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江照衣

流星白羽光出匣,一剑无痕雪漫山

【莫毛】梦柯·1

第一章 惊悸

穆玄英睁开眼睛的时候,视野里是一片不见五指的漆黑。周围寂静的可怕,连风声和鸟鸣都消失的干净。他试着运转了一下内力,气海里空荡荡的,四肢麻软不堪,浑身乏力,显然是被下了药散去武功,成了任人刀俎的鱼肉。

穆玄英心中一冷,迅速镇定下来回想了一番先前遭遇,却是记忆模糊,没有一点可用的信息。

还是太大意了。

穆玄英在内心叹了口气,没想到第一次出远门,就中了他人陷阱,一时又是懊恼又是自责,也不知回去后该如何向师父交代……他倒是不怕回不去,若那人要杀他,早在那时就已动手,何必千辛万苦的压制住他的武功,将他毫发无损的带来这里。

只是不知那人挟持自己,究竟目的何在?浩气盟在江湖中结怨极少,他个人更是深居落雁城,基本没有涉足过江湖,思来想去,也只有恶人谷的人有这个可能性。

可恶人谷的人要是绑了他,何必这样藏着掖着,连在他面前也要隐瞒身份?

脑中的问题太多,穆玄英理了许久,也不见半点头绪,只好作罢,转而揣摩着自己所在之地。

他的眼睛上蒙了黑布,双手被反绑在身后,能动的只有两条腿,却也因为药力而疲软不堪。勉强的挪了会,只知道自己大概在一个房间里,坐着的是柔软的床铺,通过细微的风响,能感觉到窗户开在西边,而天色,可能已经很晚了。

 

半柱香过去,穆玄英实在难受的紧,不得不动了动发麻的脚,而这一下,却听到一声极其浅淡的呼吸突然在耳畔响起。

穆玄英的动作随之一顿,过了一会,才吸了口气,沉声问道:“阁下是何人?”他倒是冷静,没有问些乱七八糟无用功的问题。只是这个问题,对方回答的可能性也是极低。

那人显然没有任何搭话的意思,穆玄英只听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动,接着便有水倒入碗的声响,不消片刻,微凉的瓷碗抵在了唇边,带着丝甜意的水湿润了干裂的唇瓣。

穆玄英有些抗拒,不是很想喝,肚子还里火燎燎的,还残留着中毒的后遗症,这水是甜的,可惜渗进嘴里就暴露了古怪苦涩的本味,怕是里面有东西。

两人僵持了一会,那人的耐心显然不是很好,见穆玄英不喝,索性手下用力将瓷碗按了按,直接捏着穆玄英的下巴,撬开了他紧闭的牙关,强硬的将一碗古怪的液体给人灌了进去。

一碗凉水下肚,穆玄英忍不住咳嗽了起来,脸上呛得通红,过了好一会才缓过气,这一下,内里那些火燎燎的感觉竟奇迹般的消散了几分,穆玄英思绪一转,倒是有些想不明白了。

不过面前这人对自己并没有敌意,既来之则安之,就让他见招拆招罢了。

那人喂完水,便放下了碗起身走进了穆玄英,两人之间本就离得近,这一动作,更是亲密,穆玄英心下疑惑,忍不住往后缩了缩,躲开对方呼出在耳畔的气息,别过头低声道:“在下浩气盟穆玄英,阁下……”

这个阁下还未说完,穆玄英猛地绷紧了身体,被黑布遮掩的双眸瞠大,脸上是一片愕然和震惊。

干燥柔软的唇贴了上来,细细密密的摩擦着他湿润的唇,亲昵的动作下是毫不隐藏的温柔和小心翼翼,舌尖灵巧的在他惊讶的张开嘴时趁虚而入,舔过牙关,缠上了穆玄英僵硬的舌,带着他缠绵翻滚。

穆玄英先是一愣,紧接着脸色突变,咬紧牙关抬腿就往身上人踢去——

“唔——”

细小的呻吟泄露了出来,却是从穆玄英的嘴里,那人反应比他想象中的还快,或者说是早有预料,在他抬腿的瞬间便伸手扣紧了脚腕制止了他的动作,同时另一只手沿着脖颈向上,捏住了穆玄英的下巴,迫使他张开嘴被动的接受着唇舌的攻城略地。

穆玄英从没有跟人这么亲密过,一番下来,只觉得眼前发黑,头晕目眩,连带着四肢都愈加酸软了几分,简直连半点力气都提不上来。

“你……你……”穆玄英声音有些发颤,但不难听出其中的愤怒。

那人手下一松,总算施恩放过了他,退出的舌却恋恋不舍的舔过穆玄英的嘴角,将带出的银丝斩断。

交错的呼吸里燃起了暧昧的温度,穆玄英即使被吻得发蒙,心中却分外清醒,这人的种种行为都透露着让他无法理解的怪异,此时他受制于人,就算要寻找出路,也只能先行周旋,再作打算。只是……只是个吻而已……可恶!

穆玄英强忍住反胃的恶心,咬紧牙关暗暗运转了一番内力,自然是一无所获,但他并没有放弃,背在身后的双手动了动,从护手夹层里一点点的往外抽出了一样东西。

刚才不敢确定敌人在哪,只能以静制动,等待时机。现下确定了对方就在身边,他也没法再忍耐下去,只想速战速决,尽快离开这见鬼的地方,和这个让人搞不懂心思的人!

视野尽数被黑暗遮掩,倒是让其他感官更为敏锐,穆玄英额上渗出了一些汗,闭上眼抿紧唇,对着印象中那人的方向一动不动,浑身紧绷成了戒备的姿态。

他没有大喊大闹,只是神情愈发抗拒和防备,却没想到这样子落在对面人眼里,倒酿成了别样的滋味。

那人的呼吸似乎凌乱了几分,留在穆玄英下颔的手由重转轻,顺着脖颈来到了胸口,接着慢条斯理的滑到腰间,抽开了束紧的腰带。

蓝色的布料散落开来,裹着的外衣随之褪下,衣物悉数堆积在了被绑着的双手处,倒是便宜了穆玄英,刚好将他手下的动作全部遮掩。

如今他已经是袒胸露乳的尴尬面貌,那人的手却还没停,在腹部轻轻的抚摸了一阵,便向上游走,灵蛇一般扫过乳尖,于极少见光的苍白肌肤上留下了一串微热的痕迹。

穆玄英禁不住打了个冷战,那滑腻腻的感觉太过鲜明,他低下头努力掩饰脸上的厌恶和愤怒,背在身后的手动作更加迅速,薄如蝉翼的刀片一寸寸割裂了束缚行动的绳子,眼看着就要断开——

一声叹息倏然响起,穆玄英的动作一僵,接着就是肩膀一阵剧痛,那人竟是早已看穿他的小动作,直接卸了一臂,逼得他束手就擒。

刀片终究沿着指缝滑落,那人低下头,冰凉的发丝落在了穆玄英赤裸的胸膛上,然后怜惜般的吻过红肿的部位,体贴的为他解开绳索,脱去累赘的衣物。

想是觉得穆玄英一臂被卸,又内力全失不成威胁,那人没有再绑住他,而是抓着他行动自如的另一只手,将人整个翻过。

浑身入坠冰窟,穆玄英脑袋一热,突然开始剧烈的挣扎了起来。

因紧张而绷起的背部露出了线条优美的蝴蝶骨,扎起的头发已经散乱了下来,穆玄英浑身泛红,想来是羞恼愤怒到了极致,什么隐忍不发静待时机全被抛在了脑后,那种被人赤裸裸掌控在手的恐惧和压抑令这个才刚刚弱冠的青年终于崩溃。

“放开我!放开我!”

危机感充斥了全身,那只在身上的手仿佛鬼魅,不动声色的一点点将穆玄英的伪装尽数击碎。

没有任何回应,也不可能有任何回应,穆玄英徒劳的挣扎在掌控者的眼里不过是一点增加情趣的小动作,为了防止到手的猎物逃走,他早已做了万全准备,之前中的毒也好,之后喝的水也罢,无论哪一个,都是为了现在这一刻做为铺垫。

浩气盟穆玄英又如何?就是浩气七星那么防备,你终究是被我找到了。

那人像是想到了高兴地事情,脸上的表情也柔和了下来,只是一双漆黑的眼睛,在不甚明亮的房间里,泄露出了几分难以言喻的复杂酸涩。

 

被按到床上的时候,穆玄英就知道身后的人要对他做什么了,他不是什么都不懂,只是从未想过,这样的事情,也有发生在他身上的一天。

身后的人是个男人,这点毋庸置疑,而男人自然是了解男人哪里最易受蛊惑。

因此穆玄英只能眼睁睁的感受着那只手在自己身上煽风点火,悄无声息的将抗拒软化,将身体最诚实的反应挑出。

不,不对!不该是这样,不该是这样!

穆玄英一片混乱,忽的觉得腹下一热,先前那火燎的感觉不知何时转化成了难以启齿的焦躁,一股脑的冲向了胯间。

“你——”穆玄英猛地反应过来,那家伙竟然给他下了药!还是见不得人的春药!穆玄英顿时脸色变换,被制的手捏紧成拳,咬牙切齿的骂了句:“卑鄙无耻!”

身后那人根本无所谓他的唾骂,手下转移了阵地,径直探入了穆玄英双腿之间,握住了微微抬头的部位。

“唔……”穆玄英闷哼一声,什么骂声都被这一下噎了回去,他呼吸急促,脸上泛起了潮红,牙关却是依旧紧咬,双肩因愤怒而微微颤抖。

那人握着穆玄英未经人事的地方,慢条斯理的仔细撩拨,似是料到对方是个雏,动作间极尽照顾,专挑着让人舒服的姿势,一下一下的瓦解怀中人残余的理智。

穆玄英的眼睛依旧被蒙着,黑布绑的很紧,在脸颊上留下了一层勒痕,而盖在下面的双眸紧紧的闭着,不知道是放弃了还是终被这无法抗拒的情潮攻陷了,他的挣扎短暂的停了下来。

那人亲吻着他的背部,细细密密的吻让人肌肤发痒,又恰到好处的挑起了体内的空虚,穆玄英的额头抵着床铺,浑身湿汗,发丝凌乱的黏在嘴角,微红的双唇哆嗦了一阵,随即猛地被齿关咬紧。

一阵潮湿溅出,那人手下的动作停了,而穆玄英像是虚脱般软了下去,直接跌在床上,又被人用力一捞,拉进了怀里。

背上靠着温热的胸膛,亲密的几乎能感受到彼此的心跳,穆玄英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只觉太阳穴突突的跳,眼前发花,但混沌的思绪却是清晰了一瞬。

就这一瞬间,他猛地发力,趁着对方松懈的片刻,飞快的挑起先前落下的刀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翻身将那人推至身下,刀片在指尖一转,凭借着印象抵在了那人的脖颈之上。

气氛一瞬间归于冷寂,方才好不容易泛起的湿热暧昧尽数退散,只留下了剑拔弩张的对峙和压抑。

穆玄英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四肢发软,全然凭借着毅力才能克制住体内的情潮,握紧刀片不至于脱手。而这一番动作,更是用尽了最后的力气。

现下虽然情况颠倒,可实质上他仍处于弱势。

但既然得到机会,他就不会放弃。

 

“解……解药,交出来!”穆玄英咬了咬牙,闷声逼供,却不知自己现在赤裸着跨坐在那人身上,双腿大开,脸上残留着欲色,哪有半点气势。

不过这卡在喉咙的刀倒是真的锋利,只需穆玄英稍一用力,便能立即血溅当场。

那人处在这尴尬情形下,却也不慌不忙,他依旧没有出声,只是动了动手指,垂眼看了下残留在指尖的黏腻液体。

唇边缓缓勾起一抹笑,他毫不在意的抬起手,向着穆玄英的脸颊伸去。

穆玄英警惕的别过头,紧接着就是唇边一热,苦涩的味道霎时充斥了口腔,他下意识的手下用力,空气中立刻有血腥味飘散开来。

那人无知无觉,也不管脖颈上的伤口,只管把那物往穆玄英嘴里抹去,指节在唇隙间进进出出,模拟着某种动作,极其淫靡。

穆玄英过了一会才猛然惊觉,顿时愤怒到无以复加,手中一颤,当即就要取了身下人的性命,谁知千钧一发之时,那人腿部微动,一下顶在了穆玄英的私处,这一顶,力气便如同黄河决堤,潮水般从穆玄英的身体里消失。

刀片失去了依托,无声无息的落在了床上,而穆玄英痛苦的缩紧了身体,拼命抵抗着那股在体内肆无忌惮到处乱窜的火焰。


——————

写完了修文中,在这边留个档。

评论 ( 9 )
热度 ( 115 )

© 临江照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