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江照衣

流星白羽光出匣,一剑无痕雪漫山

【莫毛】梦柯·5

第五章 恶魇

霸刀山庄位于河朔之地,自枫华谷向北,浩气一行在长安略作整顿,便快马加鞭的赶往了目的地。

一连几日急行,除却中途穆玄英因脸色太难看而被可人勒令休息了一夜后,其他时间均用在了赶路,时至第三日晌午,总算是到了霸刀地界。

临近此处,本应是直接拜访霸刀山庄的,却没想到在半道遇到了些波折。

“你说有恶人在附近出没?”随行的月语堂难掩诧异的同那正义堂执令再三确认了一遍,才惊疑不定的回眸看向神情沉冷的可人,“坛主……难道恶人已经知晓……”

“不可能。”穆玄英先一步打断了月语堂的猜测,蹙眉分析道:“此次霸刀之行的真正目的,除却盟主和军师外,就只有影坛主及吾等随行几人知晓,若说情报泄露,是绝无可能之事。”更何况为了防止情报泄露,天璇影还特地散布了数条扰乱视线的流言蜚语,以及明面上借穆玄英之名掩盖真相,若恶人在这种情况下都能得到情报,那浩气盟以后的攻防都不用打了。

月语堂默默思量了一番,正如穆玄英所言,再不济霸刀之行表面上还有着一层相亲的障眼法,料想恶人再怎么无聊,也不会对几乎没有涉足过江湖的穆玄英之事过度关注。

念及此处,月语堂松了口气,抱拳回道:“少盟主言之有理。”

穆玄英摇摇头,正要回上几句,却忽的想起那劫走自己的恶人,也不知他是否知晓了此次行动的真意……心下一紧,嘴上便跟着道:“但毕竟是恶人谷众,我们不宜太过显眼,引起敌人注意。”

闻言,可人沉吟片刻,微微颔首道:“此地恶人或许另有其他目的,不必惊慌。”语毕看了穆玄英一眼,又道:“就按玄英所言,不要和恶人正面接触,先行寻到客栈落脚,探查一番,待晚时再去拜会霸刀庄主。”

“是!”

众人领命,一行十几骑策马上了官道,先去了霸刀附近的镇子落脚。

 

到了客栈,恰好是午时就吃了点东西,一餐过后,风尘仆仆的众人便各自放松了下来去做自己的事。

可人回房去写信联系影,除了派出去探查消息的人,其余的这会全去小憩了。只剩下穆玄英一人坐在大厅,端着茶杯托腮凝视门外车水马龙,神色隐着几分空茫。

他明明身心俱疲,困顿的要死,却怎么也睡不着,也不敢睡,一闭上眼就仿佛回到了那里,恐惧,绝望,悲苦,什么五味陈杂的思量皆搅乱了一池心泉,而到最后,总会浮现起那一双深潭似得眼,仿若漩涡般将穆玄英卷入了陌生可怖的世界,无法挣脱,更无法逃离。

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

他想,自己一定见过那人。可等到深思,却又不自觉的否定了唯一的可能。

肯定不会是那个人,他怎么会对他做出那种事?

 

“客官,要添热茶吗?”

瓷杯已经被穆玄英暖的温热,而杯中的茶水早凉的通透,穆玄英低头看了眼青碧的茶水,里面倒映着自己几乎称得上狼狈的形容,就觉得心下烦躁不堪,混乱的思绪一团乱麻,搅的脑袋生疼。

“不用了。”穆玄英摆摆手,深吸一口气强压下沸腾的心思,终究是待不住的出了门。

或许只有不断地去做些别的事情转移视线,他才能心安理得的让自己忘记那噩梦般的一切。

 

歇了一会,已是天色微暗,时近黄昏,街上的行人便少了许多,这镇子在霸刀附近,自然是受霸刀一派庇佑,穆玄英转了没多久,就见到不少身着霸刀服饰的江湖侠客,多是青年俊杰,眉宇间神采飞扬,不知是否在为即将来临的扬刀大会而奔波。

这次浩气盟同霸刀山庄结盟一事,虽和扬刀大会关系不大,却不妨碍浩气盟趁此机会同霸刀巩固关系。

早年浩气盟成立之初,霸刀尚且还是结盟的十大门派之一,然而数十年过去,自柳五爷逝去,霸刀山庄由其长子柳惊涛继承。柳惊涛性格孤傲自负,本就对同盟里后来崛起的藏剑山庄颇有微词,加之柳夕之死,柳浮云失踪,皆因藏剑,霸刀山庄为此元气大伤,几乎一蹶不振,柳惊涛更是忍无可忍,索性就此疏远了同浩气盟的关系,隐隐有退出同盟的迹象。

浩气盟总部设在南屏,于巴陵金水一带自是势力通天,然过了洛道,一路向北,从枫华谷到龙门昆仑,这江河以北,却是浩气盟力不从心,鞭长莫及的边缘地带。

霸刀山庄虽已今非昔比,可在河朔之地的势力仍是根深蒂固,若就此退出结盟,于浩气盟而言将是一大损失。

加之近年来恶人谷越发猖獗,此次结盟,除却为了那柄神兵之外,重新拉拢霸刀协助浩气也是目的之一。这事临行前谢渊曾与穆玄英秉烛夜谈了一夜,让穆玄英开了不少眼界,自然是分外重视。

只是可恨半道遭逢了变故,此时的穆玄英已经没了那时候的意气风发和跃跃欲试,满腹心思繁杂不堪,哪还静得下去思考别的。

 

如此漫无目的的到处乱转了盏茶功夫,行至一处路口,穆玄英便觉得疲乏,正打算转身回客栈,谁料这眨眼的时间,耳畔忽的就略过一道风声,杀气暴涨而至,电光火石间就到了极近之处。

“恶贼哪里跑!”一声暴喝响彻街道,穆玄英随着这怒吼足下一挑,恰好将一旁摊铺横斜出来的竹竿撩起,竹竿在空中挟着内力抡过一圈雾影,只听“叮叮叮”三声脆鸣,竹竿“啪”的断裂成了数段,伴随着三枚寒光森森的透骨钉力竭落地。

这边方才化险为夷,不等穆玄英收力站稳,又是一团黑影向他疾驰而来,直扑其面门。与此同时,两边夹道的行人惊呼迭起,叫嚷怒骂和杂物被撞翻的声音接踵而至,简直热闹非凡。

“你这小娃娃,怎么这么难缠!”恼羞成怒的喊叫还未结束,那黑影就撞上站在路中间不及闪避的穆玄英——顿时就是怒号响起:“哪来的臭小子,赶紧闪开!”

一道烈风袭来,竟是那被追赶者直接拔刀相向,不给穆玄英让路的机会就要致人死地。

有眼尖者见此情景已是惊呼在口,就要捂嘴尖叫之时,一轮宛如明月的清亮刀光乍然浮现,刁钻的刺进了来人和穆玄英之间,不轻不重,不远不近,恰到好处的卡住了那致命刀锋的路线。

一时时光静止,只见那柄薄刃微微一颤,随即轻描淡写的向前推了数寸,而那袭击者却仿佛被巨力撞击,惨叫一声扔了刀柄向后飞去,等到落地之时,手上已是鲜血淋漓。

穆玄英似是也被这华光内敛的一刀震慑到了,脚下向后撤了一步,不等反应过来,一只手便轻轻的托住了他的腰部,向前一扶稳住了他的身形。

“阁下……”穆玄英下意识的向旁看去,视线里是一个白衣如雪,身形挺拔的男人,只是被斗笠遮住了面容,看不清楚眉眼。

握在剑柄上的手松了下来,穆玄英刚想道谢,那边制造出了事端的两人却又打了起来,闻声看去,竟是一昆仑弟子一星宿门人。

只听其中一人吼道:“萧老头,你这狗贼非但侮了我妹妹,还丧尽天良的杀了她!今日我冯玉不报此仇,誓不为人!”语毕剑如长虹贯日,直冲萧老头面门而去。

萧易错先前被一刀伤了手,而那刀气又极其凌厉古怪地干扰着他的内息。原本他就技不如冯玉,现在又雪上加霜,心里顿时着急了起来,也不管面子了,直接一个原地打滚躲过剑锋,嘴上骂嚷了一句,便脚底抹油的使了扶摇直上向一旁屋檐跳去,一副逃之夭夭的架势。

冯玉见状也跟着跳了上去,只是他轻功不济,先前又耗费太多气力,等萧易错蹑云出了二十尺外,他才堪堪跟上,眼见仇敌要跑,青年霎时双目通红,愤慨欲死。

一直静观其变的穆玄英见状皱了皱眉,脸色一冷,匆匆回头对身旁白衣男子拱手道了声谢,不待人答复,已经飞身而上,一把抓住冯玉衣领,气力聚集,身若惊鸿般直追萧易错而去。

三人很快都失去了踪影,直到这时,留在原地的白衣男子才缓缓收回了虚握的手,那本是站着穆玄英的地方,而今却只余清风一缕。

“少爷。”莫红泥上前一步轻轻地唤了声,打断了莫雨出神的凝望。

街道两边的行人正骂骂咧咧地收拾狼藉,莫雨停在路中间的样子着实突兀。但即使如此,也没人敢接近这位宛如昆仑寒冰般的男人身边,更妄论开口请他让一让。

“少爷,要奴婢追上去看看吗?”莫红泥询问了一句,莫雨没有答话。

他抬起头,露出斗笠下一张冷峻如霜的面容,漆黑眸里,映照着天际彼岸一片火烧的卷云。

空中赤色蔓延,薄暮开始笼罩大地。

莫雨闭了闭眼,索然地背过手,转身向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评论 ( 1 )
热度 ( 53 )

© 临江照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