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白羽光出匣,一剑无痕雪漫山

【荼岩】剑走偏锋-4

4


没有人回答安岩的话,最后一丝阳光也被山林收束,只剩下漫天的黑暗潮水般涌了上来。

安岩顺势将手里的荧光棒扔了出去,红色的亮光划过一道弧线跌落在柔软的泥土上,发出了轻微的噗响。

接着是死一般的寂静。光照之下,安岩看到那里空无一物。

看来是个不好对付的家伙……安岩深吸一口气,轻轻地掏出双枪,缓缓后退靠到了身后的树上。他闭着眼,脸上渗出了冷汗,神情并没有因为无人出现而放松下来,反而愈发紧张了。

因为没有人,就代表那暗中一直盯着他的,赤裸裸的视线,是来自人以外的东西。

安岩张开慧眼,脑海中清晰地浮现出了周围的景色。古木参天,卉草萋萋,树叶婆娑摇荡,偶尔还有一两只晚归的林鸟扑闪着飞过枝头。

依旧没有任何可疑的存在。安岩皱起了眉,心道这不太对啊。

他下意识的将枪挡挂到了防护罩上,虽然暂时还没有感受到那道视线主人有什么敌意,不过以防万一也是好的。

漫长的对峙持续了足足有十分钟,安岩不敢乱动,绷紧身体以防备的姿势靠在树上,维持着随时都能反击的状态。

终于,仿佛是放弃了一般,那股视线消失了。

安岩松了口气,一下子放开枪,整个人倚着树干大汗淋漓。

他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无法掌控的危机情况了,比起一年前的表现实在要好的太多,可惜神荼不在,看不到这份成长。

略微平复了一下状态,安岩走了几步捡起荧光棒,正要继续前进,目光却被地上的东西吸引了过去。

他心中起疑,弯腰将光源凑近地面,仔细一瞧,土里深凹下去的部分,显然就是一个人的脚印。

安岩一惊,看这脚印尺码和沉入土里的厚度,一个猜测在脑海里逐渐浮现。

为了证实这个猜想,他沿着那脚印在四周寻找,果不其然找到了连贯的几个凌乱足迹。

“神荼……”安岩喃喃念叨。是的,这脚印和神荼的太过相似了。

一下子在陌生的环境里看到了熟悉的东西,安岩晃了晃神,过了会,才凝重的半蹲下身,伸手抓了一把脚印附近的软泥。

看土质和森林里空气的情况,这里应该是才下过雨,地上湿的厉害,泥里带着腥潮的味道,颜色深黑。

安岩闻了闻,没有什么特别的。但很快,他就发现了异样。

他放下荧光棒,两只手捧起一些潮湿的土,合掌搓了搓,再摊开手心看去,果然发现了土里非同一般的东西。

那是细碎的,犹如星屑一样的细小颗粒,芝麻大小,在荧光下散发出晶莹剔透的色泽,仔细观察,甚至能看到这些颗粒正微微闪烁着光芒。

是虫卵。

安岩拍干净手上的土,拿起荧光棒四处都挑了点土出来搓了把,毫不意外的发现这里几乎整片土壤里都含满了未孵化的虫卵。

安岩冷汗淋漓,在脑里飞速的整合了一下得到的信息。

地上有神荼的脚印,土里全都是未知的虫卵,有连他的慧眼都无法看到的东西蛰伏在附近。

十几秒后,安岩咬着下唇,又仔细回想了一番神荼脚印的规律,得出的结论是,神荼在这里经历过一场战斗。

不过并没有明显血腥味,也没有什么太过激烈的打斗痕迹,或许是一场偷袭,或许是一次短暂的交锋,总之神荼应该并没有太大的危险。

念及此处,安岩稍稍放心,看了眼表,已经耽搁了快四十分钟了。

他想了想,决定依然按照原路继续前进,如果在这里发现了神荼的踪迹,那么就证明他并没有走错方向,也算是件好事。

只是接下来的路上,安岩全程都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时刻防备着被黑暗和幽深树林隐藏着的未知危机。

 

一直走了足有一个多小时,安岩隐隐约约听到了前方传来潺潺的溪水声,这里的空气比刚才还要阴凉,充满了几欲滴水的潮意。

安岩顺着水声往前走,转过一道岩壁,一汪清冽的湖水倏然映入眼帘。

“这地方还有这么大的湖?”安岩有点惊讶,沿着湖边走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他举高荧光棒,用力扔向湖对面,荧光棒在半空一闪,哗啦一声沉入了水里。

黑暗很快就吞噬了那点光亮,安岩看不清湖的另外三面是什么东西,夜黑风高的,也只能作罢。

他思考了一会,决定在湖边修整一下。

卫星地图上标示的神荼消失的地方离这里不算很远,但不巧的是那地方在湖对面。而这湖绝没有表面上看着那么普通,毕竟普通的湖,可不会在卫星地图上连半点痕迹都没。

安岩水性算不上特别好,不敢没有准备的深夜下水。

 

做了决定,安岩从包里翻出瑞秋准备的东西,找了个毯子铺到地上,又去湖边借着水洗了洗,随即脱了外套盖在身上,草草的躺了下去。

经过一天的奔波和持续的高度紧张状态,安岩很快就睡着了。

这一觉,他睡得格外的香甜,甚至还做了梦,梦里他看到了许久没见的神荼。

对方站在一座塔前,安岩认不出那是什么塔,他只是看见了他,就高兴地跑向对方身旁,伸手招呼。

神荼应声转过头,面容平淡,眼神悠远,轻轻地叫了声:“安岩。”

安岩觉得神荼的表情有点古怪,刚想说你怎么了,谁知下一秒情况突变,神荼抬起了左手,在空中虚虚的握住了什么。手上的绷带都没了,手背处形似神荼印记的伤痕正迸发出湛蓝的光辉。

安岩大惊,慌忙喊道:“神荼!”

一股巨力猛然袭来,将他和神荼同时拽到了空中,安岩拼命挣扎,却怎么也挣脱不了。

无形的力紧紧地扼住了他的咽喉,溺水般的窒息感疯狂的涌了上来。

接着安岩瞪大了眼睛,震惊的看着神荼身后的塔骤然倾塌,从里面爆发出了遮天蔽日的白雾,雾气飞快的吞噬了神荼。

“神荼!!”

他从梦中惊醒,呼吸急促,满头大汗,久久无法从那真实的窒息感和恐惧中回过神来。


评论 ( 3 )
热度 ( 160 )

© 临江照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