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白羽光出匣,一剑无痕雪漫山

【布鲁游】片段

*准确的说是安提游



深夜,新童实野的沿海,海浪无声的起伏。

因天气的缘故,厚重的阴云遮挡了本就不太明亮的月光。这里太过偏僻,以至于大多时候都处于极度寂静的,隔绝在不属于这个世界的阴森和冰冷之中。

光明不会注意到这里。失去作用的大型集装箱堆满了海岸,间隙的夹缝形成了犹如迷宫的小道。在黑暗中仿佛一头蛰伏的猛兽,隐藏了致命的獠牙,等待着不慎错入的迷途者。

 

不动游星咬着嘴里的布条,压抑的呜咽被肉体摩擦的水渍声所掩盖,在适应了夜色之后,仅能看到他正被一个高大的身影制伏着,两手为绳索捆绑,深蓝色的布条堵住了所有的呻吟。

陌生的低沉嗓音在耳边出现,混杂着喷出的热烈气息擦过脖颈。

“不动……游星……”正毫不留情侵犯着自己的人,叫出了他的名字。

不动游星几乎被愤怒的火焰灼烧殆尽。他别过头,徒劳的妄图在深不见底的黑暗之中看清对方的脸,却被下身猛然挺进的炙热顶的浑身一颤。

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

他想质问,声音却被绑在嘴上的布条堵了回去,进出的水渍声更大了,而在这屈辱的过程中,身体却诚实的做出了反应。

“唔——”不动游星闭上眼睛皱紧了眉,额头抵在冰凉的集装箱上,意图通过这微弱的温度来降低逐渐被带起的火焰——可对方显然不会让他如愿。

“你不该追上来的。”始终没有摘下红色墨镜的男人两手勾起不动游星已经放弃挣扎而发软的腰,就着结合的姿势将人转向面对自己。

凶器划过脆弱的内里,交合溢出的液体湿漉漉的弄脏了未褪的裤子,几乎能听到身体的呻吟,不动游星猛地瞪大了眼睛,僵硬的背部磕在了坚硬的铁皮上。

“痛吗?”迷之D轮手体贴的将胳膊垫在了不动游星的背部,亲吻着他的耳尖低声说道:“抱歉……”

实在太可笑了!不动游星险些气笑,这算是什么情况?

他追着这个谜一般的墨镜男来到这里,明明是对方卑鄙的背后偷袭自己,然后、然后做出这种难以置信的事情——现在却道歉?!

愤怒无处倾泻,却稍微找回了一些险些迷失的神智。强忍着这令人作呕的侵犯,不动游星努力思考着摆脱局面的方法。

“游星……”像是察觉了不动游星的想法,男人微微叹了口气,接着,不动游星嘴上的布条被解开了。

“唔?!”

算不上温暖的吻,覆上了他湿润的唇。

和下身进出身体的灼热凶器不同,这个人的其他地方都冰凉的诡异,就连本该柔软的双唇,都仿佛带着金属的寒意,不容拒绝的闯入了他的世界。

不动游星猛的挣扎了起来,可捏着下颔的手阻止了他意图咬合的齿关。

被人在嘴中翻搅的感觉并不好受,更何况还是一个男人!一个连舌头都是冰冷的男人!

像是被迫吞咽着冰块,不动游星痛苦的眯起了眼。激烈的交吻让来不及咽下的口液被挤出,几十秒犹如几个世纪那么漫长,等到对方退出舌头拉开距离,游星才想起来自己还能呼吸。

唇舌都被吮吸的发麻,脑袋因缺氧而一片混乱,这时候,对方突然握住了他始终萎靡的欲望。

“等,你要做什么?!”游星激动地抬起腿想踢开对方,却在还未行动时就被顶到体内某一点的欲望而扼杀。

热汗自额角留下,清明的湛蓝双眸逐渐迷蒙,温度正以肉体可以感知的速度迅速提升。

“是这里吗?”

回应他的是不动游星失去冷静的喊声:“不、不是!停下!快停下!!”

男人墨镜背后的双眸闪现出了微弱的红光,他开始专心的进攻那一点,每一次贯穿,都逼着游星无法克制的泄露出短促的呻吟。

“嗯………啊啊……停……停下……够了……”他摇着头拼命的拒绝着,但早已失去控制的一切,无视了游星的声音。

喘息声变大,理智被抛诸脑后,被欲望所主宰的身体慢慢迎合了起来。

“游星,游星。”那人叫着他的名字,俯身再度吻上了不动游星微张的唇。

嘴和舌头都那么冷,呼吸却带着燎原的炙热。没有余力去思考这样奇怪的事情,不动游星眨了眨眼睛,汗水顺着发红的眼角流下,浸湿了挂在身上的衣服。

契合让这场交欢变得更加顺利,于是进攻挞伐的速度越来越快。寂静无人的空间里那湿润的水声犹如魔咒在耳边不断回荡,以至于不动游星恍惚的忘却了这荒谬的局面,到底缘由何时。

光裸的肩膀随着顶入的动作不断摩擦着背后粗糙的集装箱表面,细小的倒刺刮破了皮肤表层,淡淡的血腥味扩散了开来。

“慢、慢点……痛……”

听到游星的声音,加诸痛苦的人慢慢停下了动作,“哪里痛?”他温柔的询问,手臂搂着怀里的人,换成自己靠在集装箱上的姿势。

“啊——!”不动游星颤抖着以手臂环住对方的脖子,束缚还没有解开,因此只能勉强惦着一只脚才能维持住这样别扭的姿势——

深深嵌入体内的凶器突突的跳动,停下动作后反而更能鲜明的感受到他的尺寸和温度。

“哪里……都痛……”陷入混乱的不动游星无意识的回复着,汗流浃背的身躯发软的被高出他多半头的人按在怀里。欲望主宰了一切。

“……不要停下来……”额前的湿发刮到了睫毛上,带起一阵瘙痒,不动游星茫然的蹭了蹭对方的胸膛,想要以此缓解这份难耐。

捏着腰部的手顿了顿,接着以让人疼痛的力度猛地锢紧。

“游星……”洒在头顶的呼吸加重了,男人以臂弯勾起游星的腿,紧紧搂住,下身完全退出了温软的身躯,然后——用力贯穿。

不动游星勒紧了胳膊,呻吟被激烈的交合顶出,裤子早已脱得干净,上身还在的衣服也被汗水浸的湿透。他抱着唯一能支撑自己的人,在狂风骤雨的进攻中混乱的想,这个人的身体是金属的吗?现在似乎已经被体温暖热一些了……

 

太荒谬了。

没有时间去细想,没有余力去思考。

他被这漩涡带领,卷进了情欲的深渊里。

“游星,游星……”

耳边的呼喊一刻也未曾停下,漫长的交缠之后,累积到顶点的欲望终于抵达高潮,随着体内被热流填满,早已倾泻过几次的不动游星,疲惫的陷入了深深地黑暗之中。

……

安提诺米小心翼翼的退出不动游星的身体,然后按着他的后脑,抱着对方坐到了地上。

“……好像稍微做得过火了点。”他摘下墨镜,看着自游星腿间溢出的白浊,有些后悔。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迟了。还是好好想想之后要怎么面对游星吧……

 


评论
热度 ( 40 )

© 临江照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