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江照衣

流星白羽光出匣,一剑无痕雪漫山

【YGO】杀戮游戏·2

“杰克……杰克……杰克!”

渺远的声音逐渐清晰,迟钝的大脑一点点恢复意识,杰克·阿特拉斯花了些时间,终于撑开了沉重的眼皮,茫然的看向旁边。

“唔……你是……克罗?”

“是,是我。你可算醒来了。”矮个子的同伴长吁口气,盘腿坐到一边抓了抓头发,苦中作乐道:“再不醒来我就要对你人工呼吸了。”

“你说什么乱七八糟的……”杰克捏着鼻梁撑起身,又甩了甩头,混沌的思维才清晰了一些,“这是怎么回事?”

他环顾四周,震惊溢于言表。

“到底发生了什么?!”

面对杰克的愕然,克罗摊开手,摆出一副如你所见的表情,无奈的说:“我也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两人面面相觑,哑口无言。

 

此时是刚刚破晓的黎明,微弱的天光透过残破不堪的窗棱照射进来,映出了一屋布满尘埃的残破家具。

这里似乎是一间废弃的猎人居所,很久都没有人住了,以至于空气里全是潮湿的霉味。蛛网遍布各地,时不时还能看到一两只被人声惊到的老鼠飞快的窜过墙角。

而两人就躺在空荡破败的客厅中央,通过半敞的木门看到外面是一望无际的幽深森林。

“这是什么恶作剧吗?”杰克·阿特拉斯站起来,不可置信的在这间不足二十平米的房间里转了好几圈,然后停在门前,愤怒的锤了下门板,“到底是谁!!竟然让本杰克·阿特拉斯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醒来——”

“难道你还期待躺在五星级宾馆的柔软大床上睁开眼睛吗?”

“就算不是五星级宾馆,好歹也该是人待的地方吧?可这是哪里?一个鬼屋一样的破烂小房子,和一片原始森林??”

杰克还在愤愤不平的怒斥,克罗已经受不了的抬手打断了他,“好了好了,杰克,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思考的不是这些!”

他走到杰克旁边,严肃的指着外面,说:“首先,该想的是怎么离开这里!”

杰克闭上了嘴,重重的哼了一声。

克罗拍了拍他的后背,反身回到屋里,开始在这间小房子里到处倒腾。

杰克站在那看他翻找那些凌乱而残破的家具,忍不住问:“你在找什么?”

克罗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我在找能用的东西。”

杰克凑到跟前指了指他手里已经腐烂到一半的木柄斧头,“你要干嘛?”

“防身。”

“哈?用这东西防身?”杰克嘲笑,随手抄起旁边缺了个口的碟子,“还不如用这玩应当个飞镖甩,那斧头早都烂的用不了了!”

“……”克罗选择了无视。

杰克撇撇嘴,扔下盘子,在房间里晃了阵,终于找到一张还算完整的凳子出来,然后皱起眉头吹干净上面的灰尘,勉为其难的坐了下去。

克罗也不指望他能帮上什么忙,不添乱或者突发奇想就好了。

如此自我安慰的克罗·霍根,踢开那把烂透的斧头,继续翻找。

屋子里安静了一会,没多久,就听到有鸟鸣传了进来。窗外天光逐渐明亮,只是相对于过于厚重的层层枝桠,这光芒都变得黯淡而无力了起来。

杰克看着外面,突然开口叫了声:“克罗。”

“又怎么了?”

“你还记得我们怎么来这里的不?”

克罗停下了动作,想了想,皱眉没有说话。

杰克低沉的说:“我刚努力想了下,但是只记得,因为游星从下午出门就没有回来,秋和龙亚龙可都很担心,所以我们一起出来找他……”

“然后一觉醒来就来到了这里。”克罗接着说。

杰克回头瞪他,“怎么可能一觉醒来就来到这里,这中间肯定发生了什么!”

克罗无言的继续翻东西,过了一会,才说:“当然是发生了什么,可我们现在都想不起来。”

杰克问:“你觉得谁会做出这样的事?”

克罗回答:“我不知道。”

杰克怒:“你就不能回点有意义的话吗?”

克罗更怒:“你就不能问点有意义的问题吗?”

杰克愤恨的站起来,狠狠地踢开了凳子。

“克罗,我饿了。”

“闭嘴,我也饿了。”

“好吧。”杰克转过身,妥协给了饥肠辘辘的胃部。“我决定来帮你一起找点防身的东西,然后,我们该出去猎点野食吃了。”

“……我认为我们的首要目的是找到游星,或者,找到离开这里的方法。”

“游星?他也被抓了??”杰克震惊。

克罗强忍住将手中绳子套到杰克脖子上缠上三圈的冲动,直起身,冷静的分析:“如果我推测的没错,游星之所以一直没有回来,一定也是遇到了什么事,然后敌人以游星为引,将我们全部引出来……抓到了这个地方。”

“克罗,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我是在推测。”

“很好,我认同你的推测。”杰克严肃的撑着下巴想了想,皱起眉说:“要是龙亚龙可也被抓了,那就不好了。还有秋,她一个女孩子,太危险了。”

“是的,所以我们最好祈祷,被抓来的只有我们,以及游星吧。”

“但愿如此。”杰克又回去,摆好被踢翻的凳子,安稳坐到了上面。

克罗愣了下,忍不住说:“你不饿了?”

“饿啊。从昨天下午到现在滴水未进,怎么可能不饿!”

克罗爆发,“那你还不来一起帮忙!!”

杰克叹了口气,忧郁的说:“太饿了,没力气动。克罗,一切就拜托你了。”

“……”

克罗·霍根,活了十几年,自从认识了杰克·阿特拉斯,每一分每一秒都觉得,自己迟早要心肌梗塞而死。


评论 ( 1 )
热度 ( 12 )

© 临江照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