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白羽光出匣,一剑无痕雪漫山

【布鲁游】Scars of Love

不动游星睡过了头,醒来的时候,窗外已经是漆黑一片的深夜。

办公室的门锁着,中途或许有人来找过,在没有得到回应后便理所当然的认为主任并不在。所以直到研究所下班,谁也没有再来过不动游星的办公室。

已经是盛夏,七月的深夜也不见得凉快。研究所的中央空调早都关了,半开的窗户吹进来了些许燥热的夜风。不动游星摸了把湿淋淋的额头,直起身抽出纸巾随意的擦了下。

好热。

好像要喘不过气似得。

他活动了一下酸痛的脖颈,抬起手腕看了眼表。

借着盈盈的月光,夜光表上显示出了深夜1点零三分的时刻。

不动游星捏着眉心叹了口气,起身拿起外套穿上。湿透的背脊被风一吹就有了些许凉意,他打了个冷颤,回身关好窗户,确认没有遗忘什么后,才夹着需要带回去的资料文件,慢吞吞的离开了这里。

平常就不太吵闹的研究所,这时候更是寂静的犹如坟墓。空无一人的走廊里,感应到人声的节能灯一点点的亮起,又随着声音的消失而骤然暗淡,仿佛一只黑夜中孤独行进的萤火虫。

不动游星从来没有意识到原来从办公室到研究所门口的路有这么长。很快,他又有些自嘲的想,也许只是自己没有注意罢了。

整整六年,他从十九岁,到二十五岁。每年每月,每时每刻,脑子里只充斥着一个念头——完成那个实验。

 

“啊,不动博士?!您怎么还没回去?”一束手电筒的光芒突然劈开混沌的夜照亮了不动游星所在的地方。是研究所值夜的保安,也许是听到了脚步声,所以前来看看吧。

“抱歉,我在办公室睡过头了。”不动游星歉意的笑了笑,敛去了方才不自觉浮现起的表情。

“没事没事。”保安关掉手电光,等到游星走到身边,贴心的为他打开了门。

“不过啊,不动博士从上次年假回来就一直很疲惫的样子呢……您还这么年轻,要多注意身体啊。”

不动游星愣了愣,不禁摸了摸脸,心想原来这么明显吗?

“不动博士是有什么困扰吗?”保安担心的询问。

“……”不动游星沉默片刻,咳嗽了一声,对着关切的同事笑道:“多谢关心,我会注意的。”

听到这样的回复,对方知趣的不再追问,目送着不动游星的背影离开研究所,融入了一片沉沉的夜色里。

 

从研究所到家的距离并不远,大约十来分钟的步行路程,不动游星就到了门口。

他掏出钥匙打开门,在抬脚迈进去的一瞬间迟疑了半秒。

“游星,欢迎回家!”

不动游星抬起头,凝视着出现在面前的人温柔的笑容,捏着门把的手紧了紧。

“嗯……我回来了。”

他仓促的别开视线,走进屋内关上门,越过守在门口的高大青年,将文件资料和外套一股脑的扔到了沙发上。

说是家,其实不过是以前5d’s时期租用左拉的地方。在打败zone拯救新童实野后,他用研究所上班的工资买下了这块回忆之地,然后就这样住在了这里,等待着各奔东西的昔日同伴们,偶尔想起的时候,回来看看。

 

独自一人呆着,时间便显得格外苍白和漫长。

所以他开始无法抑制的想起一些事。想着想着,那份隐秘的痴念便在内心深处破开溃烂的伤口,埋于燃成灰烬的思念,生根发芽,以回忆为食势不可挡的长成了参天大树。

于是痴念变成了执念,不动游星后悔了。

 

“游星……今天很累吗?”高高大大的青年小心翼翼的凑了过来,湿软的头发看起来是刚刚洗了澡。

不动游星靠在沙发上,对方就停在身后的位置,一抬头,便能凝视到他垂眸看自己的深灰色眼瞳。

不——那不是。

冰凉的手贴了上来,按在太阳穴处轻轻地揉着。

不动游星闭上眼,强迫自己不去想一些无法控制情绪的事情。

对方按压的力度适中,恰到好处的解决了身体上的疲惫和酸胀。可不动游星却只觉得越来越烦躁,急速跳动的心脏和上涌的气血让他头痛欲裂。

“够了!”他猛然起身挥开对方的胳膊,几乎是踉跄的从沙发边逃开,动作间不巧撞到了茶几,膝盖一软便跌到了地上。

“游星!”痛呼随着对方紧张的跑到身前的动作而咽了回去。不动游星半跪在地上,掌心撑着冰冷的地面,在盛夏的夜晚,却只觉得如坠冰窟。

好冷,冷的好像连心脏都要冻结了。

“游星,我抱你上去吧,你的状态很不好……早点睡吧。”

不动游星没有说话,也许是还没反应过来,等到意识回温,人已经被蓝发青年弯腰横抱而起,随即径直走上了楼梯。

二楼没有开灯,但青年却丝毫不受光线的影响,准确的将不动游星安稳的放到了床上。

不动游星揉着膝弯靠在床上,盯着一片洒进屋内的月光残骸,过了半晌,才哑声说:“你也去睡吧。”

“游星不痛了吗?”

“我没事。”

“可你看起来不像没事……”

“我说了我没事!”

骤然拔高的语调中,谈话戛然而止。

不动游星捏紧手,咬着嘴按开了灯。

他强迫自己去直视对方,盯着那双和布鲁诺如出一辙的双眸,深深地吸了口气。

然后,他挤出笑容,在布鲁诺有些受伤的表情中,安慰的说:“对不起,我有点激动了。我没事,只是有些烦躁,睡一觉就好。”

布鲁诺静静地看着他,像是在辨识他所说的话有几分真假。

“你……”

“游星很难过。”

“……”

“你讨厌布鲁诺吗?”

“……”

“你讨厌我?”

“不要问了。”

“我不是你做出来的吗?你在我的程序里输入了一切关于布鲁诺的信息,难道不就是想要复原他吗?”

“……”

“为什么成功了,反而要这么难过?”

“不要说了……”

“游星,你在抗拒着什么?”

“我求求你……不要说了……”半跪在床上的黑发青年露出了近乎于哀求的表情,他颤抖着抓紧床单,苍白失血的脸上一片痛苦。

耗尽了不动游星六年时间和心血,制作成功的“布鲁诺”一步步的走到他的身边,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眼角的标记。

“为什么不哭?人类的话,哭出来会感觉更好吧。”

不动游星的声音哽在了喉咙,他觉得有些窒息,胸口的痛苦仿佛要劈开自己,那生长于内心深处的晦涩情谊,过去是甜美的甘霖,如今却成为剧毒的鸠酒。

“游星……”布鲁诺弯下腰,伸手抱住他。“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

不……不对。

我想要的不是这些。

不动游星垂首靠在布鲁诺的怀里,他知道只要自己一个命令,无论对方此时此刻想要做什么,都会迫于自己设定下的程序而毫不犹豫的执行。可他什么都没说,即便内心如何否定,他无法说出口。

他太想念布鲁诺了,想念到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么的想念。

 

温软的吻落了下来,先是眉心,继而是脸颊鼻尖,然后停在了微颤的唇瓣上。

他们的唇贴在一起,一样的冰冷。

布鲁诺就这样贴着不动游星的唇,开口轻轻的问:“你需要我吗?”

不动游星久久不语。

像是过了一分钟,又好像过了一整个世纪。不动游星闭上眼,抬起手抱紧了对方的身体。

 

被用力贯穿的时候,不动游星疼的发抖,可他仍然固执不许对方停下。于是本想温柔一些的人只好搂紧不动游星发软湿汗的腰,用几乎将人钉死的力度狠狠地穿透了身下这具年轻紧致的身躯。

细碎缠绵的低喘开始回荡,伴随着黏腻的水渍声与肉体结合声,将原本有些冷凝的空气燃烧了起来。

这时候才开始有了盛夏的热度,不动游星很快就满身是汗,热的神智混沌。他咬着布鲁诺耳后的碎发,抓着对方的短袖,在激烈的进攻中努力张开身体承受。

蜷缩的腿被忽的抓住驾到了肩上,姿势的变换让体内的东西埋得更深,不动游星呜咽了一声,躺倒床上用胳膊盖住了眼睛。

 

不能再熟悉的拥抱,不能再熟悉的力度和温柔的耳语。

一切都一样,没有任何改变。

他还在他身边,如同十八岁到十九岁那一年的每一个日日夜夜。

 

“游星,游星……”

他呼唤着他的名字,亲吻着他湿润的唇,席卷而来的快感淹没了所有。

然后不动游星终于紧紧地回抱了布鲁诺,热情的迎合着每一次的挺入,绷紧的背脊软化,压抑的喘息溢出,那双被雾气氤氲的眼瞳微微眯起,在泛红的眼角衬托下,莹润的宛若晨曦的海洋。

“唔……哈……哈啊……”

进攻开始变得激烈,得到鼓舞的人加快了速度,床上早已一片凌乱不堪,溅出的液体粘的到处都是。暖橙色的灯光笼罩着缠绵在一起的两人,将一屋的湿热熏的更加醉人。

 

最后到底纠缠了多久,不动游星不记得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

身体被仔细的清洗过,床单也换了,屋子里没人,阳光透过敞开的窗户照耀而下,映的满室跌宕的浮尘如同飞舞的金屑。

不动游星慢慢坐起,怔怔的看着窗外晴朗无云的明亮天空,直到眼睛发酸溢出泪水,才不得不垂下头。

可这一下,泪水却怎么也止不住了。

他有些狼狈的揉着眼睛,摸索的找到衣服一件件套上,然后捏着眉心深呼吸了好几次,才终于堪堪的停止了无由来的泪水肆虐。

不动游星仓促的洗漱了一番,不太想看到镜子里映照出来的,自己疲惫不堪的脸。

 

“游星!你醒啦。早上研究所有打电话来,我帮你请过假了,今天就好好休息吧。”

刚到楼梯口就被布鲁诺看到,对方立刻扬起笑脸靠了过来。

不动游星点点头,扫了眼挂在墙上的日历。

七月七日啊,没想到还是自己的生日。

罢了,就当给自己放个假吧。

这样胡乱的找了个借口,不动游星揉着酸痛的腰腿慢吞吞的走到了桌旁坐下。

“我去热热饭,游星先喝点牛奶再吃。”布鲁诺贴心的端来了牛奶,然后转身就去准备食物。

不动游星道了声谢,喝着牛奶,眼睛无意识的盯着布鲁诺忙碌的背影。

十分钟后,一桌热气腾腾的饭菜就摆好了,直到对方不知从哪端出来了一个精致的手工蛋糕,不动游星才迟钝的反应过来。

“游星,生日快乐!”

布鲁诺笑容灿烂的将蛋糕推到他面前,努了努嘴示意:“快吹蜡烛吧,记得要许愿!”

“……”

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早就不相信什么生日愿望……

“我的手机呢?”不动游星吹了蜡烛,岔开话题问道。

布鲁诺贴心的把昨天扔到沙发上的手机拿了过来。

翻看众人递来的祝福间,不动游星随便吃了点东西,本身就不觉得饿,又因为昨晚太过放纵而导致今天更没有什么胃口了。于是最后只能遗憾的浪费了布鲁诺准备大半天的饭菜。

好在布鲁诺并不在意这些,察觉到游星不舒服后就安静的去收拾了剩下的东西没有打扰他。

 

闲暇时一一回复了邮件,放下手机后,不动游星抬起头,就看到布鲁诺正坐在对面一眨不眨的凝视着自己。

不动游星摸了摸脸,敛下眉说:“我没洗干净脸吗?”

布鲁诺赶忙说:“没有!”

“……”

“我只是想,好像很久没有看到游星的笑容了……”

不动游星沉默不语。

布鲁诺也不再说话。

阳光偏移了几分,在餐桌上分割出了一道棱角分明的阴影界限。

就好像,一道无法跨越的深渊。

 

不动游星突然开口,“布鲁诺。”

布鲁诺表情一愣,半晌都没反应过来,这是游星自他被激活后第二次对着他喊出这个名字。

“布鲁诺,你过来下。”不动游星又说了一遍。

布鲁诺连忙起身,鲁莽的差点带翻水杯。

“嗯,呃,我是说,游星怎么了?!”他坐到不动游星的身边,脸上有些发红,紧张而不知所措。

不动游星看着他许久,微微笑了笑,“没什么,你再靠近点。”

布鲁诺茫然的凑近几分,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近,在阳光中,能清晰地看到彼此眼中映出的世界。

“晚安……布鲁诺。”

不动游星的声音响了起来。

温柔而低沉,就像一个星期前他才刚刚唤醒布鲁诺的时候一样。

那时候,他说的是:“早安,布鲁诺。”

 

贴在胸口的掌心温热有力,不动游星按住了那里。

停留在布鲁诺眼中最后的景象,是不动游星温柔而悲伤的双眸。

 

 

 

“游星,这个世上,是不可能有死者苏生的。人生不是卡片游戏。”

“我知道。”

“你知道你还要这么做?!你这是在亵渎死者——”

“秋,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

“游星……”

“我知道他不可能是布鲁诺,我只是……我只是想再看看他对我笑一次,再听他叫一次我的名字……”

“……”

“就这一次……让我再见一次布鲁诺就好……”

“哪怕你所复原的只是一堆拟想的数据和设定好的程序?”

“那不是拟想,那是真实的回忆……”

“那以后呢?你这样创造出了他,你考虑过之后的事吗?”

“……”

“游星,你一直都很理智。你会后悔的。”

“……谢谢你,秋。”

 

不动游星一直都很理智。

所以他清楚的,冷静的做了一个长达一个星期的梦。

然后,梦该醒来了。

 

客厅里十分安静。

睡着的布鲁诺就靠在不动游星的怀里,闭着眼,笑容温暖。

不动游星摸了摸他的脸颊,俯下身轻轻地亲吻了他的额头。

窗外,阳光灿烂,明媚而耀眼。

 

 

END

梗接:http://rainbowfeather.lofter.com/post/1cb5dd48_6e0b0e0

评论 ( 4 )
热度 ( 62 )

© 临江照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