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凛】沉戈·四十三

浓郁花香扑鼻而来,喧嚣杀声潮水般退去,好似外面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幻梦。

犹如仙境的山谷里,芳草葳蕤,万紫千红,美不胜收。

点滴雨露沾上了衣摆,在深色的衣袍上洇出如墨痕迹,化开了半干的腥红血迹。

夏承凛一时失神,向前踏出两步,倏然清醒。

遍布眼前的幻境更似梦魇,夏承凛在这一刻串起了所有事情的关键。

齐聚于此的三教掌教和各派人士,改造的《神儒玄章》,有进无退的绝路,能够引发幻觉的白羽境天道。

从一开始,夏戡玄的目的根本就是要将所有人都引来此处,以改造的《神儒玄章》一举控制三教!

而正道中人,甚至万魔教都被他先前所做误导,自投罗网来到灵云寺。哪怕他真正想要的是天魔石,若能以此控制万魔教中的人,也能不费吹灰之力取得。

夏承凛浑身发冷,站在幻境之中,绝望的意识到他连阻止的方法都没有。

幽幽暗香浮动,幻海一片宁静,就在这时,有人从背后追来,气息急促,步伐凌乱,惊醒了心乱如麻的夏承凛。

“终于找到你了。”那人喘着气,语气里是不自觉的温柔。

夏承凛缓缓转过身,凝视着鲜活的云忘归,不知道这是幻景亦或真实。

手中的灵霄烛幽不知何时坠落在地,他疲惫不堪的垂下头,沙哑道:“太迟了……太迟了……云忘归。”

云忘归静静看着他,问:“你想停下吗?”

夏承凛怔怔回视,“什么?”

云忘归耐心道:“远离这一切,和我一起退隐,儒门也好、万魔教也罢。不管纷争、放下责任,只做夏承凛……”他上前一步,对他伸出手:“一个爱着云忘归的夏承凛。”

夏承凛再难遮去眼底痛苦,在这无边幻境里,直面了内心最软弱的渴望。

“我……”他低低呢喃,闭上眼,摇了摇头:“我不能。”

他想起了无论自己作何决定都毅然追随的文风谷众,想起了每一个人投向他身上的信任目光,想起年幼时和云忘归在梅林共同的誓约。

纷争未止,山河动荡,此身仍在,又怎能抛下背负的所有?

况且……

夏承凛睁开眼,面对着云忘归,温柔道:“我还没能亲自去向你道歉。”

而这一天,必然是一切事了之时。

云忘归绽开一笑,紫色的眼里星光点点,一阵风拂过,那身影便烟消云散。

天地间只剩下他一人,夏承凛封闭感官,负手站在原地。不多时,强劲内劲四散横扫,瞬间击破花海所筑成的幻影。

现实中,云忘归站在百尺之外,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震耳欲聋的轰鸣从极近的地方传来,大地迅速龟裂,四周山石震荡,无数碎石迎头滚落。

电光火石间,玉离经转瞬明了一切都是陷阱,然而改造之后的《神儒玄章》旋律乍响,哪怕默念心诀也无法抵抗。

更有不少按照玉离经所说方法运气的人,比其他人更快气血沸腾,隐隐有走火入魔之相。

天道主怒声质问:“玉主事,这是怎么回事?!”

玉离经冷静思索,色变道:“停止使用此法,我们上当了。”

自以为可以压制《神儒玄章》的方式,不过是问奈何故意留下的破绽。玉离经追悔莫及,大喊:“快、撤离此处!”

但玄章声音逐渐尖锐,加之白羽境天道内幻境降低心防,几乎无人能及时反应。

守着此处的名剑绝世正和进犯者打的不可开交,原本的脱尘之地已经变成了人间炼狱。

而白羽境天道外,还有为数众多不明情况的人向内涌来。

这里不乏武功高强者,想要杀出一条血路冲出,但《神儒玄章》无处不在,强行运气更难稳固心神,已有不少人被音律影响杀向了同袍。

玉离经和天道主听出了《神儒玄章》传来的方向,却因层层包围无法脱身。加之无孔不入的致幻花香混淆着众人的感知,所有人都意识到,他们逃不出去了。

出口近在眼前,又远在天涯。鲜血的味道浓郁的令人作呕,绝望沸腾,人心惶惶,全然一派末路之景。

 

云忘归第一时间就判断出了现状,立刻奔向夏承凛。

他强压住因玄章而沸腾的气血,快速拉近着两人的距离。

但夏承凛却退后一步,转身向北悬崖而去。

心中不安蓦地爆开,云忘归大喊:“夏承凛!”试图让他的步伐慢一点,却是适得其反。

夏承凛的速度更快了,转眼就奔到了悬崖边。

临近此地,《神儒玄章》的乐声更盛,猎猎风涛中,夏琰只手拨弦,高立崖首,身畔是被控制的赦无心等一众三教弟子。

云忘归呼吸急促,唇边溢出了鲜血,窒息的痛楚自脏腑扩散,但他不为所动,眼里只有一个夏承凛。

悠扬清乐中,夏承凛身化流星,一剑破开赦无心枪招,直指夏琰面门。

夏琰轻佻眉梢,后撤一步哂笑:“终于忍不住动手了?”

夏承凛回身剑挑琴弦,却被追上来的赦无心一枪拦下。两人功力相当,瞬时战成一团。

“可惜,你明白的太晚了。”夏琰猛勾琴弦,激昂琴音更盛方才,白羽境天道内所有的人,脑中均是一阵嗡鸣,神色逐渐空茫。

云忘归突破重围杀了进来,迅速接替夏承凛攻向夏琰。

夏琰“啧”了一声,冷然道:“找死。”挥袖甩出剑锋,单手压住云忘归,将人按倒半跪。

周围又是五六柄剑斜刺过来,云忘归当即后仰弃剑,旋身躲开剑芒,落地时手臂一勾,带出天随剑,挡开背后一刺。

腹背受敌,又有《神儒玄章》压制,云忘归很快就撑不住节节败退,一身白衫转瞬被血迹染成深红。

夏承凛眼睁睁看着一切,心如刀割,厉声喊道:“离开这里!”

云忘归猛地抬头,看向夏承凛方向。

这是两人重逢以来,夏承凛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一起走。”云忘归斩钉截铁的说完,强提内力,一式皇天之行震开数道剑光,硬是重新杀出了一条血路。

夏承凛已和赦无心战至悬崖边,听到云忘归的话,眉宇间闪过一丝痛楚。

“夏承凛!”云忘归又喊了一声,夏承凛望了眼白羽境天道入口,心中做了决定,转身往云忘归处杀去。

他毫不在乎背面空门大开,后肩硬吃了赦无心一枪,踩着数把刺向身前的利刃,飞身跃到云忘归一旁。

云忘归遍体鳞伤,一双眼却亮的惊人。两人双剑相合,配合无间,周身很快血流成河。

云忘归紧紧抓住了夏承凛的手,在前开道。夏承凛指尖颤抖,闭了闭眼,背对着云忘归哑声道:“必须阻止夏琰。”

云忘归挡开袭来的剑锋,沉声道:“你有办法吗?”

“有。”

云忘归警告地瞪了他一眼:“不准自作主张。”

夏承凛斜过剑帮他挡下一击,温声道:“我知道。”说着对他笑了笑。

熟悉的笑容驱散了心底的不安,云忘归松开他的手,问:“要怎么做?”

“此处山石松软,若有火雷弹可轻而易举的炸开岩壁。”

“你要炸掉悬崖这一侧?”

夏承凛点点头,云忘归左右四顾,和夏承凛且战且退,“但现在要去哪里找火雷弹?”

“我有。所以,需要你配合我引开注意。”

云忘归精神一震:“好。”

两人同时动作,剑招琴式共起,转守为攻,一起杀向了夏琰方向。

十面埋伏,四面楚歌,层层包围中,两人却分毫不惧,甚至越战越勇。

赦无心持杀生罪斜刺往云忘归肋下,夏承凛一剑挑开长枪,步伐变换,眨眼和云忘归位置对掉,云忘归振臂荡开数道凌厉剑芒,雪亮剑光织成剑网,将背后袭来的所有攻击全都拦下。

夏承凛深吸口气,忽然低低的说了一句:“云忘归……抱歉。”

云忘归心头一紧,倏然回头,然而不等他反应过来,夏承凛已一掌拍向他的胸口。

云忘归瞠目愕然,触及胸口的力道却十分柔和,只将他稳稳地送出了战圈。

人群很快将他们分割两处,云忘归踉跄落地,蓦地明白了夏承凛的意思,失声喊道:“你回来!!”

天地刹那失色,只余满目猩红。夏承凛站在原地对他温柔一笑,眼里都是缱绻深情。短暂的一瞬过去,他提着剑回身杀向夏琰,丝毫不管赦无心刺入心口的长枪,从袖中迅疾丢出十几枚黑色弹丸。

三丈开外的夏琰蓦然色变,身形急退欲躲扑面而来的火雷弹,夏承凛却没给他机会,震剑击飞赦无心,毫不犹豫的以身挡住夏琰退路。

无数火雷弹同时引爆,轰然声中,山石崩毁,烟尘滚滚,《神儒玄章》音律顿消。

云忘归肝胆俱裂,飞身扑向崖边。

地面寸寸裂开,无数人仓皇逃离,只有云忘归逆流而上,奔往夏承凛坠落的地方。

火雷弹威力骇人,成块的巨石被震得崩裂滚落,整个山谷都被其波及,一片地动山摇。

一袭白绸自烟尘射出,缠在了崖边一棵树上,但那树也已摇摇欲坠,很快就跟着一起掉了下去。

电光火石间,云忘归扑上去攥紧了白纱一角,身下脆弱松软的岩块承受不住重压,顷刻分崩离析。

云忘归陡然失重坠落,索性扯过白纱将尽头的人拉入怀中。

天崩地裂中,他翻身垫在下方,紧紧抱住夏承凛,一起坠入了无边深渊。



评论(5)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