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江照衣

流星白羽光出匣,一剑无痕雪漫山

【荼岩】剑走偏锋-6

6


安岩被拽出水面的一刹那,就瘫在地上剧烈的咳嗽起来。身后的人一只手扶着他的腰,另一只手则轻轻地拍着他的背。

肺部火辣辣的灼痛,鼻腔嘴里都是令人作呕的腥味,安岩花了好久的功夫才从溺水的窒息感中摆脱出来,一屁股坐下,抹了把湿淋淋的脸哑声骂道:“刚那是什么鬼玩意?!”

他说的是水里的东西,问的自然也是身后的人。

那人起身绕到他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脸上是一如既往的冷漠表情。

“二货。”

安岩登时大怒,心想着这人怎么这么说话,梗着脖子就气道:“卧槽,老子为了找你差点挂掉,你就不能说句好听点的话啊!”

神荼抽了抽嘴角,半蹲下身伸手一针扎向了安岩脖子。

“明知道湖里有问题,还往里面跑,蠢的没救。”

安岩张开嘴就想反驳,谁知神荼又是一针扎过来,疼的安岩嗷嗷直叫,什么话都吞回去了。

“别动,你中了毒。”

“中毒?!”安岩瞠目结舌,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什么时候中招的,但看神荼表情严肃,也不敢大意,连忙正襟危坐乖乖让神荼在他身上扎来扎去。

一连几针,痛的安岩直喘,身体里也泛起了一股热流,火辣辣的烧过经脉。

神荼腾出一只手按在他的腹部,湛蓝的灵能慢慢渡入安岩体内,抚平了那灼烧般的痛苦。

约莫十几分钟,神荼收起针,站起身,道:“好了。”动作间头发上的水珠甩落不少,砸在安岩脸上,冰凉冰凉的。

安岩闷闷的道了声谢,抓着湿淋淋的头发,又瞟了眼神荼,两人都是一身湿透,然而看起来狼狈的永远只有自己……好吧,谁让对方长得帅。

“先生火把衣服弄干吧。”安岩开口建议,神荼没有反对,对他点了点头,随即就大爷似得找了棵树往下一坐,不动如山,摆明了态度。

安岩翻了个白眼,心想要不是看在你刚救了我的份上,老子给你摆谱的机会。然后认命的爬起来,去找枯枝点火。

找树枝的时候,安岩才有空回想刚才的事。

神荼说他中了毒,恐怕就是因为这个毒,才害的他在半路全身发麻导致毫无防备的掉进水里。只是这毒到底是什么时候中的,中的是什么毒,解毒那个人什么都没说,安岩想了好久,才猜测大概是昨晚碰到的那古怪虫卵吧。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林间的雾气退去了不少,明亮的日光照耀大地,特别的亲切温和。

安岩抱了树枝回来生好火,脱了衣服在边上烤,眼光时不时瞅向神荼,发现对方一直闭目养神状,火都生起来了,也没有过来的意思。

安岩不是憋得住的人,他满肚子的疑问困惑不满和担忧,路上也想了很多的话要和面前的人说,可惜现在却一个字都讲不出来。千言万语都堵在了胸口,许久,化成了一声长叹。

“神荼。”他喊了声,看到对方睁开眼,眼里带着些难掩的疲倦。

安岩倏然心中一紧,半晌,才抱怨着说:“别耍帅了,过来烤火,身上那么湿,你也不难受啊!”

神荼轻哼一声,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倒也听话的走到了火堆前。

两人都看着火堆,相顾无言。

安岩一早上没吃东西,又打了一场折腾许久,这会饿的胃痛,翻出压缩饼干就吃了起来。神荼盯着火堆不知道想什么,一直没看安岩。

安岩扔给他一包饼干,“吃点?”

神荼没拒绝,收下了饼干,却没有吃。

安岩一包饼干解决完,身上的衣服也干得差不多了。

这时候神荼突然开了口,说:“不是让你别来吗。”

安岩一口气噎住,内心又苦又怒,冷笑道:你憋了半天就跟我说这句?

然而出口的话却成了:“T.H.A让我来找你的,是任务。”

神荼瞥了他一眼,良久,才道:“T.H.A没这种任务。”

好吧,谎话直接被当面揭穿,安岩装不下去,只能承认:“是啊,就是来找你的。就算你不乐意,我也已经来了!”

神荼沉默了一会,缓缓道:“我没有不乐意。”

“哈?”安岩挑眉,一脸疑惑。

神荼站了起来,转移话题道:“好了就走吧,这林子有问题。”

安岩吃饱喝足,也有了精神,便没再多说,收拾了一下,准备出发时候问:“走哪?”

谁知神荼摇了摇头,反而看向他,说:“你看走哪?”

“我?我怎么知道走哪?你不是都来了好几天了吗!”

“我不知道。”

“大哥,你开什么玩笑?”安岩差点喷出来,可看神荼样子还真不像是在说笑,只好收起夸张的表情,老实的问:“但我也不知道路啊……”

“你知道,这林子你能走出去。”神荼的语气很肯定,安岩一脸莫名其妙。

最终,见神荼无意改变态度,安岩只能无奈的看了一眼四周,挑了一株看起来最顺眼的树,然后选择了和它相反的一条路。

“走这吧……”

神荼毫不犹豫的率先走进了森林。

安岩呆了一会,挠了挠头发,无言的跟着神荼走了进去。

 

一路上树林越来越密集,头顶的枝桠慢慢遮住了阳光,四周的雾还没散完,这会更是犹如实质一般,黏腻而潮湿的笼罩着他们。

安岩身上起了鸡皮疙瘩,忍不住搓了搓,加快脚步靠近神荼,问他:“我说,这林子怎么回事啊?”

神荼难得有问必答的回道:“林中有阵。”

“阵?”

“迷阵,很难破,我不是破阵一脉,还没参透。”

安岩听到这一个激灵,忽的反应了过来,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那个……瑞秋说你的信号是突然消失的,你在这里转了几天了?”

神荼瞥了他一眼,“……一周。”

“一周?!”安岩惊愕,他以为顶多三天已经不得了了,没想到神荼居然被困了足足一周,这阵也太牛逼了吧!

“所以说,你一周还没找到出路?”

神荼默了一会,没回答。

安岩呵呵一笑,一脸了然。

感情神荼是在这里迷路了,迫不得已之下只好选择自己断开信号,故意让T.H.A察觉此事引他前来。我就说哪来这么巧的事,信号说断就断,好歹也是T.H.A出品,怎么可能那么不靠谱。

念及此处,安岩不禁有种扬眉吐气之感,面对神荼,笑得十分欠扁,“神荼,你总算知道‘人多力量大’这句话的意义了啊。真不容易,回去了我得好好跟胖子他们说说,记录下这历史性的一刻。”

神荼听出了安岩话中意思,皱起眉,欲言又止。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安岩嘿嘿一笑,“后悔了吧,我早说了有些事情你一个人肯定解决不了,看,这不就遇到了得要我出马的事情了?”

“……”神荼似乎有些无奈,默了一会,轻哼一声,冷冷道:“你能出去再说。”

“怎么不能了。”安岩豪气万丈的一摆手,“这小小迷阵,看大爷我秒秒钟破了它。”

神荼别过头,安岩一瞄,果然看到对方在那憋笑。

“靠,笑什么笑!我已经不是一年前的我了!”

“哦。”

 

打了嘴炮,当然也要付出行动。安岩立刻身体力行的开始实现自己的承诺,尽心尽力的寻找起了出路。

他记得安份之前说过,他们安家都有走迷宫的天分,这是天然自带的技能点,安岩虽然没有安份那么强大的,从小培养的直线感,但也没有差太多。

在过去无数次的冒险中,安岩的能力确确实实解决过不少神荼都棘手的事。

安岩估摸着这次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然而有句话叫怕什么来什么。

有些话,那就是道明晃晃的flag,谁说谁插旗,拔都拔不掉。

 

一个小时后,安岩停在了一颗熟悉的树下,咽了咽口水,回头可怜兮兮的看向神荼。

神荼显而易见的露出了嘲笑:“二货。”接着走上前,用惊蛰冷漠的在树上刻下了第三道标记。

好吧,他是二了点。安岩委屈的承认。

转了这么久都没有一点头绪,安岩着实有些气馁。神荼倒是依然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似乎早已料到安岩不会轻易找到出口。

“你太心急了。”他说着,找了一块略高的岩石,一跃而上,盘腿坐在上面,竟然休息了起来。

安岩见状,叹了口气,跟着坐到另一块上面,两人面对面,开始思考人生。

四周一片寂静,只有风吹过树叶的婆娑声响,显得格外清冷。

这份安静让安岩一直鼓噪的心也平复了下来,他想起了一些问题,便开口问道:“话说神荼,你有见过一个老人家嘛?”

神荼看向他,道:“那是这里的守林人。”

“守林人?意思是你见过了?”

“嗯。”

安岩立刻说:“他今早上让我不要靠近湖面,你说他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神荼一时无言,顿了顿,才回道:“是我告诉他要是看到有人来这里,就警告对方不要到湖里去。”

安岩:“……”

守林人的线索被打断,安岩只得闭上了嘴,又想了半天,问道:“我之前见过一些虫卵,你刚说我中毒,是不是因为那个?”

“是。”

安岩一看有戏,连忙追问:“你在那边有跟人打斗的痕迹,是什么东西?”

这一次神荼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安岩皱起眉,长叹一声,“你在这里晃了一个礼拜都没抓到那东西?”

神荼难得露出了一丝挫败,抿唇冷道:“我看不到他。”

连神荼都看不到……得了,这还真是遇上不得了的怪物了。安岩没心思趁机揶揄神荼,心中暗暗叫苦。

似乎是察觉了安岩的沉闷,神荼开口说道:“别想太多。”

安岩抬头看他,即使相处了这么久,他依然佩服这家伙泰山崩于前还不动声色的镇定。

“好吧……”安岩摸摸鼻尖,吐出口气,最后问出了他最想问的一个问题,“那你找到家人的消息了吗?”

一时寂静,神荼微微垂首,许久,摇了摇头。

“没有。”

安岩神情复杂,望着神荼,不知为何有些同情。


评论 ( 9 )
热度 ( 169 )

© 临江照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