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尉】天命风流·四

第二天,狄仁杰进宫面见于阗国王。

国王一扫之前的焦虑颓废之态,容光焕发的接见了大周来使。狄仁杰在殿上同国王交接完正事,国王盛情邀请狄仁杰多留几日。

狄仁杰也不推拒,应诺下后忽然道:“昨日得小王子相救,后有幸相谈一番,一见如故,不知小王子可有空带外臣一赏于阗盛景?”

国王愣了愣,出乎意料的皱起了眉,“这……倒不是不可以,只是幼子他……”国王吞吞吐吐,似是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

狄仁杰恭敬拱手道:“陛下若有难处,但讲无妨。”

国王叹了口气,神色挣扎片刻,终还是说了出来。

“阁下有所不知,我那幼子出生之时,天际铺满血色红云,云层中鬼怪俱现,宛如炼狱,缭绕王都上空十日不散。《僧一阿含经》有载,此乃非天之象,非天为六道之极恶修罗,非神、非鬼、非人,性暴烈,出则大凶,必伴随霍乱征战。”

狄仁杰听到这里,心中一沉。

“后来于阗国内突逢百年难得的大旱,以至饿死了数万人,尸体来不及清理,堆积成山,第二年就引发了瘟疫横行……”国王脸上逐渐露出恐惧之色,颤声继续道:“众人都说是他带来了灾厄,是佛祖降下的惩罚。我本来心存怜惜,藏起了他,让他继续留在宫中生活,却不料他后来竟然……竟然克死了他的亲生母亲。他母亲下葬后,我梦魇日多,再不敢留他待在身边……”

狄仁杰微微皱眉,“竟然有过这种事……”

国王吐出口气,摇头苦笑:“我本不愿相信,可种种事情无一不证明,他根本就是个……是个……”

是个不祥的怪物。

国王不敢吐出的后半句话,狄仁杰心知肚明。难怪他从未听说过尉迟真金,他自幼被送出宫外,远离权力中心,不为国民所知,自然也没人会把目光放在一个失宠的小王子的身上。

这么多年他是如何活在这些恐惧和厌憎的目光中的?他又是如何承受这些不该承受的痛苦与孤独的?

仅仅是想到这里,狄仁杰已心如刀绞。恨自己为何不能更早的发现他,找到他,带走他。

 

殿中寂静了一会,国王身上已是冷汗淋漓,仿佛只是提起对方,就已让他惊恐难耐。

国王踟蹰道:“你还要与他接近吗?”

狄仁杰微微一笑,柔和道:“多谢陛下关心,外臣并不介意。”

国王见他面无惧色,似是根本不在意惹上灾祸,只好应允了他的请求。

 

狄仁杰告退离宫,在宫门口看到了上官静儿。上官静儿披着外氅,一身劲装,正抱臂望着远方景色。

狄仁杰问她:“有事?”

上官静儿看他一眼,道:“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我还要留几天。”

上官静儿难得没有指摘,只说:“你要留几天?”

狄仁杰答:“不多。两三天吧。”

上官静儿若有所思的审视了他一番,才说:“这些我也会一点不漏的向陛下禀报。”

狄仁杰但笑不语。

两人分开后,狄仁杰去了尉迟真金府上。

 

尉迟真金住的府邸在王宫以东,幽深僻静,偌大的府上侍奉的人也很少。狄仁杰来找他的时候,他正一人在院中练刀。

这处小小的庭院里枝叶葱翠,繁花似锦,飞檐雕梁隐没在浓郁春色中,一眼望去竟如同勿入了神都的春景。

尉迟真金练的专心,并没有察觉有人前来。狄仁杰也没出声打扰,静静地站在门口看了很久。

他的眉眼带着三分少年人的柔和,刀法虽然还不够熟练,却足见凌厉。有飞花被他带起的刀风吹散,飒飒而下,宛如落雪。

狄仁杰看得入神,不禁往前走了一步。院中的人陡然被惊动,收刀回鞘,转身看了过来。

“狄先生?”

尉迟真金有些惊讶的挑了挑眉,没想到狄仁杰这么快就从宫里出来了。

狄仁杰上前道:“打扰王子练功了。”

“无妨。”尉迟真金弯起眼,似是很高兴见到狄仁杰。“你找我有事?”

“是有一点不情之请。”

尉迟真金笑道:“不必多礼,快讲。”

狄仁杰也笑了一声,恭敬道:“那就有劳尉迟王子带外臣逛一逛于阗王都了。”

尉迟真金闻言一怔。

狄仁杰道:“可有唐突?”

尉迟真金回过神来,摆手笑道:“这有什么,你等我换件衣裳。”

狄仁杰点头应诺。

 

半刻钟后,两人上了街。尉迟真金披了一件深黑外氅,带着兜帽,将大半张脸都遮在了下面。

尉迟真金道:“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末了,又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平日也很少出门……”

狄仁杰看着他温和道:“哪里都可以。”

于是尉迟真金带着他去了常随母妃去的寺庙。寺名为沙摩寺,庙宇巍峨,地处高地,风景十分壮阔。

 

此时正是人流如潮的时候,他们徒步走到庙中,头顶经幡迎风摇曳,仿佛此起彼伏的浪花。

尉迟真金在前面领路解说,说这里曾是初代于阗国王所建,后历代国王舍利均存于沙摩寺佛塔。又说昔年于阗盛极一时,麾下铁骑军所向披靡,与匈奴军对阵都分毫不输,出过不少名垂青史的英臣良将,这些人有些战死沙场,有些客死异乡,但最后都要被找回来,火葬于此。于阗人相信人有轮回,故而人间的驱壳一定要回到故乡,才能让灵魂寻到归处。

他们眼前出现了那尊六层佛塔,佛塔上挂着招魂金铃,发出阵阵清越叮当。

狄仁杰看了那佛塔许久,问:“尉迟王子相信轮回之说吗?”

尉迟真金笑了笑,“我第一次见到先生就觉得亲切,也许就是前世有缘吧。”

狄仁杰煞有其事的点头道:“在下也这么觉得。”

尉迟真金看他如此配合,忍不住摇头失笑。

狄仁杰又问:“这里存着的是谁?”

尉迟真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想了想,回道:“是位无名将军。”

“为何无名?”

尉迟真金道:“据说他是王族私生子,曾为国远涉中原为质,后来不知经历了何种意外,英年早逝,就被人送了回来。又因出身缘故,所以未曾留名。”

狄仁杰闻言捏紧了拳,负手立在那佛塔前,神色逐渐哀切。

尉迟真金望着他的侧脸,看到他眼底漫溢的沉郁悲伤,心中突然跟着一痛,毫无缘由的就开始难过了起来。“你……你想起了什么?”

狄仁杰倏然回神,将一瞬间泄露的情绪收回,对尉迟真金柔和的笑了笑。

“一些前尘旧事罢了。”接着又说:“我们走吧。”

 

而后他们继续到了寺庙后方,这里人烟逐渐稀少,只见僧人持戒礼佛,焚香诵经,空气中弥漫着袅袅檀香,笼罩着红瓦蓝墙,朦胧不似人间。

狄仁杰和尉迟真金跪拜过佛像,又往其他地方走去,这时廊外忽然冲进来一团橘色身影,迎面撞向狄仁杰。

尉迟真金伸手就要去拦,狄仁杰反应更快,微微侧身,步伐变换间就将撞来的小巧身影拢进了怀里。

原来是一个赤发蓝眼的八岁女童,长得眉清目秀,一身装扮华贵艳丽,像一朵正在盛放的花。

“你怎么在这里?”尉迟真金突然用了于阗语开口讲话,吃惊地看着那孩子,抬头望向她跑来的方向,“跟着你的人呢?”

女童还未回过神来,瞪大眼睛瞅着两人,听到尉迟真金的问话后,眨了眨眼,竟哇的哭了出来。

狄仁杰猝不及防,连忙伸手去安抚,女童揪着他的胡子不放,又缩成一团往他怀里钻去,眼角余光又害怕又好奇的悄悄扫着尉迟真金。

狄仁杰讶然道:“你认识这孩子?”

尉迟真金抿起唇,后退一步对狄仁杰道:“她是母妃的女儿,也是我妹妹。”

狄仁杰闻言一怔,随后想到了国王的话,便明白了个中缘由。于是垂下眸轻拍女童肩膀,以于阗语安抚道:“不知公主殿下是怎么来这里的?保护你的人呢?”

小公主止了哭声,抽噎道:“我……我看花很漂亮,就跑走了,我不知道他们在哪。”

狄仁杰温声道:“那我们带你去找他们,好不好?”

小公主犹豫了一会,偷偷看着尉迟真金,点了点头。

 

他们并没有花费多久就找到了护卫公主的侍从,众人见到公主平安无事,全都松了口气,感恩戴德的敬谢两人。尉迟真金在一旁带着兜帽,遮着面容似乎不愿被人认出来,只含糊的点头。

等送走了小公主,狄仁杰和尉迟真金继续往里走,不知不觉,两人就攀到了沙摩寺的最高处,他们停下脚步,回身极目望去,远方苍穹如镜,黄沙如海,交相映衬,令人分不清何处是天何处是地。

尉迟真金忽然问他:“你不怕我吗?”

狄仁杰道:“为什么要怕?”

尉迟真金敛眉垂首,摩挲着腰间扣带,淡淡道:“你进宫见了我父王,他应该已经告诉过你。我是个不祥的存在,接近我的人都没什么好下场。”

狄仁杰静静听着,等他说完,才道:“不知尉迟王子有没有兴趣听一个故事。”

“什么故事?”

“一个被视为灾祸的孩子的故事。”

尉迟真金盯着狄仁杰,沉默良久,点了点头。


2018-11-02 #狄尉  

评论(9)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