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神选时代·Chapter-3

“你们两个还要在这里站多久?”

一个轻佻的女声从酒馆拐角传来,Ray猛地回神,看向那个站在灯光暗处的女人,“凯莉?”

黑发少女放下手里的酒杯,慢吞吞走上来,扫了眼瞪圆眼睛一脸茫然的安迷修,又扫了眼Ray,摊开手说:“我不是有意打断的。”

安迷修张口结舌,脸上一点点红了起来,“不、我们、不是您想的那样!”

Ray本来还有点火气,这下全没了,瞧着安迷修通红的脸直想笑。他脱下披风扔到吧台上,对凯莉颔首道:“我先上去了。一会可能有些尾巴跟过来,帮忙处理下。”

凯莉抱怨道:“不要老是给我的店惹来麻烦行吗?你知不知道最近生意有多难做,我都已经亏本很久了!”话没说完,一张黑卡甩到了她的眼下,凯莉闭上嘴巴,拿过黑卡笑嘻嘻道:“放心,保准让你离开这里的时候干干净净的!”

Ray已经头也不回的上了楼。

安迷修稀里糊涂的被带进了一间客房,房间是标准的宾馆配置,Ray推着他坐到一张床上,转身去床头的柜子里开始翻找。

安迷修忽然想到了刚才他们被打断的话题,脸上没有褪去的红更深了,整个人肉眼可见的紧张着,目光在洗手间和Ray的身影上来回徘徊。

Ray斜着眼睛看过来,“想上厕所就自己去,还要我帮你脱裤子吗?”

安迷修一蹦三尺高,支吾着:“不用!”一溜烟的钻进了洗手间。

 

他很少有这样好好洗澡的时候,在医疗院里,洗澡是件很奢侈的事情。大多时候,都是所有人被赶到一间大澡堂,用着只有十分钟的热水匆忙清洗一番。

这间洗手间不算大,设施也并没有多好,但足够安全。热水从淋浴头上源源不绝的喷下,冒出团团雾气。离开医疗院后,安迷修头一次真正放松下来。

他洗了很久,久到Ray都要以为他是不是淹死在里面了。安迷修终于裹着那件不算特别干净的斗篷外套,小心翼翼地走出了洗手间。

他不安地抓紧了衣领,站在Ray身后道:“我、我洗好了……”

Ray不耐道:“你是小学生吗,洗澡也要向老师报告?”他没有找到一个能用的空杯子,正在打前台电话让凯莉送上来,挂电话后回头一看,立刻嫌弃地伸手去拽安迷修的斗篷:“衣柜里有干净睡衣,刚洗完澡还裹着这么脏……”

他的声音突然停止。

被他扯掉的斗篷下,安迷修居然什么也没穿。

Ray张口结舌。

安迷修满脸通红地抓着仅剩下的一点衣角遮住下身,湿漉漉的绿眼睛不敢看Ray,低着头解释:“反正,一会结契……也要……脱……”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心里痛骂自己竟然也学着用起了“结契”这种道貌岸然的词语。

Ray拽着斗篷的手松了,安迷修本来用力抓着一角,骤然失去相对的拉力,一下子后仰倒在了床上,顿时最后一点遮蔽也没了,就这么一丝不挂的露在了Ray的面前。

他很瘦,多年的折磨让安迷修的身上几乎没有什么肉,浅麦色的肌肤下,青色的血管隐约可见,腿倒是很长,靠近胯骨的地方皮肤意外的白。他蜷缩着腿,环着自己往后退了两步,下意识地想要挡开Ray赤裸裸地视线。

黑发少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幽紫色的眸中辨识不出是什么情绪。

屋里静悄悄地,安静的让人发毛。门铃突然响了,Ray像是被惊醒了一样,皱起眉撇下了嘴角。

门外是来送杯子的凯莉,Ray沉着脸拉开门,夺过杯子就直接把门摔上。

安迷修被他的动静吓了一跳,不安地问:“我是不是哪里没洗干净?”

你倒是挺自觉啊。Ray没由来的冒火,却又很快生出了另一种情绪。他放下杯子跨上床,单手撑在少年的身侧,手指按住了那张薄而干的唇,恶意满满道:“接受的这么快,还会自己准备,你不会和别的人结过契吧?”

安迷修脸上的红晕迅速消退,青碧色的眼里忽然冒出了怒火。

“我没有。”他觉得自己被侮辱了,愤怒之余又生出了些委屈。可很快他就反应过来,Ray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他实在转变得太快了。

直到这时候,安迷修才意识到,Ray身上其实一直有种令他安心的魔力,这种安全感潜移默化的瓦解了他的防线,让他迅速的接受了以往绝对不可能接受的事情。

“我没有和别人这么做过……”安迷修软了口气,眼角带着潮湿的红。他想到了第一次见到对方时,脑中闪过的记忆碎片,那场大雨仿佛又在他心中下起,说不出的滋味充斥了心扉,他无法分辨,只能本能的对Ray说:“你和别人不一样。”

Ray挑起眉,“哪里不一样?”

安迷修语塞。

Ray也不是真的想得到答案,他眯起眼端详着这张算得上清秀的脸,手指沿着安迷修的脸颊滑动,拨弄着颤抖的眼睫,心中一动,突然俯身吻住了那张半张的唇。

他本来是不需要这么做的。Ray在一瞬间清醒,又很快放弃了思考。他从来都是个顺心而为的人,下意识这么做了,就要做到底。

于是他毫不客气的顶开对方无措的牙关,堵住呼吸,加深了这个吻。

安迷修的嘴里柔软高热,带着淡淡的薄荷味道。他刚才一定刷过牙了——Ray胡乱地想着。另一手掐着安迷修的下巴,让他仰起头来更好的迎接自己的入侵。

从没有被人这么深吻过的安迷修几乎窒息,他昏头转向的跟着对方的动作,手不知不觉抓紧了Ray的衣摆,摸到了口袋里一个硬硬的东西,他迷迷糊糊地捏紧了那东西。

Ray蓦地放开他,一把将他推到床上,拽过衣摆冷着脸说:“谁准你碰我的东西了?”

安迷修还没从方才的悸动中拔出,发红的唇抿了抿,不知所措的看着Ray,“我不是故意的。”

可Ray没有理他,似乎完全没了兴致,他直起身下了床,走到桌边拿起刚刚找出来的刀子。

“你要做什么?”安迷修忍不住问,Ray似笑非笑的瞥了他一眼,目光划过他起了反应的下体,“扫兴了,不想做了。”

安迷修反应过来,迅速把自己塞进被子里,裹着被褥闷闷道:“是、是吗……”他明明该高兴的,但心里却泛起了酸涩。他并不愚蠢,立刻就明白了一定是刚才他碰到了Ray口袋里的东西,他才会突然生气。那东西一定对Ray很重要吧?究竟是什么,能让这个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的人如此珍视?

安迷修缩在被子里想着这些,Ray端着杯子走到了他面前,突然一笑:“怎么,这么希望我做下去吗?”

安迷修猛地抬头,耳根通红的摇了摇头。

Ray不置可否,递上杯子道:“喝吧。”

安迷修看向杯子,闻到了散发出来的淡淡腥甜。

“这是……血?”

Ray玩味道:“是啊,体液并没要求一定要是精液吧。是谁告诉你只能用那种方法了?我的血可比那玩意的效力高多了。”

安迷修尴尬的接过杯子,小声道谢。Ray被他这样子逗笑了,想起刚才那个吻,心中也有些发痒。

他凑近安迷修,故意在他耳边说:“当然,如果你想用那种方式,我也不介意。”

安迷修一口气灌下杯子里的液体,将空杯塞给Ray,蒙着被子滚去了床的另一边,为自己刚才脱光了跑出来的行为羞耻到无地自容。

Ray毫不客气地笑出了声。

 

薄薄一层木门的隔音效果显然不好,Ray下楼的时候,看到斜靠在吧台旁的凯莉正饶有兴味的看着他。

“这就是你要找的那个人?”凯莉拨弄着杯子里的冰块,忍笑道:“看起来挺傻的样子。”

安迷修确实有点过于傻里傻气了。但Ray向来不喜欢自己的东西被人指指点点,所以毫不客气地回道:“轮不着你来操心。”

凯莉耸耸肩,帮他倒了一杯酒,邀功道:“大佬,尾巴都解决完了。”

Ray“嗯”了一声,打开电视,转换到了中央频道。七大辖区终究也是原有世界格局重新划分出来的,很多地方还保留着过去的社会结构。只不过大部分东西都变成了“神侍”的特权罢了。

好在新闻联播仍旧是每个人都能看的。

电视里正在播的是第一辖区“权杖”丹尼尔的发言。

凯莉嗤笑一声,一脸毫不遮掩的嫌恶,“这家伙怎么还是一副让人看着就生厌的虚伪模样。”

Ray喝了口酒,没有说话。

“王冠”陨落了三年,这些年里,都是由丹尼尔代理行使“王冠”的权利,其他辖区的人纵使有所不满,也惧于丹尼尔强大的力量,只敢私下传播“王冠”的陨落就是丹尼尔下的手。当然,这些传闻都是空穴来风,没有证据。三年里,丹尼尔兢兢业业的维持着七大辖区的秩序,几乎挑不出任何错处。

Ray的记忆不全,并不知道丹尼尔的目的是什么。但他突然有一种明确的直觉,这个直觉告诉他想要找回记忆,就必须见一面丹尼尔。

Ray忽然问:“第一辖区的通道还是关闭的吗?”

凯莉惊讶道:“你要去第一辖区?”

“是。”

“方法有是有,但比较麻烦。”凯莉撇下嘴角,“你知道的,第一辖区接近核心,总比其他地方的防备更森严……”

Ray毫不犹豫的又扔出一张黑卡,淡淡道:“够了吗?”

凯莉闭上嘴,上下打量着Ray,摇头道:“认识你三年,我是真的不明白,你这家伙成天不干正事,究竟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Ray漫不经心的笑了笑:“不管我哪里来的钱,现在都进了你的口袋里。你只需要帮我准备好我想要的东西就行。我相信这点小问题,还难不倒星月魔女凯莉,对吗?”

被连名带姓加外号这么一叫,凯莉顿时头皮发麻,咽下嘴里的酒若无其事道:“知道了,大佬。给我三天。”

Ray颔首,起身道:“等会拿点吃的上来。”然后提着披风上了楼。

凯莉长长吐出口气,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对面隔了一会才接通,传来一个冷淡的嗓音,“凯莉?”

凯莉压低声音,回道:“是我,格瑞。有点事请你帮个忙。”



2019-08-01 #雷安  

评论(23)

热度(1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