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尉】天命风流·二十一

虽未再下雪,但天气仍旧冷的惊人,晨露眨眼就结成了霜,连阳光都没有几丝温度,只是冷冷清清的照着大地。

尉迟真金花了一段时间恢复过来,他从床上撑起酸软的身子,手腕以及胸肺处传来同样的灼人刺痛,他揉了揉眩晕的脑袋,感受到了熟悉的温暖包围了他,将他抱在了怀里。

狄仁杰递了一碗水给他,尉迟真金喝完,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松了口气。

“你没事了。”

狄仁杰点点头,握着尉迟真金的胳膊问:“怎么弄伤的?”

手腕上的伤口被妥善的处理了,尉迟真金无所谓的握了握拳,和狄仁杰简单地说了下缘由。

狄仁杰怔了怔,“招魂阵法?他还让你做什么了?”

“写了一些符文,还有诵经之类的。不过后来有了亢龙锏,就没有继续做了。”

狄仁杰又仔细问了问经文内容,以及那些符文。尉迟真金一一告知,狄仁杰确认了经文确实是招魂所用,可符文却不是他所知道的任何术法。

尉迟真金问:“怎么了?”

狄仁杰收起心里不安,道:“你没事就好。”而后拂过他的头发,叹道:“本想在你束发礼上送你的东西,没想到出了意外。”

尉迟真金摇摇头,忽而红了眼眶,紧紧地抱住了狄仁杰。

“我想起来了,你,沙陀,水月,所有的一切。”他将脸埋在狄仁杰的怀里,声音沉闷的传了出来。接着狄仁杰感到胸前的衣襟被濡湿,尉迟真金收紧了手臂。

狄仁杰什么也没说,只回了一个同样有力的拥抱。

 

他到牢中再一次见了沙陀忠,隔了几个时辰,沙陀忠看起来更加行将就木。灰白的发枯草一样散在他的背上,沟壑纵横的脸模糊了往昔英挺的轮廓,就连那双眼睛都已是浑浊不见光的昏暗。

他拒绝进食,憎恶着任何来自狄仁杰的“同情”或“施舍”。他宁愿死也不想得到狄仁杰的帮助。

狄仁杰命人打开牢门,走进去想扶起蜷缩在墙角的沙陀忠,对方挥手将他打开,嘶声道:“不用假仁假义。”

狄仁杰捏紧拳,站起来说:“你何必折磨自己。”

沙陀忠发出了一声古怪的嘲笑。

于是狄仁杰换了一个话题,问他:“那些符文是做什么的?”

“符文……”沙陀忠的笑声变大了,开始幸灾乐祸。“你发现了,你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狄仁杰沉默的盯着他。沙陀忠爆发出了狂笑,几乎连气都要喘不过来。

“是对你的报复。”他一字一句的说着,露出了得意的神色,“我知道他对你来说有多重要,我要让你一辈子后悔。”

狄仁杰上前一步,紧紧地抓住了沙陀忠的肩膀。

“你做了什么?”

沙陀忠裂开嘴,回答了他:“把你给他的命,又还给你罢了。”

狄仁杰的脸上霎时血色全无,沙陀忠大笑着看着他站起来,对着他的背影喊道:“他会慢慢衰弱,直到死去,连魂魄都不复存在,就算你有通天之能,上天入地,也永远找不到他了!”

沙陀忠嘶哑的诅咒被抛在了身后,狄仁杰离开了大牢深处,压抑住内心翻涌的情绪,让自己冷静下来。救了他的不是亢龙锏,也不是沙陀的招魂阵,而是尉迟真金的命。

他在前世找过三藏法师两次,第一次是为让尉迟真金不会在此世过后魂飞魄散,他将一半的星魄渡给对方,求取了一世机会。第二次是为再入轮回找到对方,找到真正能救尉迟的方法。可到现在为止,他不但没有找到一点办法,甚至还面临着随时都会失去尉迟的境地,失去了星魄固魂,尉迟真金所剩下的时间能有几年?或者更短,几天几月?

凡人之躯无法承受离火之魄,故而世世不得长寿,累及精魂,直至消散。他只有取出离火之魄,才能让尉迟真金活下去。可若他要取出离火之魄,则必须杀死尉迟真金。星魄续命之法只能起效一次,他已经没机会了。

他穷尽所有意图解开这个死局,最终发现他别无选择,布局的人没有给他任何回旋的余地。

 

尉迟真金又睡了一阵子,醒来时天色已经很黑了。他仍然十分疲惫,虚弱的身体连动一下都觉得费力,好在并不冷。屋里烧了炭火,将隆冬的酷寒阻隔在外,没有灯,只有星星点点的火光跳跃在黑暗里。尉迟真金撑起身,看到了坐在案几前的狄仁杰,他背对着自己,不知在想着什么,一直维持着这个姿势。

窗外传来阵阵呼啸的风声,尉迟真金轻手轻脚的下床,拿过一件厚重外氅,上前披到了狄仁杰的肩上。他的手指碰到了冰冷的肌肤,便忍不住以温热的掌心覆盖其上,想要将之暖热。

狄仁杰回过神来,揽着他的腰,把少年圈进了怀里。

烛火被点燃,尉迟真金看到温暖的火光映照在狄仁杰的侧脸上,照出了几丝鲜明的纹路。

“你去见沙陀了。”尉迟真金以肯定的语气说着。狄仁杰没有否认,垂眸泄露了些许苦涩。

尉迟真金叹了口气,伸臂搂住了他的脖子。

“他会明白的。”他的安慰非常笨拙,却很有效。狄仁杰摇摇头,说:“但他不会原谅我。我也不能原谅我。”

尉迟真金直起身,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

狄仁杰闭上眼,开始回忆那些永远也不想回忆起来的东西。

“你被赐毒酒时,我仍在台狱。后来沙陀被受牵连,也进了刑部大牢,水月去劫狱救他,失败了。”

“那他为什么恨你?”

“总要有人为这些事情负责。”狄仁杰苦笑一声,“我求过陛下,但没有用。我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沙陀以为我为了自保舍弃了他们。后来他为报仇,又三番五次和叛党往来,最终在一次埋伏中身受重伤下落不明了。”

“你阻止了他复仇。”

“仇恨不会给他带来任何东西。除了死亡和痛苦。”

尉迟真金没再说话,过了一会,他听到狄仁杰对他说:“我理解沙陀,我想救他。”

尉迟真金问:“离火之魄当真能让水月起死回生?”

“不能。”狄仁杰叹了口气,低低道:“这世界上没有任何方法能让人起死回生。”

尉迟真金沉默了许久,忽然说:“你有心事?”

狄仁杰盯着他一会,俯身吻上了他,将尉迟真金后面的话堵了回去。

于是尉迟真金也没有再问,迎上温暖的唇舌,放任自己感受着劫后余生的温存。

 

次日,上官静儿整顿回朝,狄仁杰特意去送她。

“这是什么?”上官静儿挑眉接过狄仁杰递给她的东西,那是一个锦囊,她拆开看了眼,里面是一张纸。

狄仁杰道:“对付封魔族的东西。如果遇到紧急事态,拿出来用。”又说:“计划有变,我不日也会启程回京。”

上官静儿神色一凝,收起锦囊道:“知道了。”她翻身上马,拉起缰绳后犹豫了一瞬,还是看了眼狄仁杰,道:“狄大人保重。”

狄仁杰拱手恭敬道:“保重。”

 

送走了上官静儿,狄仁杰转身回府。今日是个阴天,乌云蔽日,城郭笼罩在灰蒙蒙的白雾里,屋宇朦胧,同白色的天晕成了一片。

狄仁杰在府门口看到了尉迟真金,后者侧倚在门旁,手里把玩着一枚香薰球,晃晃悠悠的兜转。

狄仁杰走到跟前拢了拢少年的披风,尉迟真金放下手里的香薰球,道:“我要去军营里。”

狄仁杰不容置疑的推他进府,说:“现在不行。”

“我已经好了!”

“大夫说了还要调养。”

尉迟真金不满的撇下嘴角,“要多久?”

狄仁杰正要回答,有人突然奔到了他们身边,气喘吁吁的禀报:“大人,不好了!”

狄仁杰皱起眉问:“怎么回事?”

“沙陀忠跑了!”

狄仁杰闻言一愣,尉迟真金跨步上前,追问:“什么方向?”

“城西。”

“多久了?”

“半炷香不到。”

尉迟真金回头看向狄仁杰,狄仁杰开口命令:“封锁路线,备马,我亲自去追。”

尉迟真金立刻道:“我也去。”

狄仁杰叹了口气,对属下吩咐:“都听到了?”

“是!”


2018-12-10 #狄尉  

评论(7)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