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白羽光出匣,一剑无痕雪漫山

【布鲁游】Dream

安提诺米又做了那个梦。

梦里是没有尽头的宽广赛道,仍叫Jonny的他驾驶着三角鹰一刻也不敢停下的奔驰向前方的光辉。

赛道的两边是无尽的深渊,时不时有战败或者放弃追逐的D轮手被深渊吞噬,然后赛道越来越窄,前方光芒逐渐暗淡,随即他看到了一架鲜红的D轮出现在了眼前,驾驶者的面容被黑暗笼罩着,他看不清对方的长相。

可这并不重要,他知道那是谁。

几乎每一个使用同调召唤的D轮手都会追逐向往的传说。

那是无论面对任何艰难险阻都会坚定不移勇往直前的英雄——

 

“聚集的祈愿将成为新生的闪耀之星,化作光芒闪耀的道路吧!同调召唤,飞翔吧,星尘龙!”

 

同调召唤璀璨的光芒自面前扩散开来,碧色的光圈笼罩了Jonny和前方的人。有白银的光辉宛如晨星的碎屑划破无尽的黑暗照亮了整个赛道。

“不动游星……”

Jonny喃喃的念出了那个名字,于长梦中蓦然惊醒。

 

到底过了多久呢?

从阿波利亚死去开始,时间仿佛变的更快了,帕拉多克斯和zone也越来越沉默,研究的进度卡在了难关前,每个人都充满了焦虑和绝望。

是的,他们的时间不多了。他们在用生命和时间赛跑,然而神真的会眷恋一下末日中仅存的最后的希望吗?

安提诺米以前不会想这种问题,他一向是四个人中最积极向上的,这点也许和曾经是职业D轮手有关,那份不到最后一刻绝不放弃的决斗精神始终支持着他和越来越强的机皇帝们战斗。

不过即便如此,也快要到极限了。

如果再这样下去,他们都会像枯萎的种子一样在未能看到阳光之前就死在了泥土里。

 

幸好,当安提诺米担忧起这些的时候,也许是被阿波利亚的死所刺激,帕拉多克斯的研究终于有了进展。

那天他用树枝一样干枯僵硬的手指着屏幕说:我找到办法了。

安提诺米在他浑浊的眼睛里看到了疯狂的光。

然后帕拉多克斯指着身后的培养箱,用嘶哑的声音兴奋的说:“zone,把他们送回去,我也回去。只有改变历史,未来才会改变。这是我们唯一的办法了。”

培养箱里是分裂成三个人格的阿波利亚,他们安静的沉睡着,等待着zone的唤醒。

安提诺米看到zone在生命维持装置里露出来的面容上浮现起了笑意,心脏才后知后觉的剧烈跳动了起来。

实验成功了,他们可以回到过去,他们掌控了时间,这代表什么?

他们将成为能够主导命运的人。

 

那天安提诺米恍惚的想起了很多年前,在Jonny还是个刚刚初出茅庐的小鬼时,有人嘲笑过他,说不动游星早已经成为传说,即使你组出了最适合和他配合的卡组又有什么用呢?你们永远不可能并肩作战。

那时候他握紧了自己的科技属们,毫不在意的架上三角鹰将一切耻笑抛诸脑后。

并不是没有想过这种问题,在构筑卡组的每一个日日夜夜,他反复的看着保存下来的不动游星的决斗记录,研究着他的战术,将他用过的所有卡片效果铭记于心——越是这样,当停下来的时候,迷茫和沮丧就越发压得人痛苦。

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他喜欢不动游星,憧憬,并且一直不断的在赛场上追逐着他的背影。

再一次次用科技属赢取胜利后,遗憾变得深刻,可迷茫和沮丧却一点点的消散了。

时间并不重要,因为决斗将他们联系在了一起,跨越200年的光阴,在同调召唤的光芒中,他能看到那个人自信的面容和眼底不屈的战意。

仅是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布鲁诺,布鲁诺?”

电脑前的蓝发青年恍惚的睁开眼,盯着眼前担忧的看着自己的人,脑海中混沌的虚幻感还没有完全消散。

“游……星?”

“是我,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小心感冒。”直起身的不动游星倒了杯热水递给布鲁诺,看着对方喝下,才说:“你还好吗?”

布鲁诺愣了下,放下杯子摸着鼻尖道:“怎么突然问这种话……”

“你脸色很不好,刚才一直在梦呓,是做噩梦了?”

布鲁诺有些尴尬,“唔……不太记得了。”

不动游星凝视着他看了一会,欲言又止的张了张嘴,终究还是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想出去逛逛散心吗?”游星穿上外套背对着布鲁诺询问。

布鲁诺连忙跟着站起来说:“好啊,去哪?”

“海边吧。”

“好。”

于是两个人深更半夜,一前一后开车前往了海岸。

 

自绵延的公路下去,是无声翻涌的海洋,他们将车停好,一起走到了沙滩边。

“说起来,我就是在这里被捡到的呢。”布鲁诺伸了个懒腰,两手撑在后脑望着繁星闪烁的天空。

不动游星“嗯”了声,脚尖蹭了下沙滩上凸起的石块,突然伸手脱下了外套。

夜风有点冷,他打了个哆嗦。布鲁诺无奈的说:“还说让我小心感冒……游星也是啊!”

“嘛……难得放松下。”不动游星笑了笑,就这样摘掉手套,弯腰褪下长靴,然后挽起裤子和袖口,从沙滩边一步步靠近了深蓝的海。

布鲁诺担心他,只好脱掉鞋子跟着追了上去。

“布鲁诺有没有想起点什么呢?”

不动游星赤脚踩在冰凉的海水里,抬头看着夜空询问。

刚刚停下脚步的布鲁诺怔了怔,转头看身边的人,对方深蓝的眼被夜所遮掩,却有星子的光辉倒映其中。

他一时间有些失神,实际上他确实想不起梦里到底梦到了什么,似乎有很多人绝望的面容,有晦暗残破的城市废墟,有遮天蔽日的机皇帝,有完全看不到光明的黑暗夜晚,也有和此时此刻不动游星眼底一样明亮的星光。

他记不起这些场面的缘由,醒来残留的感觉只有说不出的淡淡悲伤和痛苦。

也许那是他所失去的回忆,他想,和这和平安详的现实所截然不同的,名为绝望的过去……

“布鲁诺不愿意说吗?”

不动游星又问了一句。

布鲁诺收回视线,迷茫的望着地平线,说:“我不知道。”

不动游星缄默,过了会,他走到一边的礁石上坐下,撑着下巴叹了口气,“对不起。”

布鲁诺惊讶的看向他:“为什么?”

游星道:“我有听到一点……你在梦里说的话。”

布鲁诺的手颤了颤,随即捏紧询问:“我……说了什么?”

不动游星转过头,凝视着他的目光里含着悲伤和迟疑:“你一直在……求救。”

“求救?”

“嗯,向神灵求救,向同伴求救……向我……求救……”

布鲁诺语塞。

一时静谧。

许久,游星低低的说:“如果我们能更早的认识就好了。”

布鲁诺这才回过神,苦笑着摇了摇头。

“游星还真是温柔啊。”他也坐到了礁石上,踩着海水和不动游星背靠着背。

“我也经常这样想呢,如果能更早的和你相遇就好了。”

不动游星的肩膀抖了抖,随即放松身体彻底靠在了布鲁诺的背上。

然后他想了想,问:“你想听吗?我过去的事情。”

布鲁诺有些紧张的绷紧,“哎……可以吗?”

“当然。”不动游星微微笑了笑,接着慢慢说道:“我啊,其实也一直在后悔。每时每刻,都在痛恨自己无力改变的过去。”

他的声音低而平静,在海风中被割裂的断断续续。布鲁诺沉默的聆听。

“就像太一的三皇帝说的那样,我的诞生就是诅咒的开始。零点反转葬送了无数的生命,我应当被这些因此而失去一切的人们所仇恨,拉里、克罗、杰克、还有许许多多卫星区的伙伴,他们的命运被残酷的改写,而我,我的父亲,都该为这些罪恶负责。”

“可你也拯救了他们。”

“不,我能做的只有赎罪……用我的力量,去尽一切可能的挽救。”游星垂下头,安静了一会,站起身往海水深处走去。

布鲁诺看着他一步步被水面淹没,心脏跳动的越来越快——“游星!”

不动游星终于停了下来,回头对他笑了笑。

“之前我也想过,能否祈求红龙将我送回到零点反转之前去阻止一切。”

“那不是你的错……”

“那不是我酿成的错,却是我必须承担的罪。”

布鲁诺突然冲动的跑上前抓住了不动游星的胳膊,有些激动的喊道:“并不是那样的,你不是诅咒,你的诞生给无数人带来希望,也许你并不知道这些,但在未来,将会有许许多多的人追逐着你的背影前进,以你为豪,以能同你一样使用同调召唤而骄傲!”

不动游星怔愣的抬头看着面前的人,“布鲁诺……”

“你拯救的不仅仅是现在,还有未来。所以不要……不要……”布鲁诺倏然停了下来。他想说什么来着?

是了,他想说游星,不要为这些自责,不要为这些悲伤,你该是最耀眼的星辰,你是无数人憧憬的英雄——

可他却说不出话,仿佛那过去的记忆在嘲笑着自己。

你有什么资格说这些?造成零点反转的罪魁祸首。

啊……他记起来了,那模糊的,缥缈的记忆。

本不该承担这些罪恶的英雄,被迫戴上了枷锁,因为改变历史的……他们。

 

“布鲁诺……谢谢你。”不动游星抬起手,拍了拍布鲁诺的肩膀。

布鲁诺喃喃的说:“我……并没有为游星做什么……”

“怎么会?”游星笑道:“你可是实现我们梦想的齿轮之一啊。如果没有布鲁诺,5D’s将不是完整的5D’s。”

“游星……”

“啊啊,本该出来散心,结果好像因为我说的事而更沉闷了呢。”游星踢了脚水花,回身走向了岸边,“既然如此,不如来决斗吧!”

布鲁诺惊愕的跟上,“决斗?”

 “是啊,好久都没有畅快淋漓的决斗一场了,来试试吧。布鲁诺。说不定也能让你想起点什么呢?”

不动游星迅速的拆下了游星号上的决斗盘,一边插上卡组一边对布鲁诺道:“怎么样?”

布鲁诺挠了挠后脑,笑了起来:“那就来试试吧,游星!”

 

Duel!开始!

 

那是布鲁诺第二次以对手的角度看到星尘龙璀璨的身影,在夜空下,银白的巨龙引颈长鸣,张开的翅膀上细碎的星屑宛如雪花翩然而落。

不动游星就站在几十步开外,被星尘的光辉完全笼罩着,是和梦里见到的他截然不同、却又相似的模样。

之后恢复记忆的布鲁诺回想起这一夜,便觉得也许神灵是真的存在的吧。

在最深的绝望和不可思议的轮回里,他从未来回到了过去。他曾经的梦想,寄托的一切,包括深刻的憧憬与信任……他终于见到了不动游星。

这个存在于传说中的英雄,真实的站在自己的面前,会笑,会悲伤,会沮丧失落,却永远耀眼夺目坚强勇敢。

他开始理解为什么zone不惜牺牲自我也要复制不动游星的一切。

因为他们都是追逐希望的人啊,被那无限的可能性所吸引,企图用传说的力量拯救未来。

并且最终的事实证明,他所做的选择,为之奉献的生命和灵魂,寄托的希望和祈愿,半点也没有被辜负。

 

 

感谢,与你相遇的意外。

命运偶尔也会这样,温柔的给予人们一场不愿醒来的美梦啊。

 

 

END


评论
热度 ( 36 )
  1. 暗玥公主临江照衣 转载了此文字

© 临江照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