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尉】天命风流·二十四

汪驴撇下嘴角,回身往里走,“你还没死啊。”

狄仁杰弯腰进了屋,尉迟真金跟在他后面,走到里面才发现其中别有洞天。整个房间乃是一处天然洞穴,头顶挂满了不知是什么动物的尸体,凿开的四壁里则放着奇形怪状的泥罐,空气里弥漫着一股难言的古怪异味,谈不上难闻,却让人十分不舒服。

狄仁杰向尉迟真金解释:“这是汪驴,曾在太医署任职,后来犯了事,为了逃避杀身之祸隐姓埋名藏在了鬼市。”

尉迟真金眯眼打量了汪驴一番,挑眉道:“易容术?”

汪驴拿起桌上的石杵将碗里捣碎的药草刨到一旁空碗里,抬眼瞅了瞅尉迟真金,“这是谁?”

“内子尉迟氏。”

“哦……”汪驴拉长了音调,饶有兴味道:“我听说过。”随后在狄仁杰有些变冷的眼神中知趣的扯回了正题。

“找我干嘛?你又惹出什么麻烦了?”

“这次不是我找麻烦,是麻烦找我。”狄仁杰从革带里取出一袋黄金,放在了汪驴面前:“老规矩,我问你答。”

汪驴凑上去看了眼那袋黄金,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克制住了蠢蠢欲动的手,夸张地摆手道:“可算了吧,你的钱太难赚了,动不动就要人命。”

狄仁杰也不急,十分熟练的拿过汪驴手里的药碗,放到一旁的铜炉上。“我哪次真的让你出事了,还不信我?”同时把黄金塞进了汪驴空下的手里。

汪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手里的黄金,摸出两块金锭咬了咬,喜笑颜开的把黄金塞进了怀里。“你要问什么?”

“知道封魔族吗?”

汪驴眨了眨眼:“我是个大夫,你问我这些我哪知道……”

“别装傻,我知道你研究过他们的移魂大法。鬼市里有不少他们的人,你长居于此,肯定知道些什么。”

汪驴咳嗽了一声,严肃道:“要加钱。”

狄仁杰面不改色的又拿出了一袋黄金,“够吗?”

汪驴掂了掂分量,惊讶道:“狄仁杰,你这么有钱了?别是贪污受贿来的吧?”

狄仁杰没理他的揶揄,催促道:“钱也拿了,该回答我的问题了。”

“知道了知道了。”汪驴清了清嗓子,直起身道:“一年前有很多公门狗隐藏身份来这里找封魔遗族,他们大多数为了保命都已经失去了使用移魂大法的能力。但那群公门狗似乎不在乎,没过多久,封魔遗族就开始听从公门的指挥,往鬼市深处去寻找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你听说过魔轮吗?”

狄仁杰脸色一沉,皱眉道:“封魔族传闻中的那件神器?”

“没错,这东西真的存在,被三藏法师封印在幽灵谷。”

“他们找到魔轮了?”

“这我就不清楚了,他们里有受了伤来我这里求医的,我也只能从‘病人’口中了解到一些事。”

“后来呢?”

“后来他们都离开鬼市了。”

“什么时候?”

“你离开洛阳没多久吧。”汪驴拿过捣了一半的药草,嘿笑一声:“你懂的,你要是在京城,他们可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对不对?”

狄仁杰笃定道:“契丹谋反是有人在背后挑唆,目的就是为了支开我。”

“这人的胃口不小,恐怕是想改朝换代。”

“有办法找到他们吗?”

汪驴想了想,拿出纸笔,在图上写画半天,递给狄仁杰,“他们靠这个传讯。”

狄仁杰接过纸张瞧了眼,认出了上面的图样。“瞻波伽?”

“没错。封魔族几百年前就用这东西作为标识,这么多年过去,现在没几个人还认得了,才让他们敢明目张胆的用此召集信徒。”

“你还在哪见过这东西?”

“南市,东市,异族聚集的地方最多。”

狄仁杰盯着瞻波伽陷入沉思。

两人说话间,尉迟真金在屋里转了一圈,这房间看似杂乱,实际东西摆放的位置却很讲究。尉迟真金看到了一扇半掩的窗,走到旁边往外望去,能瞧见黝黑宽阔的河面缓缓流淌,临近窗边的墙壁上则钉着几根能容一人踩下的木板,像是巴蜀地带山间的栈道。

这时三人都听到了外面传来了一阵细微的动静,像是什么东西踩在了水面上,不小心溅起了阵声响。

狄仁杰看向尉迟真金,尉迟真金心领神会,道:“我出去看看。”随即利落的翻出窗口,无声无息的遁入了黑暗。

等尉迟真金彻底没了踪影,汪驴才慢吞吞的巴拉着碗里的药草,说:“你知道那只是老鼠吧,这里经常会有的。”他说着,把瓷碗放到了一旁的火炉上,调笑道:“我还以为你们夫妻之间伉俪情深,没有秘密……你支开他想问什么?”

狄仁杰一时半会没有吭声,接着突然伸手把汪驴面前的一袋黄金拿了回来。

“喂!”

“你刚才的情报可不值这么多钱。”狄仁杰悠然的晃了晃手里的钱袋,道:“我确实还有别的想问,如果我得到了我想要的,你也会得到你想要的。”

汪驴气呼呼的瞪了他一眼,骂了一句:“老狐狸。”

狄仁杰置若罔闻,收起钱袋道:“离火之魄,听说过吗?”

“《神异经》上那个?”

“没错。”

汪驴挑起眉毛,起身在身后的书架上一阵翻找,随即拿出了一本残破的古籍展开。

“这不是修道者追求的玩意吗,你怎么突然对这个感兴趣了?”

狄仁杰回道:“我想知道怎么在不伤害人身的情况下分离它。”

汪驴砸吧着嘴,翻完书,啪的一声合上了古籍,“你做什么梦呢。”

“真没办法?”

“没有。”

狄仁杰瞥了眼他手里的书,站起身遗憾的说:“看来你和这袋黄金没有缘分。”

“哎!你等等!”汪驴连忙爬起来,一脸欲言又止。

狄仁杰耐心地等着他,过了会,汪驴长叹一声,挠着头道:“我只是说说啊,你要是又惹出什么事情来可别连累我。”

狄仁杰把黄金放到桌子上,坐回去道:“我哪有连累过你,我每次都是在救你。”

汪驴翻了个白眼,蹲回去整理了一下思绪,开口道:“法子可能有一个,不过你得先找到一味引子。”

“什么引子?”

“真龙血。”

狄仁杰沉默片刻,道:“看来你也想不出别的方法了。”

汪驴顿生恼怒,没好气道:“你都知道只有这一个办法了,还跑来问我?”

狄仁杰拧起眉毛,叹了口气。

“这办法不到万不得已,我实在不愿想。”

汪驴颇幸灾乐祸地瞧着他,“所以说了啊,别连累我下水。我可不想被满门抄斩。”

狄仁杰将钱袋放到了汪驴面前,神色沉郁。

 

尉迟真金在外面转了一圈,回来的时候狄仁杰已经和汪驴谈完了,他抱臂颔首,问:“怎样了?”

狄仁杰回道:“他们应该已经得到魔轮,才敢如此大举动手。洛阳有异族十万,若要藏匿其中很难找出来。事态比我预估的还要严重,必须尽快查出幕后真凶。”

两人往鬼市外走,回去的路不似来时,他们没有坐船,只沿着壁上的栈道,徒步攀到了崖壁上。稀疏的日光从外面照了进来,尉迟真金没有继续追问案情,而是突然道:“你还要瞒着我多久?”

狄仁杰脚步一顿,看到尉迟真金拉下了兜帽,正回头一眨不眨的凝视着他。他心中一痛,别开视线说:“你想知道什么?”

“离火之魄。”

狄仁杰想了千百种解释的方法,可最终发现无论哪一种,都无法再继续瞒过尉迟真金。

时间仿佛凝滞在了他们之间,无形的压抑逼得人几乎喘不过气。

尉迟真金看着狄仁杰良久,忽而上前将他抱住。

“不要露出这种表情。”尉迟真金叹了口气,收紧手臂道:“前世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你也是这样。”

狄仁杰沉默了。他很少会感到恐惧,但这一次他又切实的感受到了无法控制的恐惧将他淹没。所有人都认为他总是有办法解决摆在面前的难题,可他自己最为清楚,自己究竟有多么无能为力。

他甚至无法拯救最想拯救的人。

“我还有多少时间?”尉迟真金拍了拍狄仁杰的肩膀,平静的询问。

狄仁杰哑声道:“我不知道。”

于是尉迟真金没有再问,只温柔地笑了起来,“沙陀曾说你会杀了我。”

狄仁杰张口欲言,却被尉迟真金打断了。他昂起下巴,对狄仁杰坚定道:“如果必须要这么做,不要犹豫。”

狄仁杰没有回答。

他不会,也永远不可能做出这个选择。他没能救下沙陀,没能救下水月,他错失过无数的人,也曾屈服在命运之下,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他想要保护的人死在了不可避免的命运中。

但这一次不会了,无论如何,这一次他一定要将尉迟从这命运中救出。



————————

即将大决战~~~ 猜猜看谁是最终boss?x

2018-12-23 #狄尉  

评论(12)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