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江照衣

流星白羽光出匣,一剑无痕雪漫山

【莫毛】梦柯·12-13

第十二章风露

莫雨“嗯”了一声,看穆玄英脸色不太正常,便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随即皱起了眉。

“怎么会发烧?”

“啊……”穆玄英揉揉鼻尖,躲开莫雨的掌心,尴尬道:“昨夜,嗯……前几天染了风寒,一直没好……”

影瞅了穆玄英一眼,又看了看莫雨,若有所思。

莫雨敛下眉,瞟见穆玄英还光着脚,顿时沉了脸,“发烧还不注意,长这么大怎么还跟个臭小子一样。”说着也不管旁边还杵了个显眼的天璇影,径直将穆玄英打横抱起往屋内走去。

穆玄英一时没反应过来,等人都在莫雨怀里了,才后知后觉的涨红了脸,又是恼羞又是无奈的揪着莫雨的头发嚷嚷:“雨哥!放我下来,我不是小孩子了!”

莫雨才不管穆玄英的抗议,强行搂紧挣扎的人,斥了一句:“老实点。”口气一如十年前,仿佛他们都还是相依为命的少年时那般。

穆玄英一下就老实了。乖乖搂着莫雨的脖子不再吭声。

从门外到屋里也就几步的距离,莫雨把人抱到床上,盖好被子,便摘了手套撩开穆玄英散落的头发,触及脖颈边时,发现已经起了凉汗。

“叫大夫看了没?”莫雨转头问影,语气很是不好。

两人攻防上时常相见,从莫雨十五岁起影就知道这家伙是个什么角色了,但此刻穆玄英在,他暂时不想和莫雨起冲突,于是忽略了莫雨的态度,冷淡的回道:“叫过了。”

莫雨哼了一声,目光回到穆玄英身上,表情一下变得温柔,“要是难受的厉害就说。”态度何止天差地别。

影瞧得浑身发寒,面具下的嘴角绷不住的抽了抽。

“莫雨哥哥……”穆玄英也是不好意思,脸上又红了几分。他和莫雨十年未见,虽已年及弱冠,成了一方英雄侠少,但怕在莫雨眼里,还当他是稻香村那个跟在屁股后面到处跑的小孩子吧。

我已经不小了啊。穆玄英无奈道:“只是发了点热,不是什么大病,很快就好了。”

莫雨像是没察觉穆玄英的尴尬,又关切的问:“喝药了吗?”

穆玄英摇了摇头。

莫雨正欲说什么,影却受不了的插话道:“大夫开了药,我已经叫人去熬了。莫雨,玄英有病在身,还需好好静养,你也该走了吧?”

莫雨的动作一顿,似乎才想起来身边还站着个影似得,直起身漠然道:“我关心我弟弟,在他身边照料他有何不可。倒是天璇你,我兄弟二人相见,与你何干?为何还在这碍眼不走。”

穆玄英暗叫糟糕。

气氛霎时绷紧,影没想到这小疯子竟越大越是张狂,气极反笑道:“玄英十岁就在浩气盟长大,十年里我与他情同手足,他既称我一声‘大哥’,我自要护他周全。而这十年你在恶人谷不知做了多少恶事,早已背负累累血债,你觉得你还有资格当他的哥哥吗?”

这话一针见血,顿时戳中莫雨痛楚。只见莫雨眼中的杀意破冰而出,浑身寒气森森,站起身同影对视,手已经握在了刀柄之上。

穆玄英眼看情况不妙,连忙起身拉住了莫雨。

弟弟总归有做弟弟的好处,穆玄英深知七星十恶之间到底有多不对盘,这会只好可怜巴巴的瞧着影,只盼影能理解他的苦衷。

天璇影何等察言观色的人,哪能看不出来穆玄英的心思,但他就是不爽,本来这小子遭了那种事情不吭声就算了,现在还跟个恶人情意绵绵的难舍难分,偏偏他又没犯大错,真叫人一口气憋在胸口,如鲠在喉的难受。

“玄英,这小疯子莫雨,十五岁开始就杀人不眨眼,如今过了十年,早已成为恶贯满盈的武林魔头,你当他是你的哥哥,他却不一定还当你是他的弟弟。”

影的语气很冷,带着些凉薄和嘲讽。他看着莫雨,就依稀仿佛看到了那个亲手将刀刃捅进自己身体里还笑的灿烂的家伙——入了恶人谷的,能是什么好东西?

穆玄英不晓得影的往事,闻言只道:“我相信雨哥不是一心为恶的人!”

莫雨看了穆玄英一眼,心中微暖。

影话中愤恨源自何处,穆玄英不晓得,莫雨又怎么会不知。

自爆弱点给敌人,是最愚蠢的做法。而偏偏莫雨最擅长的,就是利用敌人的弱点。烟影之事,七星十恶里谁人不晓?

“江湖盛传一句‘七星战十恶,烟影不相逢’。天璇,我从米丽古丽那可听说了不少,既然如此在意,你又为何不敢亲自去试上一试?不过是个逃避过去的懦夫罢了。我与你不同,我永远不会用这种弱者才会选择的方式。”

话音刚落,一瞬间屋内卷起了无声的罡风,激荡的内力在空中宛如实质般凶猛的对峙了起来。杀意在影的身上分毫毕现。

穆玄英不得不伸手拉住莫雨,又转头看向影急道:“影大哥!我和莫雨哥哥有些话想单独说说……你放心,莫雨哥哥是不会伤我的!”

“……”

影沉默了许久,终究是看在穆玄英的面上强压下了怒火。“很好,小疯子。”

莫雨挑眉毫不畏惧的同他对视,无声的张嘴说了一个名字。

穆玄英几乎可以看到影的身形微微颤抖,似是怒到了极点,他从没见过这样的影,那么杀气腾腾,却偏又将滔天之火封存在面具之下不动声色。

莫雨到底知道了什么?

穆玄英疑惑了一瞬,影已经拂袖离去,屋里顿时安静了下来,方才几乎凝冰的氛围也随之缓和。

 

“毛毛。”莫雨叫了他一声,唤回了穆玄英的思绪,又将人按到了床上躺下,被子拉好,动作自然纯熟。“你还病着,躺好睡觉。”

“雨哥……你别那样跟影大哥说话啊……”穆玄英无奈的说,“他们都对我很好……”

谁知莫雨却不高兴了,沉着脸道:“我就对你不好吗?”

“你当然也对我很好啊!这个不一样!哎,你们……我真希望你们能好好相处……”穆玄英一脸苦恼,莫雨看他样子,心底的气消了七分。

“哼,罢了。看在你的面子上。”

穆玄英吁出口气,绷紧的神经放松了下来,这会才有时间好好看看莫雨。他眨着眼睛仔细瞧,心想,十年了,莫雨哥哥已经长得这么好看了。

“你也不像那个成天哭鼻子要布娃娃的小屁孩了。”莫雨的声音里含着些笑意,穆玄英才发现自己方才竟将心里所想不知不觉的说了出来。

咳嗽了一声,穆玄英别开视线,望着头顶床帐,忽的小声道:“雨哥,你多说说话吧。”

“嗯?”

“我好久没听过雨哥的声音了,你就多讲讲……多让我听听嘛。”

莫雨洒然,好笑的捏了一把穆玄英的鼻尖,“你应该赶紧睡。”

穆玄英苦恼的抱住头,“我睡不着!”

“想吃药吗?”

“不想!”

莫雨闷笑,突然脱下外袍,拉开被子翻身躺了进去。

穆玄英目瞪口呆的被挤到了里面,身边的人体型不小,这一来,一下就让原本还算宽敞的床铺拥挤了起来。

莫雨侧过身,撑着脑袋眯眼看他,黑发迤逦的垂在胸前,几簇不听话的缠绕到了穆玄英的指尖。

穆玄英下意识的缩回了手,静默良久,才结巴道:“莫雨哥哥,你,你做什么?”

莫雨理所当然道:“陪你睡啊。小时候你生病闹腾的时候,我不都这么哄你么。”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啊!!”年二十的穆玄英抓狂了。

莫雨轻轻的笑了,抬起另一只手揉了揉穆玄英的脑袋,淡淡道:“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永远都是你的莫雨哥哥。”

穆玄英哑然,接着默默的躺回了床上,心想这被褥里果然更热了,热的连汗都多了起来。

一时静默。

莫雨的手搭在穆玄英的腰上,绕到背后,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果真跟小时候一样哄着他。穆玄英心情复杂的缩在被子里,捂着脸好一会,终究还是按住了莫雨的手,阻止了这种肉麻的戏码,一口气问道:“雨哥,你是什么时候来的?怎么前几日我都没见过你,你也是来参加扬刀大会的吗?还是跟着恶……”

话到一半忽的卡住,穆玄英懊恼的闭上了嘴。

若莫雨是跟恶人谷一道来的,那势必是冲着浩气盟,他这般问,不就是为难莫雨吗?

他不想为难莫雨,因为他知道为难的滋味。

莫雨叹了口气,穆玄英对他毫无防备,什么心思都写在脸上,他哪能看不出这小子在纠结什么。

“我和肖天歌没有关系。”莫雨反手握住了穆玄英的手,安抚的揉着他的掌心,“你不用担心。我对浩气盟想做什么,也不感兴趣。”

“雨哥……”

莫雨淡淡的笑了笑,直视着穆玄英,柔声道:“毛毛,我只是来看看你。”

“……”

穆玄英觉得更热了,掌心额间全是汗,浑身像是靠在火炉边,呼出的气息都带上了灼热。而莫雨的手那么凉,轻轻的贴着他,力道安稳沉着。

多熟悉啊。

穆玄英躺在莫雨身边,怔怔的看着在眼前晃动的黑发,手心不自觉按到了胸口,脑中一片混沌。

那些熟悉的正慢慢变得陌生,但仍有不死心的微小希望在心底燃烧,一次又一次的将涌起的怀疑压下。

 

 

 

第十三章绸缪

莫雨没有睡,也不可能睡得着。

因为穆玄英正毫无防备的躺在他身边,眼睑静静的合着,神情祥和,眉宇舒展,一派安然。

莫雨不由得想起了那两次的缠绵,他清楚的记得那时候穆玄英连睡梦中都是戒备而痛苦的。

可现在他却能在他面前睡得这么沉静。

无法克制的阴暗在内心开始蔓延,莫雨捏着穆玄英的下颔,食指恍惚的磨蹭着柔软的唇瓣,力道渐渐失控。

仅仅是一瞬,他想,如果能这样将穆玄英杀死就好了。

“少爷。”

莫红泥低低的唤了一声,从黑暗中传来的声音将莫雨从魔怔中拉了出来。

莫雨猛然放开手,回过神,才惊觉自己方才竟对毛毛起了杀意。念及此处,背脊一片冰凉。

他不能待下去了。

没有片刻犹豫,莫雨翻身下床,穿好外袍就往外走。只是在推开门前,他回头看了一眼床帏内仍然安睡的穆玄英,神色间是莫红泥看不懂的深沉。

她真的想不通少爷为什么要这样做。

想不通,就只好不想了。莫红泥微微叹息,走到穆玄英榻前,轻轻撩开青年的衣袖,露出了下方微白的肌肤。

那道红线正随着脉搏微微跳动,莫红泥搭在穆玄英腕上探了探,确认蛊虫安好,便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穆玄英毫无所觉。

 

这一觉睡了多久,穆玄英也不知道,等醒来的时候,外面已是薄暮夕照的黄昏。

期间影来看过他一次,见人还在梦中,念及他有病在身,便没有叫醒他。而莫雨什么时候离开的,他也不记得了。

睡前他忘了喝药,不过醒来仍是舒爽了许多,没有早上那么昏沉难受。

穆玄英收拾了一番,起身出了门,正好碰到月语堂端着药来看他醒了没。

“少盟主现在感觉可好?”月语堂关切的问。

穆玄英看见月语堂手中药碗,摇摇头,有些尴尬,明明他是来帮忙的,结果反倒成了拖累。不过这会说起来也都是多余,只好郑重道:“我已无大碍,让大家担心了,玄英惭愧……”

月语堂连忙摆摆手,顺便把药碗给了穆玄英,“少盟主保重才好,这药还是先喝了吧。”

穆玄英不得不接过来,犹豫了半分,终究无奈的闭着眼睛喝了下去。

良药苦口,等满腔苦涩消散了些,穆玄英才吐出口气,问道:“可人坛主呢?”

月语堂安心的拿回空碗,回道:“今日可人坛主同柳庄主起了争执,愤然离去后就和影坛主在屋内商量对策。这会还没过多久。”

穆玄英闻言一惊,“起了什么争执?”

“自然是结盟之事。”语毕,月语堂的脸上浮现出了十足的恼怒,“这霸刀山庄当我浩气盟是什么?结盟之约才过了多久,现在就又反悔了,和恶人谷眉来眼去不说,竟然还想拿浩气盟所托之物做他扬刀大会的压轴瑰宝,岂有此理!”话中语气愤慨,显然是想起当时情景,不平之至了。

听完月语堂的说法,穆玄英皱起了眉,“霸刀山庄作为江湖名门,竟也言而无信吗?”

“谁知道那柳庄主是何想法……”

月语堂咕哝着抱怨了几句,穆玄英没再细听,沉吟片刻后,便同月语堂道了别,也没空多想莫雨的事,思虑重重的去找可人和影了。

 

此时的可人这边,影还没有离开。

桌上的茶早就凉了,但两人谁也没心情去添。

“你是不是早就察觉到了?”影双手抱臂看着可人,想从那张冷如冰霜的脸上看出点什么来。

可人也不回避,淡淡道:“恶人谷人向来行事乖张,我不会令玄英涉险。”

“难怪你借病让他休息。”影叹了口气,“你是对的。”

恶人谷的人,没一个可以相信的。这一点影比谁都清楚。

两人各怀心事的缄默半晌,影又道:“但与霸刀如此僵持也不是个办法,天策那边催得很急。我来之前盟主已经交代,扬刀大会结束前必须将任务完成。”

可人凝眉,神情沉重道:“柳惊涛突然改变态度,无非是恶人谷从中作梗,现在尚不知晓恶人谷究竟知道多少,再急也需从长计议。”

影正欲说些什么,门外忽的响起了穆玄英的声音,“可人姐,在吗?”

可人同影对视一眼,开口道:“我在,进来吧。”

穆玄英应声推门而入,看到影也在,便同他打了招呼。

影想起莫雨的事,不放心的问:“你还好吧?”

穆玄英不好意思道:“已经无碍了,影大哥不必担心。”说着,悄悄看了眼可人,忐忑的咳了声,歉道:“可人姐,影大哥,今天是我任性,还顶撞了你们……对不起。”

屋里气氛一下安静了。可人和影自然知道穆玄英说的是什么事。除了莫雨,还有谁能让穆玄英忤逆他们?

心情又是复杂又是无奈,但他们又能说什么呢。

现在的穆玄英是可以为了浩气盟奉献一切,可在他的心底,却永远有一片无人能够触及的角落,那里留着的是稻香村,是十年颠沛的回忆,是一个名叫莫雨的少年。

“罢了。”可人难得叹息,面上的寒冰消融了几分,“我只希望你莫要忘记身份,忘记责任便好。”

“可人姐……”穆玄英知晓这是可人退让了,不禁动容道:“你放心,玄英会时刻谨记自己身在浩气盟。”

可人不再说什么,话回正题,问他:“你来找我有事?”

“是的。”穆玄英道,“我得知霸刀山庄似乎有变……不知现下可人姐和影哥打算如何?”

可人转动着手中茶杯,沉吟不语,显然还未能想到解决之法。倒是影回道:“纵使有变,断川尚且仍在浩气盟手中,霸刀想要利用断川自要同我们交涉,届时也由不得他们不退让。主动权在我们,即使恶人有意搅乱,也不是那么好做的。”

穆玄英听得认真,待影说完,点了点头,却反问道:“若霸刀山庄放弃断川呢?”

此话一出,可人和影皆是一惊。

可人皱眉问道:“此话怎讲?”

穆玄英回道:“霸刀山庄此举所求,无非利与势,断川乃不出世的神兵,柳庄主先前能为断川答应与浩气盟结盟,也与此刀密不可分。然而现在却突然改变态度,若非是有了更大的利益,断不可能因此开罪浩气盟。”

说到这里,影若有所思的点了点桌面,忽的忆起了前几日收到的一道恶人谷的情报,与今日情形结合,不禁令人多想。

穆玄英继续道:“那么有了更好的,断川在霸刀心中地位自然下降。扬刀大会固然重要,然以柳惊涛之脾性,若惹其厌烦,索性放弃了断川也不无不可。他并不知道断川其中蕴藏的秘密,而浩气盟却等不了,天策府也等不了。”

这倒确实没错,天策不但等不了,也不敢等。

影心里起了赞赏,没想到穆玄英已有如此见识,“那依你之见,该当如何?”

穆玄英微微一笑,指尖沾了杯中凉茶依次在桌上点了三下。可人和影顺势看去,只见三道水痕正好呈现鼎立之势。

两人立刻明了。

以敌制敌,以利驱利。确实是个好方法。

这一点立刻就让两人醍醐灌顶,有了计划,事情就好办许多。影当即去安排事宜,穆玄英则同可人道别,正准备回房,却在半路碰到了叶琦菲。

少女正发愁的站在树下,不知道在做什么。

秉承良好的修养,穆玄英主动走到了并没有看到他的叶琦菲身边,出声问道:“叶姑娘可是遇到了麻烦?”

“哎?是玄英啊!太好了!”叶琦菲回头一瞧,立刻喜上眉梢,高兴地拉着穆玄英的胳膊将人拖到了树下。

她还真是遇到了点麻烦。虽然不是大事。

树上挂着一只风筝,在葱翠茂盛的枝桠间露出了半点嫣红,叶琦菲方才无聊,便讨来了风筝在山庄里玩,谁知道不慎失手弄断了风筝线,等她找了一圈到这里,就发现风筝落下后卡在了树上。

若是平常,或者在藏剑山庄,这点小事当然难不倒叶小姐,可问题是,现在她不在藏剑山庄,而霸刀这条路上,来来回回还有不少人走动路过,到底是女孩子面皮薄,让她爬树上去拿个风筝,也确实太为难了。

穆玄英听完前因后果,不禁笑出了声。

叶琦菲恼怒的瞪了他一眼,推搡着人骂道:“别笑啦,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快点帮我把东西拿下来!”

“是是。”穆玄英使了扶摇直上跃到树顶,小心翼翼的从众多树枝中解救出伤痕累累的风筝,然后跳下来将东西给了叶琦菲。

叶琦菲接过风筝来不及道谢,就发现风筝一边骨架已经断了,顿时苦了脸,“哎呀,这里折了……”

“我看看。”穆玄英凑近瞧了眼,搭上风筝摸了摸,然后安慰道:“没事,只断了一条,叶姑娘要是不介意,就把风筝交给我一晚吧,我帮你修好。”

叶琦菲高兴道:“真的?那太好了!没想到小玄英还很手巧嘛。”

穆玄英脸上一红,正是不好意思,就听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淡淡的唤道:“毛毛。”

两人同时回头,穆玄英开口应了声:“雨哥,你怎么在这……”

莫雨瞥了眼叶琦菲,走进几步到了穆玄英身边。

“我怎么不能在这里?”

“也不是……”

莫雨神色更冷,视线扫过那风筝,漠然道:“我打扰到你们了?”

穆玄英察觉出莫雨心情不好,连忙摆手,也不知道自己在解释什么,“没有啦,我和叶姑娘是恰好碰到。我正打算回房……”

“玄英,这位是谁?”叶琦菲这时候却插了话,饶有兴味的盯着莫雨瞧,也不怕他身上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意。

“啊……这是我哥哥。”穆玄英摸了摸鼻尖,“他叫莫雨。”

“恶人谷十恶之一的小疯子莫雨?”叶琦菲讶然挑眉,上上下下的把莫雨打量了一番,笑道:“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莫雨皱了皱眉,觉得叶琦菲那张漂亮的脸更加刺眼了。

气氛尴尬了起来,看状况,叶琦菲也没有自报名号的意思,穆玄英只好咳嗽了一声,对莫雨介绍道:“雨哥,这位是藏剑山庄的……”

“藏剑山庄,叶琦菲。”不等穆玄英说完,莫雨就冷冷的打断了他,“当年柳夕不被叶孟秋接受,被迫和叶炜回到霸刀,叶炜又不堪受辱与柳浮云大战,致使柳夕自尽,柳浮云背走他乡,此事人尽皆知,两人之女的叶琦菲之名,我自然耳闻过。”

这一通话下来,叶琦菲没了笑容,穆玄英暗叫糟糕。

父母之事对叶琦菲而言意味着什么,穆玄英不了解,但却知道这等家事,肯定没人会喜欢听别人说三道四的。

叶琦菲果然失去了兴致,盯着莫雨冷哼一声:“莫少谷主倒是知道的清楚。”

莫雨不置可否,懒得再理会叶琦菲,转头看向穆玄英,“你不是要回房吗?我陪你回去。”

穆玄英也是怕莫雨又说什么让三人更加难堪的话,便同叶琦菲抱了声歉,拉着莫雨赶紧走了。

 

等叶琦菲消失在视线里,穆玄英才吐出口气,恼怒的瞪了眼莫雨,“雨哥,你干嘛说那些啊?叶姑娘又没得罪你……”

莫雨无所谓的嗤道:“我看不顺眼的,不需要理由。”

还真是符合恶人谷一贯的风格。

“……”穆玄英无话可说,默了会,才想起自己刚才走的太急,连风筝都忘了拿,不禁深深叹了口气。

而莫雨瞧了他一眼,心道:怎么能叫没得罪,是你不知道而已。

叶琦菲的话题就此不了了之,两人很快就回到了穆玄英住的院子。

穆玄英白天睡了不少,这会虽然天色已晚,却没有睡意。索性拉着莫雨在院中下起了棋。

手谈间隙,穆玄英想起来问道:“说来,雨哥也要参加扬刀大会吗?”

“不去。”莫雨干脆的否定了。

穆玄英落了一子,过了一会,又道:“我听闻此次霸刀得了一柄绝世神兵,乃是一位神秘人所赠,据说是二庄主柳浮云离家时所铸,遗失在外终被找回。”

“哦?竟有此事。”

“雨哥不知道?”

“闻所未闻。”

穆玄英敛下眉,沉吟着继续这棋局,却有些心不在焉了。

莫雨神情不变,而心中仍是冷了几分。

穆玄英能提起此事,他又如何不知缘由?怕是闲谈是假,而以此探得恶人谷消息才是真吧。

他的毛毛也终于长大了,变得能不动声色的猜忌人了。

“毛毛……”莫雨低低的叹了声,指尖夹着的黑子落在棋盘正中,径直封死了穆玄英所有退路。“我不会对你说谎,但也不会背叛恶人谷。所以,你不必这般小心翼翼的套我的话,可以告诉你的,我不会隐瞒,而不该问的,你比我更清楚。”

穆玄英一瞬间愣住,神情复杂的低下头,怔怔的看着那被堵死了的棋局。

“雨哥,我——”

“谁?”莫雨却突然打断了他,拾起一枚黑子闪电般掷向院外被阴影笼罩的树冠。

一声闷响传来,穆玄英闻声看去,只见一个黑影从树上滚落,狼狈的跌到了院中。

“来者何人?!”穆玄英迅速抽出身边长剑,起身就往那人而去。

黑衣人见状也顾不得身上的伤,捂着被棋子击中而断掉的肋骨,蹒跚的使了迎风回浪往外逃去。

穆玄英和莫雨同时运转轻功追上。

 


评论
热度 ( 50 )

© 临江照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