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凛】错轨·上

*星际ABO,下克上,全架空。

*有生子暗示。

*都没问题再看。


——————————————

 

 

夏承凛接过玉离经手中权限密匙的时候,会议厅的大门“砰”地被人推开了。

“给我等一下!”

那是个并不陌生的声音,夏承凛转过头,看向了门口。

云忘归大步跨了进来,后面跟着阻拦不及的几个侍卫官,会议室的人都静了,全都盯着这个不速之客,脸上神色各异。

“我只不过离开了十五天——”他的目光对上夏承凛,顿了顿,滑到他手中的密匙上,最后看向了玉离经:“现在是夏上将做主总部了?”

会议室里的人都屏住了呼吸,一时不敢讲话。

这个问题实在太敏感了。

总部和四方支部的关系日渐紧张,夏承凛作为南派领头人,突然空降总部,很多人并不是没有不满,但没人敢像云忘归这样赤裸裸的当面问出来。

连夏承凛也有点意外。

空气凝固了一瞬,玉离经轻咳道:“云少将,这是议会的决定,军部只能服从。”

他和云忘归多年朋友,自然培养了不少默契,一个眼神使过去,意思让对方不要在这深究。

云忘归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玉离经开了口,屋里尴尬的气氛缓解了一些,便有其他总部原班简略解释了下这十五天里发生的事。

总结起来就是,夏承凛这是临时代理,等玉离经的审查报告出来,就会转回权柄。

但事情肯定不会是他们说的这么简单,云忘归听过也没当回事,不过顺势弄清了为什么在这个节骨眼上,自己会被调离总部出半个月的外派任务。

他不由看向夏承凛。

夏承凛对他微微一笑,神色平静,似乎对他带来的骚动并没有半点情绪。

玉离经道:“交接已经完成,今后总部的事情就以夏将军为主,你还有什么疑问,一会我们再聊。”说完,他又笑道:“你本来也是出身南派,夏将军的品性能为,你应该很清楚。”

这句话纯粹就是缓和气氛了。

云忘归张了张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倒是夏承凛开口了。

“云少将不必担心,指挥权转交的最高期限只有一年。”他收起密匙,环顾了一圈会议厅里的人,温和道:“我能理解此番调动,诸位心中多有不解。但请放心,一切都是暂时的。”

这一番话平复了不少人的心思。如果云忘归坚持反对,反倒显得他无理取闹了。

夏承凛最后将视线定格在了云忘归身上,道:“无论是南派还是总部,我们同样是联邦的军人,为守护联邦而战。这一点不会改变。”

云忘归抿紧唇,缓和道:“我并不是那个意思……夏将军。”

夏承凛淡淡一笑。

 

这场风波不到十几分钟就被平息,会议室的人陆陆续续的走了出去。玉离经还要去应付军委会的人,匆匆和云忘归打了个招呼,就跟着军委会走了。云忘归远远瞧着婉拒邀约,独自离开的夏承凛,皱了皱眉,回头去找慕灵风了。

慕灵风和他同样和南派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时候,两人的共同话题就比旁人更多。

得知夏承凛经议会许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空降总部,慕灵风难掩诧异。

她退出议会多年,专心科研,没想到现在议会对军部的影响力竟然已经这么大了。

“或许是因为局势紧张。”慕灵风倒了杯酒给云忘归,宽慰道:“只是一年,暂且按兵不动,看看他们想做什么吧。”

云忘归喝了口酒,叹道:“我怕的是他们想借此机会拿离经的身世做文章。”

玉离经出身不好人尽皆知,父亲身为叛军首领的事,让他比别人承受了更多的攻讦。以往小打小闹就算了,这次居然直接被迫转移了指挥权,难保不是有心人作祟。

这点慕灵风也想过,但她比云忘归乐观一些,“有君奉天在,不会出大事。”

云忘归想了想,也是,但架不住心里的浮躁不安反复冒出,让人焦虑。

慕灵风看出了他的不对劲,忽然说:“我觉得,你其实在意的是夏将军吧。”

云忘归愣了愣,有点意外:“为什么这么说?”

“你和他以前关系不是很好吗?只是后来你到总部任职,就没有来往了。”慕灵风的推测很合理,可云忘归却不是滋味了。

他更焦虑了,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却又想不明白,默了半天,才冒出一句:“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话没说完,就卡了回去,长叹道:“好吧,你说的没错。我现在想起早上在会议厅的话,就感觉好像有点对不起他。”

慕灵风提议道:“也许你们可以多谈谈。”

云忘归脑海里浮现出夏承凛离开时的背影,苦笑道:“我今天这么不给他面子,只怕他不想跟我谈。”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慕灵风微笑着给他添酒。

云忘归沉默了一阵,一饮而尽。

他突然觉得自己该找个机会,为那天的事情跟夏承凛道个歉。

 

但这样的机会并不容易找到。

少将和上将虽然都是将级,可实际上却有不可逾越的鸿沟。除了固定的季度总会,云忘归很难在平时碰上夏承凛。而夏承凛刚刚调任,每天忙的脚不沾地,天天南区总部两头飞,连公事预约都排到了一个月后,更遑论私事。

从他来到总部任职,他和夏承凛就没有私下联系过,升职换了通讯码后,就算想试试以前的也不行。

于是道歉这么简单的事情云忘归都没法办到,只好一拖再拖,就这么过去了快两个星期。

 

云忘归在总部再一次看到了夏承凛,年轻的上将和几名省直辖星系驻军负责人走在一起,微微垂着眼,显得很是清冷疏离。黑色的制服衬得他皮肤更白,加上浅淡的唇色,甚至有点病态,但目光流转时,又会呈现出的叫人不敢直视的威严,让人意识到他是一个十分强大的Alpha。

像是感受到了云忘归的视线,夏承凛抬起头,隔着人群看了他一眼。

云忘归不知怎么的心脏一跳,竟有些口干舌燥。

夏承凛礼貌的对他颔首示意,很快就收回了目光。云忘归默默地看着他们走远,依稀捕捉到了几个词。

“云少将?少将阁下?”随从官叫了几声,问道:“您怎么了?”

云忘归回过神,对一旁随从官含糊的摆摆手:“没事。”脑子里却是夏承凛方才低头时,从玄黑制服领口露出的一小节冰白脖颈。

微妙的热度自心口浮现,混杂着意味不明的痒意。云忘归不禁抽了口气,懊恼的捏捏眉心。

他怎么会对一个Alpha有那种想法?更何况这个Alpha还是夏承凛!

云忘归混乱的整理思绪时,通讯响了。来电是玉离经,云忘归迅速接通,问:“事情都解决好了?”

玉离经笑道:“是啊。晚上出来喝酒庆祝下?”

从半个月前被军委会带走,到现在以调任降职平稳解决风波,一路有惊无险,确实算是一件好事。

云忘归爽快道:“好,地点发我。”

 

随着科技的高度发展,人类的夜生活也格外丰富了起来。作为联邦主星,这里终夜维持着如同白日的喧嚣热闹,迎接着从各个星系前来的人们,每一片地区都生机勃勃。

这种和平维持了足有两百年,之余联邦上千年的历史来说不算长,但也不算短。而对于联邦军人来说,则弥足珍贵。

毕竟这是用无数战友的鲜血才换来的和平。

 

玉离经选的地方并不是他们常去的酒吧,而是一处经常招待联邦高层的高雅会所。云忘归看到地址时就觉得奇怪,踏进包厅后,才明白为什么会选在这里。

几乎所有总部亲中派的人物全都来了,这显然不是一场朋友之间的庆祝宴。

云忘归被领着坐到了玉离经身边,屋里人很多,大都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低声交谈,几个认识云忘归的跟他打了招呼,但也没上来多说。云忘归压低声音问向一旁的人:“怎么回事?”

玉离经歉意道:“事情有变,来不及跟你通知。不过放心,不是大事。”

云忘归松了口气,看了一圈,隐隐有了猜想:“难道是师父组织的?”

玉离经无奈的点点头:“虽然不是他做的,但不知道他和义父说了什么……罢了,能来这里的都是支持我的人,前阵子事情闹得那么大,他们也需要安抚。”

“所以,你今天是来开动员会的?”

玉离经扶额道:“应该算是。”

云忘归没忍住笑出了声,同情道:“加油!”

 

星时八点三十分,宴会开始。

玉离经是个天生的政客,三言两语就让原本有些压抑的气氛热闹了。觥筹交错间,云忘归倒了杯酒去跟邃无端他们坐到了一起,在玉离经被一群人围着攀谈的时候,十分没心没肺躲了起来。

楼千影已经喝多了,咕哝着抱怨:“老大明明都放出来了,那位夏上将怎么还不走……”

向天岳叹道:“没听过请神容易送神难啊,那位夏上将可不是什么善茬。”

阅寒英道:“南派夏家,有几个是善茬……”

几人以前都是玉离经的随行官,对上司十分崇拜,现在上司位置被人占去,难免心有怨愤。

邃无端听他们说着,好奇的问:“那位夏上将做过什么啊?”

几人都是一静,齐齐看向了云忘归。

云忘归差点一口酒咳出来,“你们看我干嘛?”

楼千影小声说:“您跟他不是旧识嘛……”言下之意他们听到的多少都是传言,这里只有云忘归是最清楚的。

云忘归好笑的瞪了他一眼:“一天到晚这么八卦干嘛。”看样子并没有跟他们说这些往事的意思。

几人只能遗憾的换了话题。

过了一会,云忘归找借口溜了出去,走到包厅一侧的露天阳台上,吹着夜风深深吸了口气。

或许是受刚才楼千影他们的话影响,尘封的记忆仍是不受控制的冒了出来。

这个星系实在太大了,大到哪怕是同属一个联邦,中央对四方的管理也时常力不从心,若地方出现动乱,只要封锁了沿途的跃迁点,哪怕是最快的战舰,动用曲率引擎,也需要数月才能抵达地方。

当年的南方就发生过这样一次动乱。

那时候云忘归已经在中央军部,奉命去清理跃迁点。所有参与过平乱的人都清楚一点,如果不是夏承凛,联邦在当年必然已经四分五裂。

这个人在南方群龙无首,受困于主星之际,胆敢诈降投诚,以一架机甲,带着三个护卫舰,就冲破了层层防守,一路打通所有跃迁点,为远在总部的大军打开了通往南方的大门。

事发那日,夏承凛没能来得及逃脱,直接被叛军抓获关押,等联邦主力攻下南区主星,将他救出来,已经是将近二十天后。

没人知道夏承凛是怎么在盛怒的叛军手中活下来的,战乱平定后,他被接到了军部秘密疗养,差不多过去半年才重新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而那时,他已经成为了南派的领军人物。

夏承凛行事雷厉风行,手段果决,上位后不到一个月就将余下叛军清剿的干干净净,稳定了南方动荡,军部和议会为此开的表彰会不知道有多少,封为上将那年,他才二十七岁。

一个二十七岁的联邦上将,不可不谓前途无量。

 

云忘归叹了口气,莫名想起了十七岁时候的夏承凛。

那时候他们确实是不错的朋友,但后来他因受不了南方派系内部斗争,毅然离开南边后,他们之间那丁点情谊也就随着时间流逝不了了之了。时隔多年再见面,就是他冲进会议厅质问对方。

 

主星的夜景繁华,云忘归站在高处俯瞰脚下璀璨灯火,乱糟糟的想着往事,就在这时,身后安全通道里忽然传来了一阵凌乱脚步声,跟着飘来了一丝微弱的冷香。

云忘归是个优秀的Alpha,他的五感自然不差,立刻嗅出了那点冷香的源头,显然是某个即将发情的Omega无法控制的信息素。

这种地方有时候也确实会发生一些意料之外的事,他本不该去多管闲事。可或许是今天多喝了点酒,又因往事有点触动,他站在原地犹豫了一秒,就鬼使神差的推开了安全通道的门。

通道里冷白的光照亮了从楼梯上走下来的人,云忘归瞬间有种荒诞的感觉。

那个人竟然是夏承凛。

他的神情仍然冷静而平淡,军装一丝不苟的扣上了每一个扣子,并不怎么狼狈。

只是狭长的眼微微湿润,呼吸凌乱,脸颊微微泛红,在看到云忘归刹那,略微愕然的张了张嘴。

淡淡的冷香从他身上飘散出来,闻得云忘归心烦意乱,忍不住皱眉道:“你……”

话音未落,又有脚步声从上面传来,跟着一道慌张的叫喊:“上将阁下,请您原谅我们的唐突!”

夏承凛几不可见的皱起了眉,抿着唇轻轻扫过云忘归,转身就要继续往下走。

两人错身而过时,冷香愈发浓郁。云忘归嗓子一干,下意识抓住了夏承凛的胳膊,拉着他说:“我送你回去吧。”

夏承凛惊讶的抬头,没等他计较云忘归失礼的举动,人已经被拽着走出了安全通道,坐电梯去了车库。


下文点我


评论(8)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