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白羽光出匣,一剑无痕雪漫山

【布鲁游】片翼狂想

*机战paro

三个连续时间线的片段短篇,后两章lof不好发,接→wb



外面下起了暴雨。雨势浩大,铺天盖地的浇了下来。

不动游星皱起眉,合上的眼睛艰难的挣了开来。

“不动长官,你醒了……”狭雾深影连忙起身,走到床头倒了杯水。

不动游星撑着身子坐起,缠满绷带的腹部顿时传来一阵激痛。

“唔……”

听到游星的闷哼,狭雾深影放下杯子扶了一把差点跌回去的人,担忧的说:“您受伤很重,暂时还是别动为好。”

不动游星吸了口气,在狭雾深影的帮助下靠到了床头。

“深影……现在是什么情况?”

狭雾深影递过水给不动游星,犹豫了一会,低下了头。

“不是很好……”

狭雾深影开始汇报战况。

不动游星本就苍白失血的脸色随着对方的声音越来越沉重。

雨滴凶狠的击打着玻璃窗,水纹模糊了暗沉的天和寂静的基地。时不时还能听到一两声闷雷响过,伴随着划开云霾的几道闪光。

距离不动游星从伏击圈里突围回来已经十六个小时了。

在击坠了不动空域的传说后,趁着联盟军群龙无首气势低迷之际,敌军趁胜追击,此时已步步紧逼到了边境不远处的代达罗斯桥。

联盟战线几乎毫无抵抗之力便在未来科技的力量下全线溃败,地方领军的机皇帝·神智号甚至嚣张的孤身深入边境线一千五百米内以此挑衅。

然而唯一能够抵抗机皇帝的游星号,却和他的主人一样伤痕累累的躺在维修站里。

“杰克和克罗呢?”不动游星捏紧了发冷的手臂,低声询问。

狭雾深影摇了摇头,“阿特拉斯大人受了伤,被秋小姐下令禁止出战。霍根少尉为了保护受伤的阿特拉斯大人被神陆正面击中……”

不动游星脸色一变。狭雾深影连忙接着道:“不过击中前霍根少尉已经安全脱出,只是黑鸟号彻底被击毁了……”

游星松了口气,按住发痛的腹部,“他现在在哪?”

“在指挥台临时负责前线调度。”

“杰克呢?”

狭雾深影回道:“阿特拉斯大人和霍根少尉在一起。”

不动游星舔了舔干涩的唇,喝完杯子里的水,然后一把拔下滴管的针头,在狭雾深影的惊呼中翻身就要下床。

“不动长官!你现在不能动!”

不动游星脚下一软,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受伤的不仅是腹部,只是那里伤的最重最痛,反而忽略了其他地方。

他按着发晕的脑袋,捏住鼻梁意图让自己清醒一些。

“不动长官……”

“抱歉,现在可不是能让我躺着修养的时候。”不动游星对着狭雾深影笑了笑,安慰道:“放心,这点小伤不碍事。”

狭雾深影无言的看着不动游星虚弱的动作和满脸为了忍痛渗出的冷汗,重重的叹了口气。

“真是和布鲁诺说的一样……”

不动游星愣了愣,“布鲁诺?他知道我受伤了?”

狭雾深影无奈的扶着游星说:“游星号被击坠的场面都被那么多人看到了,您还指望瞒住谁?”

不动游星:“……”

作为一个军人,这真是……莫大的耻辱。

狭雾深影惊觉自己说错了话,踟蹰了一会,却终是欲言又止的沉默了。

不动游星低下头,弯腰去穿鞋。

他的左腿、右胸和肩膀处皆有深可见骨的利刃伤痕,腹部更是连中两枪,连头上都缠着厚厚的绷带。若不是他有超人的意志和绝对要活着回来的信念,恐怕早就死在何塞的枪下了。

唯一庆幸的是子弹并没有留在身体里,免去了许多麻烦。

不动游星很快就换好了衣服,他本来想摘掉头上的绷带,怕出去后被人看到影响士气,却被狭雾深影义正言辞的制止。

“才换了药,长官要是这么拆了,秋小姐那边就难交代了!”

不动游星只好作罢,看了看病房门口边的衣帽架,顺手摘下了军帽带上。

“您要去指挥台吗?”狭雾深影跟在后面询问。

不动游星点点头,抬手按开门边的开关——

“呜啊——!!!游星游星游星!!”

“龙亚?你怎么在这?”不动游星惊愕的接住从门外扑向自己的男孩,却忘记了自己负伤在身,被正中伤口,痛的倒退数步抽了好几口冷气。

“游星,呜呜,怎么办游星!!”龙亚从他怀里抬起头,泪水大颗大颗的滚落,湿透的发丝和衣服表明他刚刚显然是冒雨跑来的。

不动游星示意狭雾深影拿来毛巾,然后轻轻拍着龙亚的肩膀,温声道:“冷静点,慢慢说。”

龙亚抽噎着换气,许久,才眼泪汪汪的哽咽道:“布鲁诺,布鲁诺他一个人去和坏蛋们谈判了……”

不动游星微微瞠目,捏着龙亚肩膀的手不自觉的用力按住,“你说布鲁诺去和敌军谈判了?”

龙亚拼命点头,随即痛呼一声,“游星,好疼!”

“……抱歉。”不动游星直起身,松开龙亚,闭上眼迫使自己冷静下来。“你在这里等着,不要乱跑。”他叮嘱完,在狭雾深影拿着毛巾出来时,已经跑出了病房,在倾天的暴雨里直奔指挥站方向。

“完了完了……”牛尾哲在走廊里来回踱步,焦虑的搓着两手思考着一会要怎么跟不动游星解释。

一分钟前,狭雾深影来电告诉他,不动长官醒来了。接着告诉他,布鲁诺独自去谈判的事情,也被不动长官知道了。

世上还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吗?明明他们那么小心翼翼的隐瞒,结果还是出了岔子……就是那个有着红龙印记而破例被批准入伍的小鬼头,谁能想到会被他听到了消息还跑去告诉了不动游星!

“啊啊啊我可一点也不想面对长官冰冷的怒火啊……”牛尾哲痛苦的蹲在墙角,心想为什么这种差事不换成杰克来。

“叮”——

电梯停在了这一层,牛尾哲连滚带爬的站直了身体,瞪着那扇缓缓开启的门,然后果不其然看到了脸色难看到和外面天气一样恶劣的不动游星。

“长官!”牛尾哲啪的敬了个礼。

不动游星对他点点头,径直往指挥室走去。

牛尾哲:“……”长官又无视了我。

“那、那个,不动长官……”牛尾哲跟在后面,纠结的想说点什么,可惜没等他说完,不动游星已经一把推开了指挥室的大门,三两步走了进去。

“是谁批准布鲁诺前去谈判的?”

方才还一片兵荒马乱的房间一瞬间落针可闻,二十来号人仿佛被施了定身术一样僵在了原地。

正中间的大屏幕上孤零零的闪烁着繁杂的军情,各种滴滴的警报声奏乐似得接连响起。

站在控制台边的克罗·霍根最先恢复了表情,有些尴尬的说:“游星,你伤的那么重,怎么还乱跑?”

杰克就在他不远,正单手撑着桌面,右腿和右胳膊全都打了石膏。

不动游星看向克罗,一向温和的他第一次表现出了符合身份的冷厉和强势,“是谁批准布鲁诺去谈判的?”

他又问了一遍,克罗只好别开视线抿紧了唇,连杰克都难得的噤声沉默。

不动游星捏紧拳,视线扫过了大屏幕的一角。那里正显示出布鲁诺正驾驶三角鹰号前往谈判地点,出击时间是半个小时前。

这时候,跟在后面进来的牛尾哲一头冷汗的小声回道:“长官,是布鲁诺自己请求的……而且他还拿着长官的龙印许可……”

不动游星猛地回头,“我的龙印许可?”

“是。”

不动游星一瞬间手脚冰凉,双眼发黑,身上的伤口疼得他呼吸一窒。

“布鲁诺……”他咬着牙一拳砸向了身边墙壁,吓得一屋子人皆是一惊。谁都没想过不动长官也会露出这般愤怒的模样。

不动游星想起了那个疯狂的晚上。

原来布鲁诺从那晚开始就有这个想法了吗?那么热情的和他拥抱,只是为了趁他情迷意乱之际取得龙印许可?是他知道自己出击会遭受埋伏所以提前做了准备吗?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能料到这么远的事情?

不……布鲁诺不会……

不动游星混乱的按住了头,“背叛”两个字在脑海里隐隐浮现又被他迅速的扼杀。

布鲁诺绝不会背叛自己。

“我们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你的龙印许可……但布鲁诺自己提出了要求,当时的情况也不允许我们有时间去想别的方法……”克罗走到游星身边轻声解释。

不动游星单手撑着墙,低垂着头,失血的唇颤抖着动了动。

克罗小心翼翼的接着道:“所以,就相信他吧?”

“没错,游星。”杰克终于忍不住怒气冲冲的说:“不管怎样,现在事已至此,我们已经别无选择,比起在意这个,重要的是如何保证接下来的事情能顺利按照计划进行!”

“……”不动游星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整理了思绪,然后走到控制台前说:“追踪三角鹰号的信息,检查三角鹰的通讯道路确保干净,无论谈判结果如何,保证驾驶员的安全。”

“遵命!”

他想相信布鲁诺,即使作为一名长官,他不该无所顾忌的去信任任何一个人。

但是布鲁诺不一样……所以就这样让他什么都不想的去选择一次相信吧。

控制室再度恢复了先前的状态,杰克和克罗同时松了口气,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脸上看到了安定。

是了,有游星在,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本该是这样的,可突然响起的警报却再次将指挥室的空气凝固。

“警告,三角鹰偏离原定路线!警告,三角鹰偏离了原定路线!!”

“怎么回事?!”杰克飞快的接通连线,怒吼着质问:“布鲁诺,你在搞什么?!”

然而对面只有一片杂乱的忙音。

不动游星的呼吸变得急促了,他按住自己开始发颤的手,冷静的说:“汇报情况。”

大屏幕上迅速放大了和三角鹰的通讯连线信息,跳动的绿色声波显示连线正常,但是布鲁诺没有回复,也没有解释为何偏离路线。

“布鲁诺!听到了没,你到底在搞什么——”

“杰克,闭嘴。”不动游星制止了杰克急躁的喊叫,按开开关,连接了三角鹰号。

“布鲁诺,我是游星。听到请回复。”

“……”

“布鲁诺,你偏离了路线,你是有什么计划吗?”

“……”

“布鲁诺——”

“游星。”

不动游星终于等到了熟悉的回应,心脏跳得宛如浑身的血液都倒流回了这里一般。

他咽了口唾液,舔着干裂的下唇,努力维持平静的问:“你在做什么?”

大屏幕上的通讯波纹闪了闪,布鲁诺沉默了几秒,接着是一声清晰而低沉的,“对不起,游星。”

不动游星颤抖着攥紧了拳,“你在……说什么……”

“长官!三角鹰号的通讯断开!”

克罗愤怒的锤着桌子,“这不可能!!重新连接!”

“不、无法连接,无法连接三角鹰号。三角鹰屏蔽了通讯接口,正加速前往代达罗斯桥方向!!”

“他想干什么……”克罗震惊的看着屏幕上显示的三角鹰的绿点一点点的脱离联盟地界,以和谈判地点完全相反的方向没入了标记成红色的敌军境内。

“报、报告……三角鹰,信号消失……”

所有人都失去了语言。偌大的指挥室一片死寂。

屏幕上代表三角鹰的光点已经完全不见了,包括所有链接信号。

布鲁诺本就是个天才,若他想要隐匿自己的行踪不被发现,那么就是调用整个联盟最先进的moment粒子定位系统也不可能找得到——他曾经就是这样改造了游星号的moment才得以让不动游星在战场上数次躲开机皇帝针对moment的探测系统,为此让敌军头疼了不少。

可现在,当这一切变成针对联盟军的时候,众人才意识到,布鲁诺究竟有多可怕。

“他……布鲁诺他……”克罗转头求助的看向游星。

杰克也失去了声音,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到了不动游星的身上,不管怎样,这里他是唯一能够应对目前状况的人了。

不动游星久久的沉默,亲自重新搜索了一遍三角鹰的信号,不死心的甚至动用了只有十万火急时才能动用的龙印系统,然而结果仍旧没变。

布鲁诺,确确实实的消失在了敌军阵地。

“可恶……”不动游星咬牙切齿的低下头,死死地瞪着控制台上闪烁的冷光。

他想要说服自己,布鲁诺也许是有别的计划。他想要相信,对方的行为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个最糟糕的情况。

他甚至不愿将“背叛”这两个字和布鲁诺放到一起。

可是现实很快就犹如窗外的暴雨一般,毫不留情的将他身体里的血液尽数浇冷。

“长、长官!!敌军发来开战通牒,署名是……安提诺米……”

“你说什么??这群混蛋不是才说了谈判的吗!!”杰克大怒,“这个安提诺米又是哪里冒出来的?!!”

“长官,对方发来视频通讯……”

不动游星脸色苍白的抬起头,说:“接过来。”

大屏幕闪了闪,很快就投影出了敌军指挥官的长相。

在清楚地看到名为“安提诺米”的人的模样时,所有人都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游星……还是第一次以这个身份和你对话吧。初次见面,我的名字是安提诺米。”

屏幕里的蓝发男人有着和布鲁诺一样温柔的眼和低沉的嗓音。

不动游星甚至能清楚的分辨出他嘴角的弧度,那是他最熟悉的,曾经唯一能够让他放下一切负担责任安心入眠的微笑。

可为什么他只觉得好陌生,这个人说的每一个字,都陌生的让他觉得可怖。

“你在开什么玩笑……布鲁诺?”

屏幕里的人深灰色的眼里浮现起了细微的悲伤。

“没有开玩笑哦。游星,我真正的身份就是安提诺米,来自未来的人,你的敌人。”

不动游星撑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分辨着安提诺米说的每一个字。

然后他就这样凝视着屏幕里安提诺米的面容,过了许久,才一字一句,低声的问道:“你……骗了我吗?”

“……”

安提诺米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临江照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