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尉】天命风流·二十六(完)

狄仁杰在天牢里待了一下午,翻看了所有证据,而后审问了被抓的几人,便和上官静儿进了宫。梁王得到消息是在狄仁杰进宫后一炷香,他不敢耽搁,立刻派人去往城南联络了藏匿在那的封魔族。

皇城戒严,左金吾卫今日轮值当班,时至戌时,夜风渐盛,近千骑黑甲士兵自南门入皇城,守门金吾卫侧立两道,全然当做没有看见。

全副武装的士兵长驱直入,行至第三道门时,才有人上前拦截,呵斥:“来者何人?!”

领头的黑袍人铁甲遮面,手里拿着一柄造型奇特的银色铁轮,见有人阻拦,开口道:“奉梁王之命前来。”

“梁王?这里是皇宫内城!就算是梁王也——”守卫话音未落,忽然瞪大眼睛看向胸口,一把剑已经贯穿了他,他喷出口血,砰然倒地。

黑袍人踩着他的尸体走过,举起手中铁轮,嘴中高喊异族语,数千黑骑立刻蒙起脸,抽出武器杀入了皇宫。

 

宫灯已亮,映照着宫墙上的旌旗,投下大片摇曳黑影。梁王侯在殿门口已经有一阵了。他克制住惶恐,频繁搓弄手心,拭去渗出的冷汗。一旁内侍官看他神色焦躁,还以为他等得不耐烦了,出声安慰道:“王爷莫要心急,狄大人进去快半个时辰了,应该要谈完了。”

梁王瞪了他一眼,没有答话。

他等的并不是女帝的召见。

在接到狄仁杰从天牢出来后就进宫面圣的消息时,他就清楚自己已经没有回头路了。短短两天不到,狄仁杰就已查到了他的身上,若再给他时间,后果不堪设想。进宫时候他便已下定决心,如今逼宫的大军近在咫尺,成败于此一举,他只担心狄仁杰还另有留手。

这时,忽听马蹄声踏至,守殿的护卫察觉动静持枪上前,还未反应过来,墙头便飞越过无数怪物,形似蛇蝎,伴随着重叠回荡的可怖铃声,刹那间淹没了半座宫城。

“是什么东西!!来人,来人护驾——!”

惊恐的内侍官狂奔入殿,不等走出两步,一头怪物凌空扑下,将他抓到了半空扯成了两半。宫灯被扯倒,惨叫声混合着冲天的火焰,点亮了昏黑的神都夜空。

 

“何事喧哗?!”女帝拍案而起,怒道:“反了不成?”

上官静儿行色匆匆的奔了进来,脸色苍白的回道:“陛下,是梁王,梁王控制封魔族袭击皇城,大军就在外面!”

“荒唐!金吾卫呢?禁军都死了吗!”

“梁王控制了部分禁军把手宫门,外面的人不知道情况,其余金吾卫正在和封魔族作战,还不知道有多少金吾卫是反贼……”

女帝勃然大怒,在龙椅边踱步徘徊,“他们还要多久杀进来?”

上官静儿咬着下唇,垂首道:“事发突然,恐怕要不了多久。”

女帝深吸口气,看向狄仁杰:“狄卿,你既然进宫前就知道梁王要反,可有准备?”

狄仁杰沉声道:“封魔族依靠移魂大法乱人心智,亢龙锏有破其法术功效,只要失去封魔族相助,梁王结集的叛党不会是守城金吾卫的对手。梁王意在逼宫,不会轻易对陛下痛下杀手,还请陛下先前往偏殿避其锋芒。”

女帝吐出口气,冷声道:“最好如你所说。”随即由上官静儿护送着前往了偏殿。

狄仁杰送走女帝,持锏出了殿外,外面已成战场。有被移魂大法迷惑而自相残杀的士兵,有四处奔逃哭喊的宫廷内侍,原本干净明洁的石阶全被鲜血断肢填满,偌大的殿前,竟无一处能落脚之地。

封魔族长高举魔轮,一圈圈的光晕涟漪般荡开,他很快就发现了不为所动的狄仁杰,挥手对手下示意,立时就有十几人冲向对方。

狄仁杰侧身让开一击,转响亢龙锏上滚轮,金光猛地以他为中心炸开,同魔轮相撞,迸出了耀眼刺目的白光。

“不要被移魂大法迷惑了!看清楚真正的敌人是谁!”狄仁杰高呼出声,唤醒被控制的金吾卫,飞身跃上宫殿顶,和封魔族长遥遥对峙。

被亢龙锏震醒的将士很快回过神来,纷纷拱卫在大殿周边,重整阵势抵御进攻。站在封魔族长一旁的梁王满目怒火,咬牙切齿道:“又是狄仁杰……!给我杀了他!”

狄仁杰举起亢龙锏,看了眼被血色染红的天,心中暗忖:尉迟,你可不要来得太晚。

 

森严肃穆的宫城不复沉静,她被赤血,哭号和惨叫所淹没。

上官静儿挥鞭扫开扑上来的怪物,一脚踹上殿门,后退几步对护卫大喊:“封闭门窗,保护陛下!”

惊慌的护卫领命奔走,然而那无处不在的铃声仍从缝隙里钻入,响彻在每个人的耳边。突然,有人承受不住被铃声蛊惑,疯狂劈砍着四周,脸庞因恐惧而扭曲,嘴里歇斯底里的喊着:“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上官静儿厉声呵斥:“都堵住耳朵!”同时甩鞭将那人捆住,然而那人发疯之后力大无穷,竟抓着鞭子连人带鞭把上官静儿砸到了一旁墙壁。上官静儿闷哼一声,松开鞭子转而拔出剑。她的背后,另有一人目露癫狂,猛地举剑向她刺来。眼看就要穿透上官静儿,一道金光忽然从她怀中射出,光芒在半空爆裂,化作光雨洒在了大殿的每一个角落。

铃声消失了,所有人都恢复了清醒。上官静儿愣了半晌,掏出怀中狄仁杰给她的锦囊,里面写着经文的纸已成了一袋白灰。

这一晚,满城无眠。

 

时间拖得越久,梁王越发心慌。他反复催促,让众人尽快攻下大殿,但胶着的战况并未有任何结束的迹象,狄仁杰以亢龙锏克制了魔轮,守卫大殿的又是禁军精锐,两方势均力敌,任何一方都极难取胜。

如此僵持近一柱香后,宫门外传来了震天喊杀,梁王猛地看向北门方向,面如死灰。

“是北城禁军,有人调动禁军来支援了!”同样听到响动的守卫们欢呼呐喊,斗志昂扬的投入了战斗。

狄仁杰松了口气,唇边露出了一丝笑意。

他知道是尉迟来了。

 

梁王一把抓住封魔族长的衣领,怒吼道:“用那招,快用!”

封魔族长冷笑一声:“我早说了不用血祭大法是没法赢得战争的。”

梁王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别废话!”

封魔族长甩开梁王的手,两手平举魔轮,缓缓悬停到了半空。银色的魔轮震动的越来越快,整座皇城也跟着摇晃了起来,碎石乱瓦漂浮向半空,赤色的薄雾从地面的裂缝里渗出,继而以迅雷之势增长,缠绕在了每一个站在地面上的人身上。

“这是什么?!”

“救命,救命!!”

惨呼不绝,不论封魔族还是守城护卫,那些雾气凝成了实体,形似藤蔓将他们紧紧捆住,被捆住的人眨眼就肌肤枯槁,双眼爆出,大张着嘴失去了生气。

眼看形势即将逆转,狄仁杰再顾不得其他,只将亢龙锏用力插入地面,灿烂的金光自地底射出,组成了天罗地网罩下,保护着宫殿部分。他喷出一口血,支撑如此庞大的阵法让他耗尽了气力,脸上血色尽褪。

另一边,冲进来的禁卫军却一头撞进了血阵中,血阵被锐气冲撞,略微散开一些,但很快又重振旗鼓,汹涌如浪,直扑禁卫军面门。尉迟真金有法器护体,稍微好一些,他仰头看向半空,咬了咬牙,将刀扔到左手,旋转刀身扫开左侧血雾,另一手摘下香囊球用力掷向了封魔族长。

银质的香囊球和魔轮相撞,迸开剧烈的震荡,封魔族长被冲击掀翻,撞翻宫墙落到了地上。

这一击暂时阻止了阵法,但失去了香囊球护体,残留的血雾很快淹没了尉迟真金。狄仁杰在他二十步开外,见状神色巨变,大喊道:“尉迟!”

尉迟真金痛苦地张着嘴,在藤蔓中挣扎,他听到了狄仁杰的声音,却没有力气回复,所有的感知都迅速的自身体里消失,他觉得自己似是死了,接着身体一轻,剧烈的疼痛从胸口蔓延到了全身,他从半空跌下,被扑过来的狄仁杰一把抱在了怀中。

模糊的视线里,他看到狄仁杰满眼都是痛心惶恐,便扯出一个笑容,轻声道:“我赶上了吗?”

狄仁杰拂去他脸颊上的鲜血,哑声道:“赶上了。你救了所有人,尉迟。”

尉迟真金松了口气,在陷入黑暗的前一秒,他看到圆测正双手合十,悬停在封魔族长和梁王面前。

 

圆测默念佛号,一颗翠绿的琉璃舍利出现在了他的额前,梵音隐约响起,渐渐压过了魔轮声响,皇城上方虹光璀璨,组成了一尊通天浮屠,浮屠像眉目慈悲,伸手按向封魔族长。

封魔族长脸上的面具寸寸碎裂,露出了一张苍老熟悉的脸,骇然就是圆测的模样。

圆测喟然长叹,悲悯道:“杀犹生魔,魔由心生。你就是我心中恶鬼。”

封魔族长仰天狂笑,踉跄着从地上站起,“你看看这里,你看看这些人!数百年了,他们从未变过。他们是不会知足的!人间苦海,何来彼岸?”

圆测闭上眼,对狄仁杰歉意道:“万般业障,皆由贫僧而起,是贫僧愚钝,醒悟太晚,望狄施主宽恕。”

狄仁杰摇摇头,就见圆测周身白光渐炽,那琉璃舍利高悬夜空,宛如明日,光耀九天。

所有触到白光的血雾瞬间烟消云散,那尊通天浮屠垂眸合掌,轻轻的念出了佛号。

 

天边升起了金色的朝日,朝日一扫黑夜阴霾,明亮的日光普照大地,照亮了皇城。

封魔族消失了,圆测也消失了,留下的只有那颗琉璃舍利,缓缓落到了狄仁杰面前。

狄仁杰伸手拿起它,瞬间怔愣。

漫长的一夜结束了。

谋反逼宫的主犯均被打入台狱等候审问,重新清理过的仪銮殿恢复了辉煌肃穆。

狄仁杰递交了兵符,恭敬的立在殿中。女帝高坐在龙椅上,面容端庄,雍容华贵,半点也看不出昨夜刚刚经历了什么。她揣摩着手中兵符,终究没有多说其他,只道:“梁王谋逆作乱,狄卿不惜性命,拼死护驾,忠心耿耿,朕心甚慰。狄卿素来寡淡名利,如此大功,朕竟不知要如何赏你了。”

狄仁杰垂眸回道:“这都是微臣的本分。”

女帝满意地笑了,“狄卿不必客气,若你心有所求,尽可开口,朕都准了。”

狄仁杰抱拳拱手,沉默了良久,才道:“臣恳请陛下允准,让臣辞官归乡。”

女帝愣了愣,柔声道:“狄卿正值盛年,乃一展抱负之时,何故突然请辞?”

狄仁杰叹了口气,抬头看向女帝,“臣在此间的使命已经完成,余生只求陪伴在挚爱身侧。”

女帝良久不语,片刻后,站起来说:“准。”

狄仁杰稽首一拜,恭敬道:“谢陛下恩典。”

女帝又问:“你当真别无所求?”

狄仁杰微微一笑,道:“臣早已得到想要的一切了。”

 

他回到了并州,什么也没带,身边只有一人相伴。

上官静儿悄悄来送行,却未曾告别,只是站在城楼上,看着那两个人相携策马,渐渐消失在远方。她想,狄仁杰终是找到了那个梦,找到了梦里的人。而自己呢?她回头遥遥望着皇城,想到女帝的面容,心中隐隐泛起了失落。

 

寒冬过去了,春风融化了冬雪,满枝桃花盛放,如火如荼。

尉迟真金和狄仁杰身上的伤都好的差不多了,他们买了间宅院,院里种了桃,种了海棠,院外还有一片梨林,院舍近水,依山而立,清幽寂静,十分雅致。

两人朋友不多,只偶尔有三两个访客前来。

上官静儿来过一次,汪驴来过两次。

有一次汪驴憋不住,问狄仁杰:“离火之魄的事,你解决了?”

狄仁杰笑道:“解决了。”

“怎么解决的?”

狄仁杰倒了杯茶,缓缓道:“当初圆测以三藏法师舍利得以长生,又因惑于苦修而分出心魔,才造成后来的一切。他净化心魔后留下舍利给了我。此舍利内蕴灵气,其效与真龙血等同。”

“什么真龙血?”尉迟真金挑开门帘进来,他刚练完武,走到狄仁杰身边,顺势拿过茶杯喝了一口。

汪驴顺口回道:“那可是了不得的东西,要杀了皇帝才能有。我还以为这次能见到真东西呢……”

尉迟真金讶然:“你们聊什么呢?怎么会说到这种东西?”

狄仁杰咳嗽了一声,瞪了汪驴一眼。显然他并没有告诉尉迟真金太多,于是汪驴只好顾左右而言他,岔开了这个话题。

尉迟真金离开后,汪驴才吐出口气,压低声音责备道:“你没跟他说清楚吗?”

“我只说找到了方法救他。”

“你不打算说?”

狄仁杰笑了笑,“不是大事,不说也无妨。”

“性命攸关的都不是大事,还有什么是大事?”汪驴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灌下一口茶,“我真是搞不懂你,总是把自己的命随便给人,你啊,是嫌自己活得太长吗?”

“尉迟不是随便的人。我给他,心甘情愿。”

汪驴哑口无言,狄仁杰抿了口茶,道:“不说这个了,你前阵子说找到了《梵衍那国书》,可是真的?”

“当然,我可是千辛万苦才挖出来这宝贝的,你听我说啊……”

两人又聊起了其他,立在门口的许久的尉迟真金垂头叹了口气,这才转身离开。

 

晚间,狄仁杰下厨做饭,两人摆桌院中,花前月下,把酒言欢。酒过半巡,尉迟真金微醺,蒙蒙的月光照在他泛红的脸上,平白添了几分可爱。

他眨着眼瞧向狄仁杰,道:“你后悔吗?”

狄仁杰放下酒杯,撑着脸颊看他:“后悔什么?”

“不回天界,留在这里。遭轮回之苦,生死之劫。”

狄仁杰低低一笑,展臂躺下,“是挺苦的,所以尉迟得陪我。”

“陪你做什么?”

“陪我睡觉。”

尉迟真金失笑,接着跨到狄仁杰身上,弯起了眼。

“好,陪你一辈子。”

“还有下辈子。”

“唔……都好。”他亲上那张唇,尝到了浓郁醇香,是酒、是桃花、是化不开的情。

夜风卷着飞花落在了两人身上,如雨缤纷,桌上的酒杯不知被谁踢翻了,晃悠悠的坠到了凌乱的衣服间。

却无人顾及。

只饮一壶浊酒,尝遍人间烟火。笑明月依旧,天命风流。 

 

 


——————————————————

拼死拼活写完了555555,这篇明明只想搞个小甜饼却一不小心又又又写多了,因为是年上有挺大的年龄差的,所以写的时候特别纠结小尉迟的c要怎么搞,看了n遍电影找感觉,没有具体参考太痛苦了(飙泪),老狄还好一点,参考通天帝国就行……

总之这是一个努力了好久终于幸福美满在一起了的故事,谢谢大家看完(。

2018-12-27 #狄尉  

评论(13)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