧着又闭上眼静静听瑞秋废话的神荼,心里很不是滋味的迈着步子离开了。

 

轻车熟路的坐地铁到了锁龙井门口,安岩一边往里面走一边腹诽,经历了那么多,他还以为自己和神荼的关系早已今非昔比,谁知道一安定下来,那家伙就恢复了面瘫本色,整个人从头到脚都散发着零下三十度的冷气,仿佛硬要跟空调制冷争个高下。

安岩叹了口气,又想起刚才那幕,非常懊悔当初没有留下罗平的联系方式。

要是罗平在,至少会跟神荼找找茬,总好过自己一个人在那如坐针毡,呼吸着空气中的尴尬只想消失。

哪怕是胖子在也好啊。

安岩又叹了口气。

 

扫完锁龙井的二维码,安岩就往回走,这会已经下午六点多,肚子开始叫。

坐在地铁上安岩端着手机发呆,手指在界面上扫来扫去。屏幕上是神荼的背影。

安岩突然就想起第一次见到神荼的时候,那人无视周围的一切,目光灼灼,径直走向他的模样。

后来好像很少再见到神荼露出那种表情了。

如众人所知,神荼的表情本就少得可怜,年龄越长,表情越少,如今更是不动如山。安岩敢打包票神荼已经三个多月没笑过了。

上次聚餐胖子和老张讲笑话,其他人都笑得群魔乱舞,神荼还在那冷静的喝啤酒,视线不知瞅着哪,面无表情的可怕。

安岩就记得自己一边笑一边看着神荼,看着看着就笑不动了,心里有股说不出的难过。

 

地铁广播到站,安岩收起手机下车,出了地铁站天已经快黑了。

初春太阳落得快,天边只剩下了一线金光,古玩城笼罩在暮色之中,没有了人流,显得格外清冷安静。

安岩本来打算直接回家吃饭,但走了两步,又没忍住折了回去。

神荼一直神出鬼没,都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固定住所。也许他没事的时候就直接在店里休息了。

今天就没什么事,他可能还在店里。

安岩快步往店的方向走,转过街角,立马就看到了门口停着的车。

天彻底黑了下来,街角的路灯昏黄,安岩视力不好,更看不清被黑暗浸泡的店门是否还开着。

没开灯,估计是走了吧。

安岩慢下脚步,还是不死心的走到了门口。

店门关着,里面毫无动静。

安岩抓了抓下巴,自嘲的咕哝:“真是饿死了。”

转身就往回走,步子还没迈开,身后的门唰的被拉开了。

“我去吓死胖爷了!!”王胖子缩着脑袋,一脸惊魂未定。

安岩回头就骂:“我也吓死了好吗!你人在怎么不开灯啊!”

王胖子立刻委屈的解释:“我也想开啊,这不是停电了吗。”说完就拉开大门,对着里面怪道:“神荼,你这感觉也太敏锐了吧,不会是跟安岩合伙坑胖爷我吧?”

安岩“啊”了一声,这才看清里面还有一人。

电突然来了,屋内敞亮,神荼一身黑衣,就站在窗前不远。

突如其来的光刺激了泪腺,安岩眨了半天才缓过劲,眼神迷蒙的看着神荼,冷不丁冒出一句:“一起去吃饭?”话音刚落眼泪就下来了。

胖子在一旁大呼小叫,十足揶揄道:“不就约个饭吗,你就激动哭了啊。”

神荼说:“好。”

安岩顿觉尴尬,舔了舔有点干的嘴巴,一拳锤向胖子:“就说你去不去!”

胖子呵呵一笑:“去去去,走,撸串?”

安岩想到神荼撸串的样子,立刻点头,“行,那就以前那家!”

神荼瞥了安岩一眼,忽然说:“没欠账?”

胖子和安岩都是一呆,直到神荼越过他们出了门,安岩才反应过来,脸红嚷道:“都多久前的事了!!”

胖子:“啥事啥事?你俩有啥小秘密居然不告诉我?”

那等丢脸的事岂能广而告之,安岩假装没有听见,飞速转移话题问:“你刚才那话什么意思啊?什么我跟神荼合伙坑你?”

胖子顿时垮下脸,哀怨的说:“要不是神荼没手机,我都怀疑是你提前跟他说了。”

安岩一脸茫然。

胖子:“刚我都要关店了,神荼说你在门口,我还不信呢。结果你真在!我们还打了赌来着……哎这波真是亏了。”

安岩听着这话,脸上忍不住露出了笑容,胖子一瞧,立即嚷道:“你们不会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小秘密吧?难不成神荼郁垒之间还有心电感应?”

安岩噗出了声,“你也太能想了吧!”

胖子还是满脸怀疑的瞪着他,咕哝着:“你俩真是越来越奇怪了。”

安岩装作没听见,追着神荼跑了。

 

前些天才发了工资,安岩自觉钱包充裕,大手一挥豪气的说:“今个我买单,想吃什么随便点。”

胖子毫不客气的点了一桌肉,安岩脸上的表情立马垮了。

安岩:“胖哥……您吃的完吗?”

胖子露齿一笑,拍了拍肚子:“你放心,绝不浪费!”

安岩后悔刚才夸下海口了。

三人落座,没多久饭菜都端了上来。

神荼点了啤酒,安岩瞅着也想喝,但自己酒量太差,怕一会喝高了得麻烦人,思量半天又放弃了。

胖子已经开始大快朵颐,安岩也不甘示弱,两人风卷残云似得,丝毫没有保留。

一轮下来,安岩抹了抹嘴巴,转头一看,旁边的神荼都喝了四五瓶了,再一看,身前桌上居然还是空的。

胖子显然也瞧见了,说:“神荼,你也吃点啊,别光喝酒。”

安岩咽下到嘴边的话,跟着点点头。看桌上剩的不多,又赶紧加叫了点肉。

神荼突然伸手按住了他,摇了摇头。

安岩问:“真不要了啊?”

胖子也问:“这点够吃了?”

神荼回道:“不饿。”

安岩嘴巴一歪,心想你不饿干嘛还答应来吃饭?

胖子倒没想那么多,反而喜笑颜开:“哎呦,这是吃过了?跟谁啊?”一脸八卦的样子。

神荼喝着酒,没回答。

胖子习惯了他那样子,也没继续追问,挥手嚎叫:“老板,上酒!上肉!”

安岩却在意了起来,挣扎了一会,还是没忍住低声说:“跟谁吃的都不讲,这么神秘啊?”

神荼放下酒杯,说:“一个人。”

安岩:“啊?”

神荼终于伸手拿了一串肉,这次清晰地回答道:“一个人吃的,没跟谁。”

安岩嘶了一口气,扔掉了手里吃到一半的肉串。

神荼立刻抓住了他的手腕,翻过来一看,指尖已经冒出了一片血珠。

安岩骂骂咧咧道:“老板!你这竹签都不削干净啊,上面的倒刺也太多了吧?”

老板娘闻声而至,连连道歉,态度诚恳的赔礼说今天的单打八折。胖子趁火打劫的嚷嚷这不是该免单吗!才八折也太小气了吧!

老板娘一脸为难,哀怨的看着安岩。

神荼不知何时放开了安岩的手,抽了张餐纸给他,安岩道了声谢接过,擦干净手上的血珠,对胖子说:“算了算了,也不是多大的伤,大家做生意都不容易。”

老板娘感激涕零,连道三声好兄弟。又给他们加了几盘肉。

胖子担心的问:“倒刺卡进肉里了没啊?”

安岩搓了搓手指,肉里是有点隐隐作痛,不过他一个大男人,什么伤没受过,这点再纠结也太矫情,于是说:“没事,继续吃继续吃,不过要小心点。”

 

两个小时后,酒足饭饱,胖子喝的微醺,神荼看不出来醉没醉,安岩后半场也喝了点,这会上了脸,脸上一片艳红。

胖子问:“安岩你回哪啊?”

看来是喝高了,问的都是废话。安岩摸索着拿手机,说:“回我屋啊,还能哪?”

胖子又说:“那神荼呢,回哪啊?”

安岩找手机的动作停了下来,惊讶的看着神荼:“你不住胖子那啊?”

胖子怪叫:“我那小地方,睡我一个人都够呛,哪还挤得下第二个人。”

安岩心中一跳,终于找到了手机。

神荼仿佛没喝酒一般,稳稳的站在一旁,顺手扶了一把头重脚轻的安岩。

胖子已经眼皮打架,有气无力的挥手说:“胖爷我不管啦,先回去了,你俩看着办吧。”

恰好路过一辆出租车,胖子伸手一拦,跌跌撞撞的钻进去,瞬间就没了人影。

就剩下神荼和安岩两人,站在街边,看着对方相对无言。

早春夜风还是冷的,一阵刮过,冻的安岩浑身一紧。他瞧着神荼,身外是冷的,脑子却热了,脑子一热就脱口而出:“要不去我那?”

神荼背光而立,湛蓝的眼却很逼人。

安岩舔了舔嘴,想补充说明点什么。神荼就点了点头,回道:“好。”

安岩松了口气,连忙挥手拦车。

 


评论 ( 16 )
热度 ( 226 )

© 临江照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