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白羽光出匣,一剑无痕雪漫山

【米优】Time Travelers

他不知道自己在这条路上走了多久,久到所有的感知都逐渐消退。唯一记得的只有关于那个人的一切。

在漫长的数百年、亦或者数千年的旅行中,较之短暂的宛如一瞬的相遇,却成为了他在永恒生命中,仅存的活着的意义和前进的动力。

他的小优。

 

 

 

“呐,米迦……你现在能看到什么?”百夜优一郎从背后蒙着百夜米迦尔的眼睛,歪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悄悄地问着。

米迦尔动了动脑袋,露在衣领外的皮肤感受到了背后人温热的呼吸。

“你这样我能看到什么?”米迦尔往后靠近了优一郎的怀里,伸手拉下了对方盖着自己眼睛的双手,“吸血鬼是视力好,不是会透视。”

“切,无聊。”百夜优一郎撇撇嘴,索然的直起身将下巴搁到米迦尔头顶上,蹭了蹭他柔软的金色发丝。

他们刚洗完澡,身上还残留着相同的肥皂味道,未干的潮湿水意笼罩着两人,百夜优一郎打了个哈欠,突然泛起了困。

“这么早就想睡了?”米迦尔拾起身摸了摸优一郎湿润的发尾。“头发都没干。”

“那你帮我擦干嘛。”

“又不是小孩子了,还要人帮你擦啊!”

“我困了!”

“好吧好吧。”

米迦尔无奈的起身去拿了毛巾,回来的时候看到百夜优一郎猫一样缩在客厅的垫子上,刚想开口叫他,走近却发现对方已经睡过去了。

“……”

米迦尔弯下腰轻轻的抱起熟睡的优一郎,少年皱了皱眉毛,咕哝了一句梦呓后往米迦尔的怀里缩了几分。

米迦尔垂眸看了眼怀中的人,紧绷的唇角松软了些。

睡着也好,小优已经战斗了太久,是时候让他好好地休息一下,在温柔的梦里享受着应得的宁静了。

只是头发到底没有来得及擦。米迦尔有些遗憾的想。

 

吸血鬼是不需要睡觉的,多少年来每当百夜优一郎沉入梦乡,米迦尔就会安静的坐在他的旁边,什么都不做,只是看着他安宁的睡颜已经心满意足。

在未能见到对方的四年里,百夜米迦尔每个夜晚都会到桑古奈姆的外面徘徊。战后荒芜破碎的世界早已失去了原本的样子,城市的废墟里充斥着约翰四骑士和野兽们的吼叫。米迦尔并没有什么具体的目的,他只是走着,在昏暗冰冷的街道上,期望着等到太阳升起的一瞬间,这场仿佛没有尽头的噩梦就会醒来。

现在噩梦醒了,他不再被没有尽头的黑暗痛苦折磨,他的世界重新迎来了光明,他找到了一度失去的太阳。

 

“米迦……米迦……”

“我在。”米迦尔俯身靠近皱起眉喊他的优一郎身边,发现他还紧紧地闭着眼睛。

“米迦……”

百夜米迦尔握住了百夜优一郎冰凉的手。

睡梦中的优一郎舒展了眉宇,握紧了米迦尔。

金发的吸血鬼弯下腰安抚的吻了吻睡梦中人的唇,眉眼消退冷厉变得柔和。

然而百夜米迦尔再也没有等到百夜优一郎睁开那双碧绿色的眼睛。

 

“他隐瞒了自己的身体状况,并且坚决不允许任何人告诉你。”

柊筱娅捏着手里的资料袋,一向沉稳坚强的少女低着头脸色苍白,消瘦的肩膀不住颤抖。

百夜米迦尔环视四周,看着站在周围的,那些小优所信任并且让他也要信任的同伴们,突然拔出了剑。

“米迦!你冷静点!!”

众人下意识的摸向了自己的鬼咒武器,百夜米迦尔却没有动。

他扔掉了剑,众人才发现那是属于百夜优一郎的阿朱罗丸。

“我会带走他。”他冷冷的说,目光直视着柊筱娅。是陈述不是请求。

“可是……”一旁有人想要阻止,被柊筱娅狠狠地瞪了一眼后悻然的闭上了嘴。

“当然。这也是优君最后的愿望。”柊筱娅轻轻地说。即使有人不愿放弃“终结的炽天使”最好的实验体,也没人能挡住做了决定的百夜米迦尔。

 

自此他开始了漫长的旅途。

人类的欲望促使他们永无止境的探索未知和触碰禁忌。

米迦尔拥有足够的时间来等待,等待一个几乎不可能出现的奇迹。

他想起小优过去说过,希望和平后两个人一起走遍全世界。

所以他花了许多年从日本到世界各地游走。

大部分的地方都在进行着战后的重建,也有还未能摆脱战争的区域。

百夜米迦尔见证了每一个地方的人类如何用尽一切对抗命运,善良的或者邪恶的,每当看到这些的时候,他都会回忆起小优说过的话。

为了守护家人,人类可以付出一切。

因为那是人类最美丽也是最罪恶的本性。

他终于明白百夜优一郎的目的。他希望自己能更多的感知人类的感受,希望自己不要忘记作为人类时的一切。

就算是痛苦、悲伤、无可奈何的事,也有同样的体会到幸福、快乐、温暖爱意的机会。

那是作为人类最值得留恋的部分。

 

“米迦,我希望你能活下去。”

“不管以任何形式,活着总是美好的一件事啊。”

“这个世上还有许许多多我们没能见到的风景,你看,等你逛完,怎么也要个百八十年,这样算起来吸血鬼可比人类划算多了!”

“米迦……如果我看不到,你能代替我看一看吗?”

 

百夜米迦尔久违的做了梦。

他看到小优露出了自己最喜欢的笑容,碧绿的眼澄澈而明亮。

三百多年了,他又一次见到了小优,在自己的梦里。

百夜米迦尔睁开眼无声自嘲,没想到自己还会做梦。

他抬头,夜空中繁星闪烁,月光明亮如洗。

衣角发梢上沾了晨露水珠,若他还是人类,大概会觉得湿意难捱……米迦尔突兀的想,当时应该叫醒小优帮他擦干头发的。

 

 

 

“你有什么想要实现的愿望吗?”

“吸血鬼的愿望也能实现吗?”

教堂里面容和蔼的神父温柔一笑,“即使是罪人,神也会给予他改过的机会。”

百夜米迦尔闭了闭眼,几秒后,说:“我想再见他一面。”

我想再看到小优的笑容,想要再和他说说话,想要抚平他翘起的发尾,想要拥抱他温热的身体。

我想见他。

几百年的思念累积足以逼疯任何生物,他忘不掉,吸血鬼的本能都无法将作为“人类”时百夜米迦尔留下的唯一执念抹灭。

当时间都无法让人忘却,还有什么能让人不去想念?

神父静静地凝视着面前在黑暗中执迷太久而近乎孤独绝望到疯狂的吸血鬼,叹息着伸手碰了碰他的额头。

“你拥有爱,这足以让神宽容你。”

 

百夜米迦尔恍惚了一瞬,等到回过神,他感受到满嘴的苦涩,下意识的摸了摸眼角,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

“你是……谁?”

米迦尔回过头,八岁的优一郎蜷缩在牢笼的一角一脸戒备的盯着他。

 

“小优……”他呢喃出声,生涩的唤着这个几百年都没有喊出口过的名字。

优一郎震惊的瞪大眼睛,“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百夜米迦尔向前走到牢笼旁,伸手的时候贴在外面的符咒猛地燃烧起来尖啸着冲向他。

“小心!”优一郎脱口而出担心的惊呼,米迦尔对他笑了笑,毫不在意的直接抽剑斩开了铁牢。

“你……你……”优一郎颤抖的看着对方无视一切阻碍来到自己的身边,蹲下身,扔掉沾血的剑,张开双臂紧紧地抱住了他。

“小优,我是米迦尔。百夜米迦尔。”

 

 

 

人类的一生较之吸血鬼而言,不过昙花一现。有人穷尽一辈子追求永恒,当真的取得了永恒,却发现那不过是一场没有尽头的漫长酷刑。

世界永远在前进,而永恒将成为静止的一瞬。

在获得永恒的同时,你已经被世界所抛弃。

 

“如果用永恒来换取一瞬,你愿意吗?”

“我想见到小优。”

 

百夜米迦尔被夜风冻醒,低头就看到小小的优一郎紧攥着他的衣服下摆缩着身体发抖。

他翻身轻轻的将睡梦里也持续戒备警惕的优一郎搂到怀里,拍着他柔软的背脊低声安抚,“小优,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仿佛听到了米迦尔的声音一般,百夜优一郎微微放松了身体,温热的身躯蹭进了米迦尔的臂弯中。

安静的冬夜万籁俱寂,只有彼此细微的呼吸声跌宕起伏,米迦尔深深地吸了口气,抱紧了怀里的人,用彼此的体温驱赶着无孔不入的寒冷。

 

他付出了代价,作为交换,他再次见到了小优。

是久违的,人类的温度,呼吸,和心跳。百夜米迦尔闭上眼,湿润的睫毛微微颤抖。

 

他救出了被百夜教折磨的小优,在“终结的炽天使”实验开始之前,在世界破灭之前。

他做到了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改变,他怨愤憎恶了数百年的命运。

 

小优还活着,他也还活着。

没有比这更好的事情了。

 

 

 

“米迦……米迦!”

“唔……小优?”百夜米迦尔疲惫的打了个哈欠,“怎么了?”

“要迟到了啦!你快点起来!”

“迟……到?”

百夜优一郎翻了个白眼,一股脑的将校服扔到了睡眼朦胧的百夜米迦尔身上,“睡糊涂了啊你,早上九点开学典礼,我们已经快迟到了!”

百夜米迦尔愣了愣,低头看着手里的衣服,又看了看对面正絮絮叨叨抱怨昨晚玩太晚还老叫不起来米迦的百夜优一郎,突然扔掉衣服从床上跳起来一把抱住了对方。

“呜哇!你干嘛啊?!”

惊魂未定的优一郎抓着米迦尔的衣服吼道:“我差点摔倒了啊!”

“小优!”

“哈?”

百夜米迦尔松开手捧起优一郎的脸,直到盯得对方开始脸色发红后,突兀的轻轻贴上了他的唇。

“米、米迦??”

接触的双唇温暖柔软,还带着一点紧张的颤抖。

米迦尔闭上眼,加深了这个突如其来的吻。

 

他开始察觉到了这场旅途的意义,这是他不可触及的另一个世界,一个不该属于他、却也属于他的真实的梦境。

 

结果开学典礼还是迟到了,两个人被气的不轻的一濑红莲叫去罚扫操场,百夜优一郎一边抱怨一边扛着扫帚走在前面,夕阳静谧的铺洒而下,百夜米迦尔眯起眼凝视着优一郎被渡上了金色光晕的背影,在心中一遍又一遍的念着他的名字。

小优,小优,小优。

“米迦,快点啦!”百夜优一郎回过头向他招手,脸上笑容灿烂耀眼。

米迦尔也露出同样的笑,上前走到了他的身边,两人到达操场时,小茜正提着扫把在那等他们。

“你们两个太慢了啦!”

百夜优一郎笑着跑了过去,“抱歉抱歉!米迦你也快点啊!”

百夜米迦尔看着两人想,也许他所经历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一天。

哪怕如何憎恶着自己的命运,却也仍然感谢,因为这份命运而相遇的他们。

这份名为“百夜”的诅咒和祝福。

 

 

 

第三次米迦尔见到了十四岁的小优,是对方刚加入帝鬼军没多久的时候。

发育不良的少年抱着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刀走在荒芜的街上,一边愤愤的踢着脚下石块,一边恼怒的喊着一定要证明给红莲看之类的话。

这一次百夜米迦尔只是静静地跟在后面,他没有再试图改变什么,因为他已经发现自己所做的一切,根本不会有任何改变。

他许下的愿望是再见一次小优。

神实现了他的愿望,仅此而已。

 

“小优……”百夜米迦尔突然痛苦的捂住了脸,他后悔了。

神是仁慈的,也是最残酷的。

没有什么比失而复得却又注定再度失去更痛苦的了。

他还想再陪着小优更久,想永远的守护着他,守护着他的笑容。

可是没有时间了,人类的生命正在迅速的从这具身体里流逝,那是百夜米迦尔成为吸血鬼后一度失去的感觉。

 

小优,小优,小优……

他在心里疯狂的喊着,泪水夺目而出。

 

“你……你没事吧?为什么在这种地方?”

百夜优一郎不知何时发现了有人跟着他,然而对方忽然陷入痛苦的样子让他忍不住靠近问了出来。

百夜米迦尔呼吸一窒,许久才放下手,抬头看向面前的人,艰难的露出了苦涩的笑。

“小优……”

百夜优一郎在看清对方的样子后张了张嘴,手里的刀骤然落地。

“你是……米迦?!!”

伴随着刀鞘落地,同时而出的是自一旁冲出来的约翰四骑士震耳欲聋的嘶吼。

“小优——”

赤红的鲜血染红了世界。

 

“米迦……米迦!!”

百夜优一郎猛地睁开眼颤抖的大吼。

一旁正在翻书的一濑红莲“啪”的合上书皱起眉,“什么米迦?”

百夜优一郎愣了几秒,随即迅速的翻身跳下床,结果一动才发现自己浑身是伤,疼的差点直接摔下去。

一濑红莲见状立刻黑了脸骂道:“死小鬼你还想多躺几天啊!别乱动!”

“我……我怎么受伤的?”百夜优一郎茫然的看着缠满绷带的双臂,拧起眉毛拼命回忆着见到米迦之后的事。

一濑红莲皱眉盯了他一会,确定他不是假装出来的迷茫之后,缓了口气,慢慢道:“虽然我不介意小鬼自己跑出去磨练,但是自不量力还要人救的话只会给别人添麻烦。这次你擅自跑出去,要不是时雨和小百合正好碰到,早死在约翰四骑士的嘴里了。下不为例,听到了没?”

百夜优一郎呢喃着重复:“是……他们救了我?”

“没错。不然还能有谁?”

“那米迦呢?!你们没有看到米迦吗??”百夜优一郎忽然焦急的抓住被子追问。

一濑红莲不耐烦的说:“所以你说的米迦到底是谁啊?一开始就只有你一个人好不好!”

“……”百夜优一郎怔愣的陷入了沉默。

“总之你给我好好休养,别乱跑,我要去忙了。”一濑红莲嘱咐完,起身离开了病房。

空间突然安静了下来,百夜优一郎咬着唇低下头,干涩的双眸逐渐被泪水浸湿。

“米迦……米迦……”他喃喃的念着最重要的家人的名字,却惊恐的发现之前见到对方的那一幕越来越模糊。

为什么会这样,他明明记得米迦对自己露出了比哭还难看的笑,他明明记得自己当时心痛的几乎落泪,他甚至清楚的感受到过米迦抱住自己时温柔的暖意。

可是为什么……现在这些感觉都变得那么暧昧不清,仿若一切都是一场自己思念成疾臆想出来的梦境。

百夜优一郎缩起身抱紧双膝,在寂冷的病房里无助的哭泣。

好想再见一次……好想再见你一次,米迦。

病房门外,神父隔着窗户神情悲悯的望着里面的黑发少年。

 

 

 

“你有什么想要实现的愿望吗?”

“无论什么愿望都可以吗?”

“是。”

“让我再见他一次。”

 

 

FIN


评论 ( 6 )
热度 ( 186 )

© 临江照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