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悖论关系

来交寒假作业了!

关键词:被追杀 电梯里 打脱衣麻将?

我的题目实在太超纲了……完全不会打麻将啊我!!!(惨叫——

为什么变成脱衣麻将我也不知道啊??

我尽力了!!


——————————————————————


安迷修第一百零一次问自己,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他不过是日常出门狩猎,顺便路见不平救了一位美丽的小姐姐,就被不知从哪里蹦出来的裁判球宣判:“亲爱的参赛者安迷修,您已被重金悬赏,请注意躲避追杀。”

安迷修大惊失色:“什么情况?!”

裁判球在他脑袋旁边晃了一圈,作为面部的屏幕上闪烁着迸出了一个硕大的惊叹号,颇有些幸灾乐祸地说:“系统每隔三十分钟会公告一次你的定位,目前已经发出了第一坐标,参赛者安迷修,为了您的性命着想,系统建议您立刻转移。”

安迷修眼睁睁看着裁判球屏幕上的惊叹号变成了红色,惊怒之中一把抓住裁判球,一边飞奔逃命一边追问:“是谁发的通缉!你应该知道的吧?!”

裁判球无辜地说:“十分抱歉,悬赏人是匿名悬赏,系统不能透露任何信息。”接着两腿一蹬,挣脱出了安迷修的束缚,飞到更高处幽幽地说:“参赛者安迷修,最近的追杀者距离你仅剩八百米。”

安迷修再顾不得和裁判球理论,迅速唤出双剑,在铺天盖地袭来的冰晶中挥剑抵御。

 

就这样过去了半天,安迷修辗转逃到了星垂之野,他已经击败了十四个为了奖励前来杀他的人了。

安迷修不知道这次悬赏有没有时间限制,逃亡之路上,心中的愤怒和无奈开始渐次递增。他努力思考着悬赏者的身份,将近三天以来遇到的人都过滤了一遍,发现并没有任何得罪人的迹象后,又往前推到了五天,这时候他终于想到了一个可能。

——一定是雷狮!

一想到那天的剑拔弩张和事后的争吵,安迷修愈发确定会有这种闲心,并且还记仇的人除了雷狮别无他人。于是他怒气冲冲地停下脚步,打开通讯向认定的罪魁祸首连续发去了三条信息。

——雷狮,请你立即停止这样幼稚的寻仇。

——在下不会容许任何恶行在眼前发生。那天分明就是你们欺负弱小,若你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让我退缩,那就太天真了。

——你要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就请停止悬赏直接和我进行决斗!

安迷修发完信息,吐出口气,寻到一处隐蔽的山洞暂留。

距离下一次暴露坐标还有二十三分钟,他还有些时间休息。

外面忽然下起了雨,雨声很大,掩盖了几乎所有声音,若是有人想要偷袭,这样的时候再适合不过。安迷修发愁地瞧着这糟糕的天气,竖起了十二万分的警惕。

一分钟后,安迷修的通讯器闪了闪,是雷狮的回信。

他做好了接受雷狮道歉的准备,点开了信息,却没想到上面只写着三个字。

 

——你有病?

 

安迷修霎时怒不可遏,正要继续质问雷狮,消息栏很快又闪了闪。

 

雷狮:你在哪。

安迷修以多年养成的良好修养压回怒火,尽力摆出冷静理智,大人不记小人过的样子,回道:我在星垂之野。

然后想了想,又警惕地问:你要干什么?

雷狮那边安静了一会,才回复:关心你,坐标发我。

安迷修愣了愣,盯着“关心你”三个字,紧紧地皱起了眉毛。他有种不祥的预感,随即冷漠地回道:有劳你操心了,但我现在很安全,暂时不需要你的帮助……

话还没打完,忽然就听到系统再次公告:参赛者安迷修,目前正在星垂之野。

……

安迷修删掉所有字,大骂道:“雷狮你这个混蛋!!!”

 

雨还没停,安迷修迅速离开藏身的山洞,一边在信息里痛骂雷狮,一边寻找去路。还没骂够,就见系统忽然一闪,提示道:“抱歉,雷狮已将您屏蔽,消息发送失败。”

安迷修一口血噎在了喉咙,发誓下一次见到雷狮,一定要将对方打得落花流水!

 

如此复又逃亡了不知多久,安迷修筋疲力竭,浑身上下被淋得湿透,身上的伤口也逐渐变多,他开始有些绝望,并且试图思考怎样才能摆脱这样的困境。

这时候,他眼前的世界突然一黑,脚下踩着的实地瞬间分解消散,他毫无防备地坠落了下去,在惊恐之余,浑身一痛,摔到了一个完全没见过的地方。

“究竟是……怎么回事啊!”安迷修揉着后脑爬起来,警惕地检查四周情况。

这是一个封闭的空间,墙壁是莹白的光幕,朦朦胧胧的亮光不算刺眼,足够他看清每一个角落。

“这是……”安迷修走到一面墙旁边,看到了上面五个按钮,分别写着对应的数字。

“这是地下迷宫的电梯。”

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安迷修猛地回过头,持剑咬牙切齿道:“雷狮。”

雷狮两手插在兜里,完全没有把杀气腾腾的安迷修放在眼里,他的身后还站着帕洛斯、卡米尔和佩利。

帕洛斯欲言又止地对雷狮说:“老大……”

雷狮抽手打断了他,对着空气道:“脱出条件是什么?”

安迷修正要问你在跟谁说话,就见电梯内的光轻微闪了闪,一个裁判球蹦了出来,面对雷狮战战兢兢道:“根据设定人要求,必须有人在麻将比赛中获得胜利。”

“哈??”安迷修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还没等他震惊完,裁判球接着补充了一句:“附加要求是脱衣麻将,输家脱光为止。”

听到这里,安迷修差点丢了手里的剑。可除他之外,其他人都没有任何反应,以至于安迷修一瞬间怀疑是不是自己理解错了这句话的意思。

雷狮哼了一声,耸肩道:“行吧,卡米尔、帕洛斯、佩里,你们和安迷修玩。”

“等等??”安迷修抬起手摆出制止的姿势,努力维持冷静道:“为什么是我和他们玩?!你们四个玩不就行了!”

雷狮的目光终于施舍般落在了安迷修的身上,就这样将他从头到脚来回扫视了好几遍,直看得安迷修鸡皮疙瘩都冒起来了,才嗤笑一声,说:“我不想玩,不行?”

安迷修张口结舌。

雷狮冷漠地说:“你要是想出去,就听我的,不然就在这里被我杀了,正好还可以拿悬赏奖金。”

安迷修来不及思量究竟是被杀了好,还是打那个丢脸的脱衣麻将好,电梯的正中间已凭空冒出了一张麻将桌。四个光圈分别套在了刚才被雷狮点名的四人手腕上。

安迷修气得大骂:“搞什么,雷狮,一定又是你搞的鬼吧!!”

雷狮还没回话,卡米尔开口道:“安迷修,大哥是在救你。”

安迷修一懵,怀疑地看向雷狮,雷狮却懒得理他,抱臂靠到一旁。其余人已经落座,眼见无力回天,安迷修无可奈何地也坐了下去,苦着脸说:“可我不会打麻将啊。”

帕洛斯没忍住笑出了声,佩利十分豪气地拍了拍安迷修地肩膀,呲牙道:“我也不会啊。”

安迷修感动地看着他,心想着自己不是一个人太好了,却不料佩利回头对雷狮道:“老大,一会靠你指点了啊!”

安迷修面无表情地瞪着雷狮,雷狮意味深长地看着他,露出了显而易见地幸灾乐祸。

就这样,一场毫无缘由的、诡异的麻将比赛开始了。

 

安迷修说自己不会打麻将,绝不是谦虚,他连基本的规则都不懂,最后还是依靠卡米尔开口讲了一遍规则,才勉强记住了怎么认牌。

如此结果不言自明,第一轮安迷修很快就输了,帕洛斯是赢家,于是最后一名的安迷修十分屈辱的解开了领带。

第二轮是卡米尔赢了,安迷修又不出所料地最后一名,挣扎着解开了身上的绷带——这会他十分庆幸自己身上零碎的东西还不少,要是佩利那样,输两把就要光屁股了。

第三轮安迷修已经大概掌握了技巧,他并不愚笨,又有强烈的求生意志支持,于是在这一次,他终于不是最后一名了。帕洛斯十分无所谓的卸下了头带。

第四轮开局时,雷狮突然站到了安迷修的身后,安迷修警惕地瞪着他:“你要干什么?”

雷狮对他笑了笑,说:“看你可怜,帮帮你啊。”

佩利瞪大眼睛道:“老大,那我呢!”

雷狮懒洋洋道:“自生自灭吧。”

佩利瞬间哀嚎。

安迷修瞅了眼雷狮,着实动摇了一秒钟,但他早已不是才认识雷狮时候的安迷修了,沉吟后冷静地拒绝道:“不用了,在下大概已经掌握了规则。”他已经被雷狮骗了不止一次了,谁知道雷狮嘴里的帮忙究竟是真心还是假意。

这一轮安迷修格外聚精会神,但手气实在是烂,眼看着败局将近,安迷修焦躁地搓着手里的牌,就在这时,雷狮开口道:“把东风打了。”

安迷修回头看他,雷狮一脸爱信不信的样子,又看了看手里的牌,最后咬了咬牙,按照雷狮的话打出了东风。之后雷狮时不时的指点两下,安迷修按照他的话去做,这一轮竟然真的拿了头筹。

确定和牌的时候,他还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雷狮在他身后嘲笑了一声,安迷修决定看在对方刚刚帮了自己的份上,大人大量的容忍了。

就这样,一连好几局,在雷狮的指点下,安迷修频频获胜,其次是卡米尔,帕洛斯脱得只剩下裤子了,而佩利已经只剩内裤了。

眼看着再有一局就要光屁股了,佩利不服气地嚷嚷道:“老大说好的帮我啊!”

雷狮对他露齿一笑,没应声。安迷修看他样子,心下不忍,想着这把不然让让他吧,可是转念想到只有赶紧结束了这糟心游戏他们才能脱出,便又坚定了决心。

就这样终局开始,卡米尔看了眼雷狮,雷狮看着安迷修,眼里闪烁着诡谲的光。

牌局到了一半,卡米尔道:“和牌。”

安迷修目瞪口呆,下意识地回头看向雷狮,雷狮对他耸耸肩:“可不怪我,卡米尔的牌太好了。”

安迷修到嘴边的疑问又咽了回去,再看其他人的牌,发现自己竟然成了最后一名。

雷狮还在说风凉话:“哎,安迷修,你的手气太烂了,神仙难救。”

安迷修一口气噎住,想回嘴,又刚承了人的恩赢了这么多把,才输就埋怨人实在不好,便在心里安慰自己:只是一局而已,还有机会。

于是脱下了衬衣,伸着光溜溜的臂膀,再度开始。

雷狮还是站在安迷修身后,不冷不淡地指点着。可谁知这之后,安迷修一连输了两局,脱了鞋子裤子,身上和佩利一样只剩下一条内裤,近在咫尺的危机感终于战胜了盲目信任,安迷修气愤地问雷狮:“你是故意的吧!”

雷狮挑起眉毛:“喂,你讲点道理啊。我之前帮你赢了那么多把难道都是在坑你?”又说:“卡米尔和帕洛斯本来就是高手,你和佩利两个菜鸡互啄,你运气不好也怪我喽?”

安迷修被他反驳的一时语塞,深吸了口气,气势汹汹道:“最后一局我要自己打!”

雷狮嗤笑:“随便你。”语毕不再吭声。

眼看着漫长的斗争终于要到尽头了,安迷修专心致志,拿出了比练剑时候还要认真的态度,来应对最终一战。

但是……

 

卡米尔面无表情地摊牌道:“我赢了。”

佩利和帕洛斯跟着摊牌,雷狮凑上前瞧了眼,笑出了声,“安迷修,内裤不保啊。”

安迷修涨红着脸,挣扎着握住内裤边缘,大喊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如此面子全无,里子全丢的事情,他安迷修就算心大可跑马,也撑不住啊。

雷狮玩味道:“这里五个人都等着你脱了裤子离开呢,别婆婆妈妈的。”

安迷修瞪着他,僵持半晌,忽然灵光一闪,道:“又没说一定要人看着脱光,你们都转过去!”

雷狮不耐道:“大家都是男人,你怕什么啊?”

安迷修咬牙道:“就算、就算都是男人,在下也不想在恶党面前赤身裸体!”

雷狮歪了歪头,不置可否地哼了声,挥挥手示意另外三人转过身,自己则别过头,道:“速度脱,别磨蹭了。”

安迷修躲到一边,确认了所有人都没看自己后,一口气拉下内裤,喊道:“系统!可以了吗!”

 

叮咚——

 

一声悦耳的系统提示音响彻了整个电梯,眨眼间,众人都是眼前一暗,再睁眼,全都站在了凹凸大厅之中。

……

安迷修惨叫一声,成功的在凹凸历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一笔记录。

 

某年某月某日,参赛者安迷修,裸奔于凹凸大厅,有伤风化,故而扣除积分10万点。

 

 

 

那天雷狮海盗团的人都看出了老大心情十分愉悦。卡米尔跟着雷狮站在半坡上,眺望远处的原野,顺口问道:“大哥,那个找麻烦的人还要解决吗?”

雷狮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笑道:“算了,看在他让我快乐一次,就留他一命吧。”

卡米尔默默地点点头。

 

不知名的参赛者A,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明明是想找安迷修的麻烦,却不知为何得罪了雷狮海盗团,利用元力技能困住了要杀他的雷狮后,却莫名其妙的又被放过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参赛者A如此想着,盯着排行榜上的大赛第四和大赛第五,思考着他们之间是否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也许……是有关系吧?


 

END

2019-02-13 #雷安  

评论(191)

热度(5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