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神选时代·Chapter-1

这是一间不到两平米的房间,极小的空间里堆着一张床和一个坐便器,四面的墙上刷着惨白的涂料,头顶只有一盏简陋的节能灯。唯一的门开在正对床铺的方向,铁锈色的门扉边角长满了霉菌,在顶端有一扇铁窗,隐约可以看见外面漆黑的走廊。

潮湿、阴冷、黑暗又狭小,连监狱的牢房都比这环境要好上一些——虽然现在人类的社会中已经不设监狱这种地方了。

安迷修闭着眼睛,抱膝坐在靠墙的床上,正用手指一下一下的划拉着灰色的床单。

“嗨,安迷修,你又在祈祷了吗?”隔着单薄冰冷的墙壁,一个带着嘲笑的少年声音传了过来,紧随而至的是几声聒噪的敲打。

安迷修睁开眼睛,感受到那几下锤击的震动透过墙壁传了过来,微微侧头,露出了一张消瘦脱形的惨白脸庞。他没有出声,发黄的棕发垂在额头上,遮住了一双还算漂亮的碧色眼睛。

他说:“我没有。“干裂的嘴巴微微下撇,脸上是毫不遮掩的沮丧,“这个世界已经被神抛弃了。”

“天呐!”隔壁爆发了一阵狂笑,另一名少年仿佛贴在墙上,声音清晰地传来:“我还当你和我一样变成无神论者了,搞了半天,你还相信那帮满嘴放屁的老家伙啊?”

安迷修皱起了眉毛,对少年的形容十分不赞同,“神父从不讲谎话。”

“是是——”少年讥笑着敲了敲墙:“我看你就是成天被电疗电傻了,外面的人最喜欢的就是你这种听话的孩子了。”

安迷修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那边过了一会,又问:“安迷修,你真以为进了这里还能出去?也就是你这样天真的家伙,才会相信那些的鬼话了。”

“你不想出去吗?”安迷修反问。

对面沉默了下来。安迷修等了很久,也没等到任何回音。

安迷修得到了安宁,狭小的房间里恢复了死寂。安迷修呆呆地看着铁窗外的走廊天花板,开始一如往常般幻想外面的样子。

他在七岁时,因患上游离症被隔离进了这所医疗院,从此再也没出去过。

但他还记得十年前发生的事情。

那是被称为审判日的一天,天的使者降临人间,名为“游离症”的恐怖疾病开始蔓延全球。患上游离症的人类,会逐渐丧失神智,行动迟钝,智力下降,五感渐消,就像魂魄离开身体流离到了别处一般。

这种病无法医治,只能通过电疗等手段刺激神经,才能短暂的缓解病症恶化,但往往还会引起极其严重的并发症。因此大多数人患病后,都不可能活得太久。

只有被天的使者——人们称之为精灵的存在选中,感应到祂的力量,成为“神侍”,才不会被游离症传染。

这种毁灭性的传染病杀死了近乎三分之二的人口,剩下的人们在神侍的带领下,将世界分为七个地区,每一个地区都以一位冠名“权杖”的神侍统领,而在七位权杖之上,是第一个觉醒、也是神侍中最强大的“王冠”。

没有感染游离症的普通人被神侍所保护,服务神侍的同时得到了和平。而感染了游离症的人,要么被关进了医疗院进行强制治疗,要么逃出七大辖区,与辖区外的异变生物共存。当然,至今还没有哪个逃出辖区的人活着回来过,所以他们大多都是第一种下场。

安迷修被关了七年。

他是这所医疗院里最听话的孩子,神父常常这么夸他。

他将圣经背得滚瓜烂熟,从来不逃避治疗,即使疼痛也会咬牙忍耐,也只有他相信神父在他来时说的话。

只要表现出色,配合治疗,等到病情好转,就可以离开这里。

 

“安迷修。”突然有人叫他,安迷修猛地回神,从床上跳下跑到门口。

七年里他抽高了不少,已经可以够到顶端的铁窗,他稍微踮起脚看向外面,头顶几撮不怎么听话的毛炸了起来,随着他的动作一晃一晃的。

铁窗之外是昏暗幽深的走廊,安迷修问了声:“是谁?”他以为有人恶作剧,因为走廊里空无一人。

那声音没有再响起,倒是隔壁的病友回了句:“你又发什么神经?”

安迷修说:“刚才有人叫我。”

“我看是上帝在呼唤你吧!”

安迷修垂下眼角,没再理他,执着地又盯着走廊外看了一会,依旧没有任何人出来。

可能真的是他听错了?

安迷修茫然地挠了挠后脑,爬回床上,恢复双手环抱膝盖的姿势。

晚饭过了有一阵子,算算时间,也快到休息的时候了。

安迷修坐在床上没多久就有了困意,却点着脑袋不愿去睡。他还是对刚才的声音有些在意,揉着眼睛想要再等一等。

这时候,一阵凉风刮来,冰冷彻骨,像一盆冷水兜头浇下,安迷修立刻清醒。

“安迷修,你想离开这里吗?”

安迷修一下子从床上站起来,瞪着虚空不可置信道:“你……你是什么人?”

那声音低沉悦耳,比之刚才更加清晰。

“想要知道我的名字,先回答我的问题——”他慢慢说着,声音虚幻,一会如同飘在安迷修的耳边,一会又似从四面八方围上,让人毛骨悚然。

安迷修头皮发麻,心中惊惧难定。但离开这里的诱惑实在太大了,他无法抗拒这样的邀请。

他问:“为什么选择我?”

“你的废话怎么这么多。”声音似是有些不耐,周围的温度更低了,不知从哪传来的几声沉闷雷鸣,在整个医疗院跌宕起伏。

安迷修却出奇的固执,坚持追根究底:“还有,你要怎么带我离开?你又是怎么进来的?”

“行了!”声音暴呵一声,雷鸣突然清晰无比,刺目白光在安迷修眼前炸开,很快像一颗膨胀光球,将安迷修吞噬进去。

安迷修只觉得周身寒意尽退,脚下一空,整个人就往下跌去。他惊慌失措的瞪大眼睛抓向旁边,接着后领一紧,人就被拎猫仔一样拎在了半空。

他眨了眨眼,眼前的白色光斑逐渐消散,终于能看清眼前。

那是一个十分高挑的黑发少年,肌肤雪白,五官英俊,有着一双幽深莫测的紫眸,眸中冷芒如刀,锋锐无匹,只是普通的看着人,就能叫人生出一股想要臣服的敬畏。

无天无地的空间里,只有他们两人,漂浮在虚空中。

安迷修呆呆地和那人对视良久,张口道:“你……是人?“

黑发少年脸色一黑,毫不客气的将人扔到脚下,倨傲道:“我叫Ray。不要把我和你们这些无能的人相提并论。”语毕,身上隐约浮现雷火电光,暴虐的狂雷温顺的服从着少年的指挥,宛如最忠诚的臣子。

安迷修反应过来,“你是精灵?!”

Ray并不怎么喜欢人类给他们取的这个称号,凌厉的眉峰瞬间压下,表情更凶了几分。

“别废话了。我问你,你想不想离开医疗院。”

安迷修一下子又被拖进了现实,神情陷入了挣扎。

Ray拿出了一辈子的耐心,瞪着安迷修,心想:这蠢货要是敢摇头或者说一个不字,他就立刻炸了这所医疗院。

但安迷修既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反而语气莫名晦涩的问了句:“外面的世界……现在怎样了?”

Ray本来想随便敷衍几句,可一撞进安迷修的眼睛,心就突然像是被针尖戳了下。他丧失了大半记忆,追寻着安迷修的气息来到此处,本来是为了报仇雪恨,要是心情好,利用完安迷修后还会给他送个终。却又在这时候改变了主意。

他忽然福至心灵,觉得一切也许不是所谓的巧合。他失去的记忆、安迷修这个人究竟是什么来头,以及为什么他一个身患游离症的人,却能够看到精灵。

种种问题阴云般笼罩在了心头,Ray到嘴的话一变,沉声说:“王冠陨落了。”

安迷修像是被人打了一拳,猛地从地上跳起来,“这不可能!!”

Ray平静地看着他,重复道:“没什么不可能的。无论多么强大,他依旧是人,人都有弱点。而他的弱点……”

说到这里,Ray忽然闭上了嘴。

安迷修还沉浸在这个晴天霹雳中,不知不觉眼眶发酸,竟落下了泪。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那一瞬间,脑中浮现出了无数雪花般细碎的画面,那被游离症侵蚀殆尽的记忆深处,他看到了一个背影,是个和他一般年纪的孩子。

那孩子和Ray一样有着黝黑的发,孤独地站在大雨中,安迷修撑着伞跑过去,笨拙的为他遮挡风雨,关切地张合着嘴像是说了什么。

瓢泼大雨掩盖了所有的声音,那个孩子微微侧过头,面容在雨雾中模糊不清,却能清晰地感受到那双眼睛,正穿透一切落在安迷修的脸上,专注又疯狂。

孩子对安迷修露出了一个笑容,他生的好看,笑起来如同雨过天晴,一派光风霁月的俊秀。

大雨停了,安迷修手中的伞掉落在地,空荡荡的庭院里,只有他一个人浑身泥泞的坐在地上,看着伞,看着那孩子离开时留下的脚印,直到一切都被雨水淹没。

 

“喂,安迷修?!”Ray怒呵一声,抓住安迷修的肩膀将人从地上拽起。

安迷修冷汗涔涔,身上的病号服已经湿透。他像是从梦魇中刚刚清醒,神色间还带着恍惚。

Ray“啧”了一声,伸手拍了拍安迷修的脸,“你想好没有?”

安迷修吸了一口气,胸口剧烈起伏,终于找回了呼吸的感觉。

“好……”他垂下头,轻声应道:“我和你离开。”

语毕,虚无空间顿时消散。安迷修睁开眼,发现自己仍在狭小逼仄的医疗院房中。

刚才的一切宛如一场光怪陆离的梦,他又希望刚才的一切都是梦了。

就在这时,一阵轰鸣从走廊尽头传到了安迷修的房门外,伴随着刺耳警报和此起彼伏的尖叫怒喝,医疗院所有的电子锁上都跳出了鲜红的ERROR。

咔哒一声,将他囚禁在暗无天日的地方七年的东西,彻底失效了。

Ray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安迷修,走。”

安迷修看着门,闭了闭眼,确认这一切都不是幻梦后,抓起床头一块怀表,迅速地冲出了房间。




——————————————————

时隔多年,翻出了以前的一个脑洞开始挖坑(x

依旧……随缘后续!是个中篇应该能搞完吧??

评论(139)

热度(2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