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尉】天命风流·二

上官静儿打定主意跟着狄仁杰,无论他走哪都寸步不离。狄仁杰似也习惯了她,自顾自的做着自己的事。

他出了门,在街巷间穿梭,看似毫无目的的乱转,却只花了半日就把乌波城上上下下摸了个透。而后到了傍晚,他在一处酒馆买了酒,买完转头到了城西一个废弃的荒宅里喝酒。

上官静儿打量着四周,问他:“你来这里做什么?”

狄仁杰懒洋洋的晒着太阳,翘起腿说:“喝酒啊。”

“非要在这里喝?”

“是。”

上官静儿抽了抽嘴角,解了披风就要坐下。

狄仁杰突然开口:“等等。”

上官静儿莫名其妙的瞪着他。狄仁杰指了指外面,努嘴道:“这里虽然荒无人烟,但也怕万一有人打扰,我喜欢一个人喝酒。上官大人索性不喝,就有劳您去放个哨吧。”

“你!”

“哦对了,马上天黑了,塞外风大,披风要穿好,小心着凉。”

上官静儿脸上又激起了红,咬牙切齿的把鞭子捏紧又放下,半晌,才吐出口气,一跃上了房顶。

狄仁杰看她怒发冲冠的模样,眼里泛起了几丝笑意,倒了杯酒,悠然自得的喝了起来。

 

黄昏渐近,天际线处的云层被夕阳烧成了一片赤火,夹着黄沙翻涌似潮。

上官静儿不知狄仁杰打得什么主意,只能心里腹诽,气闷地站在房顶放哨。

过了一会,街巷里出现了几个黑色的身影,均是蒙头遮面,看不出身份,目标一致的往荒宅的方向而来。

狄仁杰的酒刚好喝完了,站起来迎到了门前。

 

上官静儿听他们在下面交谈,大致猜出了这些人的身份,胸中的愤懑就散了七八分。

片刻后,那些黑衣人纷纷离去,狄仁杰敲了敲院中的石桌,仰头道:“上官大人,屋顶风光好吗?”

上官静儿板着脸冷哼道:“狄大人何不上来自己看看。”

她本是随口反驳,不料狄仁杰笑了一声,突然轻功跃起,竟真的上来了。

天边沉着只余一线的夕阳,晕红的光笼罩着大地,执拗的散发着最后的明亮。狄仁杰静静的看着天际,眼神悠远,面上的神色很是柔和。

“素闻大漠风光壮阔,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上官静儿瞥了他一眼,不服道:“有神都好看?”

狄仁杰笑而不语,又露出了那种超然飘渺的眼神,只望着远方浩瀚天地。

每到这时候上官静儿都会有一种错觉,仿佛眼前的人并不属于这个世界,这世间的所有都无法让他驻足,都无法令他心动。他孤身来此,不过是为了寻找一个虚无的梦影。而他徒劳的找了许久许久,始终只能捞起一些浮光掠影般的碎片。那完整的梦究竟在哪?他能不能找到?如果他找不到,他会怎样?

上官静儿莫名的生出了些哀切与怜悯。

“狄仁杰……”她轻轻地唤了一声,问:“你是不是也梦到过这里?”

狄仁杰神色一怔,片刻后,低低笑道:“也许吧。”

“也许?”

狄仁杰道:“我梦到过相似的景象,却不知道是不是这里。”他顿了顿,又说:“也许世间本来就是没有那些景色的。”

上官静儿不知如何作答,默默的垂下了头。

 

次日,他们起程离开了乌波,往于阗行去。

一路上荒漠不绝,直到临近于阗城都,才见葱翠碧色自天边晕开,逐渐扩大成一汪浩渺烟波,像是一块翡翠青玉,在枯黄赤烈中绽放出了璀璨的生机。

狄仁杰下了马,徒步往城内走。上官静儿到底年轻,从未来过这种异域国度,不禁好奇的四下张望。

于阗有礼佛之俗,伽蓝繁多,佛香袅袅,楼宇间红靛交错,侧耳细听,还能听到不知从何处传来的诵经之声。

上官静儿瞧得目眩神迷,一时入了神。狄仁杰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笑道:“上官大人这么喜欢此处,不如多去逛逛?”

上官静儿脸上一红,恼羞成怒道:“谁说我喜欢了?”又看向狄仁杰前方,问:“我们下来做什么?”

狄仁杰耸耸肩,拍了拍坐骑,道:“当然是去为于阗国王解决心头之患了。”

 

夜里,狄仁杰和上官静儿隐蔽身份进了王宫,在偏殿处见到了于阗现任国王。国王年近不惑,形容憔悴,看到狄仁杰时像是看到了救星。

他们密谈了一晚,次日清晨,狄仁杰独自离开了王宫,往城南一处庙宇去了。

这处庙宇是叛军私下联络的据点,狄仁杰在此守株待兔,很快就等到了想等的人。

对方显然没想到自己见到的不是宫中密探,反而是一个陌生的中原人,当即惊慌失措的就要逃走。

狄仁杰紧追不放,两人缠斗中拐进了庙宇旁的死路中,对方眼看无路可退,意识到自己入了陷阱,于是突然改变战术,一副要与狄仁杰同归于尽的架势。狄仁杰为留活口,身上落了伤,后一时不察被他洒了迷药,不得不强提着一口气,以左臂接下一刀,才反手将人敲晕过去。

激战过后,狄仁杰喘着气勉强压下疼痛,上前去检查那叛党。不想方才吸进去的几口迷药效力惊人,加之打斗中气血催动,瞬间头晕目眩,眼前一阵昏黑。

“何人在那?”

有人忽然出现在了巷外,高声呵斥。狄仁杰浑身鲜血淋漓,单膝跪在地上,费力抬头去看。

背光的余晖里,一名高瘦的少年飞奔而来,玄衣红发,赤色的外氅在他背后迎风展开,彷如展翼的飞鸟。

狄仁杰倏然瞪大了眼,心口如遭重击,锋锐的激痛以迅雷之势汹涌席卷,似要连他的呼吸都夺去。

他的耳畔传来轰鸣雷响,鼓动嘶叫,声音震彻天地。分明没有下雨,他却看到了瓢泼暴雨倾倒淋漓,将原本模糊朦胧的梦境全部洗的清晰可见。雨中仍是那个他魂萦梦绕的人,赤发碧眼,眉目英俊,唇边带着温柔又亲密的笑,向他伸开双臂,将他紧紧抱住,对他道别。

狄仁杰心如刀割,终于切实地意识到长久以来缠绕在梦中的悸动并非他一腔妄念,而是岁月磨砺过的思念的残痕,是被沧海淹没,桑田掩埋的刻骨铭心。

 

他在这一刻想起了一切。

 

狄仁杰踉跄起身,向对方走去,“尉迟……”



————————————————————————

这一世很甜的!虐的都是前世(。


2018-10-31 #狄尉  

评论(7)

热度(168)