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凛】醉太平·三

小莫接到经纪人电话时候血都吓凉了,抓了伞就冲向医院。

急救电话是一家博物馆工作人员打的,夏承凛突然昏迷不醒,被120接去了医院,医院有人认出了他,便直接联系了工作室。

闹得这么大,显然不可能封锁消息。网上又掀起了新的八卦高潮,记者闻风奔往医院,恨不得长上翅膀。

好在医院还有保护病人隐私的职业操守,一看是大明星入院,连忙给他换了僻静的独立VIP病房,防止人还没醒来就被扑到的娱乐记者生吞活剥。

暴雨天堵车,小莫赶到医院时候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连滚带爬的奔进夏承凛的病房,一眼就看到了床边的云忘归。

“你怎么在这?!”她脱口惊呼,脸上表情僵硬,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旁边的中年医生一点都没有察觉气氛诡异,看云忘归默不作声,就自然地接过话说:“哦,这位先生说他是夏先生的朋友,当时也是他陪在夏先生身边的。”又疑惑的看了眼小莫:“难道不是吗?”

小莫目瞪口呆,但在不知情的人面前也不好说什么。这位中年大叔一看就是远离网络的人,估计根本不知道网上那些黑料。于是摆起笑脸配合演出道:“没有没有,是我刚才没反应过来。他确实是……老板的朋友。”

医生松了口气,小莫赶紧追问:“老板究竟怎么了?”

医生回道:“夏先生没什么大碍,应该是疲劳过度导致了低血糖发作,睡一会就好了。”

小莫连连道谢,送走了医生,“啪”的关上门,才变了脸色,疾步走到床边,先确认了夏承凛只是沉睡中,方才严肃的看着云忘归,指了指外面的小客厅。

云忘归从善如流的跟她走了出去。

小莫端坐在沙发上,问:“老板是去见你的?”

云忘归摇摇头,“恰好碰上。”

小莫怀疑的打量着他,看他目光坦荡,容貌英秀,一身正气,完全不像是骗子的样子,才歉意道:“实在不好意思啊,今天麻烦你了。等会工作室会派人来处理后续。老板身份特殊,现在消息走漏,外面八卦满天飞,你要是不介意的话,能不能先暂时不要露面?”

云忘归早就发现了夏承凛在这个世界的影响力非同一般,微笑着说:“无妨。能帮上忙是我的荣幸,不麻烦。”

小莫卡壳了一下,她不是没见过讲话文绉绉的人,但云忘归讲话也未免太和时代脱节,不禁有些不自在,咳嗽道:“那个,请问贵姓?”

“云。”

小莫脑子飞速运转,试探道:“云先生哪里人啊,看你也不像本地人。你那天怎么突然晕在大街上了?”

云忘归顿了顿,随即诚恳道:“我确实不是本地人,那天晕倒在你们面前真的是个意外。当时没认出夏……先生的身份,没想到给你们造成那么大麻烦,实在抱歉。”

他长了一张十分具有欺骗性的脸,一双桃花眼天生带笑,只有轻压下来的眉峰在某些角度泄露出几分凌厉,但大多时候都是爽朗直率的,让人看着就心生好感。

小莫不自觉放下了戒心,回道:“没事没事,本来是件小事,准确的说你也是被卷进来的……啊!对了,你吃饭了没啊?”

“还没。”

小莫拍了拍脑袋,拿着手机站起来:“我去买点吃的,顺便看看工作室的人到了没。你——”她看了眼睡着的夏承凛,有点犹豫。现在要是让狗仔拍到云忘归从夏承凛病房出来,指不定星宙又要折腾出什么幺蛾子。

云忘归心领神会道:“我留在这里,不会乱跑的。”

小莫松了口气,跟云忘归道了谢,匆匆打着电话跑出去了。

 

云忘归脸上的笑容淡去,走到了夏承凛床边。

夏承凛没有认出博物馆的东西是什么,但云忘归却再清楚不过。

那是曾经属于夏承凛的护心锁。

无数的疑问在他脑海中翻涌,掀起滔天巨浪。

难道这并不是另一个世界,而是苦境千百年后的样子?

可是如果是千年之后,为什么他还会遇到夏承凛?为什么研究那个失落文明的人叫墨倾池?

又为什么,只有夏承凛的身上,有着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违和气息?

 

床上沉睡中的人眉宇轻锁,唇抿的发白,脸上一丝血色都没,似乎沉在深深的梦魇里,额角和脖颈渗了一层薄薄的冷汗。

云忘归收回思绪,握着他的手腕摸了摸脉搏,紊乱急促,显然是心绪不宁。他迟疑了片刻,还是捏了个静心咒,轻柔地拂过夏承凛紧闭的眼。

 

十分钟后,夏承凛醒了过来。他茫然地盯着医院天花板,眼神涣散,好一会才感知到四肢百骸,和自己轻缓的呼吸声。

意识回笼,昏迷前的记忆雪花一样飘了下来,心脏猛地一抽,他捂着胸口蜷起身,瞬间出了一身冷汗。

“你怎么了?!”有人焦急的在旁问询,一只手按住了他的背,阵阵暖意传递过来,森寒透骨的冷意潮水般褪去,他像是突然从深海被人拽出,长久的窒息后终于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一时呛住了脆弱的肺腑,剧烈咳嗽起来。

云忘归吓了一跳,扶着咳得满面通红的夏承凛,手指一伸就隔空取了杯水递给他。

夏承凛眼前发黑,浑浑噩噩得被人塞了杯水,下意识地就喝了下去。水不像是医院带着味道的饮用水,清泉一样顺着咽喉滑进胃部,咳到痉挛的内脏奇迹般被抚平了焦虑,温顺的安静了。

夏承凛轻轻喘着气,感觉眼角生理性的泪水被人小心地擦去,他四肢无力,只能斜躺在床上,睁开眼看清了眼前的人。

“云……忘归?”

云忘归满脸都写着担忧,放下水杯道:“没事了吧?”

夏承凛“唔”了一声,环顾四周,问:“你送我来的?”

云忘归不知为何心下一紧,答非所问道:“那位姑娘出去买饭了。”

夏承凛的视线落回了他的身上,榛碧的眼色素淡薄,更显得剔透明净,“你一直没有离开?”

云忘归脸上一红,尴尬道:“这事说来话长……”

夏承凛勾起了唇角,并没有什么被人跟踪后冒犯到的气愤,反而缓和了神色,主动转移话题道:“你喂我那个,不是这里的水吧。”

云忘归诚实的回答:“是幽山的灵泉,能让你舒服一点。”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人从外到内都是实打实的夏承凛,尤其是那颗七窍玲珑心,多个眼神多喘口气他都能察觉异常。云忘归认识他那么多年,每次捣蛋闯祸,夏承凛闻一下都能推断出个八九不离十的前因后果,云忘归在他面前基本都是裸奔状态,瞒也没用,干脆坦白从宽:“我没找到回去的路。”

夏承凛抬起眼,似乎没想到他这么直接的又把话题拐了回去,顿了下,才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不知道。”

云忘归坐到床边,揉着眉心苦笑:“我的世界——我们叫他苦境。我的师门还处在巨大的阴谋中,而我却被困在了这里束手无策。老实说,我很担心我的朋友。”

也许是面对完全相似的人,云忘归不由自主地吐露了心声,原原本本的把自己为何去而复返的原因说了。

夏承凛静静的听着,最后若有所思道:“所以,你的意思是,连接两个世界的点在我身上,你要回去,只能在我身上找办法?”

“差不多。”

夏承凛双手交叉靠在床上,突然道:“你第一次见我,叫我‘夏掌门’,你的世界里,有和我一样的人?”

云忘归看着夏承凛那张熟悉的脸,缓缓点了点头。

夏承凛的眸光微微起了波澜,医院里静了一会,夏承凛低声道:“那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云忘归毫不犹豫道:“朋友。”

夏承凛的心弦蓦地一震,脸上始终维系着的几分拒人千里之外的疏冷忽然就动摇了。他深深地看了眼云忘归,开口道:“你……”

“老板!你醒了!”

小莫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手里提着三四个外卖袋,后面还跟着几个工作室的人。

夏承凛温声道:“让你们操心了,现在情况如何?”

“放心,方哥亲自出马,问题不大,就是最近会有点烦。剧组那边我也打电话过去解释了,说了只是低血糖闹了个乌龙,不会影响工作进度。”

小莫一边说一边和几个人拆了外卖,说完已经把吃的端到了病床上。顺便汇报了一些别的工作。

云忘归一句也听不懂,退后几步站在旁边。小莫扫了眼云忘归,不动声色的对上了夏承凛的视线。

她跟了夏承凛这么多年,自然也养出了不少默契,但这会却有点闹不明白夏承凛是什么意思。

夏承凛洞若观火,微微笑了笑:“云先生是我以前的邻居,也是朋友,许久没见,先前一下没认出来。刚刚聊了几句,才知道他是来这边找工作的。”

云忘归诧异地看向他,小莫更是下巴都要掉下来,呆了半天才缓过神。

夏承凛面不改色地继续道:“刚好我们工作室有个空位,小莫,你回去后安排一下,然后拿着医院证明以工作室名义发表声明,澄清之前的事,再发律师函给星宙控股的几家媒体。”

小莫一个激灵回过神,明白了夏承凛的用意,“好的老板!”

云忘归忍不住说:“我……”

夏承凛对他一笑:“你放心,我们工作室五险一金齐全,不会比其他公司待遇差。你家里遭逢变故,我是你的朋友,自然要帮你。不用客气。”

云忘归听出了夏承凛话里隐瞒他来历的意思,没再说什么。

 

夏承凛本来就没受什么大伤,又有云忘归喂灵泉传内力,早都好的不能更好了。吃完饭,换上小莫带来的衣服,当下就出了院,避开狗仔回了酒店。

小莫本来要直接带云忘归去工作室办理入职手续,但被夏承凛一句:“我还有些事要和他说,证件资料等会让人传回工作室。”就把人拎进了自己的车。

云忘归稀里糊涂的跟着夏老板进了酒店房间,等闲杂人等全都走完了,才一个箭步上去拦住夏承凛,脱口而出:“我不会在这边呆太久的,这样太麻烦你了。”

夏承凛去往卧室的脚步一顿,神色淡了下来,“我知道,但现在这个社会和你的世界不太一样,如果你想待在我身边找到回去的方法,就必须按照我——这个世界的规则行事。”

云忘归本想说自己可以不用这么打扰夏承凛,夏承凛却说:“我并不喜欢被人暗中跟着,云先生,这个世界的人非常注重隐私。”

云忘归呆了呆,他确实没想到这一点。

夏承凛眼神稍柔,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既然那个世界里你和另一个我是朋友,我想,我们也会相处的很愉快。”

云忘归神色动摇,少顷,无奈的同意了夏承凛的做法,“希望我不会给你的生活带来更多的……变故。”

夏承凛轻笑一声,没说什么,直接进了卧室。

 

关上卧室的门,夏承凛紧绷的神经才放松下来。他走到桌边,解开两颗扣子,倒了杯红酒。

醇香的酒液温暖了发冷的脏腑,他抿了几口,放下酒杯,对着斜对角的全身镜看过去。

暴雨已经停了,阴天日光灰暗,遮光窗帘将最后一丝光线也吞噬,屋里只有一盏床头灯亮着,朦朦胧胧的照着境中的人。

冰冷的指尖从敞开的衬衣领口伸进,沿着肌肤往下,慢慢拨开了遮在胸前的布料。

心口伤痕仍隐隐作痛,留着不久前撕心裂肺的余温。昏迷时细碎凌乱的画面像被打碎的玻璃,每一块都折射出光怪陆离的影子,让人分不清真假虚实。

夏承凛盯着镜子,脸庞被大片阴影遮住,显得十分幽深莫测。

他是故意留下云忘归的,所以才先斩后奏的做了那一番安排,他知道云忘归心心念念想要回去,因而利用这点将他困在了自己的视线中。

澎湃的,无法言语的感觉充斥着他的心口,在睁眼看到云忘归时沸腾成了熊熊烈火。但那火焰却冷的彻骨,像是带着千百年也无法消弭的孤绝,在燃起的瞬间就将夏承凛的灵魂冰冻。

他忍不住按住胸口喘了口气,撑着桌子止住了一刹那的眩晕。

 

手机屏幕幽幽的亮了起来,弹出一条信息。夏承凛闭了闭眼,恢复了往日冷静理智的样子,拿起手机走出卧室。

 


——————————————————

即将被包养的云XDDD

评论(10)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