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神选时代·Chapter-2

耶和华说:“你弃绝了我,转身退后,因此我伸手攻击你、毁坏你,我后悔,甚不耐烦。”——耶利米书 


安迷修拉下兜帽,用袖子遮着口鼻,贴着土黄色的墙壁低头走路。

距离他从医疗院中逃出来,已经过去十个小时。

这里是七大辖区中的“风之国”,据Ray所言,近几年里风之国的“权杖”久不露面,已经引起了不少质疑和猜忌。辖区稳定的统治是建立在神侍绝对的力量之上,一旦神侍自身出现匮竭状态,或是自顾不暇的样子,那些因力量而臣服的弱者,便会虎视眈眈的觊觎起更高的地位。

弱肉强食才是这个世界永恒不变的法则,而信任比黄金还要珍贵。

 

风沙不休,愈演愈烈,分明还是白天,天空中已经是昏黑一片,乌压压的风团盘踞在城市的头顶,像是随时都会倒下浓黑的雨浆。小小的城市在飓风中摇摇欲坠,宛如一艘开在怒涛中的小船,下一秒就会因不堪负荷而被巨浪吞噬。

风之国失去权杖太久,生态平衡已经紊乱,到处都是肆虐的自然灾害。不少有资本的人早早就离开了此处,去寻找更好的生存地,留下来的除了无处可去的贫穷者,就是强盗、匪类、和不甘心受人指使而四处逃亡的亡命之徒。

在夹缝里求生的日子并不好过,习惯的人都变成了行尸走肉,浑浑噩噩的度日,不知道明天是什么样,也不愿去想。

因此这里也是“狩猎者”的天堂,在失去秩序的世界里,生命就是低贱的烂泥,是最不值钱的玩意。

所谓的狩猎者,便是一群无法无天,以人命、甚至“神侍”的命为猎物的反社会组织。

精灵的力量也有强弱之分,除了权杖和王冠之外,还有不少其他的神侍,他们有些效忠于强者为自己争取体面的生活,有的则仗着能力为所欲为,占山为王,成为一方军阀——当然,早在几年前,大多数军阀都被最强的那位“王冠”消灭,而侥幸活下来的人,就是如今狩猎者的主要组成。

毫无疑问,七大辖区能有如今相对稳定的社会结构,王冠功不可没。

 

安迷修对七大辖区的了解不多,逃亡的路上,他像个新生婴儿一样充满了对外面世界的好奇,在他坚持不懈的询问下,Ray为了清静,只好简明扼要的跟他上了一堂历史课。

安迷修问:“如果出现风之国这样的情况要怎么办?总不能任由这里无人守护吧。”

Ray已经化作实体走在他前面,比起大多数不喜欢暴露在外的精灵,他更像个人类。

Ray捂着口鼻,眯眼看向街道对面的一家酒馆,漫不经心道:“通常来说会由‘王冠’重新选出新的首领,但现在王冠都没了,所有人都盯着那个至高无上的位子,这种穷乡僻壤自然没人管了。”

安迷修皱起眉,还想说什么,Ray突然回过头抓着他的兜帽,猛地往下又拉了几分。

安迷修被巨力带得一个趔趄,手忙脚乱的摸上Ray盖在他脸上的胳膊,“怎么了?”

“嘘。”Ray粗鲁地将他推到墙上,以身体罩住,低下头对安迷修警告:“安静点,你被通缉了。”

安迷修下意识屏住呼吸,紧张道:“一定是医疗院的护卫队,他们都是神侍,很快就会发现我的。”

患上游离症的人身上会散发特殊的气味,那是近似于百合的一种香气,普通人无法闻到,对神侍而言却十分明显。

Ray没有理他,这几个护卫队的人他并不放在心上,但他马上就要到目的地了,实在不想在这个时候出岔子。

幸好这里风沙很大,安迷修身上的味道不会扩散太快。Ray又凑近了几分,贴着安迷修的脖子嗅了嗅,紫色的眼微微眯起。

他突然说:“有一种方法,可以一劳永逸的解决你这一身麻烦的味道。”

安迷修立刻抬起头,这次Ray没有继续扯着他的兜帽,他顺利地从布料的禁锢中挣脱出来,看向了近在咫尺的双眼。

“什么办法?”安迷修莫名有些不安,Ray的身上很冷,贴着他没多久,几乎把他身上不多的热度吸收殆尽。

Ray露出一个古怪的笑,打量安迷修的眼神意味深长。

“你知道结契吧。”

安迷修先是一呆,忽然兔子似得蹦了起来,钻出Ray胳膊就想跑。

后领又是一紧,安迷修差点窒息。Ray黑着脸把人拉回来,带着他三两步闪身进了刚才看到的那家酒馆,将人丢到门后。

“砰”地一声巨响,门被上锁关牢。安迷修脸上冷汗涔涔,一边往后退一边说:“我不想结契!”

所谓结契,只是一个好听的说法罢了。那是患上游离症的病人最无奈的选择,为了短暂的,能像一个正常人一样生活,一部分患者选择了和精灵做交易。精灵的体液能够让他们身上的病症延缓,阻断游离症的传染,暂时修复生理机能。可精灵是何等高贵的生物,施舍给人类自己的体液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些能够和精灵做交易的人,无一不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成为精灵的奴隶,或成为取悦精灵的道具。

安迷修逃出来后,一直避免去往人多的地方,他害怕传染给别人,但也渴望痊愈。他本来打算找个地方先躲起来,他的游离症只有初期,七年来一直处于初期阶段本就是一个奇迹,神父曾不止一次说过他或许真的有治好病的可能。

几次体检,他的病情也是始终维持在一个微妙的静止状态,这个阶段是传染性最低、伤害最小的时候。

他不认为自己需要去和精灵结契,他也不想用这种方式延缓病症。

酒馆里只有一盏昏黄的煤油灯,一个客人都没有。面对Ray面无表情的逼近,直到退无可退,安迷修猛地抬起一只手挡住Ray,紧紧攥着衣服严肃道:“我拒绝!”

Ray挑起眉梢,冷笑道:“你以为你有选择的权利吗?”他心中的不爽几乎溢于言表,这还是头一次,有人敢这么坚决地拒绝他。

安迷修急得大喊:“我只答应会帮你报仇!你不能强迫我做别的事!”

“你以为你这样的状态能为我做什么?没有我的帮助,你甚至走不出十步就会被抓回去。”Ray眼角上挑,染着些薄怒:“不同意我就把你扔回疗养院。”

“我有办法,我会想办法!除了这个……”

Ray没好气道:“不要跟个冥顽不灵的石头一样,我没有虐待的癖好,不会把你当奴隶,也不会弄痛你。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待遇,你能不能识趣一点?”

安迷修脸色通红,棕色的头发被汗水打湿,粘在水洗一样的绿眼睛旁,瞧着颇有些可怜兮兮。

他绷着嘴沉默许久,Ray已经彻底失去耐心,一掌拍在他脸旁,将他禁锢在墙壁之间。

“还是说,你本来就想传染更多的人,让那些人和你一样被关起来?”

“我没有!”安迷修连眼睛都红了。他太瘦了,多年的折磨让他瘦的脱了形,整个人在Ray身影的笼罩下,如同一头病弱的幼鹿,面对狮子张开的獠牙毫无反抗能力。

Ray垂下眼,勾起唇角,凑近他的耳边轻语:“你这样也不想,那样也不想。安迷修,你不觉得你太贪心了吗?”

这句话刀一样刺进了安迷修的心口。安迷修呆了很久,想:确实,他是太贪心了。

以前他想出来,然后Ray来了,将他带离了那个牢笼。当他获得了自由,他又想到了更多……

神父说的对,人类毁于贪得无厌。

安迷修慢慢地、慢慢地放下了抓着衣服的手,棕色的发丝垂下,盖住了眼睛。

Ray唇边的笑容更深,正要说点什么,却听见安迷修用很小,但十分诚恳的声音说:“对不起,一直忘了说,谢谢你救我出来。”

然后他抬起头,脸上并不是Ray所想象的沮丧、愤怒、或无能为力的表情。

那双绿色的眼睛纯粹无瑕,一瞬折射出了宛如青霄的碧蓝。

Ray彻底怔住。

脑海深处,一双似曾相识的眼睛自破碎的记忆中浮现,与眼前的人重叠。

他像是抓住了一个线头,杂乱无章的记忆猝不及防地顺着这个线头被拽到了面前。

他不记得自己有见过安迷修,可回忆里出现的这个人,毫无疑问就是安迷修。

对方穿着白色的衬衣,黑色的牛仔裤,脖子上的领带打的有点歪,左手的袖子被卷到了手肘处,小臂上绑着绷带,似是受了伤,渗出一些红色。

但他的脸上还是灿烂的笑,举起右手,将掌心的东西拿给他看。

“这样就能永远记住了,——”

Ray听不清他喊了谁的名字,却下意识的知道那是两个字。他举起手,接过安迷修手里的东西低下头,抚摸的动作是不动声色的珍视。

“这一天有什么特别吗?”他问,语气是连自己都有些诧异的低缓。

安迷修点点头,认真道:“当然,这一天你救了我。我一生都不会忘记。”

“哈。”他轻轻笑了笑,故意嘲道:“你的一生有多长,说不会忘记也太早了。骑士先生就不怕如果没有遵守诺言,遭到神的惩罚吗?”

“喂喂!骑士绝不背弃誓约!”安迷修恼怒地瞪了他一眼,又恢复专注严肃的表情。

棕发少年突然抬起一只手按在心口,他单膝跪地,垂下头颅,神态虔诚,向他认定的人宣誓:“我绝不会背弃您,绝不会背弃我的——”

雷鸣蓦地炸响,飓风席卷而过,少年的面容瞬息消散殆尽。

但这一次,Ray听清了他最后说的话。

他说——

我绝不会背弃您,我的王。

无论天堂地狱,安迷修,誓死追随您的脚步。



评论(53)

热度(19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