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尉】天命风流·十

时秋,枯叶满地。这日是个阴天,空气里布满了浓郁潮湿,看起来像是要下雨。

尉迟真金站在城头目送狄仁杰领曹仁师部拔营离开,前往拦截孙万荣大军。

孙万荣麾下足有五万余众,狄仁杰仅以三万人迎击,诸多将领均有异议,但他态度坚决,众人只好听命前去。

尉迟真金被留下来守城,城中尚有守军和狄仁杰先前带来的五千轻骑未动,那五千轻骑并没有驻扎在城内,连魏州刺史都不知道他们现在身处何处。狄仁杰离开后,守城都督曾想在尉迟真金处打探一番狄仁杰的意图,尉迟真金却把自己关在府内谁都不见,于是只能就此作罢。

 

当夜,全城戒严,百姓们早早回了屋,戍城的将士不知前线战况如何,不敢大意,晚上彻夜不眠轮班巡逻,直到天明。

临近清晨正是人最困乏的时候,疲累一夜的士卒多少都有些松懈。天上云层厚重,遮住了大半日光,灰蒙蒙的雾气笼罩了半个城郭,连百米之外都很难看清。

这时候,远处的白雾之中隐约涌动起了层层灰影,有眼力好的人看到了异动,瞬间清醒过来,呼喊着叫醒了昏昏欲睡的同伴。众人拿起武器,极目望去,那涌动的阴影逐渐清晰,伴随纷沓而至的急促马蹄声,划破了晨曦的寂静。

“敌袭——是敌袭——!!”

惊恐的呼喊响彻天际,那不知从何而来的契丹大军借着浓雾遮掩,迅速的接近了城外。

 

尉迟真金是被外面兵荒马乱的吵杂呼喊给惊醒的。他侧耳辨识了一会,听出来是契丹大军到了城外,正在攻城。

他起身换衣,摸了摸怀中兵符,伸手握住了放在床头的横刀。

这刀就是之前放在狄仁杰书房中的那把,狄仁杰此次前来带了这刀,又在离城之时将刀交给了尉迟真金。

刀配了崭新刀鞘,尉迟真金拔出长刀,锃亮的薄刃上反射出了一双冷静沉着的碧蓝双眼。

果然和狄仁杰推测的一样,契丹大军在他离开不久就兵临城下了。

尉迟真金这样想着,扣上长刀,避开了众人视线,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府邸,一路往城南而去。

城里已是一片慌乱,街上全是奔走的士卒。尉迟真金逆向而行,翻进了一家染坊。染坊里有两个身着黑袍的成年男子,骤然看到有人出现,均是一惊。

“来者何人!”

尉迟真金落定在院中,面对两个警惕的男人丝毫不显弱势,径直拿出兵符举起,沉声道:“奉狄大人之命,持此兵符调遣诸军。速速让城外五千轻骑自西面山坡冲下,从背后冲击敌军阵型,不得怠慢!”

两名男子互相对视一眼,似有迟疑。尉迟真金眼神一变,猛地拔刀呵斥:“见到兵符还不听命?想造反吗!”

其中一名男子立刻跪地道:“属下不敢!但城外敌军恐有我军五倍之多,一旦无法冲散对方军阵,陷入阵中将有去无回……”

尉迟真金却打断了他,“无需担心,你们只需听我命令即可。”

两人看他如此干脆,也不好再说什么,均拱手领命。

他们约定以鼓声为信号出击,先后离开了此处。

 

吩咐完这边,尉迟真金马不停蹄的赶往了都督府,府上守城将领正吵成一团,有说派人前去报信给狄大人,让其遣曹仁师部回城救援,也有说契丹大军能绕过狄大人直接袭城,恐怕那三万大军已经凶多吉少。尉迟真金听的心中冷笑,掠过想要拦住他的都督府下属,径直进了大厅,高声道:“立刻部署守军在城内各巷道,打开城门,设陷引他们入城围剿!”

大厅里瞬间安静了下来,有没见过他的将领一看说话的不过是个陌生少年,登时勃然大怒:“哪里来的小子,敢在这里大放厥词!”

尉迟真金哼了一声,对着认识他的刺史出示了兵符。刺史摸不准狄仁杰将兵符给尉迟真金是作何打算,但兵符在前不得不从,只能上前拦下了不明就里的其他人,简单说明了尉迟真金的身份,让众人领命。

这里的人多少都听说过相关传言,顿时眼神都古怪了起来。尉迟真金丝毫不予理会,转头就带着人往外走。

契丹大军已经冲到了城外,奉尉迟真金之命,城门并未关闭,敌军见状心有疑惑,可他们很快就当做是此次袭击突然,对方全无准备,是故策马狂奔入城。不料行至一半,街巷内忽然涌现出无数守军,借街道狭窄,灵活地穿梭在巷道内同敌军厮杀了起来。

契丹军多是骑兵,本就不善攻城,突遭埋伏一时乱了阵型,不等他们回过神来,尉迟真金立刻勒令关闭城门!厚重的封门石带着千钧之力砸下,不少卡在门间的敌军瞬间被砸成了肉泥,外面的敌军仓皇想要转向,却听后方传来震天喧嚣,领头将领脸色大变,回头就见西面山坡上冲下另一路军队,利刃一般切入了队伍后方,和城内守军两面夹击,将整个契丹军割裂成了两部分分开围剿。

直到这时契丹将领才明白自己中了陷阱,惊怒交加之际领着城外残部转头同后方袭来的周军厮杀起来。

城内,战火更盛。尉迟真金持刀挡住自后方袭来的箭矢,抹了把溅到脸上的鲜血,飞身跃上一马,拎着长刀矮身奔驰,借力一连斩下三人头颅!一旁守城将士见他如此悍勇,顿时也被激起了血性,怒吼着扑上来同契丹人兵戈相交。城内守军数量仅有两千,却分毫不见劣势,反借助熟悉地形之便,将城内的敌军一点点蚕食殆尽。敌军不知道城外是什么状况,自身又身处十面埋伏,霎时军心大乱,不少人已经胡乱奔走寻找起了逃跑的路。

尉迟真金挨个捕杀掉漏网之鱼,顺势冲进了敌军中心,一刀砍向了其中一名带着遮面头盔的头领脖子。

那头领显然有些本事,当即弯腰躲开一击,手里长刀以迅雷之势横扫向尉迟真金。尉迟真金去势不减,单手撑着马鞍跃起,轻巧的踩在了刀刃上翻身掠过敌人上空,一刀劈开了那人头盔。

“是你!”他看清了敌人面容,脸色一变,一脚将那人踢下了马。

那头领竟然就是曾给狄仁杰情报的阿卜固旧部!

头领被尉迟真金踹下马,在地上狼狈地滚了一圈后站定,啐出一口血,扔掉碎裂的头盔,一脸阴鸷道:“我倒小瞧了你。”

尉迟真金冷笑一声,看到领军是此人,心思电转间明白了狄仁杰为何要如此安排。

“你也不该小瞧狄仁杰。”

头领嘶声道:“他从什么时候察觉的?”

尉迟真金横刀而立,嗤笑道:“你密信中的情报如此针对我军现状,恐怕是有内鬼告知详情吧。狄仁杰将计就计,果然引你出来了。”

头领神色狰狞,倏然哈哈大笑,“好一个狄仁杰!就是不知他能否算到,我现在就可以要了你的命!”他说完,猛地持刀扑上,嘶吼着攻向尉迟真金致命之处。

尉迟真金毫不畏惧,冷笑道:“那也要你有这本事!”

两人势均力敌,霎时战成一团,尉迟真金自幼习武,武艺远超同龄人,那头领几番攻击无法得手,脸色愈发难看,半晌,他俯身躲开尉迟真金一击,突然吹了声呼哨。

有听到呼哨的士兵围了上来,三人成列,尖刀一般刺破了周围守军阵型,从后方围上了尉迟真金,将他隔绝在了其他兵卒之外。

尉迟真金听到他们嘴中含着什么话,隐约觉得耳熟,不等细想,就被接连围攻,渐渐有些捉襟见肘。

好在这时鼓声再度响起,城外传来震天厮杀,尉迟真金眼睛一亮,大喊道:“是主力来援,敌军已无路可退!”

原来狄仁杰走前已经送信给后续主力部队,命他们加急行程赶来魏州。如此恰好赶上了救援,一时间周军气势大振,欢声鼓舞,奋力反击。

尉迟真金身上沾满血迹,索性脱掉了甲胄,只着了单衣飞身跃到墙头,同围攻上来的敌军周旋交战。

那头领目眦欲裂,嘶吼着紧追而上,尉迟真金弯腰拾起地上掉落的弓弩,单手勾在房梁上回身连射,以弩箭逼退了其中一人,而后手中横刀一转脱手飞出,搭在了攻上来的另一人脖子上,借着旋转之力直接将其绞杀,赤红的血泼到了他的头上,浇得那一头红发仿若炼狱之火。

他翻身立定在地,厉声道:“尔等大势已去,还不束手就擒!”

那头领愤恨交加,不顾一切的一刀砍来,尉迟真金立刻横刀格挡,被巨力逼退数步,但他毫不示弱,顺势借力后仰,以刀点地撑起上身,长刀灵蛇一般刁钻的刺向了敌人。

刀光凌厉,伴随着一声卡在喉咙里的惨叫没入了敌人咽喉。纤薄刀刃透体而过,横划一道彻底割开了对方脖子。

随着敌军头领的死亡,城外传来了响亮号角。号角声震苍穹,是周军宣告战胜的捷报。

尉迟真金面上露出了笑容,神色一松,身体才跟着感到了乏力。

他喘了口气收刀入鞘,夺过一匹马直奔都督府去见其余守城将士。

 

前后不过数个时辰,再次来到都督府,众人看他的目光已截然不同,大多都心怀钦佩,不敢小觑。尉迟真金不置可否,简单擦去了面上血迹,等支援前来的右金吾卫大将军张玄遇及其他将领抵达,询问详情。

张玄遇已经听人说过尉迟真金之事,心中虽有不屑,但还是顾忌狄仁杰面子,仍恭敬汇报战况。

尉迟真金端立在大厅中,盯着地图神色凝重。狄仁杰本交代他坐镇魏州,不可轻举妄动。但想到之前那契丹头领的话,尉迟真金心里总有些隐忧。

这时候张玄遇问询接下来如何打算。尉迟真金没有吭声,过了一会,他脑中忽然浮现起了和契丹人一起围攻他的那几人,不禁脸色一变。

他终于想起来了,那些人嘴里喊的语言分明就是突厥语!

尉迟真金捏紧刀柄,沉声道:“立刻派兵驰援曹仁师部,狄大人恐怕有危险!”

诸人闻言皆是一愣,张玄遇皱起眉道:“曹仁师部足有三万,孙万荣派三万人绕道偷袭这里,所剩部署不过两万,有何危险?”

尉迟真金张口欲言,却又想到了什么似的闭上了嘴,厉声呵斥道:“我手持兵符,奉狄大人之命全权指挥,张将军难道想抗命不遵?”

张玄遇脸色一黑,忍不住骂道:“黄口小儿也敢如此放肆……”话到一半就被一旁人拦了下来,只咬牙啐了一口,显然并不把尉迟真金放在眼里。

尉迟真金眉毛一挑,手里的刀倏然拔出一节,冷冷道:“张将军可是不服?”

张玄遇气的面色通红,骂骂咧咧的也要拔刀。这时一旁的魏州刺史连忙上来打圆场,说:“尉迟大人担心狄大人可以理解,但狄大人毕竟有三万大军在手,想必不会出太大的岔子。反倒是魏州如今刚刚遭遇突袭,谁都不知道会不会还有敌军再来……”

尉迟真金突然道:“契丹人能知道绕开我军视线偷袭的路线,必定是有内鬼联合,此人需熟悉魏州地况,且居于高位,知晓军情。否则时机断不会如此精准,令其在狄大人离城不过数个时辰就奔袭而来。”

在场众人闻言皆是神色一震。

尉迟真金仔细打量了一番众人,冷笑道:“而且不单是有内鬼,我还在契丹军中见到了突厥人。”

张玄遇大惊失色,怒道:“契丹和突厥联手了?”

“极有可能。”尉迟真金颔首看向张玄遇,命令道:“立刻派兵前去支援狄大人,张将军可还有异议?”

张玄遇咬牙不语,这时刺史突然惊慌道:“万万不可!万一突厥人攻来怎么办?”

尉迟真金眯起眼瞧向他,手中长刀陡然出鞘,直指对方咽喉。

“谁说突厥人会攻来了?”

那刺史被吓得脸色一白,满头大汗道:“刚、刚刚尉迟大人不是说契丹军中有突厥人……”

“我只说见到了突厥人,又没说过突厥大军就在附近,你怎么知道他们会趁机攻来?”

刺史无措的看向张玄遇等人,慌乱道:“我猜的啊!不是突厥人,那也有可能是其他契丹军!”

尉迟真金脸上冷笑更甚,手中刀尖往前一送,厉声道:“你不是猜的,你就是那个内鬼!你与契丹人暗中联系,通敌卖国,如今契丹人战败,你怕突厥来袭,自己小命不保,所以脱口而出露出马脚,你还有什么狡辩的?”

诸人惊愕于眼前事态,张玄遇上前一步怒道:“尉迟真金,你没有证据,休要胡言乱语!”

那刺史连忙应和,哭诉道:“这是血口喷人!”

尉迟真金叱道:“血口喷人?那你如何解释房中搜出来的密函!如何解释信中所写内容!”

刺史听到这里,失声道:“不可能!”话音刚落,就心知不妙。

尉迟真金放下刀,睥睨着他,冷冷道:“是不可能搜出你的密函,还是不可能知道你信中叛国内容?”他当然没时间去搜查刺史官舍,此番不过威逼讹诈,这刺史胆小如鼠,瞻前顾后,本就因怕事情败露而心惊胆战,在尉迟真金咄咄逼人之下果真被诈出了真话。

张玄遇此时也反应了过来,勃然大怒,立刻命人来将脸色灰白的刺史押入了大牢。

尉迟真金以雷霆手段揪出潜藏内鬼,在场诸将皆有些刮目相看。张玄遇也缓和了不少神色,道:“本将会立刻派军支援狄大人。”

尉迟真金点了点头,又吩咐道:“那内鬼担心的不无道理,突厥确实需要防范,张将军就领一半人留守城中。剩下人由我领队前往支援。”

众人俯首领命。

尉迟真金忧心狄仁杰,交代完后,当即马不停蹄的清点兵卒,带人奔驰出城,往狄仁杰方向而去。



————————————————

和真实历史里打契丹有些区别,当半架空看吧!

2018-11-18 #狄尉  

评论(12)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