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白羽光出匣,一剑无痕雪漫山

【荼岩】剑走偏锋-5

5


远处的天边露出一丝夺目的金线,很快,金线便逐渐扩散开来,穿透层峦叠嶂,照亮了一方灰蓝色的苍穹。

清晨薄雾渐起,安岩冻得打了个哆嗦,一身汗水没一会就凉得像冰,毫不留情的夺取着他身上所剩无几的温度。

“见鬼了,怎么这么冷……”安岩揉了把脸,从梦魇带来的不适中打起精神,起身穿好衣服,走到湖边。

白天看去,这湖比他想象中还要大了两三倍,因晨雾遮掩,湖对面的景色半点也看不清楚。

安岩挠了挠头发,正想着难不成真要下水游过去,却突然感受到了昨晚那股让人不舒服的视线,立刻浑身一僵,手指按在了腰间枪柄上。

“咔擦”一声,是树枝被踩断的响动。安岩猛地回头,拔出枪直指声源方向大吼:“出来!”

无人响应。

短暂的寂静过后,一个低矮的身影慢慢自林中走了出来。

林中雾气很大,安岩看不太清对方长相,握着枪的手心溢满了汗水,“是谁?”

对方似乎举起了手,但很快安岩就发现自己理解错了。那个人靠近了一些,没了雾气遮挡,露出了一张布满皱纹的黝黑老脸,以为举起的手不过是他背着的枪。

安岩见状心中一松,没有方才那么紧张了。

对面的人看起来五六十岁,头发花白,穿着脏黑的薄棉袄,背上背着一杆老旧的双管猎枪,表情木然,浑浊的眼睛直直的盯着他看。

安岩放下枪,向前试探的走了几步,见老人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便扬起笑容,客气的说道:“你好?”

老人看着他不言不语,过了会,指了指湖面方向,对他摇了摇头。

安岩一愣,看向湖,湖上全是弥漫的浓稠白雾,宛如一只无形的巨兽蛰伏在上面。

“那个……您意思是让我不要靠近湖吗?”安岩琢磨着对方的意思,小心翼翼的询问。

老人点点头,木然的表情微微变化,隐隐透露出一股古怪。

安岩见他一直不讲话,估摸着应该是个哑巴,他不懂手语,看样子是没法更加深入的交流了。

想到这里,安岩沉吟片刻,对那老人诚恳的说道:“老人家,我也是没办法。我一个朋友前几天来这里玩,然后人就消失在湖对面了,我必须得过去找他。您要是知道有什么过湖的办法,能告诉我吗?”

安岩说完,那老人的目光更加古怪了,安岩刚觉得有戏,谁知老人紧跟着又是一个摇头,还为了强调似得,两手摆了个叉。

安岩无奈,只得说:“您意思是没有嘛?”

老人没吭声。

这样根本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安岩焦躁的挠了挠后脑,随即说:“不好意思,我必须得去,就不打扰您了,我先走了。”

语毕迅速的收拾了一下行礼,对老人道了别,沿着湖向北走去。

那老人没有追上来,也没有阻止他,就站在远处静静地看着安岩一步步的迈入晨雾之中,直到再看不见身影。

 

一大早先是被噩梦惊醒,又遇到一个奇怪的老人,安岩这会的心情可谓是沉闷到了极点。虽然他知道这一路上肯定不会顺顺利利,但都进山这么久了,还没有半点神荼的音讯,难免有些着急。

越想越不安,也愈发心神不宁,都没有注意到身边的雾比刚才更加浓了些。

此时太阳已经升到了半空,阳光倒是挺耀眼的,可惜没有半点温度,周围还是冷的不行,不知道是不是山野之中湿气太重的原因。

安岩一直顺着湖走了十几分钟。岸边的树木逐渐稀疏,另一侧则裸露出了大片白色的岩石,石头上有许多水纹,一半露在外面,一半沉在幽绿的水里。

安岩挑了个三人多高的巨石爬上去,找出望远镜瞅了瞅,随即惊喜的发现几十米外竟然有一条被绑在礁石上的小船。

当真是天无绝人之路,想到不用跳水游过去,安岩感动的都快哭了,立刻跳下岩石往小船那边跑去。

走到跟前,才发现这船明显是刚刚被人用过,船里积了点水,是非常简陋的那种小木船。这会没有什么能让安岩挑挑拣拣的余地,他本来也不在意这些,当下就将背包扔进船里,解开绳索,一个助跑跃上船,用力将船只推向了湖中。

安岩没学过划船,不过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一船桨下去,倒也有模有样的撑了起来。

小船悠悠的荡向了湖心,那里白雾浓郁,几乎伸手不见五指,没过多久,就连阳光都仿佛被吸收了似得,四周逐渐沉入黑暗。

“我去……这也太黑了吧……”安岩独自一人,见此情形难免心中发毛,赶紧翻出荧光棒折开。

经过T.H.A改造过的荧光穿透力更强,白雾瞬间被照亮,安岩有点迷失方向,微微前倾身体想要看的更远,谁知刚一动,就出现了意外。

整个船只仿佛被什么东西掀了下,在水面上剧烈的一震,差点就翻了过去。

安岩大惊失色,飞扑回身捞起背包背上,举着荧光棒往水中一瞧,登时吓得脸色惨白。

只见黑沉沉的水中,一点、两点、三点、无数幽绿色的光点此起彼伏的浮现出来,一直延伸到了看不到尽头的白雾里,水波震荡之下,不知是什么怪兽的庞大身体正顶在船底,那幽绿的光点仿佛一个个眼睛,每眨动一下,船就晃得更加厉害。

安岩心急如焚,知道这么下去他迟早会掉进水里被那未知的怪物生吞活剥,可举目四望,湖面辽阔无边,他犹如一叶浮萍,只能孤苦伶仃的在这水中等死。

“妈的……神荼你这家伙可给我记着了,我要死了都是你的错!”安岩大骂一声给自己打气,随即掏出枪,对准水面就是一招玄冰猛虎。

灵气弹直射水面,炸开一朵灿烂水花,接着是一连串水凝成冰的闷响,充盈的灵能眨眼之间就在水面之上结成了一层厚厚的冰层。

在小船被无形之力掀翻的一瞬,安岩一跃而出,脚踩上冰面,跟着就是连续几枪,直接在湖面上造出了一道蜿蜒的冰道。

也亏得他急中生智,想出这种法子免去了掉入水里的最坏情况。

只是灵气子弹终究有限,安岩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跑到岸边。

 

安岩边跑边躲开绿光密集的地方,就听水底隐隐约约传来一声愤怒嘶吼,像是被安岩的行为激怒了一般,水中绿色的光点统统沸腾的燃烧起来,逐渐凝聚到了一起,然后眨眼之间全部熄灭了。

安岩可不信这些家伙是善心大发放过他了,他们直接消失可比刚才像灯泡一样明显更加恐怖。安岩不敢懈怠,以最快的速度拼命往记忆中的湖边方向跑去。

突然,一声刺耳的尖叫自水底穿出,尖锐的声波甚至将水面整个炸的开了花,安岩一枪打到了水花上,就见蓝绿两道光芒暴涨,紧跟着一股巨力自脚底传来,直接把安岩抛到了空中。

安岩脸色一变,回身就想再来一枪重铸冰面,谁知关键时刻手心却是一麻,倏然失了力气,整个人直接毫无防备的砸进了水里。

冰冷的湖水瞬间没顶,安岩瞪大眼睛,慌乱的挣扎起来。他明知道自己现在处于多么危险的境地,却偏偏使不出半分力气,身体软绵绵的失去了控制,不多时,窒息的感觉就涌了上来。

视野里幽绿的湖水宛如一只无形的巨兽之手,带着狰狞笑意,慢慢将他拖入无底的深水之中。

安岩心急如焚,几乎绝望,就在这时,他突然看到了一道蓝光自眼前一闪而过。

那蓝光熟悉非常,安岩还没反应过来,一只手就从阴黑的水中伸出,捂住了安岩不由自主张开的嘴巴。

紧接着,安岩便感到腰间一紧,身后有谁抱住了他,用力将他往水上拖去。那力量和水压相互对峙,最终赢得了胜利,一点点的把安岩带出了黑暗的湖底。

这一刻安岩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他像是在黄泉地狱走了一遭,刚刚踏上奈何桥头,就被人从背后拉住,那人牵着他往回走,手上力道惊人,不容置疑。

是神荼。

黑暗中安岩看不清任何东西,却毫不怀疑。

随即他安下心,合上眼,任由神荼带着他不知游向何方。



————————

感动一下终于写到荼哥出场了,这篇也快写完了



评论 ( 8 )
热度 ( 160 )

© 临江照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