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尉】天命风流·十四

狄仁杰脸色难看,拦到尉迟真金身前,沉声道:“张将军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谋害朝廷命官。”

张玄遇脸色微变,啐了一口血,挥开扶着他的人走上前怒道:“狄大人可别是非不分了,老夫身上还有尉迟真金留下的伤,若不是他先出言挑衅动手在前,老夫岂会和一黄口小儿一般见识?”

狄仁杰还未答话,尉迟真金已开口讥笑:“张将军自己技不如人,就开始颠倒黑白逞口舌之快,没想到我朝从三品大员竟是这般风范,可真是让晚辈刮目相看。”

张玄遇勃然怒吼:“你——!”

“谁是谁非本官自有定夺。”狄仁杰猝然打断了张玄遇,负手冷冷道:“烦请张将军以大局为重,别忘了,这里是魏州,是大周国土,不是梁王封邑。”

两方气氛霎时剑拔弩张。张玄遇被狄仁杰一句话噎住,从狂怒中清醒了过来,恶狠狠地瞪了尉迟真金一眼,拂袖而去。

其余人等见状也不敢多言,连忙告辞跟着一溜烟的跑了。

 

狄仁杰回过头,关切的打量着尉迟真金,“你没受伤吧?”

尉迟真金收刀入鞘,撇下嘴角哼道:“就凭他的本事还伤不了我。”

狄仁杰失笑,“看来是我瞎操心了。”

尉迟真金白了他一眼,转头往外走,“你以为我在洛阳那段时间天天都在干什么?”

狄仁杰闭上嘴跟上对方,在心中暗叹,张玄遇大概会口无遮拦的说些什么他心知肚明,看尉迟真金的样子,怕是余怒未消。

两人一前一后回了府,狄仁杰还想着怎么安慰对方,不料尉迟真金忽然道:“今日是我莽撞了。”

狄仁杰一愣,就见尉迟真金转过身面对他,郑重道:“他以污言秽语激怒我,无非是想借我犯错抓住你的把柄,让你难做。我却还是没忍住……”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攥紧刀柄道:“你应该已经听过不少这样的话了吧?”

狄仁杰叹了口气,伸手按住尉迟真金的肩膀,温柔道:“我不后悔,尉迟。”

尉迟真金凝视着面前的人,眼眶微微发红。

狄仁杰道:“对我而言,流言蜚语从来都不足挂齿。若我当真在意世人眼光,便不会恳请陛下赐婚你我。”他说着,脸上浮现起了柔和的笑,“我此生唯一想要的就是你,尉迟。”

尉迟真金久久不语,无论多少次听到狄仁杰这样坦诚的表露情谊,都会在他心中激起惊涛骇浪。他低下头,话中已带上了鼻音:“以前从没有人对我这么说过。”他又自嘲地笑了笑,接着说:“我一度以为我不该诞生,没有人需要我,也没有人希望我活着。”

狄仁杰回道:“不包括我。”

尉迟真金眨了眨眼,敛去眼中的雾气,长吁了一口气,下定决心般问道:“还记得我妹妹吗?”

“嗯。”

“我的亲生母亲过世后,我被过继给了现在的母妃,她很爱自己的女儿,我也很喜欢这个妹妹。但是……我只会给他们带来灾难。就像母亲因生下我染上重病一样。”

尉迟真金闭上眼,一点点回忆着那些不算美好的过去,将从未示人的脆弱展现在了狄仁杰面前。

“我一直住在母亲留下的府邸里,她早年去过中原,见过盛唐景象,回来后就将家里建成了相似的模样。妹妹喜欢我这里,时常偷偷跑来玩……有一天她不慎落到水中,我发现的时候她已经闭气多时,即使最后被救了回来,却也因此落下了病根,神智受到损伤,一生都只能像个孩子一样。”

说到这里,尉迟真金的声音已经带上了颤抖,他垂眸望着自己的手心,捏紧拳哑声道:“其实也许不是他们怕我,而是我在害怕……我怕我害了他们。我怕害了接近我的人,对我好的人。他们不该遭受这样的命运。”

“尉迟……”狄仁杰搂住了他。

“就像我说过的那样,这不是你的错。”他亲吻着少年的耳鬓,道:“你才刚刚救过我的命,忘记了吗?”

尉迟真金静默良久,抬起手环住了狄仁杰的腰。

狄仁杰抚弄着他的后背,温声道:“所以不要害怕,我就在这里,在你的身边,永远陪着你。”

院中秋风微凉,却吹不散涌上心头的暖。

片刻后,尉迟真金哼了一声,闷声道:“说什么呢,我马上就要去冀州了。”

狄仁杰挑眉笑道:“哦?本官还未部署,将军竟敢擅自安排行程?”

尉迟真金噗嗤笑了出来,离开他的怀抱,颔首道:“那狄大人说说,命我领两万大军整装待命,是要作何打算?”

狄仁杰严肃道:“自然是明日一早驰援冀州,协助冀州驻军将李尽忠部一网打尽。一举平定此次契丹之乱。”

尉迟真金勾起唇角,装模作样的拱手恭敬道:“遵命,狄大人。”

狄仁杰看他恢复神采,眼里浮起了笑意,忽而勾手将人再度揽进怀里,瞬息就卸下了尉迟真金腰间佩刀。

尉迟真金一惊,手忙脚乱的躲,“狄大人!”

“尉迟此去不知何日才能归来,狄某实在寂寞,离别在即,当然要好好温存告别才是。”说着已经把人推进了屋里。

“等等!天还亮着呢!”

“你我乃夫妻,不过是行常理之事,和天还亮着有什么关系?”

尉迟真金脸色发红,进退不是,又确实心中不舍,少顷,终是放弃了抵抗,别扭的迎合上了狄仁杰的吻。

这一吻缠绵缱绻,持续了有一阵子,分开时尉迟真金已被吻得情动,双眼迷蒙的摸索着去解狄仁杰的腰带。不料狄仁杰忽然制止住了他的动作,含笑亲了亲少年的脸颊,道:“我知道尉迟很想要,但你身上伤势未愈,还是少折腾的好。明日一早动身,去路坎坷,不知会有何等变数,今天就好好休息吧。”语毕后退一步整理衣冠,迅速恢复了一本正经的模样。

尉迟真金目瞪口呆,半晌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这是被狄仁杰戏弄了,“明明是你——!”

狄仁杰无辜地眨了眨眼,“我只是说要温存告别,没想更近一步,尉迟若真的想要,等你回来我们在……”

“够了!”少年满面通红,愤愤地瞪了一眼罪魁祸首,怒气冲冲的拎着刀踢门而出。

“狄仁杰你这个混蛋!!!”

房门“砰”的一声,发出了不堪负荷的吱呀呻吟。

狄仁杰忍俊不禁,抚了抚唇上短髭,慢悠悠的负手去了书房。


2018-11-26 #狄尉  

评论(8)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