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江照衣

流星白羽光出匣,一剑无痕雪漫山

【莫毛】梦柯·30

第三十章 归途

“雨哥的伤怎样?”穆玄英脸色憔悴,双眸红肿,嘴唇干裂,脸颊上还留着淡淡的干枯血痕,一身狼藉不忍直视。

肖天歌瞥了他一眼,越是看他心急如焚焦虑担心的样子,越是觉得不爽到了极点。

“急什么。”她冷冷的嗤笑了一声,收回施针的手,将刚刚拔出的银针一一放回了盒中。“幸好情牵蛊尚未成型,毒性减弱,加之他本身体内血毒压制,才没丢了性命。”

穆玄英闻言松了口气,等了一晚上强撑的精神一瞬溃散,脚下发软,身形晃了晃,扶到一旁墙壁方才稳住。

肖天歌撇撇嘴不看他,站起身让莫蓉蓉去熬药,自己则跟着往外走,准备离开了。

“等等!”穆玄英连忙上前拦住,不太放心的说:“那令狐伤剑上有毒,雨哥中了不少,这毒没事吧?”

肖天歌翻了个白眼,瞪他一眼,没好气的说,“区区金蛇毒,恶人谷的少谷主还不放在眼里。你放心,莫少爷命硬的很,身上的内伤外伤修养调息个月余自会痊愈。”

“可是……”

“可是什么,你当恶人谷是什么地方?他在谷中受过比这更重的伤,不也好好地活到了现在。”肖天歌讪笑,“那些经历,恐怕像你这样娇生惯养的耗子一辈子都想象不到。”

穆玄英不说话了,抿唇片刻,低声道:“多谢……多谢肖姑娘。”

肖天歌不想理他,挥手推门而出。

 

屋里顿时只剩下了两个人,有朝日的清光洒了进来,照亮了满室氤氲跌宕的浮尘。

穆玄英吐出口气,走到床边坐下,轻轻的拨开莫雨脸颊上散落的黑发,忽觉胸口一痛,别过头捂嘴吐出了一口黑血。

一晚上没管,被令狐伤那一剑气劲所伤的地方这会全叫嚣了起来,穆玄英擦掉血迹,按着额头苦笑。

“雨哥……你可要快点好起来啊。”

无人响应。

穆玄英叹了口气,略微整理了一下,就起身准备走了。谁知这时,手腕却突然被人紧紧地抓住,随即使力一拉。

措不及防间一阵天旋地转,穆玄英吃痛出声,等回过神来,就看到莫雨睁着漆黑深邃的双眸,正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雨哥,你什么时候醒的……”穆玄英无奈的撑起身,防止压到莫雨伤口。

莫雨没有说话,抬起另一只手按住他的后脑,倾身印上了一个绵长细腻的吻。

湿热温暖的呼吸在咫尺间交错缠绵,穆玄英怔愣了片刻,才慢慢合上眼,捧着莫雨的脸颊迎合上了这缱绻柔情的一吻。

长吻结束,两人都有些气虚,莫雨抵着穆玄英的额头,嗓音喑哑的说:“毛毛,跟我走吧。”

穆玄英的表情一凝,缄默良久,浅浅的笑了。

“莫雨哥哥想去哪?”他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反而问了一个莫雨根本没想过的问题。

是啊,去哪?他们能去哪?

稻香村吗?可稻香村已经没了,在一场滔天的火焰里成为了埋葬在回忆里逝去的光阴。

恶人谷吗?可莫雨从未当恶人谷是他的归处,纵然这里是他唯一的栖身之所。

那还有什么地方可去呢?

天地广袤,他们如今拥有了力量,可以去任何想去的地方。无论是昆仑雪域,龙门荒漠,万花晴昼海,扬州西湖畔,还是南屏风和,长江波涛,嘉陵秀景,洱海碧潮。

天涯海角,江湖万里。

只要是和穆玄英在一起,哪里都可以去。

“莫雨哥哥。”穆玄英柔声唤他,清俊的脸上是让他心心牵挂的明朗笑容。“去哪里都不重要,对么?”

莫雨厮磨着指尖的黑发,是穆玄英的头发,而其中,还夹着一缕属于自己的,两缕长发纠缠在一起,绕成了一个解不开的结。

穆玄英说的没错,去哪里都不重要了。

因为他们都深藏在彼此的心底,埋于灵魂骨血之中,任谁也无法将他们分开。

此心安处,既是吾乡。

 

“莫雨哥哥,我走了。”

“嗯。”

“后会有期。”

穆玄英解开缠在一起的头发,起身对他笑了笑,然后就这样走了。

莫雨靠在门前,看着他的背影融入晨光,直到穆玄英消失在视野的尽头。

这时,莫蓉蓉悄悄捧着一个信封过来,说:“少爷,小公子让我把这个给你。”

莫雨回眸,接过那信封展开。

只见上面墨迹未干,字迹秀雅,写这一句:

浮生一梦,朝露溘至。天涯迢递,牵情咫尺。

莫雨静默良久,倏然展眉一笑。

他抬头望向远方,天空晴朗明净,纤尘不染。空气里飘荡着春花的芬芳,道旁的桃树明艳欲滴。

 

 

 

全文完

 

 

尾声

穆玄英在回去的路上碰到了叶琦菲和叶婧衣,得知对方要先行离开,两人便遗憾告别,言道:一路保重。

等回到院中,正巧月语堂要去寻他,一见穆玄英,就上来说:“少盟主,该出发了。”

穆玄英点头表示明白。和可人与影打了招呼,回屋换了身衣服,随即行至山庄门前,牵过坐骑翻身而上。

可人临行嘱托:“事态紧急,路上莫要耽搁,东西送到后务必传书于我告之。”

穆玄英一一应诺,影则颔首道:“放心吧。”

可人随即不再说话,目送着一行人轻装简行,策马带起烟尘滚滚,消失在了明亮日光之中。

 

时至半月后,天策府将密文交至宰相杨国忠之手,杨国忠大惊,立刻派人调查事情真伪。然安禄山动作更快,当即加快筹谋,不待朝廷有所反应,就于范阳一带起兵叛变,势如破竹的迅速占领了周边郡县。

无数急奏雪花般的飘进皇城,然圣上眷宠安禄山,竟在这般形势下都深信不疑,一时山河破碎,王朝倾颓,摇摇欲坠。

 

天宝十四年,冬。大军压城,东都洛阳沦陷,落入叛军之手。次年正月,安禄山于洛阳称帝,立朝大燕,改元圣武。叛贼之心昭告天下。

唐皇震怒,斩退守潼关的安西节度使封常清、高仙芝二人,又遣哥舒翰率二十万大军出战,于潼关以抗叛军。

一时间战火四野,生灵涂炭。江湖风雨飘摇,各大势力也纷纷被卷入了这场洪流之中。

不久,为了家国大义,浩气盟主谢渊率先提出暂歇阵营纠纷,同恶人谷于枫华谷结盟为约,江湖两大势力摒弃前嫌,合力共同对抗狼牙叛军。

武林豪杰相继响应,无数侠士投入战场,道上了一曲又一曲英雄长歌。



————————

梦柯大概还要等上一阵子才会出本,番外填坑ing。出的时候会在wb说明,感谢追坑的各位!

评论 ( 2 )
热度 ( 51 )

© 临江照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