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尉】天命风流·六

上官静儿跟着狄仁杰从仪鸾殿出来,瞪着他喃喃道:“你真是疯了。”

狄仁杰负手走在前面,面上风轻云淡。“哦?”

“真不明白陛下为什么会答应你这种事。”上官静儿到现在都觉得不可思议,“什么天神降兆,孤星出世,需以姻亲为祭奉于天帝……尉迟真金是个男人!还是一国王子!你居然要娶……娶他为妻?你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我没打什么主意。”

“哈?”

这时候两人已经走出宫门,狄仁杰牵过马翻身上去,回头对上官静儿笑道:“上官大人,与其在这里担心这些,不如好好想想怎么置办狄某大婚之礼。陛下可是将此事全权交由你负责的。”

上官静儿顿时语塞,瞪着狄仁杰策马离去的背影,气得牙痒。

 

狄仁杰撇下上官静儿,独自出城去了邙山。

邙山上有一三藏寺,早年曾是三藏法师修行之处,后三藏法师圆寂,又由其弟子圆测住持。

圆测如今已有百岁高龄,历经两朝,明慧通透,连女帝也时常前往寺中拜访,求其解惑。

狄仁杰早年入京就来过一次三藏寺,圆测为他解了一卦,卦中说他天生贵相,当一生顺遂,然心中终有一结,牵扯前尘旧事,缘分未至,时机未到,不得详解。

此次前往于阗之行,狄仁杰的记忆恢复了八九成,心中却仍有彷徨踟蹰,是故来寻找圆测,期望得到解答。

三藏寺仍旧香火旺盛。芸芸众生,红尘俗世,多少恩怨情仇爱恨痴缠,都想来这世外之地寻得一丝安慰,求取一份解脱。狄仁杰从来超然洒脱,多数人也当他早已修成一颗济世佛心,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心中的劫,自第一次在梦中看到那人时,就已注定此生都无法度过。

 

狄仁杰在寺前下了马,求见圆测大师。守门小僧双手合十行礼,带着狄仁杰穿过前方巍峨庙宇,一路到了圆测清修的地方。

这是一处极简的禅室,一面凿空对着一方莲池,池子里的莲花没到季节,全是含苞待放的模样。室里点了檀香,铺了一层草席,圆测就坐在席上,像是料到了狄仁杰今日会来一样,面前案几上还贴心的放了一壶酒。

狄仁杰上前拱手道:“大师慷慨,居然还为狄某备酒。”

圆测微笑着看着他,伸手请他落座。

“出家人不沾酒,但也能理解恋酒之人。狄施主是我故交,身为友人,怎能不为朋友准备好挚爱之物?”

狄仁杰哈哈一笑,解下披风坐到席上。

酒只是清酒,但味道清甜,别具一格,竟不比名酒差到哪里去。狄仁杰喝了一口,就忍不住多喝了几口。

圆测笑道:“狄施主莫要贪杯。”

狄仁杰莞尔,放下酒杯问:“大师既然备了酒,可知狄某此次前来,所为何事?”

圆测慢悠悠的晃了晃手中茶杯,道:“世间万物,都逃不过七情六欲。施主身处红尘,历劫度世,胸有遮天之志,已非寻常凡人。可即便志如鲲鹏,仍是怀着一颗世俗之心,有心就有情,有情就有结。施主来此,可是为了求解此结?”

狄仁杰抿唇不语,半晌,笑道:“大师慧眼。”

圆测淡淡一笑,放下茶杯,抬眼凝视着他。

“施主可还记得当初我为你解的那一卦?”

“记得。”

“如今你是否已找到那份缘?”

“是。”

“你是否已下定决心?”

“是。”

圆测神情慈悲,闭目缓缓道:“施主玲珑之心,入世修行,度得千万万人,早已功德无量。如今姻缘已至,天命所归。你想得到的答案,就在你的心里,又何必来问贫僧呢。”

狄仁杰却摇摇头,眉目间泄露出了几丝迷茫。

“纵使我心中有了答案,可我怎么知道他的心中是怎样想的?”他说着,苦笑一声:“大师见笑,狄某一生从未有过如此忐忑。怕自己做错了,又怕自己不做后悔……我终究也只是个俗人罢了。”

“如果他不能理解你,你会放弃吗?”

狄仁杰沉默良久,捏紧拳道:“不会。”

圆测低沉一笑,柔声道:“狄施主,人生在世,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凡人皆有之,乃人之常情。你一生唯此一愿,种如是因,收如是果。因果既定,何须徒增烦忧。”

狄仁杰静默良久,脸上浮现起了笑意,举杯道:“大师所言极是。是狄某看的不够透彻……”

圆测摇摇头,突然道:“施主有没有兴趣听一则传说?”

“大师请讲。”

圆测收拢双袖,目光看向远方,慢慢道:“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昔年曾有一玄鸟,为天地火灵凝聚而成,生而不通人性,自然也无法理解爱恨情仇,欢喜悲伤,于是扰乱人世,烧穿天宇,酿成弥天大祸,震动三界。后来一位星君领命前来惩处此灵,在洛水之畔囚住了玄鸟,玄鸟泣泪成火,火焰将洛水全都烧干。它说:我不懂。星君问:你可想懂?玄鸟说:想。”

圆测说到这里,顿了顿,收回视线看向了狄仁杰。

“听到玄鸟的回答,星君放开了它,将自己的心给了它,说:你不懂,是因为你还未曾有心,有了心,你就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现在我将我的心给你,你可以走了。而后玄鸟吞食神心,终于明悟,前去寻找星君,想要还他赐心之恩,可那时星君已经因放过他犯下大逆不道之罪,被剥夺神籍,抽取神髓,历经地狱烈火灼烧八十一天,忘却一切投身轮回,要十世度世,以此代替玄鸟还其业报。”

狄仁杰听得入神,过了好一会,才低声问:“那玄鸟后来呢?”

圆测道:“后来它独闯天庭,对天帝道:我此心此生皆由星君所赐,如今我通晓人性,如若不报此恩,无颜苟活。它跪求天帝将它一同判入轮回,要为星君承担所有业报。天帝闻言允准,让他吐出心火,受十劫之苦,化身成人,投身轮回。”

圆测讲到这里,停了下来,问狄仁杰:“施主觉得这个故事如何?”

狄仁杰轻轻一笑,“太傻了。”

圆测问道:“谁傻?”

“都一样傻。”

圆测笑了起来,道:“是啊。痴情之人在旁人看来,总是傻的。可人间至情至性不过如此,星君慈悲为怀,坦荡赠心。玄鸟得心知恩,以命回赠。他们都做了最问心无愧的选择。”

狄仁杰久久不语,少顷,坐直身体,对圆测恭恭敬敬道:“多谢大师解惑。”

圆测含笑道:“我只是讲了一个故事。”

“于我醍醐灌顶。”

狄仁杰似是豁然开朗,又喝了很多酒,直至日落西山,他踉跄起身,道谢离去。

圆测送走狄仁杰,独坐半晌,唤人来备了笔墨。

他展开纸,提笔缓缓写到:陛下敬启……

 

两个月后,来自于阗的和亲队伍驶进了神都洛阳。

于阗国王虽觉得此诏匪夷所思,但女帝亲自下诏,不敢不从,只好加紧备礼,将尉迟真金盛装送到了大周王都。

此乃两国联姻,自然风光非常。女帝给足了狄仁杰面子,将其册封为梁国公,婚礼以皇族规制为准,满城带红,为其庆贺。

这天天街两旁围满了看热闹的百姓,众人夹道争睹,生怕错过了盛况。

狄仁杰骑着一匹黝黑高壮的骏马,身着赤黑夹红纹的喜袍,眉目清隽俊朗,微笑着立在天津桥头,等着送亲的队伍。

 

 


2018-11-06 #狄尉  

评论(11)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