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白羽光出匣,一剑无痕雪漫山

【莫毛】江月照君还·4

耗子果然就是耗子,他竟然会对耗子抱有期望,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莫雨头次有了咬牙切齿之感。

但更可怕的是,他却信了邪让人去备饭了。

穆玄英呲牙咧嘴的吊着受伤的右胳膊,左手别扭的拿筷子去夹盘中青菜,结果自然是惨不忍睹。

莫雨看了一会看不下去了,劈手将穆玄英的筷子夺下,然后喊了莫采薇进来,指着穆玄英说:“喂他吃。”

莫采薇抽了抽嘴角,瞪大眼睛跟看珍稀动物一般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穆玄英,心道这小耗子真有两手竟然能让少爷这般对待……

穆玄英却不好意思了,尴尬的说:“这就算了吧,我自己能来……”话未说完,莫采薇迅速的夺过他面前的饭碗,夹了口青菜放到嘴边,笑盈盈的哄道:“乖,张嘴吃。”

“……”

莫雨冷冷的哼了一声,收起杀气,站起身往外走,头也不回的命令:“半个时辰,收拾干净了带来见我。”

莫采薇恭恭敬敬的应道:“是!”

 

莫雨走后,屋里绷紧的气氛缓和了些。莫采薇长长的吁了口气,一屁股坐到穆玄英旁边,一边夹着菜喂人,一边没好气的抱怨:“我看你是真不要命了啊,少爷的话都敢反驳。”

穆玄英张了张嘴,立刻就被塞了一筷子菜,想说的话只好咽了回去。就听莫采薇一个人在那絮絮叨叨的说着莫雨多么可怕,凡人最好不要惹他生气诸如此类。

穆玄英嚼着东西,却食之无味。仅几口就觉得撑了。

“姑娘……”

“我叫莫采薇。”

“采薇姑娘……”

“有话快说!”

穆玄英无奈的别开头,咽下嘴里的菜,努嘴道:“我饱了。”

莫采薇瞪大了眼,“就吃这么点你就饱了,属兔子的啊?”

“……”他还真养过兔子,但谁说兔子吃得少了?

“算了算了,你爱吃不吃。”莫采薇悻悻的收拾了碗筷,又拿来了干净的衣服扔给穆玄英,催促他赶紧换好,随即端了水,等人洗漱干净,正要带着穆玄英去见莫雨,却遇到了一个问题。

“你走不了路?”莫采薇皱眉戳了戳穆玄英麻木的腿,一脸愁容。

穆玄英暗叹一声,尝试着动了动,只觉得双腿无力,酸麻不已,别说着力了,就是晃一晃都难受的不行。

先前他在刑讯时两腿被浸泡在冰水里时间过长,本就伤及了筋脉,这几天的功夫哪能完全恢复过来,别说是走路了,恐怕半个月里他连动一下都是折磨。

“实在抱歉。”穆玄英一脸歉意,反倒让莫采薇没话说了。

“好吧好吧,耗子就是娇贵。”咕咕哝哝的在屋里转了一圈,莫采薇愁眉苦脸的想着能把穆玄英扛到莫雨面前的办法,还没等她想出个一二三,莫雨突然回来了。

“少……少爷?!”

莫雨看也没看她,挥挥手让人出去,然后径直来到了穆玄英面前。

“吃饱了?”

穆玄英一时无话,仰头看了莫雨半天,才点了点头,“多谢莫少谷主款待。”

“不用废话。”莫雨拉了把椅子坐在穆玄英面前,翘着二郎腿睥睨他,“吃饱了就给我老实回话。”

穆玄英撇撇嘴,别过视线不再看莫雨。

莫雨哼了一声,虽然不爽穆玄英这般态度,但看在对方一身是伤大病未愈的模样,便大人大量的不去计较了。

他敲了敲胳膊,冷声道:“那日在南屏,我见你使了一招剑,那是什么招式?”

穆玄英微微蹙眉,过了一会,才慢吞吞道:“十煌龙影剑。”

莫雨闻言,坐正身子,追问道:“你跟何人学的?”

“无可奉告。”

“这剑招绝非寻常人士所授,我同浩气七星交手多年,他们之中没有人使过这般剑招,教你的到底是谁?”

“无可奉告。”

“我探过你的内力,你所修习的分明是十年前就销声匿迹的空冥决,你从哪里得的空冥决?”

“无可奉告。”

屋里突然一片死寂,气氛凝冰,寒气逼人。

“穆玄英。”莫雨语气森森的站起身,走到穆玄英身前,单手扣住了青年细瘦的脖颈,“不要挑战我的耐性。”

他是真的动怒了。

恶人谷没人不怕发怒的莫雨,因为通常来说,他发怒之后,就会发疯。

而发疯的莫雨,除了王遗风没人能制的了。

但穆玄英显然不是恶人谷的人,所以他非但没有怕,反而还在火上浇油。

收拢的五指阻断了呼吸,穆玄英很快就因窒息而脸色青白,可他却依旧波澜不惊的看着莫雨,一动不动,只张了张嘴,艰难的吐出一句,“莫少谷主就杀了我吧。”

“……”

“你不会从我这里得到任何你想听到的回答。”

莫雨深吸一口气,猛地松开手,一掌扫向穆玄英鬓边,凌厉的内息立刻将他背后帷幔凝结成了冰霜。

“很好。”莫雨笑了。

穆玄英揉着脖子低头咳嗽,没看到莫雨眼底的意味深长。

“我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多久。”

这个世上没有莫雨想要而得不到的东西,无论人还是事。他有的是法子,也有的是时间。

“穆玄英。”莫雨念着他的名字,伸手捏住了青年苍白的下颔迫使他抬头仰视自己。“我会让你后悔的。”

穆玄英回视着他,却也笑了。

“莫少谷主,我穆玄英这辈子,唯一后悔的事情,只有一件。”

莫雨挑眉,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穆玄英抬手按住胸口,那里的伤口抽痛的厉害。

他的眼底浮起了一层薄雾,潋滟的将一室晨光收束。

“为什么十年前,我没有拉住一个人的手,而让他离开我,去了一个我永远也去不了的地方。”

 

小雨哥哥,你还记得吗,我们约好了若是失散,就在三个月后于稻香村的榕树下相见。我知道当时我没有跟你走,你很伤心,后来我也去找过你,可是怎么找也找不到,稻香村什么都没了,而你也再没有出现在我的面前。

小雨哥哥,毛毛知道错了,毛毛后悔了。

所以,你可不可以不要不理毛毛?


评论 ( 5 )
热度 ( 61 )

© 临江照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