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江照衣

流星白羽光出匣,一剑无痕雪漫山

【莫毛】天涯无梦

“毛毛,我们有多久没见了?”莫雨握着刀,刀光在月色下反射着莹莹的碧蓝。

穆玄英想了想,垂首说:“十五年了。”

“十五年了啊。”莫雨像是叹息,又仿佛只是一声冷嗤。他靠在李渡城残破颓败的墙壁上,仰头看着月光,淡淡的说:“我一直想见你,而你避而不见。”

“嗯。”穆玄英没有否认。他的手按在腰间剑柄之上,从两人相遇开始就没有放开过。

“那今天又为什么肯见我了?”莫雨问。

穆玄英一时沉默,似乎是在思考这个问题。

是啊,为什么十五年的避而不见,今日,却突然就想见了?

“也许是累了。”他说。

“累了?”

“厌烦了这样继续逃避。”他抬起头,温润俊秀的面庞在月光之下仿若渡上了一层清冷疏离的面具。

“莫雨哥哥。”

“毛毛。”

两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却不是久别重逢的激动或欣喜。

为什么会这样呢?十五年了,从最开始各自走上彼此的命运之路,哪怕互相伤害也坚持贯彻了自己的意志,为了不会动摇而刻意的逃避……仿佛这样就能够阻止自己去心软去妥协去为那些不可挽回的少年时光而叹息遗恨不甘。

可现在站在这里,望着彼此沧桑沉淀的眼,竟只觉得数载春秋犹如黄粱一梦,而睁开眼的现实,不过是,阵营对立,正邪之分,无可挽回。

 

“毛毛……我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这样的称呼了。”穆玄英微微笑了笑。

莫雨也笑了,“我也很久,没有听到你唤我一声‘哥哥’了。”

他们隔着七尺,一个安全又暧昧的距离。

战,便能最快的出手抢夺先机,不战,也是最佳的撤退位置。

戒备、警惕、怀疑,在平静的表象之下,谁也没有放松握着刀剑的手。

……

莫雨突然觉得可笑。

他想起了第一年,想起了才接到穆玄英接任浩气盟盟主之位的时候。

那时候,自己是什么反应来着?

愤恨,痛苦,狂怒,恨不得立刻杀入落雁城将那人带走,若不是不灭烟和米丽古丽拼死阻拦,怕是当天的莫雨便要和整个武林正道杀个血流成河了。

然后他在第二天收到了穆玄英寄来的信,仅仅四个字。

望君珍重。

却没想到这四个字成为了最后的留恋。

 

后来,后来莫雨成为了恶人谷谷主。

第三年他率军攻下了可人驻守的昆仑营地,千里追击浩气残军直到龙门荒漠。

第四年,他和烟在白龙口围堵天璇影,抵死不从的浩气七星之一最终葬身江水。

第五年,他施计突袭武王城,结果惨遭埋伏,米丽古丽为掩护他离开而被浩气俘虏,而后于落雁城门前被斩首以示天下正道。

第六年……第七年……第八年……第十五年……

前几天提起了洛道攻防,莫杀在对面念着此次战报,当说到穆玄英这个名字的时候,他才惊觉,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不太想得起对方的模样了。

只依稀,模糊的浮现起一身蓝衫银甲,鲜衣怒马,立于浩气猎猎飞舞的旗帜之下,抬手举剑,英姿勃发。

那是浩气盟盟主,恶人谷不共戴天的对手,血海深仇的死敌。

 

“我本想问你,这些年过得好不好……”穆玄英垂眸轻轻地说,却未能问完,便止于一声不言自明的叹息。

莫雨淡淡的接道:“我这些年过得好不好,你还不知道?”

穆玄英没有出声,也没有回应。

尴尬的沉默开始蔓延。

李渡城的夜风中仿佛还带着阴魂凄厉的呜咽,洛道的战斗还没有落下帷幕,那战火的腥味即使隔着老远也能嗅到。莫雨才想起来,不久之前,他才亲手将月弄痕打成重伤。

 

“洛道溃败,你还在这里闲逛,便是不担心恶人谷奇袭吗?”

“恶人谷谷主尚且在这里同我叙旧,我想这意外你之前也不曾料到。”

“我只是来这里找人罢了。”

“找谁?”

莫雨没回答,却将目光投向了远处。

找谁?他也不知道找谁。或者说,已经没意义了。

他收回视线,重新凝视着穆玄英的身影,才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去质问对方为什么的欲望了。

为什么要避而不见?为什么要与我为敌?为什么不来解释?

什么都不重要了。

整整十五年。

时间消融了一切。包括那些决绝的爱憎,深刻的思念,与曾经以为永垂不朽的情谊。

 

“索性无事休战,我们兄弟二人难得重逢,不如多聊几句,再去逛逛洛阳风光?”莫雨忽的转过身,像是毫无防备的将背影留给了穆玄英。

他这么说着,已经翻身登上了一旁的望云骓。

“……”

穆玄英握着剑柄的手微微颤了颤,半晌的沉默后,他说:“却之不恭。”

 

从洛道出来,已是临近黎明。不多时,朝日便自山峦之后跃出,明亮而耀眼,将冷薄的夜的凄凉吹散了几分。然而再往前走,那挥之不去的惨淡便再度笼罩。

道路两边皆是饿殍,田间一片荒芜萧瑟,野狗秃鹰睁着猩红的眼贪婪的寻找着惨死的路人。

山河破碎,战火不休。

数十年的风雨飘摇动荡不安,早已让盛世的繁华泯灭殆尽,留下来的不过是不甘挣扎的痛苦与惨烈罢了。

 

他们的速度不快,所以莫雨没有错过穆玄英眼底一闪而逝的悲哀。他想,看来至少还有一些东西,没有被岁月改变。

于是原本冷硬如铁的心,因这发现而软了几分。

“怎么,觉得不忍?”

穆玄英低低一叹,“可恨我无能为力。”

莫雨冷哼:“天道如斯,任何事物在其面前不过蝼蚁。人能顾得自己已是不易,普度众生,兼爱世人,那是神佛,若人妄图如此,便是自大。”

“……”穆玄英凝视着莫雨淡漠的侧脸,半晌,才苦笑道:“雨哥还真是没变啊。”

莫雨不置可否。

穆玄英摇了摇头,停下照夜白,翻身下马,走到路旁一对衣衫褴褛的父女身边,然后拿出了一些干粮递给了面黄肌瘦的两人。

“这、这,大侠、这是给我们的吗?”年迈的老父亲激动的接过干粮,颤抖着骨瘦如柴的双手几乎不敢相信。

穆玄英温声道:“我也只能尽点绵薄之力,两位看样子是逃难至此,若有困难,大可前往浩气盟营地求助。”

“浩气盟,好,好,浩气盟。”那老父亲涕泪交错,连忙把手里的干粮递给旁边眼巴巴的小女儿,哽咽着感慨:“我听说过,浩气盟可是武林正道魁首,不但击退过叛军,还一直在各地救助平民百姓,还好有浩气盟,这天下还有救,还有救啊!”

穆玄英微微一笑,道:“天道不灭,浩气长存。”

“是啊,是啊!”老人郑重的对穆玄英行了一礼,纵使衣不遮体,却能看出其战乱之前应当是一方知书达理之辈,可恨这乱世倾轧,累及万千,多少和睦家庭就此支离破碎,多少无辜百姓的命运被如此生生践踏……

“那个,叔叔,这个,这个给你!”

穆玄英闻声看去,原来是一旁的小女孩,正将手里的布娃娃怯生生的递给了他。

“我们父女二人身无长物,没什么能答谢大侠的,这娃娃是小女心爱之物,她是想感谢大侠……”老人尴尬的解释着,在身上摸了半天,却始终找不到一点值钱的东西了。

穆玄英望着那布娃娃愣了愣,许久,才温和一笑,道:“这份心意在下心领了。”语毕,伸手摸了摸那女孩的头顶,将布娃娃推回了她的怀里,“若是心爱之物,那便不要放手。……有些东西,一旦失去,就永远无法回来了。”

女孩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但还是很开心的抱紧了失而复得的布娃娃,对穆玄英露出了笑容,“谢谢你。”

穆玄英回以一笑。

 

等目送着两人离开,莫雨才慢吞吞的牵着马走到穆玄英身边。

“我以为你挺喜欢布娃娃的。”他说着,表情似笑非笑。

穆玄英回眸,平静的说:“以前是,不过,我已经过了那个年龄了。”

“是啊,人都会长大。”莫雨说道,“无时无刻,都在改变。”

“雨哥。”穆玄英唤他。

“嗯?”莫雨应了一声。

然后便是无言。

 

穆玄英突然想起很久以前,那是他二十多,刚刚应得谢渊命令镇守武王城之时。

那时候他还会和莫雨偷偷见面,每次见面,即便什么都不做,光是念着对方的名字,听到他喊他毛毛,得到回应,心中就是欢喜,像是掺了蜜糖,甜得发腻。

后来他顺应师命,成为浩气盟盟主,接受这维护武林正道的责任后,那份单纯的心情,却怎么也无法体会得到了。

他们没有误会,没有决裂,甚至没有一场该有的离别。

就那样,无声无息,悄然的平静,冷却,然后淡漠。

莫雨没有错,他们谁都没错。

 

“你恨过我吗?”穆玄英问。

莫雨说:“我为何要恨你?”

“十五年,我故意不去见你,甚至避免任何可能的接触。”穆玄英垂下头,低声说着。

莫雨没有出声,沉默的听着,听着那人继续道:“我怕我见了你,就控制不住自己去怨愤,为什么偏偏是我们?什么是天命,什么是正邪,为什么所有人都告诉我你该死,非要让你我二人你死我活才算正确。”

“这就是你的理由?”

“不。”穆玄英摇摇头,轻轻地笑了,平静安宁,让人难以想象当年的他,会为了这些事而夜不能寐,几乎自虐的将自己投身战场,去厮杀,去折磨自己,去拒绝回想。“只是我不愿面对而已。”

因为软弱而逃避,到了最后,反而接受了一切。

他曾因思念而发疯,在决绝的燃烧之后,残留的灰烬便埋葬了所有。

 

“那你恨过我吗?”莫雨反问。

穆玄英淡淡的笑了笑,“不恨了。”

莫雨又说,“即便我杀了你珍重的七星?”

“嗯。”穆玄英凝视着莫雨的双眸,慢慢道:“我们是敌人,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你做了你该做的,我为何要恨?又凭什么去恨。”

莫雨不再说话。

没有了爱,也就没有了恨。

 

他突然动手了。

袖刀一抖便握在了手中,以一个极其刁钻的角度直奔穆玄英要穴而去。

杀气扑面而来,穆玄英立刻反手拔剑格挡,一声清脆的金戈交击,两人各自向后倒退数步,拉开了七尺距离。

穆玄英没有惊讶,甚至有种他们本该如此的感觉。

握剑的手稳如泰山,不再迟疑,不再犹豫,凌厉的双眸直视露出同样表情的莫雨,内力犹如滔滔江水涌向剑锋,炙热的战火自胸臆奔腾。

 

“十煌——龙影剑!”

“龙影剑·分水!”

 

刀与剑交锋而过,天地色变。

 

十五年能让一个人成长到什么地步?

莫雨很好奇。所以他没有留手,也不可能留手。

穆玄英的剑尖停在了莫雨的脖颈前半寸不到的地方。

 

“再往前一点,不就除去你浩气盟的心腹大患了吗?”莫雨微微一笑,一字一字的念道:“穆玄英。”

穆玄英持剑的手很稳,却也无法再向前一步。

鲜血自唇角溢出,而莫雨的刀锋,就停在他心口同样的距离外。

不分胜负的平局。

半晌,两人同时收起武器向后退开。

 

“穆盟主?”突然有浩气盟的弟子行径此地,恰好是见过穆玄英的一位武林天骄,正是惊奇,骤然看到莫雨的脸,立时色变,飞快的和两个同伴护到穆玄英身前喊道:“恶人谷莫雨,你怎么在这!”

莫雨挑了挑眉,冷哼一声,懒得理会。好巧不巧,这里距离洛阳的恶人营地极近,几个眼尖的极道魔尊看到了这边的情形,当下就大轻功飞来,落到莫雨身前同浩气一众对峙。

眼看着战况一触即发,穆玄英却上前一步,拦住了几个冲动的浩气弟子。

“今日不是战时,我们走吧。”

“可是……”

穆玄英摇了摇头,不容置疑的将几个人的话堵了回去。

他走到一边,牵过照夜白,翻身上马。

 

“谷主……”

“无事,让他走。”莫雨同样回身,骑上了望云骓。

 

今日阳光明亮如洗,天空一片晴朗无云。

他们各自扬鞭离去,背道而驰,心如止水。



评论 ( 19 )
热度 ( 79 )
  1. zhangyuanjing1998临江照衣 转载了此文字

© 临江照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