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凛】沉戈·二十二

如血夕阳下,浓烟滚滚而上,察觉异状的文风谷弟子急忙赶来灭火,清寂之地瞬间喧嚣沸腾。

风僧白云剑听到谷中动静,几度想要冲进去看看情况,正是焦急难耐时,云忘归背着夏承凛从暗道中奔了出来。他的衣服已经被熏成黑色,手臂还有几处烧伤,脸上灰扑扑的,只有一双眼睛很亮,亮光中蕴着沉重痛苦。

夏承凛趴在他的背上,呼吸微弱,一动不动。风僧白云剑就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看得出夏承凛的状况十分不妙,当即牵了马过来,帮云忘归将夏承凛扶上去,马不停蹄的赶往灵云寺。

夜风冷厉,刀一样割在脸上。夏承凛的体温极低,无力的垂着头,慢而轻的心跳好似随时都会被风无情带走。

前所未有的恐惧攥紧了云忘归的心脏,他从来没有这么惧怕过。他怕夏承凛的呼吸下一秒就断了,怕他再也暖不热他,更怕夏承凛永远的睡去。

于是他一遍遍的低声念着夏承凛的名字,惊慌失措的抱紧怀中的人,仿佛这样就能护住他岌岌可危的命火。

漫长的路途终于到了尽头,他抱着夏承凛下了马,冲进灵云寺中,急切道:“快找大夫来!”

风僧白云剑早已提前让人通知灵云寺,立刻就有人上来为夏承凛诊治。云忘归很快被嫌碍事的推出了屋子,怔怔地站在门口,也不肯走。

风僧白云剑叹了口气,上前拍拍他的肩膀:“司卫也受了伤,还是先去休整一下吧。夏掌门有这么多人看着,不会出事的。”

云忘归这才被他唤过神来,迟钝地感受到了身体内外的痛楚。

他闭了闭眼,平复混乱的情绪,拱手对风僧道谢,又看了眼屋内,才转身离开。

 

水声哗啦啦的响着,云忘归盯着倒进盆中的水流,却还想着方才在石室中看到的情景。

那一定很痛,遍身的伤口来不及愈合就被撕裂,手脚经脉多处受损,腕间更已磨出白骨。

他记得那双手原本干净修长,按着琴弦时总是轻巧又灵动,让人忍不住一直去看。他喜欢看夏承凛抚琴的样子,就好像十指间织出了花,能在凛冬弹出春意,能在春日弹出霁雪与芳华。哪怕是握着剑,这双手也优雅而充满力量,给人以无限信服,相信他所向披靡,坚不可摧。

他并不是坚不可摧。

云忘归一口气将头灌入水中,飞溅的水花弄湿了大片衣领,他屏住呼吸在水里埋了很久,直到胸口因窒息而灼痛不堪,才猛地抬起头,抹去一脸水珠。

恢复平静的水面上,映出了云忘归通红的眼睛,未干的水从眼角滑落到下巴,途径脸颊上绽开的伤口,染上了几分淡红,最后也分不清是泪还是血。

风僧敲门进来,一眼就瞧见云忘归的脸色,不禁担忧道:“你没事吧?”

云忘归扯开一笑,喑哑道:“没事,夏掌门……如何了?”

风僧就是来找他说这个的,此时又有些犹豫,怕云忘归承受不住更多的噩耗。

云忘归冷静道:“不必担心我,我还没那么不济。”

风僧叹息:“就怕你是关心则乱。”

云忘归问:“他的情况很不好?”

风僧点点头,“中了毒,内伤外伤一大堆,加上他似乎还有别的旧伤,导致情况十分棘手,请来的大夫都束手无策。”

云忘归立刻道:“我通知德风古道,请凤儒尊驾来。”

“也好,那这几天只能先想法子不让情况恶化了。”

云忘归深吸口气,郑重道:“多谢。”

风僧白云剑摆摆手,迟疑地问:“你要去看看他吗?”

云忘归沉默了一会,轻轻点头。

 

屋里弥漫着浓郁的苦药味,夏承凛身上的外伤都被处理妥当,但人还是昏迷着,眉头紧蹙,冒着湿汗,身上冷的像冰一样。

云忘归取过布巾擦着他额头的汗,擦到伤口旁的时候,捏着布巾的手指节发白,几乎攥出血来。

悔恨,痛惜,愤怒,种种情绪蜂拥而上,又很快全都变成了恐慌。

他不敢想象自己若是再迟一天、迟一刻钟,会不会就失去了夏承凛。想到“失去”,他突然怔愣。

这是他极少会去想的一件事,哪怕是生死攸关的时候,他也没有想过会不会失去生命。可此时此刻,他如此恐惧失去夏承凛。

云忘归该是不羁的,无拘无束的,世间没有什么事能让他流连驻足,久待一处不是他的性子,所以他总是想要离开,潇潇洒洒地放下此地的牵绊,去往远方。

他执着又放得下,因此活成了无数人艳羡的洒脱模样。

但现在不一样了。

云忘归凝视着夏承凛的脸,恍然大悟。

原来夏承凛早已成了他无法放下的存在。

他从水中捉住了那片月影,捞月入怀,只想用尽毕生去温暖那颗埋在雪中的心,心甘情愿为他停留。

他非但不愿失去,还想要得到,想要永存,想要这份感情经岁月仍能不朽,哪怕死亡也无法改变。

朦胧不明的感情忽然清晰可辨,他有太多太多想要诉说,又无比庆幸,一切还不算太迟。

云忘归深吸口气,伸手温柔地触碰夏承凛蹙起的眉心。

“你可要快点醒来啊,我还等着教你酿酒呢。”

 

风僧白云剑等在门口,看云忘归出来,道:“文风谷那边传来消息,如你所料,有人偷偷溜了。”

云忘归冷哼一声,神色凌厉:“现在想跑,迟了!”

他简单处理了伤口,随即便和风僧一同出了灵云寺,马不停蹄奔入夜色。

天际线处泛起了淡淡的红光,没多久,朝日破土而出,爬上山腰,照亮了薄雾四起的山林。

莫如絮没想到云忘归的速度这么快,不过两日不到,他就找到了夏承凛。夏戡玄早就离开了文风谷,善后的工作自然要他去做。云忘归雷厉风行,迅速识破他的伪装不说,还一把火烧了禁地,闹得满城风雨,一曲魂等人也不是蠢货,要是等云忘归回来当面对质,他肯定死路一条。

没法继续假扮夏承凛欺瞒文风谷众人,莫如絮只好带着“莫凭箫”连夜出逃。

问奈何向来不管旁人死活,好在出入无常天的法子莫如絮很清楚,只要进了无常天,就是云忘归有登天的本事,也不可能找到他。

想到这里,莫如絮稍微安心了些。

太阳已经出来,天亮了。晨露被马蹄溅起,留下一地泥泞。

莫如絮行至一半,忽然心生惶恐。林中太安静了,竟然连一点鸟鸣虫声都没有。

他立刻掉转马头想要换道,却听见一人朗声道:“夏掌门这个时候来此,是要去无常天吗?”

莫如絮还没卸掉伪装,闻言身影一顿,缓缓道:“阁下是?”

风僧白云剑从林中走出,转着手里的佛珠,笑眯眯道:“好久不见,夏掌门。”

莫如絮看到是他,绷紧了神色,悄悄摸向后腰。

“我知道夏掌门琴剑均是当世一绝,却不知道,何时开始用毒了?”

又有一人从莫如絮背后走出来,一身白衣,眉目俊朗,英姿挺拔,只是时常带笑的眼却罕有的冰冷。

凌厉杀气排山倒海般压了上来,莫如絮顿时汗如雨下,被庞然气势所震慑,这才发现自己前后左右,所有退路都被封死了。

云忘归眼中燃烧着森冷的火,突然出剑,莫如絮甚至没有机会作出反应,剑已经削掉他的右耳,整张面具顺势被揭下,带着血淋淋的耳朵掉到地上。

莫如絮惨叫一声滚下马,飞速抓出一袋失心散扔出去,忍痛扭头逃往南面。

风僧白云剑念了一句佛号,背后白云证心“唰”的一声飞了出来,气势汹汹地钉在了莫如絮脚前。

眼看无处可逃,莫如絮捂着鲜血淋漓的脸,忽然厉声道:“云忘归!我死了,夏承凛身上的迷蝶之毒,将无人能解!”

早年万魔教经常以迷蝶之毒折磨被俘的正道弟子,此毒药性霸烈,一旦沾上极难解去,三教正道为此头疼不已,却始终不得解方,每每救回中毒的人,都只能让其凭借毅力熬过。云忘归曾见过迷蝶毒发的样子,中毒者先是沉溺幻梦,不分虚实,醒后则剧痛加身,生不如死。其惨状不忍卒视,往往会有很多中毒者在清醒时刻,祈求一死解脱。

听到夏承凛中的是迷蝶,云忘归如坠冰窟。

莫如絮嘶声吸气,见云忘归果真停手,心中一喜,接着道:“迷蝶三个时辰就会发作一次,一次比一次剧烈,你认为以夏承凛现在的状态,他能坚持几天?”

云忘归眸色一沉,绷紧嘴角上前,剑锋压着莫如絮咽喉,冷声道:“解药在哪?”

“你放我走,我就告诉你解方。”

云忘归和风僧白云剑对视一眼,风僧白云剑轻轻点头。

天随剑从莫如絮的咽喉上挪开一些,云忘归淡淡道:“当初正道束手无策,是因迷蝶根本无药可解。我怎知你的解方是真是假?”

莫如絮早准备好说辞,为了活命开始胡说八道:“我给夏承凛用的迷蝶经过改造,并非万魔教常用那种,自然也有解法!”

云忘归“哦?”了一声,沉声道:“虽然忧心夏掌门,但这里还有佛门中人,你与灵云寺血案亦有关联,放了你并非我儒门一教能决定的事。风僧佛友,你看呢?”

风僧白云剑皱眉道:“我看不妥,他说有解药就有解药?万一骗了我们,我们去哪里找他?况且,要是真如他所言,不是无药可解,想必难不倒凤儒尊驾。灵云寺血仇不共戴天,恕我难以放过。”

莫如絮当然听过凤儒无情的名号,顿时心中一凉。

“看来你注定活不过今夜了。”云忘归举剑欲刺,莫如絮冷汗涔涔,倏然激动大喊:“我告诉你,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剑尖停在莫如絮脖颈前,莫如絮满头大汗,胸膛剧烈起伏。

云忘归冷冷道:“我早知你的主人是问奈何,罪佛也已查明问奈何身份。你还有什么能告诉我的?”

莫如絮话刚出口就后悔了,但他此时已是骑虎难下,心里仍存了一丝侥幸,张嘴道:“谋划这一切的人,并非只有问奈何!还有一人是——”

声音戛然而止,莫如絮像是被人瞬间扼住咽喉,连一声气都喘不出来。

云忘归脸色大变,扑上去连点莫如絮周身大穴,却仍阻止不了从莫如絮身上各处渗出的鲜血。

幽幽琴声在林中响起,海藻一样缠了上来,除了莫如絮外,连瘫在马上昏迷的“莫凭箫”都开始七窍流血,没一会,便脸色青紫,四肢浮肿僵硬,彻底失去了气息。

风僧白云剑迅速顺着琴声奔出,云忘归掐紧莫如絮下巴,掰开他的嘴给他喂药。

莫如絮死死抓着他的手腕,目眦欲裂,却终究没能说出那个名字。

琴声停了,很快,风僧白云剑无功而返,和云忘归一样脸色难看。

“此人功力远胜你我,这手千里传杀实在防不胜防。”风僧白云剑说完,云忘归摇了摇头,“不是千里传杀。”

风僧诧异道:“那是什么?”

“他们都被提前喂下了阴阳生死断,琴声只是促使毒发,哪怕是武功低微的人,也能做到。”

风僧皱眉道:“这人真是心狠手辣……如此岂不是更难查清他的身份了。”

云忘归没说话,又检查了一遍两具尸体,叹道:“先回去吧。”

 


——————————————

下章凛凛就醒来了!好不容易……(

权谋组的布局才开始,会慢慢揭露

评论(6)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