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尉】暴风·上

*是ABO背景的警匪AU

*双A,但后续会涉及腺体手术改造等等一方变O的情节。

依旧是个不小心脑补多了的故事(。)

————————————————————



狄仁杰在转头的时候看到了那个警察。他穿着一丝不苟的西装,套着一件黑色大衣,衣冠楚楚,背脊笔挺。

旁边的人推了一下他,问:“看什么呢?”

狄仁杰“嘘”了一声,仍是一动不动的看着那人。

酒吧里喧嚣吵闹,光线迷蒙暧昧,音响里播放着震耳欲聋的歌声,以更大的混乱去掩盖在这之下发生的一切。

那人神色冷峻,立在吧台旁边,变换的灯光在他深陷的眼窝下投出大片阴影,只隐约能看到一双十分锐利的碧色双眸。他的眉宇间带着无法遮掩的疲惫,似乎有一阵子没有睡觉了。

坐在狄仁杰一旁的朋友见他目不转睛,好奇地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随即吹了声口哨,“呦,长得不错啊。看上了?”

狄仁杰转了转酒杯,回过神来莞尔一笑,“看着凶得很。”

“凶有什么,辣一点的搞起来不是更带感?”

狄仁杰失笑摇头,眯起眼道:“很有道理。”

朋友大笑出声,拍着他的肩膀道:“Dee,以你的魅力有什么人搞不到手?快去,玩得开心点。”

于是狄仁杰从善如流的站起来,问酒保点了一杯新酒,往那人身边走去。

 

他看起来十分年轻,约莫二十多岁,走的近了才能看清他有着一头红发,似是有外族血统,五官棱角分明,十分惹人注目。

狄仁杰立刻闻到了淡淡的,混杂在酒香中的一丝清甜,像是冬雪,又似凛风,是从面前之人身上散发出来Omega的味道。

他看起来并不像一个Omega。

狄仁杰毫不遮掩的近距离打量着面前的人,将左手端着酒递给了对方。

“介意吗?”

那人早已注意到了狄仁杰,视线在狄仁杰的脸上游移片刻,又看了眼他手中的酒,冷淡地拒绝道:“抱歉,我很忙。”

狄仁杰耸了耸肩,顺手将酒一饮而尽,放到了一旁的吧台上,“你看着不像是会来这种地方的人,是在找谁吗?”

那人神色一凛,目光锐利道:“朋友介绍的地方,我只是来见识一下。”

狄仁杰莞尔一笑。以近乎轻佻的眼神放肆的看了一会对面的人,突然凑近道:“我的意思是说,这位警官,你不该来这里。”

红发男子呼吸微微一沉,却仍是面不改色的斜睨了一眼近在咫尺的男人,冷冷道:“那你又为什么来这里?”

狄仁杰眨了眨眼,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问:“不知道警官如何称呼?”

那人没有理他,转身要走,狄仁杰瞥了眼酒吧一角,起身挡在了那人的背后,伸手按住了他的肩膀。

“等一下……”

对方陡然转身贴到狄仁杰跟前,压低声音道:“你真的很烦。”

狄仁杰闭上了嘴,垂头看了眼抵在自己腰间的枪,道:“警官,我很遵纪守法的。”

面前的人显然脾气不好,瞪了他一眼,手里的枪往前顶了顶,极具威胁性的拉开了保险。

狄仁杰终于收起了脸上轻浮的笑,叹道:“你不该在这里这么做。”

男人嗤笑一声,盯着他看了会,忽然朝着天花板开了一枪。

“警察!都不准动!”

枪声炸响,子弹射穿了头顶的一盏灯,碎裂的玻璃片雨点一样砸了下来,酒吧里的音乐戛然而止,紧接着就是此起彼伏的尖叫。

大门被一脚踢开,无数警察涌了进来,举着枪制伏了所有人。

一位全副武装的警员走到了男人的身后,恭敬道:“头,都抓住了。”

“还有这个。”他面无表情的看着狄仁杰,道:“全带回去。”

狄仁杰无辜地举起了双手。

 

因被指名重点关照,狄仁杰独自享受了一间审讯室。警局里地方有限,大多数被拘留的酒吧人员都闹哄哄的挤在各个地方接受盘问,透过左侧的隔音玻璃,能看到外面不时有人抱着资料匆匆跑过,脸上都是苦大仇深的憔悴。

狄仁杰百无聊赖的看了十几分钟,才看到那名警察出现在玻璃后。

他脱下了大衣和西装外套,只穿着一件白衬衫,领带也摘了,袖子挽到了肘部,神情带着不耐和肃杀。旁边的属下在向他汇报情况,他皱起眉,忽然看向了狄仁杰。

两人隔着玻璃对视了片刻,他的表情变得更糟了。狄仁杰则对他微微一笑。

那名警察转身离开了玻璃窗,没多久,审讯室的门被打开了。

年轻英俊的警官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份资料,拉开狄仁杰对面的椅子坐下,盯着他道:“狄先生。”

狄仁杰整了整衣领,回道:“尉迟警官。”

尉迟真金神色一怔,而后看向旁边的玻璃,外面听到全程的薄千张也是满脸震惊,嘴上咕哝着:“他怎么认出头的?”

尉迟真金眼神一沉,转回头,摆出了官场式的假笑:“狄先生真是多才多艺,还会唇语。”

狄仁杰眨了眨眼,“职业原因,学了不少旁门左道。让警官见笑了。”

尉迟真金嗤了一声,手指点了点资料,似笑非笑道:“职业原因?狄先生什么职业?”

“心理医生。”

“心理医生,那赚的挺多啊。”

狄仁杰笑了笑,“还好,不过很多有这方面困扰的病人家庭状况确实都不错。”

尉迟真金恍然点头,十指交叉,面上的假笑褪去,淡淡道:“你现在还在做这个?”

“是。”

“做了几年了?”

“四五年吧。”狄仁杰靠到椅背上,摆出了苦恼的神色,“警官是在查户口吗?您看起来不像户籍科的。虽然我并不介意被您查……”他又用那种有点放肆的目光打量了一番尉迟真金,遗憾道:“我为今晚的冒犯致歉,毕竟先前您闻起来和Omega一样,如果知道您是名Alpha,我绝不会如此唐突。”

尉迟真金没理他,只低头翻开资料,漠然道:“工作需要。酒吧里的事我并不介意,但我很介意其他的事。”

“什么事?”

尉迟真金抬起眼盯着他,一字一句道:“你怎么知道我是警察?”

“这说来话长。”

“那就慢慢说。”

狄仁杰咳嗽了一声,道:“这不是你的原因,你已经伪装的很完美了,甚至还给自己打了针Omega信息素。只是我恰好比较擅长这些——我是指,从神情举止之间推断一个人的身份工作这样的事。你的眼神,站姿,动作间的小习惯,还有你的神情。都很明显,警官。”

尉迟真金眼里闪过一丝恼怒,但他很快就收敛了这份情绪,又问:“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狄仁杰耐心解释道:“今天是休息日,朋友约我出来玩,这家酒吧距离我住的地方最近,还有我很喜欢的一位调酒师。”他说着,摊开手,颇为无奈道:“如果知道会发生这样的意外,我一定会选择好好在家里睡觉。”

尉迟真金撇下嘴角,收回视线,翻着资料慢慢念道:“狄仁杰,男性Alpha,28岁,曾在刑事侦查局就任法证官,在职两年零一个月,之后因牵扯进一起恐怖袭击案件中被停职查办,经审查,以间谍罪、贪污受贿罪被起诉,获有期徒刑8年。”他读到这里顿了顿,挑眉看着狄仁杰,“遵纪守法,哈?”

狄仁杰叹了口气,将胳膊放到桌上,对尉迟真金道:“尉迟警官,你要是查的这么清楚了,应该知道,在我二次上诉后,补充证据已经证明我是无辜的。改判无罪,仅仅是不能再从事司法工作而已。”

尉迟真金冷哼一声,合起资料道:“像你这么聪明的人,将法律玩弄于鼓掌之间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我看过你的补充证据了,狄先生,让两个司级长官为你出庭作证,花了不少功夫吧?”

狄仁杰苦笑着摇摇头,“尉迟警官似乎对我有偏见。”

尉迟真金不置可否,“狄仁杰,我再问你一遍,为什么出现在酒吧?”

狄仁杰道:“警官,我说了,只是想要出门喝杯酒。”

尉迟真金砰的一拳砸向桌面。

“今早警方收到准确线报,说这家酒吧里会进行一起非法军火交易,涉及金额过亿,涉案人员是一名被跨国通缉许久的犯罪组织头领。”

狄仁杰惊讶地瞠目,“那抓住他们了吗?”

“没有。”尉迟真金咬起了牙,眼中的怒火再也克制不住烧了起来,“非但没有,案发现场还留下了一具尸体。是那名卧底了三年的警官尸体。”

狄仁杰缄默良久,叹道:“请节哀。”

“如果你真的为他感到哀伤,就给我说实话。”

“我一直都在说实话。”

尉迟真金彻底被激怒了。

“我能感觉到你知道些什么,狄仁杰。”他站了起来,两手撑在桌子上死死瞪着对面的人,“我们抓到了一个杀手,他已经招了,目标是我。就在你起身来找我搭讪的时候,你挡住了他的枪口。你为什么要救我?”

狄仁杰仰头凝视着尉迟真金,半晌,才说:“这是个巧合,警官。我只是想和你搭讪而已。”

尉迟真金闭上眼吐出口气,似乎是在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狄仁杰缓缓道:“警官,以专业角度来看,你最近疲劳过度,思虑繁重,精神状态十分不稳定,我建议你请几天假好好休息一下,暂时放下案子……”

“放你个王八蛋!”尉迟真金一把揪住狄仁杰的衣领,怒吼道:“死的人是我的手下!跟我了五年的人!他从警校毕业后就出去做卧底,如今却死的不明不白,不抓到这群人渣我绝不会罢休!”

站在审讯室外的薄千张连忙紧张地敲了敲窗户,喊道:“头,冷静!”生怕尉迟真金激动起来打了狄仁杰,要是被安上一个暴力执法的罪名,事情恐怕会更麻烦。

场面僵持了一会,尉迟真金还处于暴怒中无法平复。他已经连续两天多没有睡觉了,此时头痛欲裂,脑子里全是周迁死在他面前的模样,呼吸越来越重,攥着狄仁杰衣领的手无意识的加大了力度。

这时狄仁杰抬起了手,轻轻地握在了尉迟真金颤抖的手腕上。

“我理解你的愤怒,尉迟警官。所有为国捐躯的人都该被铭记于心,他是一名好警察,你也是。”

尉迟真金痛苦地合上眼,喃喃道:“好警察?好警察有什么用……他才刚谈了女朋友,才说干完这次就恢复身份结婚……”

狄仁杰静静地看着他,道:“这不是你的错。卧底的信息理应绝对保密,这样突然泄露必定另有隐情。人无法控制生命中所有的变数,只能勇敢的面对。我想那位牺牲的警官也不会希望看到您这样。”

审讯室里陡然陷入了寂静,尉迟真金慢慢松开了手,撑着桌子吐出好几口气,才直起身整理刚刚被弄乱的资料。

“谢谢狄先生配合调查,你没事了,可以走了。”他抬起脸来,面上已恢复冷静。

狄仁杰微笑道:“不必客气,如果警官以后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来找我。”

尉迟真金默然片刻,对他露出了一个非常疏离客套的假笑。

 

狄仁杰离开警局已经凌晨三点了,刚刚拿回自己的手机开机,就看到了七八个未接来电,还有好几个短信。他大略翻看了一下,挑了一个回复道:“没事,已经出来了。”然后收起手机,一抬头,就看到对面的停车场跑出来一个年长的男人。

天上下了暴雨,雨势磅礴,男人撑着伞都被淋湿了大半,匆匆到了狄仁杰身边,道:“威尔逊先生刚收到消息,给你找了律师。”

狄仁杰笑了笑,接过他递来的新伞撑开,悠悠道:“不用了,蔺叔怎么还亲自跑来,又不是大事。”

蔺仁基和他一道往停车场走,心有余悸地说:“哪里不是大事啊?你都被抓进局子了,他们没为难你吧?”

“没有,我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警察怎么为难我?”

蔺仁基被他话里的含沙射影逗笑了,摇摇头打开了车门,“你去哪?”

“回家吧,我先送你。”

“好。”

黑色的车辆无声无息的驶入了雨中,很快就消失在了警察局外。

 

尉迟真金靠在窗口一动不动,直到狄仁杰那辆车消失在视野中。

大雨噼里啪啦的砸在窗户上,带着轰鸣雷声,让黑夜不复安宁。

邝照和薄千张今夜都参加了行动,看到尉迟真金神色沉郁的样子,心里都很明了。警局忙了一宿,大多数人这会都下班回家了,办公室里没剩下几个人,他们都是跟了尉迟真金好几年的心腹,和周迁也有过命的交情,看到他这样都不是很好受。

尉迟真金是个好上司,好警察,却总是不太会处理自己的情绪。

薄千张和邝照对视一眼,走到尉迟真金跟前,道:“头,时候不早了,回去休息一下吧。”

邝照说完,尉迟真金就点点头,但只是坐回了电脑前,翻着一叠叠的资料,看样子一点回去的意思都没。

薄千张是个Alpha,不像作为beta的邝照,他闻到了尉迟真金身上紊乱的信息素味,心里有些担忧。

“头,你身上的信息素还没退,沙陀也说过,最近不要太劳累。这案子不是一时半会能了结的,你别急。”

尉迟真金为了潜入周迁给的几个地方,不顾医生再三告诫,让沙陀忠给自己打了好几针Omega信息素下去,这会都不知道身体耗损成什么样了。

一旁的邝照也连忙开口劝道:“是啊,头,你都好几天没睡了,这样下去身体撑不住的。”

尉迟真金被他们说的烦了,靠在椅背上瞪了他们一眼:“我没事。”

邝照和薄千张闭上嘴,脸上却都写着:明显有事。

薄千张眼尖,看到尉迟真金在翻阅的是狄仁杰的资料,迟疑了一会,问:“这个狄仁杰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尉迟真金抿唇不语,过了会,他忽然对两人道:“邝照,千张,你们怎么看这个狄仁杰?”

薄千张回忆了一下狄仁杰的样子,道:“看着挺斯文的,言谈里也没什么可疑的地方。就是有点……怎么说呢,感觉上是个深不可测,挺难对付的人。”

尉迟真金点点头,颔首示意邝照也说说感想。

邝照皱着眉想了半天,道:“挺讨厌的人。和他对视会有种被看穿的感觉。”

尉迟真金抚着下唇,默了一会,才低哼一声:“是挺讨厌的。”

薄千张问:“头怀疑他?”

尉迟真金没有否认,他放下手,点着桌面上的资料,像是下定决心一般,对两人吩咐道:“从今天开始,派人二十四小时跟着狄仁杰,无论他做什么都要向我汇报。还有,把他近几年接触过的人,去过的地方,喜好,社交关系,所有能查到的都查出来,一点也不许漏。”

邝照惊愕地瞪大眼,“头,这工作量有点太大了吧……”

尉迟真金挑起眉梢:“嫌忙?那好,别当警察了。”

邝照立刻苦了脸,“我马上去查。”

等两人领命离开,尉迟真金才站起来,穿上外套,带着一身疲惫回了家。


2018-11-24 #狄尉  

评论(15)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