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尉】天命风流·十七

起先狄仁杰听到的是一些细微的铃铛声,声音清脆悠远,飘渺模糊,之后声音逐渐浑浊,宛如闷雷,从四面八方,从每一个角落,最终直接在脑海深处炸响开来。他踉跄着收紧手里的东西倒退数步,视线一阵昏黑,紧接着眼前起了雾,朦胧的雾中涌现出无数黑影,向着他靠拢过来。

四周的景色不知何时都变了,他站在一片荒野之中,浓稠的雾气仿佛拥有生命一般贴上了他,他脚下的地面上钻出了无数细小的火苗,火苗在冒出后迅速的升腾而起,眨眼就混合着浓雾在他面前融合成了一只巨大的火鸟。

火鸟似真似幻,尖啸着扇动羽翼高悬在天。宛如实质的浓雾构成了它的身体,身体外绕着滚烫烈焰。狄仁杰几乎能嗅到烈火灼烧的焦气,肌肤在触及到撒下来的火星时甚至感受到了刺痛。狄仁杰心思电转,认出了这应当是某种幻术,而那诡异的铃声显然是源头。

按照施展媒介来判断,十有八九是西域封魔族的术法。早年封魔族的幻术被三藏法师所破,就此销声匿迹。狄仁杰曾和圆测聊过一些封魔族的旧事,幸而他过目不忘,还记得怎样破解他们的幻术。

狄仁杰后退几步和火鸟拉开距离,默念经文制心一处,抽出腰后别着的竹枝严阵以待。

雾中的黑影倏然靠近了他,竟是一群看不清面容的黑袍人。这群人形如鬼魅,飘忽不定,手里的兵器却十分真实,刀刀都往狄仁杰致命处砍去。

狄仁杰以竹枝代剑,荡开砍向脖子的一刀,抬腿踢飞扑上来另一人,顺势后翻攻向身后的黑袍人。竹枝灌注了内力,坚硬如铁,抽在黑袍人的胸前溅出了一片黑烟。那人发出一声嘶哑怪叫,黑烟跟着扩散开来。狄仁杰隐约闻到了甜腻腥香的味道,意识到可能是毒药之类,立刻屏息退开,扭头往包围圈外奔去。

无数黑影如影随形,与天上的火鸟一起向他逼近。

经文起到的作用越来越小,幻象变得越来越怪异骇人。狄仁杰不得不且战且退,大声质问:“不知狄某何处得罪了封魔族人,要诸位如此大动干戈的除掉我?”

没人回答他的话,只有已经近乎遮天蔽日的火鸟引颈长啸,燃起泼天大火,让天地都变做了崩毁的炼狱。

持续不断的铃声震耳欲聋,无数烈火以溃堤之势冲向狄仁杰,就要这样将他活活烧死。

狄仁杰咬牙扯下两片布堵住耳朵,抹开唇边被声音震出的鲜血,屏息凝神,运气压制住气血翻涌,在黑袍人接连不断地进攻中苦苦支撑。

他们看出了狄仁杰已是强弩之末,黑影扭曲翻滚着合成一体,自深处传出桀桀怪笑。

“你死定了……放弃吧……你死定了!”

剑锋刺入了狄仁杰的肩膀,满目都变成了血色,炽热的火焰犹如真正存在似的不断灼烧着狄仁杰。他的身后是万丈悬崖,悬崖下是漆黑不见尽头的深渊,再无路可退。

黑影凝聚成形,贴近狄仁杰,手里的剑跟着往前一送!

狄仁杰闷哼一声,尖锐的疼痛让混沌的意识清晰了一刹那,他当机立断以竹枝抽向黑影手臂,在对方躲闪的同时反手夺过长剑拔出,径直砍向黑影的脑袋!

带着鲜血的长剑划破了笼罩着黑影的浓雾,露出了后面苍白无色的面容。狄仁杰倏然瞠目,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张脸,“尉迟?”

有着尉迟真金样貌的人神色哀切,满面泪痕,问:“你要杀我?”

铃声霎时消失,四周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唯有天上灼灼不息的火鸟仍在燃烧。

狄仁杰清楚的知道这是幻境,仍克制不住心间大恸,他手中的剑不知何时变成了一把锏,锏上擦痕斑驳交错,通体玄黑,握在手中冰冷刺骨,重若千钧。

尉迟真金身上的黑雾褪去了,变成了曾经日日夜夜出现在狄仁杰梦中的前世的模样。狄仁杰猛地呕出一口血,颤抖着手举起锏对向眼前之人。

“你不是尉迟。”他哑声否定,身上淋漓的鲜血几乎要在脚下汇成一滩水洼。

对面人的面容再度模糊了起来,天空中降下了无数火雨,伴随着剧烈的晃动,狄仁杰踩着的地方一空,整个人瞬间随着崩裂的碎石坠向了漆黑无边的深渊。

黑影持剑冲了过来,狰狞地将他刺穿。

 

尉迟真金远远就看到了冲天的烈焰,因火势蔓延,不少人都在街上惊慌奔走,取水灭火。他脸色更冷,夹紧马腹直奔城东火势最旺盛的地方。

坊里还有一些没有逃出来的民众,尉迟真金让一半人去救助剩下的人,另一半则搜索全坊寻找狄仁杰。

他的心脏跳得飞快,呼吸凌乱,身体因过度紧张而微微颤抖,脑中却十分清醒。

大火明显是为了制造混乱以方便毁尸灭迹,那么势必也会留下刺杀的时间。他思绪飞转,忽然眼前一亮,看到了街道尽头一处还未被火势吞噬的地方。

“封锁现场,一个都不准放过!”他大声吩咐完,策马越过火线直奔而去。

焦臭腥气混杂着炽热扑面而来,尉迟真金御马驰过转角,眼中赫然映出了狄仁杰被一剑刺穿钉在墙上的身影。而他身前正站着一名戴面具的黑袍人。

尉迟真金瞬间目眦欲裂,怒吼着飞身跃起,人在空中已经拔出长刀,落下时两腿绞住黑袍人脖颈,拧腰施力将人掀翻在地。刺入狄仁杰胸口的剑顺势被带了出来,黑袍人挣扎着要持剑反击,尉迟真金迅速翻身而起踩着他握剑的手,一刀送进了他的心脏。黑袍人抽搐着喷出了大量鲜血,歪过头断了呼吸,腰间系着的铃铛球滚落出去,没入了滔天大火中。

几步开外全是刺客尸体,狄仁杰身上的白衣已被血与污泥染成了赤黑,尉迟真金扔下刀,扑向失去长剑支撑滑坐在地的狄仁杰,按住他血流不止的胸口颤抖道:“老狄!老狄!”

狄仁杰被疼痛激醒了,勉强睁开血污粘连的眼,在看清眼前之人后,恍惚道:“尉迟……?”

“是我,别讲话,运气护住心脉!”尉迟真金惊慌失措的用力压着他的伤口,但鲜血还是不断涌出指缝,他抱紧狄仁杰,转头吼道:“来人,快来人!!”

狄仁杰咳嗽了一声,吃力地按上尉迟真金的胳膊,将一直紧紧攥在手里的东西放到了他的掌心。

“送给你的……”他松开手,一枚浸满血渍的香薰球落到了尉迟真金手上,“放心……我死不了……”

尉迟真金捏紧手里的东西,两眼瞬间通红,“闭嘴!我也不准你死!”

狄仁杰对他笑了笑,合上眼彻底昏迷了过去。

 


2018-11-29 #狄尉  

评论(8)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