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江照衣

流星白羽光出匣,一剑无痕雪漫山

【YGO】杀戮游戏·1

不动游星在黑暗中睁开了眼,他犹豫了一下,摸索着撑着湿软的地面坐了起来。

这是哪里?

他环顾四周,意图在漆黑中辨识自己的所在之地。

已经是深夜了,阴冷的月光透过遮天蔽日的厚重枝桠渗下了些许,空气里飘来混着土腥和不知名草屑味的风。风很凉,吹在脸上有种刀割的痛。

并不是熟悉的景色。

内心浮现起了不安,不动游星曲起腿,准备站起来的时候才感受到脖颈后方的肿胀酸痛。

他捂着脑袋仔细回想,才慢慢的想起了一些事。

大约是下午,他如同往常那样离开了车库前往商业街买些必需品……本该是这样的,可记忆却戛然而止在了出门时和克罗的道别。

这中间一定发生了什么,所以他才会在这种荒无人烟的郊外醒来。

而且,看起来并不像是属于新童实野的某个地方。

想到这里,不动游星的额角渗出了冷汗,他摸向口袋,那里空空如也,身上能够联系外界的设备全被搜走了,现在他唯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也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自己被抓的话,他们会不会有事?尤其是龙亚和龙可,他们还那么小,万一……

不动游星不甘心的锤了下地面,树丛里似乎有什么被惊吓到了,传来了一阵慌乱的动静。

“谁?!”不动游星紧张的跳了起来,戒备的拾起了一边的树枝,目光死死的盯着那片在朦胧月光中微微晃动的草丛。

“对……对不起……”细小而微弱的声音传了出来,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不动游星绷紧的神经放松了些许,“你是?”

“抱歉,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半人高的草丛被拨开,一个模糊的身影露了出来,正从趴伏的姿势慢慢撑起身体站起。“我醒来就在这里了。”

陌生的男人这么说着,举起双手以示自己毫无威胁。

不动游星放下手中的树枝,走近了一点,这才看清对方的样子。

是一个比杰克还高的年轻男子,身上穿着脏兮兮的工作服,蓝色的头发凌乱的耷拉着,脸上倒还算干净,正睁着一双茫然的眼睛无辜的看着不动游星。

“没关系,我也是,刚才没有吓到你吧?”游星扔下树枝,友好的说。

对方这才松了口气,顿时胯下肩膀拍着胸口抱怨:“有点吓到了,我还以为你是敌人呢!”

不动游星失笑,接着又严肃了表情,低声说:“但真正的敌人肯定就在某个地方正看着我们。”

对方的动作瞬间僵硬,好半天,才犹豫的问:“那我,我们该怎么办?”

不动游星抬头看了看天,却只看到了一片浓绿阴暗的枝蔓。

空气变得愈发湿冷,影影绰绰的枝桠被夜风吹得到处乱晃。四周寂静无声,黑暗可怖的沉默。

“总之……先离开这里吧。”不动游星叹了口气。

对方六神无主,只能跟着点了点头,问:“那,往哪个方向走?”

不动游星闭上眼想了会,然后抬脚迈向了北方。

蓝发青年立刻紧跟而上。

 

他们在犹如原始森林一般的树林里艰难前进,身上的衣服不多时就变得肮脏不堪,只是这时候谁也没有余力去在意这些了。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前行的路上才想起也许未来几日都要和身边的人作伴,不动游星便开口询问。

然而对方却并没有立刻回答。

不动游星误解了这份沉默,接着说:“啊抱歉,还没自我介绍。我叫不动游星……”

“……游星,是很独特的名字呢。”

“那你呢?”

“我……我不记得了……”

“不记得?”不动游星停下脚步,惊愕的脱口而出,“你失忆了?”

“是……”对方也跟着停了下来,声音里带着显而易见的苦恼和无奈,“我什么也想不起来,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来自哪里,更不用说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不动游星皱起了眉,过了一会,才踟蹰的说:“这样啊……也许是那些人对你做了什么吧?”

“那些抓我们来的人?”

“嗯,他们一定有着什么目的。”

“哎……可是我们现在根本不知道他们究竟在哪……”

“总会出现的。”不动游星安抚道,“到时候,你也会想起点什么吧。”

“多谢……”青年挠了挠后脑,然后感激的说:“醒来后遇到的是游星实在太好了。”

不动游星笑了笑,内心的阴霾冲散了几分。

他们继续往前走,就听游星询问:“想不起名字的话,那暂时怎么称呼你?”

“我也不知道哎,不然,游星帮我想个名字吧!”

“这……可以吗?”

“当然!你可是我见到的第一个人啊!”

对方信赖地语气感染了不动游星,他想起了他的同伴们,然后默然了片刻,“好吧,那……布鲁诺这个名字怎么样?”

“很不错啊!那我就叫,布鲁诺。游星,请多关照!”

“请多关照,布鲁诺。”

在陌生而危机四伏的环境里,两个同样变成一无所有的人迅速的产生了一种惺惺相惜的珍贵感情,即便先前并不认识,他们却仿佛已经结交已久般,自然而然的放下戒备接纳了彼此。

“话说,为什么是布鲁诺呢?”

“这个……”不动游星被问得愣住,实质上,他对起名并没有什么天赋。就连这个名字,也是搜肠刮肚,绞尽脑汁的想了一会,才拿得出手……

“你不喜欢吗?”不动游星尴尬的岔开话题。

“很喜欢啊!”布鲁诺连忙否认,随即小声解释:“我只是觉得,太安静了想找点话说……”

不动游星忍俊不禁,伸手拍了拍布鲁诺的肩膀,“喜欢就好。”

被这带着安抚意味的动作所安慰,布鲁诺也没有刚才那么紧张了。漆黑的夜晚不再恐怖,即使知道黑暗中或许蛰伏着无数未知的危险在等待着他们,但……

能和游星一起的话,就没有问题了吧。

布鲁诺这样想着,紧紧地跟随在不动游星的身旁,一步步的前进着。


评论
热度 ( 14 )

© 临江照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