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神选时代·Chapter-4

安迷修缩在被子里,直到房间门被打开又关上,屋里另一个人的气息彻底消失,才松了口气从床上爬起。

清晨的阳光金沙似的自窗帘缝隙里洒进来,照出屋中星星点点的浮尘。即使世界遭逢巨变,日升月落依旧和过去一样沉静安详,不为任何事物所动摇。

安迷修发了会呆,实在不愿意动弹。但饥肠辘辘的肚子并不给他第二个选择,他只好慢吞吞的穿衣洗漱,拉开房门看向走廊两端。

这家酒吧三楼以上都是简单的旅社构造,虽然陈旧,但卫生做的不错。走廊里很干净,地上铺着廉价地毯,也许是为了节约开支,低矮的天花板上挂着的都是钨丝灯泡,有些已经灭了,有些还在苟延残喘,拼命散发着最后的光能。

没有窗户,两边都是紧闭的门扉,看样子也不像是有人住着。

“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呢?”Ray不耐烦的声音从左侧尽头的楼梯口传来,扔下一句:“下来吃饭。”就没了声息。

安迷修连忙关上房门往楼下走。

二楼的空间比一楼大,里面分布着一些很久没人用过的娱乐设施,一侧用挂帘分割开了一片桌球区域。在酒吧运营的时候——如果它还有运营时间的话,这里应该是娱乐区域。

安迷修匆匆瞥了一眼就下到了一楼,浓郁的饭香飘满了厅室,凯莉得意的说:“上等眼肉,现在可是一级物资。”

安迷修不知道多久没闻到过肉味了,几乎瞬间就为这味道神魂颠倒,抽着鼻子跑到了吧台边,眼巴巴的看着餐盘。

Ray正从凯莉手里拿过餐具,瞥了眼安迷修,忍不住嗤笑一声。

安迷修闪闪发光的双眼从煎牛排挪到了Ray,可怜兮兮的问:“我也能吃吗?”

Ray好笑道:“不然呢?”说着拉开一旁椅子,示意安迷修别废话了,赶紧坐下吃饭。

安迷修兴高采烈的坐上去,紧张的拿起了餐具。

Ray慢条斯理的用湿巾擦着手,擦完才举起餐具,举止优雅得体,显然有着良好的教养。

安迷修和凯莉就没那么标准的餐桌礼仪了,面对美食大快朵颐,吃得十分豪迈。

一餐吃完,凯莉端着盘子去后厨洗碗,安迷修连连表示要帮忙,被Ray不客气的拎着后衣领按回了椅子上。

“我有事问你,坐好。”

安迷修只能乖乖坐回去。

酒吧里光线昏暗,哪怕是白天,也好似黄昏薄暮,厚重的窗帘遮住了所有外面的景色。

Ray的目光在昏黑中更难以琢磨,色素稀薄的紫眸仿佛某种蛰伏暗夜的猛兽双瞳,从黑暗中直勾勾的穿透过来,让人胆战心惊。

他支着脸颊斜靠在吧台上,手里拨弄着玻璃酒杯里的冰块,也许在沉思,一时没有开口。

安迷修的视力因为游离症下降得厉害,尤其是对光线的感知,只能依稀辨识出Ray的手指上似乎比其他地方红了些,像是烫伤了一样。

没等安迷修继续想下去,Ray开口道:“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很危险,随时都会丧命。所以有些事情我需要提前向你确认。”

安迷修正襟危坐,点头道:“我明白。”

Ray突然问:“你多大了?”

安迷修回道:“14岁。”

Ray眯起眼,眉头微微皱起,似乎对安迷修只有14岁这件事十分意外。不禁直起身仔细打量了一番安迷修。

安迷修不算矮,目测有175上下,但他太瘦了,脸上的肉很少,显得眼睛十分大,青绿的虹膜颜色通透,干净无垢,无形多了几分不谙世事的青涩纯良。

Ray默然半晌,收回视线继续拨弄着冰块,又问:“你记得被抓进去之前的事情吗?”他想问的分明不是这些,可出口的话却不受控制了。

安迷修脸上露出了几分迷茫,摇摇头:“游离症会剥夺记忆,我只能记得一些很少、很碎的片段……”他想起了记忆中那个和Ray十分相似的少年,倏忽中断了叙述。

Ray莫名生出了些烦躁。即为对安迷修过去产生好奇的自己,又为他吞吞吐吐的样子。

“算了。”他推开杯子,生硬的终止了话题,开始真正的跟安迷修交代即将要做的事情。

安迷修松了口气,认真地记下Ray说的话。

半个小时后,洗了许久碗的凯莉从厨房钻了出来,晃了晃手机道:“Surprise!猜猜是什么事。”

“让你办的事情提前办好了?”Ray气定神闲的说道。

凯莉笑道:“Yes!”她走到吧台旁,感慨道:“本来以为要三天,没想到这么顺利就搞定了。”说着对Ray捧起脸,期待道:“提前完成任务,有没有奖金发呀?”

Ray面不改色的整了整衣领站起来,微笑道:“我有钱给,你有命拿吗?”

凯莉悚然失色,捏着两指在嘴巴上划过,运笔如飞的写了一串数字恭敬的捧给Ray,配着的还有一张水晶卡。

Ray接过纸条扫了眼,对安迷修道:“去换身衣服。”

安迷修茫然的说:“可是我没有……”

凯莉拽着他摆摆手,眨了眨一边眼睛,示意他跟着自己走。

十分钟后,换了一身装扮的安迷修出现在了等在门口的Ray面前。一身白衬衣黑长裤,披着一件带帽风衣,因款式不太合身,罩在他身上就像一件雨衣。兜帽很大,拉起来能够完美的遮住半张脸。不知道是不是凯莉的恶趣味,他的脖子上带着一个皮质项圈。

安迷修不太舒服的摸了摸勒住脖子的东西。Ray移开视线,顺手给安迷修拉上兜帽,道:“走了。”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了风沙。

这座城市的天气越来越恶劣,天地都被怒涛似的风沙支配,几乎令人寸步难行。

安迷修感到呼吸困难,盈满呼吸道的灰尘让他嗓子发干,忍不住捂着嘴小幅度的咳嗽起来。

或许是精灵体质比人类强太多的原因,前面的Ray丝毫没有受到影响,走得很快。

安迷修不得不费力的追着他的脚步,恶性循环下,连肺部都开始隐隐作痛。

终于,Ray似乎察觉到了他的痛苦,蓦地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他一眼。

安迷修的眼睛已经红了,脸色十分苍白。Ray皱了皱眉,忽然伸手盖住了他的眼睛。

精灵的手心冰凉,点滴荧光逸散而出,宛如一阵凉风拂过,炙痛和涩痒烟消云散,被沙尘折磨的双眼从痛苦中解脱,紧跟着那只手挪到了胸口,一一带走了恶劣天气造成的不适。

安迷修松了口气,真诚的说:“谢谢你。”

Ray没吭声,顺手攥住了安迷修的手腕,拉着他进了一条僻静小巷。

小巷里堆满了生活垃圾,两边的墙壁上全是乱七八糟的喷绘,一层叠着一层,有些时间久远,颜色黯淡,有些刚刚喷上,鲜明刺目。

安迷修看了几眼,新喷上去的基本都是发泄情绪的咒骂和怨愤之语,鲜红如血的颜色配上充满怨气的话语,很是渗人。

Ray对这些半点兴趣也没有,带着安迷修快步走过小巷,转进了一处隐蔽楼梯口。

幽深的楼梯口如同巨兽张开的嘴,台阶从地表延伸到看不到尽头的地底,阴冷的风从里面吹出来,带着陈腐的气息,仿佛通往地狱的大门。

安迷修忍不住问:“是这里吗?”

Ray斜睨他一眼,忽然一笑:“你害怕?”

安迷修摇摇头,视线落在了Ray握着他的手上,那只手骨节修长,肌肤透着冷白,隐约可见青色的血管没在薄薄的皮下。

心口猛地一震,莫明的酸涩溢满肺腑,就好像,在他不知道的某年某月某日,或许是另一个世界的Ray,也曾这样握着他,问他:安迷修,害怕吗?

绝症都无法摧折他活下去的信念,他连死都不怕,又有什么会害怕的呢?

可紧接着有一个声音否定了他,口气坚决怜悯。

那声音在他耳边低语,说:不,你怕得要死。

安迷修,你怕失去……

脸上突然传来柔软冰凉的触感,安迷修猛地回神,怔怔的看着Ray。

Ray若无其事的收回抹过他眼角的手指,好像刚才不是为身旁人擦去眼泪一样,神色淡漠平静,罕见的没有半点嘲弄意味。

“知道第一个和人类签订契约的精灵是怎样宣誓的吗?”

他放开安迷修的手腕,径直往楼梯下走去,声音被狂风磨去了情绪,十分模糊。

安迷修亦步亦趋的跟着他,诚实道:“我不记得了。”

Ray轻笑了一声,道:“他说的是:我将以生命守护你。”

安迷修张了张嘴,愣愣地看着Ray的背影,过了许久才捏紧拳,红着眼睛说:“谢谢……”

“谢我做什么?”Ray停下脚步,侧头玩味地睥睨着安迷修,“那是他说的,又不是我说的。”

两人停在一扇门前,Ray凑到安迷修耳边,低笑道:“我的话,会说:生死有命,好自为之。”

然后一脚踹开了门。

 

浓郁的潮湿味扑面而来。一道冷锐寒光猛然射出,毒蛇一般刺向Ray的咽喉。

Ray扯着还没反应过来的安迷修丢进门里,一个挪步让开刀锋,两指轻松地夹住了那柄薄如蝉翼的匕首,还顺势用脚勾上了门。

房间里蓦然灯光大盛,原来是安迷修摸到了开关一把按下。

Ray踩着房门一个后翻躲开了屋主的攻击,甩手丢出一枚水晶卡挡下匕首,水晶卡噗嗤一声没入了墙壁,正对屋主的那面,十分显眼的刻着一轮弯月。

正是“星月魔女”的身份证明。

屋主停下了进攻,仔细看了眼那张水晶卡,确认道:“你就是要第一区通行证的人?”

Ray掸去沾上衣袖的灰尘,颔首道:“是。”



————————————

被简老师按着手开始码字(。)


2019-08-28 #雷安  

评论(23)

热度(8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