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江照衣

流星白羽光出匣,一剑无痕雪漫山

【莫毛】梦柯·2

第二章 雪见

星月明朗,高悬于天,夜幕一派疏朗之色,丝毫没有为这暗潮汹涌的山河社稷蒙上阴霾。

此时的浩气营内,一身白衣的可人眉宇紧锁,在帐内来回踱步,虽仍是一张面若冰霜的脸,可举止间已经难掩其焦躁不安。

原本按照计划,现在穆玄英应该早已抵达此处同她会和,可实质上,他非但没到,还彻底失去了音讯,如今已经过了数个时辰,穆玄英生死不明,难免可人焦虑。

月语堂进来的时候,正看到一向冷静自持的开阳坛主一掌拍上案桌的恼怒模样,顿时进退不是,尴尬的站在了门口。

“坛主……”

“……”可人抬起头收回手,抿唇看过来,眉眼恢复了冷淡,沉声问道:“可有消息?”

月语堂吐出口气,双手抱拳行礼,接着道:“据南屏来报,少盟主是在小川失去踪迹的。”

“小川?”可人低声复述,眉头皱得更紧了。

月语堂知晓浩气七星对穆玄英之看重,此番少盟主初入江湖,就遭逢意外音讯全无,不说可人着急,就连他也觉得心中忐忑。毕竟近年来已经不只有阵营纷争,更有无法言表的社稷倾颓之危。江湖动荡,今非昔比,人命犹如浮萍,稍有不慎便……

月语堂不敢再想下去,回过神看着可人神色,沉吟道:“少盟主虽不过弱冠,但心性沉稳,少年持重,断不可能自作主张隐瞒行踪。以我之见,不如让七星卫前去倌塘驿站调查一番,此事蹊跷,恐怕也有恶人从中作梗。”

这么一解释,倒也说得通。可人思忖片刻,也容不得继续静观其变,霸刀山庄之行耽搁不得。

现在,也只有尽快找到人了。

“就依你所说的去办吧,有劳了。”

“属下遵命。”

交代完毕,可人同月语堂一起走出营地,外面是风平浪静的傍晚,她抬头看天,那夜色低垂,压着远处山峦起伏,虽然月明星朗,却依旧有深不可测的黑暗,蛰伏在远方,无法被这星月照亮。

 

子时一刻,距离穆玄英醒来已经有半个时辰了,但守在门口的莫采薇却并不开心。并非她不愿意开心,只是少爷都没有高兴地样子,她哪敢表现出半点喜悦。

本以为这次找到了人,还甩掉了那帮耗子的眼线拐到了手,莫雨该是高兴的,谁知少爷脸上还是那副冷冰冰的莫测模样,看得人心惊胆战。

早春的天黑的快,莫采薇从天黑前就守在了这里,等少爷进去,再到现在已经过了不知道多久,她在四个婢女里性情最躁,这会不免有些犯困,又怕一会莫雨出来看到她偷懒,只得靠着门柱侧耳倾听里面动静——虽然基本听不到什么响动。

真无聊。

莫采薇打了个哈欠,脑袋一点一点的低了下来。

“采薇。”一个温婉的女声传了过来,原来是莫红泥不知何时走了过来,拉了一下正在打盹的莫采薇,低声道:“不用守着了,和我去前面。”

“可是少爷让我守在这……”还没清醒的莫采薇咕哝了一句,抬起头看了眼紧闭的门扉,思量着她可不想面对发脾气的少爷。

莫红泥叹了口气,索性强硬的扯着懵懂无知的少女往外走,心道:怕是少爷到天明了也不会出来了。

谁道那什么来着?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屋外的动静被门扉隔绝,这房间门窗紧闭,只有桌上点了盏烛灯,摇曳的火光在壁上投下了旖旎的倒影,那是两个缠绵紧贴的身躯,一个正前倾抵在床沿,背脊颤抖,说不清是欢愉还是痛苦的模样。

莫雨轻轻拂过身下人半侧的脸,如今这人已经长得英姿俊朗,脸上线条棱角分明,肌肤细腻,唇色红润,再不复当年颠沛流离之时的面黄肌瘦,端是配得上江湖传闻那般俊杰。

可他却恍惚的觉得,穆玄英这样子陌生的紧,变得不像是那个会叉着腰跟人打嘴仗,赢了后得意洋洋的对他狡黠一笑的少年了。

毛毛……

他无声的低喃,凑近了几分,仔细的看着身下的人,随即安心的发现,还是有些他所熟悉的东西,并没有被时光所磨灭。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莫雨想着,动作跟着温软了几分。

此时的穆玄英双唇微张,呼吸凌乱,双颊染上了情欲的薄红,虽遮去了眉目,却仍旧招展着令人难舍的风情。

“你这、你这无耻之徒!”

只可惜说出的话太过大煞风景了。

莫雨无声的轻笑,看着穆玄英羞愤交加的模样,心中却想着他现在骂人的功力倒是减了不少。想着想着就垂下手,拨开穆玄英因抗拒绷紧的双腿,探入了那处柔软的私密之地。

穆玄英猛地仰起头急促的喘息了一声,紧咬的嘴却没有泄露半点呻吟。在身体内进出的手指除了带来疼痛之外,更多的是屈辱和恨意。

是他技不如人,如今受制,遭到羞辱折磨亦是无可厚非,只可恨他看不到对方的脸,否则一旦脱困,他定要一雪今朝之耻,让这人追悔莫及!

被拧在身后的手捏紧了被褥,穆玄英拼命克制着体内被药物勾起的火焰,思绪飞转,死活不愿被这情欲蛊惑沉沦。

莫雨似是察觉到了穆玄英的心思,埋在后穴的两根手指忽的使力,恰好按在了敏感之处,穆玄英禁不住闷哼一声,弓起背痛苦的张开了嘴。

“够……够了!”他的声音带着颤意,混杂着压抑的渴望,半长的黑发凌乱的散在两颊,束在脑后的黑布随着他几番剧烈的挣扎已经有些松动,露出了半边皱紧的眉宇。

明知道任何抵抗都是徒劳,却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穆玄英心中发苦,无能无力的被人抱在怀里,体内作孽的手指依旧没有丝毫停顿的开拓着领地。

 

发红的后穴吞吐着增加到了三根的手指,细密的褶皱被耐心的抚平,进出间甚至带出了一些黏腻的液体,肉体摩擦泛起的水渍声在耳边异常清晰的回荡,让本就羞愤欲死的穆玄英更是愤怒到咬破了下唇。

血腥味蔓延到了口腔里,冲散了几分苦涩,散落的黑布遥遥欲坠的挂在鼻梁上,穆玄英转过头,尽力忽略掉身下被人进出的耻辱感,隔着朦胧模糊的视线,努力去分辨面前人的面貌。

可无论多么努力,他能看到的只有晃动的黑发,高度集中的精神让本就不多的神智筋疲力尽,身体叫嚣着沉迷,在指尖撤出的同时,甚至下意识的缠绕了上去,似是不舍。

穆玄英浑身一僵,不待他反应过来,便是一阵天旋地转,身体被颠倒过来,两腿不堪的大张,伏在身上的人低头吻住了他咬的鲜血淋漓的双唇,温柔的吮吸摩擦。

这一来,两人面面相觑,呼吸交错,眼波流转,穆玄英愣愣的透过黑布的缝隙看着那双迷蒙的眼,心中一颤,居然不自觉的张嘴放开牙关让那人深入了进来。

这一吻极尽缠绵,结束之后,莫雨仍是不舍的温存了一阵,两人额头相抵,咫尺的距离里,虽隔着一层黑布,却依旧让莫雨生出了几分亲密无间的错觉。

身下的欲望再按捺不住,抵着柔软的地方寸寸逼进。

穆玄英张了张嘴,双唇颤抖,却一个字也说不出,脑海里闪过的一丝片段霎时烟消云散。

不该承受外物的地方无助的大张,被迫入侵的感觉并不好受,穆玄英咬牙忍住痛吟,一只手在床铺上胡乱的摸索,竟让他找到了先前扔在那的刀片,顿时如同握住了救命稻草,被他紧紧攥住。

锋利的刀片划开了肌肤,只有这疼痛才能让他保持片刻清醒,不被这欲望完全左右。

身体像是埋在火窟,又热又痛,下身被扩张到了极限,艰难的吞咽着另一个人的硬物,穆玄英呼吸急促,几乎喘不上气,消瘦的肩痛苦的颤动,他发着抖,疼得要死又恐惧的发现身体已经开始适应并且滋生了快意。在体内作祟的东西又涨大了一圈,顶着敏感的地方不放,缓慢的磨压按弄,逼着他缴械投降,放任情欲主导一切。

经脉里乱窜的火焰仿佛找到了发泄口,一股脑的涌到身下,而身上的人也发现了这点变化,动作慢慢剧烈,终于不顾一切的用力挞伐起来。

进出的频率越来越快,力道也逐渐加重,顶弄的穆玄英寸寸后退,又情不自禁的在对方撤出之时下意识的迎合上去。

灭顶的快感冲刷着全身上下,穆玄英摇着头,即使将刀片划得更深,也无法阻止那一步步蚕食着防线的进攻。

几番攻守下来,毫不留情的折磨终于彻底击碎了残留的理智,穆玄英开始崩溃的大喊大叫,又是痛苦又是绝望,声音嘶哑,神情狂乱。

“不要……放开!放开我!出去!出去!!”

喊声没有半点作用,进出的力度更深,那地方被插的一片湿润,水渍声与肉体相贴的淫靡响动挥之不去的跌宕,穆玄英睁大了眼睛,被那酥麻胀痛的快感逼到极致,泪水终于涌出了眼眶,将遮在上面的黑布浸的湿透。

“出去,不要了……放过我……放过我……莫雨哥哥……”

似哭的呢喃夹杂在被情潮烧热的空气之中,于莫雨的耳边轻轻划过,却激起了滔天巨浪。

莫雨的动作顿了顿,埋在穆玄英体内的欲望跳动的疼痛,他猛地拉过青年细瘦的腰狠狠地进出几次,终将灼热的液体洒在了心心念念的人体内。

穆玄英被最后的凶狠力度顶的不堪,先一步泄了出来,等到莫雨停下来,早已经承受不住晕死了过去。

“莫雨哥哥……”模糊的梦呓打碎了一室旖旎。

安静了片刻,莫雨慢慢解下了穆玄英眼上的黑布。

紧闭的眼睫微微颤动,一颗泪水顺着眼角滑落,湿润了脸颊。

“毛毛……”

莫雨低低的唤了一声,穆玄英似是听到了,拧成一团的眉宇慢慢舒展开来。

莫雨心中一震,神情复杂的伸出手,轻轻拨开了穆玄英额前汗湿的发丝,俯下身,吻去了怀中人渗出的泪水。

那握着刀片的手无力的低垂,接着被莫雨细心的拉开,一点点的舔舐掉溢出的血痕。

 

评论 ( 1 )
热度 ( 66 )

© 临江照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