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白羽光出匣,一剑无痕雪漫山

【荼岩】剑走偏锋-8

8


神荼扔了根枯枝到火堆里,篝火摇曳升起,金红色的火星四散炸裂,时不时蹦出一两声噼啪响动。

他拍拍手上的灰,淡淡道:“你应该已经察觉到了,这座森林是活着的。”

安岩眉头一皱,点点头,“是有点感觉……不过这也太扯了吧,一片森林,能是活得?”

在人类的认知里,对于“活着”的概念十分广泛,但大多都是指拥有自我意识的个体,而这片森林明显不属于“个体”或者具备拥有“自我意识”的概念之中。因此安岩虽然有过猜想,却迟迟不敢下定结论。

见神荼也这么说了,安岩忍不住问道:“你怎么能肯定?”

神荼的视线转回了安岩身上,沉吟片刻,回道:“之前这林子里只有我,或许是知道我无法出去,所以森林只是有意识的阻碍骚扰,而不是抹杀。”

“你的意思是说,因为我的出现,森林有了危机感?”

神荼颔首,“你身负郁垒之力,恐怕是让他察觉到了什么。”

安岩哑然,过了会,又觉得有些得意,不禁道:“没想到这森林还挺识相的嘛,知道我不是个简单人物。”

“……”

“按你意思是因为我的出现他才进化了,那我是不是该装的弱点,好让他错估敌人实力,然后我们来个出其不意,一网打尽?”

“……”神荼暗暗翻了个白眼,别过头懒得理会嘚瑟的某人。

“怎么不说话了?你看我这法子行不行啊!”

神荼冷冷吐出两字:“做梦。”

安岩顿时蔫了下去。

 

说了一会话,天已经很黑了,除了两人所处的火堆附近,其他地方都被浓浓的雾气笼罩在一片漆黑里。神荼受了伤,要完全恢复还得一阵子,安岩便提议休息一晚再走,神荼没有拒绝。

为了保险起见,神荼在周身设了个简单的阵法,只要有异常的灵力波动,阵法就会叫醒两人。

安岩很少见神荼设阵,起了兴致,跟在后面问东问西,神荼难得耐心,索性顺势教给了安岩,让对方好一阵高兴。

一个小时后,安岩总算掌握了点方法,才想起来叫神荼睡觉,然后自觉地把唯一的毯子让给了伤号。

神荼看了他一眼,道:“一起吧。”

安岩愣了愣,指了指自己,“一起睡?”

神荼点点头,人已经躺到一边闭上了眼睛。

安岩挠了挠后脑,乖乖的睡到了另一边。

两人背靠着背,颇有点依偎之感,将冷夜的寒意驱散不少。

 

一天折腾下来,安岩早都筋疲力竭,没多久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篝火燃烧了大半晚,慢慢的熄灭变暗,浓稠的黑暗顷刻泼下,山野寂冷,将两人完全淹没。

不知睡了多久,安岩被一阵细微的颤抖惊醒了。

睁开眼睛的时候他还以为是有敌人来袭,触动了阵法,等到一骨碌坐起来,才发现四周静悄悄的,什么异常都没,只有几步开外的火堆还有未燃烧殆尽的余光,星火似得闪烁着点点光芒。

安岩打了个哈欠,戴上眼镜,看了下表,是凌晨四点多。

“错觉吧……”他咕哝着想要重新躺下,手肘一不小心碰到了旁边的人,随即便感受到了来自对方身上的渗人凉意。

安岩一惊,立刻两手推了推神荼的肩膀,叫道:“神荼?神荼?”

他叫了几声,神荼并没有响应,甚至没有半点清醒的意思。模糊的光线里,安岩只看到神荼双眸紧闭,眉头拧成一团,脸色惨白,双唇抿成一线。他整个人都在细微的颤抖,像是做了一个极其可怕的噩梦。

细碎的梦呓自神荼唇间溢出,安岩听不真切,只依稀捕捉到几个气音。

没一会,神荼就抖的更厉害了,甚至出现了用力过度的肌肉痉挛。

安岩心中一急,连忙用力晃着对方,大声喊道:“神荼,醒醒!快醒醒!”

话音刚落,被噩梦缠身的人忽然睁开双眼,一手闪电般的掐住了安岩胳膊,力气极大,痛的安岩当场叫了出来。

“我去,是我啊!神荼!快放手!”

神荼晃了晃头,手下微松,过了好一会,迷蒙的蓝色双眸才恢复了点焦距,定定的看着安岩,表情恍惚。

“安岩?”

“是,是我!”

神荼一愣,总算放开了手,哑声道:“抱歉……你没事吧?”

安岩一屁股坐回地上,长吐口气,揉着被神荼掐青的胳膊,哀怨的说:“没事,就是差点废了一条胳膊。”

神荼:“……我看看。”

一见对方真要起身过来,安岩连连摆手,跳起来说:“没事没事,开玩笑的。”

神荼沉默许久,“哦”了一声,又坐了回去。

经历方才一事,两人都没了睡意,安岩重新弄旺了火堆,蹲在神荼旁边,时不时用眼神瞄他,表情欲言又止。

神荼被看的烦了,换了个伸腿的姿势,双手环抱靠在树上,冷冷道:“有话就讲。”

安岩咕哝了一句,揉揉脸,犹豫许久,才小心翼翼的说:“你刚才是做噩梦了吗?”

神荼眼神一闪,垂眸不语。

安岩暗骂自己干嘛多嘴,正想道歉,谁知神荼却开了口,干脆的承认道:“是。”

安岩哑然无措,思考自己是不是该安慰几句,可惜越是紧张越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一时间气氛陷入了微妙的寂静。

过了会,神荼叹了口气,转头面对安岩,淡淡的说:“不要摆出那种表情。”

安岩立刻捂住脸,尴尬傻笑:“什么,我都不知道我现在是什么表情……”

“如丧考妣。”

安岩顿时大怒:“我靠,人家是担心你好不!”

神荼低头闷笑一声,眼里的冰雪消融,露出了几分温和暖意,道:“谢谢。”

安岩语塞。

 

这一笑让安岩有点不太好,他忽的想起了当初偷拍对方照片之后的心情,不由心跳加速,讪讪的舔舔嘴,好一会才回过神,小声的说:“我没做什么啊,干嘛跟我道谢。”

神荼却没再出声,靠在那静静地望着天空。

安岩搓搓脸,平复了古怪的情绪,挪到神荼旁边坐下。

也不知道天上有什么好看的东西,能引得神荼目不转睛,安岩学着他看了没多久,就放弃的低下头,转了转酸痛的脖颈,摸摸肚子,思考起一会吃点什么好。

这时候神荼突然开口问道:“安岩,你为什么要跟着我?”

安岩一愣,猝不及防被问的呆住。

神荼已经侧头看向他,冰蓝的眼里仿佛沉着星月,星月之下是跳动的微小火光。

安岩嘴里发干,久久不语。

 

为什么要跟着神荼?这是个连安岩自己也鲜少仔细思考的问题。

就仿佛是一件必须去完成的使命,这件事在安岩的生命中毋庸置疑的占据着最重要的地位,以至于根本不用去思考原因和理由。

他想跟着他,就跟着了。活着时候是这样,死了也会这样,这件事情甚至不会因为生死而改变。

然而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安岩无从得知。

它太过顺其自然,无声无息的就取代了安岩过去二十年的生活,等到安岩反应过来,他早已深陷其中,无法抽身。

 

神荼安静的凝视着安岩,慢慢说道:“你本来可以做一个普通人,有一段普通平凡却难得的安稳生活。我曾给过你选择,你还是跟了上来。”

安岩知道神荼说的是一年前那次道别,那本该是他们之间的终结,却因为他的选择,而成为了新的开始。

安岩心想为什么提起这个,抬头回视神荼,认真道:“是,这是我的选择。我想跟着你,愿意跟着你,不管遇到什么危险都无所谓。”

神荼静默良久,就在安岩以为对方已经放弃这个话题的时候,他听到了神荼的叹息。

神荼说:“安岩,你有着我梦寐以求的生活。而你放弃了。”

安岩心下一颤,突然就读懂了神荼话中的含义。

因为自己曾经别无选择,所以给了他人选择的机会。因为深知这条道路有多么危险艰难,所以才希望对方能够知难而退。

安岩终于明白了神荼当初那句话饱含着怎样的温柔善意,在这个他以为从来不会在意任何人的神荼身上。

“宿命,没你想得那么简单。”

“……”

安岩倏然站起,一字一句道:“我知道。”

“……”神荼抬眼凝望着他,神情复杂。

安岩深吸了一口气,道:“我知道,你希望我不要继续冒险,希望我能恢复平静的生活。但是,选择是你给我的,可做决定的是我,是我自己选择了这条危险的道路,我选择跟着你,过去,现在,将来,我安岩都不会为这个选择而后悔。”

“安岩……”

安岩打断了神荼的话,几乎是激动的喊了出来:“是,我不清楚神荼的宿命究竟是怎样的,也不知道我今后的宿命会怎样。可是我不在乎。我不可能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还能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的回到过去的生活,然后让你一个人背负着这份沉重的宿命前进。”

“……”

“况且不是你告诉我的吗,神荼郁垒是宿命相连的,既然这样,那你就别想一个人耍帅逞英雄!”

神荼久久无言,火光明灭闪烁,在他的侧脸上落下了摇曳的倒影。

“我知道了。”他轻笑一声,垂下头,表情柔和而温暖,像极了安岩记忆里那个在幻境中见到的神荼。

“既然你已经做好了决定,那就跟紧了,不要落下。”

安岩弯眼一笑,自信满满的说:“那是当然,你可别小瞧了我的毅力!”

 


评论 ( 3 )
热度 ( 170 )

© 临江照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