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尉】天命风流·十九

自白眉道士传授了解救之法后,尉迟真金已在狄仁杰房中待了足足两日。除却叫人进去送饭之外,一步也未曾踏出。

屋里点了引魂香,榻上挂着招魂铃,狄仁杰仍是昏迷不醒,但好歹伤势不再恶化了。尉迟真金跪坐在狄仁杰身旁,半褪了衣服,鲜红的符文从他心口一路延伸到了手心,他轻轻握着狄仁杰的手,心中默念着那道士所传的经文。念完一遍,他又拿出匕首割开了手腕。淋漓鲜血喷涌而出,迅速就填满了一旁的空碗。他的手臂上已满是交错的刀痕,一道叠着一道,来不及愈合就又被割开。他却毫不在意,缠住伤口后起身扶起狄仁杰,灌了一口血,俯身贴着狄仁杰的唇一点点哺了过去。他每隔两个时辰就会重复这样的事,这已经是最后一次了。他放好狄仁杰,抚着对方英挺的眉骨,不知不觉红了眼眶。

一个时辰后,尉迟真金起身去找白眉道人,谁知刚走一步便是一阵头晕目眩,眼前视线发黑,踉跄了好几步才站稳。

连日的失血和疲累已让他几近油尽灯枯,他自知此时绝不是能放松下来的时刻,于是强打起精神,尽量以平稳的脚步走出了房间。

白眉道人算好了时间,正等在屋外。看到尉迟真金脸色惨白,却还步履稳健时,眼里闪过了一丝惊讶。

尉迟真金立定在他面前,颔首道:“我已按照道长所说以精血喂养其身两日,不知他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白眉道人拱手道:“大人尽可放心,现在只需贫道再施以固魂阵法,使溃散的神魂稳定下来便可。”

尉迟真金神色稍霁,缓声恭敬道:“那就有劳道长施法了。”

白眉道人微微一笑,却并没有立刻前去,反而说:“大人不必言谢,贫道来此并非一无所求。但贫道确实不是告文所求的医术高超者,不知大人当初所许的酬谢,可还生效?”

尉迟真金见他提起这事,便道:“道长不必担心,只要他醒过来,在下必定重金奉上。”

白眉道人点点头,又说:“大人言出必行,贫道也心安了。但贫道乃出家之人,钱财为身外之物,对我毫无作用。贫道可否换一个请求?”

尉迟真金道:“道长有何所求尽管讲,不必客气。在下必定尽力满足。”

白眉道人哈哈一笑,“大人爽快。”而后拱手道:“贫道所求,乃大人身上一物。”

尉迟真金闻言一愣:“我?”

“是。”

“我身上有什么东西?”

“离火之魄。”

尉迟真金皱起眉,愕然道:“这是什么东西?”

白眉道人耐心解释道:“大人有所不知,离火之魄为天地火灵所凝,结神心而成。自洪荒开天辟地以来,有文记载仅出现过一次。贫道是修道之人,离火之魄于普通人毫无作用,却是修道者的炼元神魄,得之便可不惧天劫,超脱生死,直达天界。”

尉迟真金默了半晌,才说:“我竟不知道我身上还有这么珍贵的东西。那你要怎么取出他?”

白眉道士道:“唯死而已。”

尉迟真金闻言一顿,挑眉道:“你是在要我的命?道长,你这请求也未免太过分了。”

“贫道自知此请为不情之请,还请见谅。”

“荒唐。”尉迟真金沉下了脸,道:“若我不同意呢,你是不是便要直接取走我的命?”

“万不得已,只能得罪了。”

尉迟真金冷嗤一声,后撤半步,负手道:“痴心妄想。”

白眉道人神色不变,只道:“大人以为狄仁杰为何将你留在他的身边?你真的以为他是真心待你的吗?”

尉迟真金没想到他突然说起狄仁杰,咬牙道:“你什么意思。”

白眉道人回道:“狄仁杰乃星君下凡,来此间历劫度世,本来早已赎清了业报,该重返星宫,跳出轮回之苦,却因未能找回当年给了洛水玄鸟的神心而滞留了人间。”他顿了顿,盯着尉迟真金,意味深长道:“你身上的离火之魄,就是那只得到神心,炼成离火之魄的玄鸟所留。他只有杀了你,得到你身上的离火之魄才能回去。”

尉迟真金脸色苍白,冷声道:“一派胡言。我凭什么相信你的鬼话?”

白眉道人抽出腰间铁锏,慢慢道:“此锏名为亢龙锏,是随星君一道降世的神物。我寻觅百年,才在于阗寻得,此物通灵,存有狄仁杰数世记忆。你若不信,大可自行查看。”语毕,他举起亢龙锏,并起两指转响了锏身靠近柄处的转轮。

霎时院中狂风大作,天上乌云翻滚,不一会便连日光都遮得干干净净。四周的景色骤然扭曲虚化,连白眉道人都在烈风中消失了踪迹,只余下尉迟真金一人站在昏黑无光的天地间。

没多久,他看到了狄仁杰,黑衣黑发的男人面容熟悉又陌生,手里拿着亢龙锏,正眼神哀切的凝视着他。而后画面一转,狄仁杰一人孤零零的站在磅礴大雨中,对着一株繁茂菩提树躬身跪下。

他听到狄仁杰的声音从雨中传来,嘶哑悲凉,道:“请大师赐教,如何才能救他。”

菩提树下站着一位白袍僧人,神情悲悯,扶起他道:“星君何苦如此,他已再入轮回,你若要救他,便要再陪他一道在这人世苦海沉浮……”

雨声忽然变大,尉迟真金猝然胸口一痛,即使明知道这是幻境,仍忍不住上前一步,道:“狄……”他话音未落,周围的画面又是一变,他抬头看到了高坐在大殿上锦衣华服的帝王,看到了跪在帝王面前举着亢龙锏愿以死进谏的狄仁杰。他的脑中闪过了无数支离破碎的画面,很快破碎的画面又连成了一体。

他意识到了这是属于他的前世的记忆。

记忆中的狄仁杰和他同岁,他们曾志同道合,相知相交,情深义重,互托生死。

十二年的光阴自他眼前纷纭而至。他看到了十四岁浑身浴血的狄仁杰;看到了朝夕相处,陪伴在他身边的狄仁杰;看到了回到中原那天对他袒露心声的狄仁杰;看到了当他因匈奴入侵而不得不远赴洛阳为质时,在神都如海的洛水边等候着他的狄仁杰。

在最后,他看到了为证明自己绝无参与乱党谋逆,而持亢龙锏跪在殿前为他求情的狄仁杰,圣上雷霆震怒,当堂怒骂,狄仁杰却分毫不让。他为人刚正,嫉恶如仇,早已得罪朝廷大半王公贵族,往常圣上信赖他,便也不予计较。可一旦心生隔阂,就都成了罪不可恕的缘由。

于是狄仁杰被判逆反下狱,无人胆敢多说一句。而他那在知道消息后,便知道唯有自己一死,才能让帝王心中的猜忌消去,才能让狄仁杰继续在这条路上走下去。所以他毫不犹豫地做了决定,喝下了御赐毒酒。

往昔种种,似水袭来,那些快乐与悲伤,痛苦与绝望,每一次相见的喜悦,每一次分别的思念,不得不为对方赴死时的坦荡与留恋,完全侵占了尉迟真金,不知不觉已让他泪流满面。

尉迟真金睁开眼,人已脱力的跪在地上,攥紧绞痛的胸口剧烈喘息。

 

白眉道人走上前来,问:“你可相信了?”

尉迟真金良久不语,半晌,才平复呼吸,低低笑道:“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吧?那些刺客,那个突厥人,从一开始你的目的就是杀了他。”

白眉道人没有回答。

尉迟真金抬起头来,眉目里还残留着悲伤,却斩钉截铁道:“沙陀忠,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对面的人眼角微微抽动,似是在极力压抑这个名字带给他的一切情绪,少顷,他看着尉迟真金,淡淡道:“看来你全都想起来了。”

“是。”尉迟真金扶着廊柱站起,问:“你为什么要杀他?为什么……这么恨他?”

沙陀忠慢慢的笑了起来,“尉迟大人死得早,是不会知道啊。那些之后发生的事。”

尉迟真金眼里闪过一丝痛楚,低声道:“可是水月……是她发生了什么事,对不对?”

沙陀忠脸色一变,继而仰天大笑,“是啊,是啊!我的水月已经再也不会回来了。可是凭什么……凭什么他还能找到你?”

“沙陀……”

“不用虚情假意,我本和你无冤无仇,怪只怪狄仁杰心中有你!他当年可狠下心眼睁睁看着水月被车裂悬尸,我又为何还要顾及昔日情分?杀了你,夺走你的离火之魄。他不但会更痛苦,还将永生永世受轮回之苦的折磨!而我则可用离火之魄救回水月,取回本该属于我的一切!”

“水月已经死了!你这么做,只会将自己也推入万劫不复之地!”

沙陀忠摇头叹道:“虽然强取会损耗部分神元……”他以亢龙锏指着尉迟真金,惋惜道:“我给过你机会了。”

尉迟真金看着他,道:“你已堕入魔道。”

沙陀忠置若罔闻,脸上的表情开始狰狞,他持锏攻向尉迟真金,尉迟真金提着一口气侧身掠开,直奔院外而去。沙陀忠紧追不舍,开口嘲道:“别白费力气了,我已在周边设下阵法,你跑不掉了。”

尉迟真金咬了咬牙,迅速飞身上了院中树梢,折下一枚树枝,反身倒挂在树上,躲开沙陀忠一记横扫,以迅雷之势凌空后翻落地,借院落里的各种障碍物躲闪游走。

沙陀忠显然被激怒了,他本就全依赖亢龙锏上所附的神力才勉强窥见一丝天道,自身武功与尉迟真金相差甚远。如此酣战一时,沙陀忠顿时捉襟见肘,再忍受不了战况胶着,站在院中猛地转响了亢龙锏!

金色的光芒自亢龙锏上飞速散开,尉迟真金在嗡鸣声中感到脑内一阵尖锐刺痛,猝不及防脱力半跪在地,捂着嘴吐出了一口血。沙陀忠立刻飞身跃到了他身前,举起亢龙锏向他砸去。

这时,尉迟真金挂在腰间的香薰球忽然迸发出耀眼光芒,金色的光晕瞬息笼罩住了他,转而又化作实质的利刃,在半空和亢龙锏撞到了一起。剧烈的冲击将沙陀忠掀飞出去,那光芒还紧追不舍,化作锁链,犹如灵蛇似的钻进了他的袖子里,沿着胳膊直接缠上了脖颈勒紧。

沙陀忠瞬间满面青紫,怒吼着以亢龙锏去对抗金光,谁知亢龙锏仿佛与那金光产生了共鸣,竟剧烈震颤着脱离了他的掌心,悬停在半空,任由那金光缠绕其上。

“可恶……狄仁杰!!”沙陀忠嘶声大吼,身畔浮现起了青白光雾,光雾附着在他的面上,奋力和那金光两相抗衡。

尉迟真金还未从亢龙锏的攻击中恢复过来,他努力撑着自己,却手脚发软,浑身无力,像是被丢在了烈火之中,从里到外都被灼烧的痛苦不堪。他模糊的想着狄仁杰,想着他还要救他,便突然有了力量,竟然颤抖着站了起来。

悬停在空中的亢龙锏慢慢降下来落到了他的面前,周身朦胧的金光与他腰间狄仁杰所送的香薰球互相映照,轻柔温和的护在尉迟真金的身畔。

尉迟真金伸手握住亢龙锏,脚步不稳的走到了沙陀忠面前。

沙陀忠目眦欲裂,明白了这突如其来的金光是那香薰球上灌注的狄仁杰的部分神元,故而才能和亢龙锏共鸣,在尉迟真金遭遇危险时现身保护。

此乃至纯星魄神元,对他这种即将走火入魔的修道者而言,与天劫威力无二,他自知大势已去,便对尉迟真金吼道:“尉迟真金,你要是杀了我,狄仁杰也活不了!”

尉迟真金垂眸看了眼亢龙锏,摇头道:“沙陀,你能借亢龙锏上残留的神元延寿百年,窥探天道,那这锏本来就是他的东西,物归原主,他自然也能得到神元滋养恢复过来。”

沙陀忠脸色一僵,突然狂乱道:“尉迟真金,狄仁杰会杀了你,我看到了一切,他会杀了你!!”

尉迟真金神色不变,淡淡道:“那又如何?如果他要我的命,我就给他。”而后反手一击将沙陀忠打晕过去,低声道:“我心甘情愿。”

 

院中的金光逐渐消散,尉迟真金晃了晃身子,喷出口血跪到了地上。

没一会,听到动静的属下飞快奔了进来,惊恐的看着面前一片狼藉。

尉迟真金勉强开口,命令道:“把他压下去,严加看管。”说完,再支撑不住失去了意识。

 


 ——————————————

虽然有前世今生啊之类的,但其实是个低魔世界(沙陀这样的是意外,高魔的都在界外

2018-12-05 #狄尉  

评论(11)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