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江照衣

流星白羽光出匣,一剑无痕雪漫山

【莫毛】江月照君还·3

穆玄英看到了20岁的莫雨。

那是在苍山洱海,个子还没拔高的青年头发乱糟糟的披散在脑后,脸上表情阴沉,衣衫依旧是刚入恶人谷那套,破旧的不能过眼了还没换。也不知道是王遗风的问题,还是恶人谷就是如此。

穆玄英拉了拉斗篷,恍惚觉得有些陌生,无论是莫雨脸上的表情,还是自己这身装扮。

“毛毛,好久不见。”莫雨站在不远处看着他笑,眉眼温和。

穆玄英努了努嘴,不太高兴,委屈的想:什么好久不见,明明才见过,你还一副不认识我的样子。

然后他又想不算那个,也确实好久不见了,如此想着想着,就什么气都消了,脸上也露出了笑。

他喊:“莫雨哥哥。”但那话到了嘴边,不知为何却变成了“莫大侠”。

于是莫雨脸上的温和眨眼间烟消云散。

“原来你已经不当我是你的莫雨哥哥,而是恶人谷的莫恶人了。”

不是,不对,我刚才想说的不是这个!

穆玄英慌乱的跑到莫雨跟前拉住他的胳膊,焦急的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莫雨哥哥,你别生气——”

说的急了,眼睛里都憋出了泪水,打着转在眼眶里晃悠。

可莫雨像是没有听到,依旧那么冰冷的看着他,失望又难过。

穆玄英觉得心口开始疼得厉害,窒息的感觉扼住了一切。

“莫雨哥哥!”

 

“呜啊,不要突然喊出声啊吓死人了!”

莫采薇惊魂未定的从床边跳开,瞪着穆玄英愤愤的骂了一句。

穆玄英满头大汗,怔怔的张大眼睛望着对面的少女,一副神魂分离的茫然表情。

莫采薇拍了拍胸口定惊,这才重新走到穆玄英身边,没好气的将手里的药碗递给他:“喏,既然醒来了,就自己喝吧。”

“这……这是……”穆玄英回过神撑起身子,动作到了一半就被激烈的疼痛卡住,一瞬间回忆潮水般涌了上来,战场,受伤,被俘,拷问——以及莫雨。

莫雨不认识他了。

 

穆玄英捂着嘴咳嗽了一声,哑着嗓子转头对屋里唯一的人询问:“……姑娘,请问这是哪里?”

莫采薇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自然是恶人谷,不然还能是浩气盟不成?”

“恶人谷……”穆玄英低低的呢喃,随即苦涩一笑。

果然,一切都是真的。

 

他倏忽想起了方才的梦。

梦里的什么苍山洱海,他根本没去过那里,又何从谈起见过莫雨……自两人从稻香村分离后,穆玄英仅仅从谢渊或是其他浩气弟子口中听到过莫雨的名字。他知道他去了恶人谷,知道他成为了王遗风的弟子,后来他听说他血洗自在厅立威,听说他行走江湖杀人盈野……

师父说他是疯子,是魔头。浩气诸人无一不把他当做恶贯满盈的十恶之一——穆玄英本是不信的。

他想,那个背着他逃出大火肆虐的稻香村,与他颠沛流浪相依为命的莫雨哥哥,那个会为了生病的他在大雨中跪在大夫门前求他医病的莫雨哥哥……他的莫雨哥哥怎么会是恶人?

有着保护他人信念的人,不可能是心怀恶念的人。

于是穆玄英第一次同师父争执,他说莫雨即使身在恶人谷,也绝不会以作恶为念。气的谢渊拍烂了桌案,锁他一月禁闭。

之后他为此思过两年之久,等到终于有机会上了战场,厮杀到了阵营最前线……

他见到了心心念念的莫雨。

纤尘不染的苍穹之下,是一身如荼的白衣,他黑发如墨,面容冷峻,他们隔着千军万马遥遥相望,炽热的滚烫的感情在胸口沸腾成灾。

然而穆玄英听到的只有一个“杀”字。

 

“喂,小耗子,回神吃药啦!”

“小耗……子?是在叫我?”

“废话,这里除了你,哪里还有别的小耗子?”莫采薇挑着眉毛嘲笑,不客气的把药碗塞到了穆玄英手里,“速度喝完,喝完了我好交差!”

虎落平阳被犬欺……忍。

穆玄英暗道不与小女子一般计较,强撑起身闻了闻药,转瞬又思量他们要自己死,自己早该死上十次了,便也释然,仰头将药一饮而尽。

“咳咳——”

“哎我说……你也别急的把自己呛住了啊!”莫采薇哭笑不得的拿过空碗,无奈的拍着穆玄英的背替他顺气。

重伤未愈的穆玄英咳的面红耳赤,浑身的伤口也跟着叫嚣的疼了起来,霎时便冷汗涔涔,痛苦的皱起了眉。

莫采薇扶着他靠到枕垫上,正欲说些什么,门忽的被人推开。

“醒了?”

莫采薇连忙回头,对着走进来的莫雨恭敬道:“是的少爷,人刚醒。”

“嗯。”莫雨点点头,“你出去。”

莫采薇哪敢有异议,飞快的就关上门离开了。

屋里瞬间落针可闻。穆玄英垂着头,发丝凌乱的盖住了眉眼,莫雨看不清他的表情。

从他进来,穆玄英就仿佛僵住了一般,凝固在那成了一尊不动的雕像。莫雨一向察言观色敏锐之至,但现在却有点不懂了。

浩气盟的人见了他,有恐惧害怕的,有不屑蔑视的,有仇恨唾弃的,却偏偏没有过这人这样——

他不怕他,也不恨他,更不是蔑视。

莫雨有些匪夷所思的觉得,穆玄英当时看他的眼神,甚至是充满了怀念依恋和喜悦的。

真是奇了。

 

“穆玄英。”莫雨到了床边,居高临下的盯着穆玄英的发旋,然后发现他在微微的发抖。“没听到我叫你吗?”

莫雨皱起眉,烦躁的伸手掐住了穆玄英的下巴,强行逼迫着他看向自己。

穆玄英不得不仰起头。

青年苍白憔悴的脸上还留着未愈合的细小伤口,细长的羽睫颤颤的盖着漆黑的双眸,那双望着莫雨的眼睛里,藏满了莫雨无法明白的复杂感情。

“莫……少谷主。”穆玄英虚弱的笑了笑,他是真的很疼,疼的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想说。

莫雨突然非常厌烦,于是他收回手,双手抱臂冷漠道:“你知道我的身份,那就该知道我的手段。”

“……”穆玄英半敛着双眸,声音嘶哑的回道:“我知道。”

“很好。”莫雨笑了,心情也变好了一些,他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你现在有什么想说的没。”

穆玄英揉着胸口咳嗽了一声,终于舍得抬眼看向莫雨。

“莫少谷主……”他低声说:“我很饿,有吃的吗?”

“……”

“……”

收回前言。

莫雨的心情再度跌回谷底。


评论
热度 ( 46 )

© 临江照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